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河位于草原的腹地,木云落一行到达占河的时候,已是夜间,草原的上空不见半丝星光,天气仍未转晴。此时城门紧闭,将五千铁骑阻在了城外。慕容追骑在一匹骏马之上,借着四周士兵举起的火把,对着城墙上的守城兵喊道:“我是河洛王慕容追,请把吊桥放下,让我去见见大王。”

  “大王已经睡下了,此时正在呼拉丽珊王妃的寝宫中,所以请王爷暂时在城外休息一个晚上,明天早上再见大王也不迟。”

  站在城墙高处的一位威猛的将领对着慕容追说道。他一身白色的铁甲在火光中闪着光泽,声音镇定,很有几分大将神采。

  慕容追斜身靠向木云落,低声道:“这人是蒙破军身边的第一勇士,本名叫恒根,后来被蒙破军特赐蒙性,所以也算是皇室中人。此人对蒙皮军极为忠心,看来蒙破军是不打算让我入城了,估计他自己也觉察出危险了。”

  “蒙恒根,你打算让我们河络的勇士们,就这样呆在寒冷的城外,而不能进入占河城吗?这就是蒙破军的待客之道吗?”

  慕容追厉声喝道。

  他的话引来五千入铁骑的共鸣,手中挥舞着武器,大声喝着,整齐如一,那种热血澎湃的模样令人生出一股力量,这显示出慕容追的治军之道。

  “慕容王爷,这件事还请不要为难我,大王的脾气你是知道的,所以只请王爷等待一个晚上就好,明天早上我再带王爷进入王宫,接受大王的接见。”

  蒙恒根脸色微变,若是真的惹动眼前五千铁骑,也不是他所希望看到的结果。

  木云落微微一笑,轻轻道:“蒙大人,我们慕容王爷自河洛而来,早已是人困马乏,现在这城外也是冰天雪地,绝不是休息的发地方。唉,今夜天上无星,草原或许又来迎来一场风雪,所以就算蒙大人放我们入城,相信大王也不会有任何的不满,这是对我们草原英雄的体恤。”

  他的话音在风中清晰的传开,有如海浪般滚滚传向远处,最后一句更是泛起一股威猛无铸的霸气,令城外的五千铁骑瞬间热血沸腾,狂喝不止。如果蒙破军已经睡着,那么这种喝声也早已唤醒他无数次了。

  “你是谁?”

  蒙恒根双眼精光闪烁,盯在木云落的脸上,有种深深的戒备,接着再一声低喝,声音破开五千铁骑重重的声浪,清晰道:“王爷,末将的话只能说到这里,如果王爷执意要进城,就请只带百人吧,这样我也好对大王有个交待。”

  木云落微震,此人的功力竟然也有夜涯的水准,能够破开五千铁骑的声音,的确不简单,看来蒙破军也不是无能之辈。

  慕容追斜看木云落一眼,想听听他的意见,这时木云落传音入密道:“答应下来,只要我们能够进城,想打开城门没有任何困难。”

  “好,我就带百人,原来蒙破军是怕了我的铁骑。现在让他看看我慕容追的胆子,就算只带百人,我一样敢进城,我们草原的儿郎,就算是被砍头,也不能折了骨气。”

  慕容追哈哈大笑,有种道不尽的豪迈,借势而势,在现时这种情况下,这才是鼓舞士气的办法。待他的话说完以后,五千铁骑争先恐后,都要随着慕容追入城,而城墙上的士兵们,也对慕容追投以信服的眼神,草原上是最敬重英雄的地方,也是真正英雄辈出的地方。

  慕容追亲自点了一百铁骑,再加上木云落、御雷天心、莫玉真、千春绿、阿努丽玛和他本人,共是一百零六人,缓缓向城门处靠拢,蒙恒根根本就不在意多了这几人,在他看来,这没有任何的差别。其余的铁骑退后五里,搭起帐篷,暂时驻扎下来,但慕容追自有一套联络方式。

  蒙恒根亲自到城门下来迎接慕容追,将一百零六人引入城中,并满脸堆满笑意道:“王爷,刚才末将不是故意顶撞,还请王爷见谅。对了,刚才这位说话的英雄不知道高姓大名,看来是王爷新收的助力?”

  “蒙大人说笑了,在下夜怜花,一直在王爷的手下,只不过是在中原打听消息,这次金王爷挥师南下,没有我用武之地了,所以我唯有回到王爷身边,回到河洛也近一月有余了。”

  木云落淡淡道,随口说出的名字却是当时在天下楼初见莫玉真时用到的名字,只是现时现刻,却已是身在草原,但当初敌对的两人,却有了那种最亲密的关系。

  莫玉真的美目落在木云落的脸侧,灼灼含情,她忆起的更多,这个英雄人物,的确是女人的真正克星,连她这种媚术大成的娇女也迷失在他的英姿之下。

  “原来如此,那么就请王爷回王府吧,明早再见大王也不迟。”

