门外传来一阵脚步音,木云落此时正在床间拥着莫玉真,御雷天心和千春绿亦是赤裸相待,紧贴在他的身边,一左一右,臀股相缠,爱后的余韵,更有一番缠绵滋味。

  “帝君,阿努丽玛公主已经转醒,王爷令我来通知帝君,看看帝君是否还有时间去见见公主。”

  门口的脚步声停住,接着才传来士兵小心的问话,有火明蛙这只巨物守在门口,自然没人敢硬闯进来,更何况以木云落感知天地的功力,又有谁能够进来打扰他和三女的缠绵。

  木云落伸了个懒腰,自床上坐起身来,任由赤裸的胸膛露在被子之外,低声道:“我马上就过去,让慕容王爷先陪着公主吃点东西吧。”

  说完后,他的手在莫玉真和御雷天心的胸脯上捏了两把,接着又在千春绿的身上摸索半天,这才不情愿的起床。

  莫玉真和御雷天句心的脸上洋溢着浓烈的喜色,甚至还把身体向木云落靠,只是千春绿的脸上仍是羞意满载,她刚刚破身不久,还没有完全适应木云落的放浪手段,所以等木云落起身的时候,她的头又钻到了被窝里。

  宽大的卧室内放着一个极大的铁锅,里面燃烧着明旺的炭火,所以倒是让整间房间都温暖起来,令人昏昏欲睡。四人中也唯有千春绿功力最低,只是经由木云落在她的眉心处点上了七彩珊瑚,更是由莫玉真开始传授她魔门天魔艳气之后,她的功力也开始增长,一切的机缘尽在认识了木云落之后,才开始改变她的人生。

  在莫玉真的服侍下,木云落穿戴整齐,自然又免不了大施手足之欲,等他跨出房间的时候,那名慕容追的亲兵已经冻得满脸彤红一片了。看到木云落出来,他的神情一松,眼神中掠过一抹尊重,向木云落行礼,接着再不说话,转身带着木云落向慕容追的房间行去。

  慕容追的房间位于王府的后院,离开木云落所住的地方不远,拐了几道弯之后,终是跨进了他的房内。慕容追此时正坐在一个虎皮大椅之上,在他的面前放着炭火盆,而阿努丽玛则坐在他的对面,脸容苍白,看起来虚弱之极,只是她的眼睛是那种碧绿色的,有种通透的美丽,纯洁无杂质。此时,她穿着一身典型的草原装束,皮质长裙上是繁复的皮毛,脚上是一双长筒靴,一头黑发散落脑后,衬得整个人英气勃勃。

  木云落一身黑色的长袍,洒然立在大厅中,含笑看向慕容追,眼神接着落在阿努丽玛瘦俏的玉背上,洒然道:“公主醒了,王爷,我们是不是应当庆祝一番,或者让人通知女真族的完颜邦?”

  慕容追哈哈大笑起来,阿努丽玛这时也转过身来,看到木云落的模样,眼神中先是掠过一抹异彩,接着又是一片的黯然,站起身向木云落行礼,并轻声道:“多谢这位少侠救我,否则我们女真部必然会和北方的铁方部交恶,我这次奉父命去和铁方部的铁子庄完婚,可是路上被蒙家铁卫设伏,所有的护卫为了保护我,全部被灭,我独自一人逃了出来,若是没有遇到慕容王爷,我可能已经被蒙家军所擒,只怕他们会嫁祸铁方部,引来一场战乱。”

  “阿努丽玛公主这次可是看走了眼,我也是被人救下的,这位便是中原武林的顶尖人物,曾经击败过国师七陀印的黑水帝君木云落,若不是帝君相救,我现在必然是性命不保,曝尸于草原上的冰天雪地之中了。”

  慕容追摇头苦笑,接着向阿努丽玛讲述了在草原上遇到木云落的经过。

  说完以后,慕容追扬起头,认真看着阿努丽玛道:“阿努丽玛公主,我们御雷之国天心公主归来,国主即将易位,所以我决定支持天心国主,反对蒙破军,相信御雷之国会经历一场战争。在我们草原上,真正的英雄是必须经过鲜血洗礼的,不过那是用敌人的鲜血,我手下的儿郎也该松松筋骨了,所以明日我会让人把公主送回女真部。”

  塞外之国,漠北之地,除了御雷之国以外,比较大的国家便是女真和铁方了,这三个国家差不多规模,在三国之外,还有大小不等的十几个部族,均是自封为王,所以若是女真和铁方对战,获利最大的一定是御雷之国,那么这场阴谋一定也是出自蒙破军的手笔。

  阿努丽玛听完慕容追的描述之后,心中顿生一股难以磨灭的撼动,七陀印在塞外有如神话般的存在,永远是高高在上的,没想到还有人能击败他,这令她的眼神紧锁在木云落的身上,略有所思。半晌之后她才醒悟过来,摇摇头,再看木云落一眼,轻声道:“原来是来自中原的大英雄,木帝君的名头在我们草原也是响彻四方,丽玛早有耳闻,不过我现在还不能回女真,因为我怕路上再遇到袭击,所以倒不如暂时留在河洛,待天心国主上位之后,我再回去,岂不更好?”

  慕容追犹豫了一下,转眼看向木云落。木云落微笑道:“能够在这里认识阿努丽玛公主,是我的荣幸,公主的顾虑也不无道理,那就请公主休书一封,让慕容兄请人送至女真,也好令完颜国主放心,更是可以粉碎蒙破军的阴谋。”

  “一切如帝君所言,我会把这一路所遇到的事一字不差的转达给父亲,让他来定夺。蒙破军志在整个草原,所以我们有必要引军来牵制御雷国的兵力,相信我父亲会带领我们女真的勇士,来帮助木帝君的。”

  阿努丽玛向木云落行礼道。

  慕容追令人拿出纸墨,阿努丽玛这时挥笔而动,塞北之人,倒也是心直爽快之人,说做便做,没有半分的娇糅造作。木云落则行出门外,站在门口处看着天空,天上又开始阴沉下来,今天还会再来一场风雪,这样的天气,对于行军打仗,亦是一种考验,只不过御雷天心要身居上位,就必须快刀斩乱麻,早日进军占河。

  这场大雪果然在晚上如期而至,但慕容追依然定下了日子,向占河出发的日子,河洛八百里的土地,他占据了御雷国三分之一的兵力,正在悄悄的集结,借着大雪的掩护,倒也是没有人走露消息。五日后,二十万的铁骑都来到了河洛城外,这时天气终于转好,太阳斜斜而挂,慕容追带着木云落和阿努丽玛,策马来到了城外,引军而动。

  取道占河,慕容追只带了五千铁骑,其余军队则在后方缓缓跟进,以防蒙破军有所警惕。木云落这几日天天和三女缠绵,千春绿也终于摆脱出了不好意思面对情事的尴尬,现在就算骑在马上,也是偎在木云落的怀中,两人共骑一匹马,跟在军队的最前方。

  阿努丽玛面无表情,她裸露在外的脸,则因为冬日的寒冷,而冻得红彤彤的。占河是御雷之国的国都,离开河洛有五日的路程,但几人带着五千铁骑,速度极快,所以路上行了两日,便走了三分之二的路程,再有一日便可到达占河。

  前方草地的延伸之处,到处是一片白茫茫的,余雪还没有消融,此时在远处出现了几个黑点,渐渐向木云落一行移动过来。转眼间黑点便来到了一行人的身前,三位举着蒙字旗的士兵胯下是神骏至极的骏马,在离开几人身前三丈时收缰而立,带头之人举起一面金牌,向慕容追施礼道:“慕容王爷,大王令属下来问一下,为何带领五千铁骑回到占河?”

  除千春绿之外,御雷天心、莫玉真和阿努丽玛此时均用厚厚的围巾包着脸和头,只余下一对眼睛,所以外人无从分辨。“我慕容追向来是这般的脾性,五千铁骑又不算什么,要是蒙破军连这点胆子都没有,他就不配成为御雷之王了,你回去告诉他,我回来了,这五千儿郎,只不过是我的亲兵而已。”

  慕容追哈哈大笑,气度从容,大是豪迈。

  三名蒙家铁卫的脸色一变,这般的小视御雷国主,自然令他们心有不快,但慕容追却不是他们可以得罪的,唯有点头不语,为首之人再次说道:“王爷,临行时,大王有过交待,在最南部的草原上,前几日落下暴风雪,大王怕王爷有不测,所以曾派夜涯副统领去迎接过王爷,至现在也没回转,所以能否请王爷去看看,那里毕竟是王爷的地盘。”

  慕容追心中大骂,蒙破军真是不安好心,一切都是他从中作梗,若不是木云落引动雪势,将百多名蒙家铁卫的尸体埋了起来,更有这场暴雪,说不定蒙破军就发现了异常之处,不过他表面上仍然没有任何的愤怒,淡然道:“多谢大王抬爱,我会让人去南部草原找找,不过有一段日子没回占河了,我还是要回去看看,请三位回去给大王传个信,让他放心,夜涯副统领的事我会放在心上。”

  三名铁卫再不说话,慕容追的威严自是令他们胆寒,不过既然都已经答应下来,他们也再无理由留下来,便转身而去,转眼没入白茫茫一片的世界中。

  “刚才那三个人的眼神一直都没有看我,看来是他们一定是知道了我的身份,所以慕容兄要小心一些,小人难防啊。让后面的大军跟紧一点吧。”

  木云落看向慕容追,淡淡道。以他的绝世神伟,不可能不引人注意,但那三人却一直都只盯着慕容追看,这只能说明他的身份暴露了。

  慕容追点头,让身边的亲卫去传令,然后又开始出发,就算发现了身份,这二十万的铁骑,也完全可以踏平占河。

章节目录

柔情似水之武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木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士并收藏柔情似水之武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