  蒙恒根弯腰行礼,眼神又飘到了四女的身上,却没有再问话。以四女的风情,虽然是黑纱掩面,但那种风情却无人可及。

  慕容追冷哼一声,快马而行,其他人唯有跟上,一时之间,百余铁骑踏在青石上的声音震动起来,转瞬已是绝尘而去。蒙恒根目送一行人离去,脸上收起笑容,低低对身边一士兵道:“马上报告大王,慕容追和那位中原来的神秘人物已经进城。”

  河洛王府位于占河城的城中一带,离开蒙破军的王宫不远,这自然是和身份有关,身份越高的人,离王宫越近,在四大亲王中,四人离开王宫的距离相差无几。

  王府占地很大,虽然比不上河洛城府,但也算是豪宅了,一行人进入王府,里面的人早已接到慕容追的消息,张灯结彩,有如除夕般热闹。府中亦有一个小湖,这在草原尤为难得,但这条湖却不是人工开凿,而是一条天然之河横贯而来,冰山上的积雪融化而成,绕经占河,再流向更远处。只是现时是冬天,所以河面上结着厚厚的冰层,但在冰层之下,木云落仍然感到了水流的声音,那是自然的韵律,一声一息,莫不隐含天地至理。

  “木帝君,我看蒙破军已经猜到了我的来意,所以我们要小心了,今晚我们应当主动联系御雷莫也和御雷光图,有了这两个人,或许我们可以逼蒙破军自动退位了。金落野远征中原,御雷再无能够和我们相抗衡的士兵了。”

  慕容追让一百铁骑散去,带着木云落四人来到一间最大的议事厅中,开始讨论下一步的计划。

  议事厅中燃着极旺的炭火盆,四女解去身上的厚衣,露出美妙的身材,慕容追看了四女一眼,然后将头转开,叹了一声道:“我现在终是知道帝君的志向了,天下终及不上美人啊。”

  木云落哈哈大笑,目光落在御雷天心和莫玉真的隆胸之上,摇头道:“慕容兄何必感叹,天涯何处无芳草。不过今夜我们不能尽谈风花雪月了,一会我会带天心去拜访御雷莫也和御雷光图,无论如何,事关御雷前途,我都必须走一次。玉真和春绿就留在这里,我始终担心有人对慕容兄不利,有玉真在此,相信就算是七陀印亲来,也奈何不了你。不过我想在今夜,蒙破军是不会对我们动手的,明天在王宫之中,或许才是他动手的最好机会。”

  慕容追点头,沉思道:“以蒙破军的性格,不会冒险行事,明天一定是最合适的机会,所以他必然会在王宫中动手,只是眼下我的铁骑还在城外,要是蒙破军因此挟持我,到也是一件进退两难之事。”

  “物极必反,这里是蒙破军的地方,我想明天王宫中的安排护卫未必会有很多,所以对我们也是一个机会。明天我会带着玉真和天心随你一行,以你的身份,就算带几个护卫也是无可厚非,到时我会让蒙破军有一个惊喜的。”

  木云落洒然而笑。

  “还有我,你们算来算去,怎么也要把我算上去,我在女真也是有数的高手,所以就杀蒙破军一个屁滚尿流,也好报我被他追杀的大仇。”

  阿努丽玛鼓起嘴巴,不满把她给拉下。

  木云落和慕容追相视而笑,点头道:“你的身份特殊,如果在这个时候和蒙破军闹翻,会牵连到女真,所以最好还是不要出面,就让我和慕容兄替你完成报仇的心愿吧,到时候你是希望打蒙破军的屁股,还是踹他的脸?”

  “我才不要打他的屁股呢,木大哥,你就带我过去吧,最多我什么都听你的安排,说不定到时候我会给你们很大的帮助呢,更何况我们女真从来就不会怕蒙破军。”

  阿努丽玛泛起天真的笑意,拉着木云落的长袖,微娇道。这个女子的动作有种天然的质朴,配着她在火光中红晕的脸容,极是艳丽,不由让木云落一呆。

  “帝君,我看还是带着公主吧,以女真公主的身份,如果出现在王宫中,至少可以让蒙破军忌惮几分,他为了挑起铁方和女真的磨擦,所行之事已是触及了铁方和女真的利益,所以我们不妨在关键时候让公主出现,对我们的行动也会有所帮助。”

  慕容追叹道。

  木云落点头,对阿努丽玛再次叮咛:“公主,明天的行动,你不可离开我的身边三尺,一切小心。”

  阿努丽玛垂头,微腆,接着轻轻起身,在木云落的脸上微啄,艳艳红唇如蜻蜓点水,一触即分,旋即又奔出房间,娇嫩的声音遥遥传来:“有木大哥在身边,我什么也不怕。”

  从帝君、大侠,再到木大哥,阿努丽玛以行动向木云落表白了一个女子的心事,这让慕容追向他挑起大拇指,御雷天心和莫玉真以及千春绿则含情自若,向火盆中加了些许炭火。

  冬日的夜阴冷无助,却及不上初恋女子的那种淡淡情怀,滚烫的心绪缠绕在木云落的身上。草原儿女自是多情勇敢,浑然无视其他的一切。

章节目录

柔情似水之武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木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士并收藏柔情似水之武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