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云落的身形在了占河的北门处出现,他的脸容苍白至极,黑色的长袍前襟处沾染了无数的鲜血,那是他借喷血之势,化解伤势的一种手段,合七陀印和水月无迹两人的真气,浩然强沛,令他受伤不浅。但他却从容离开,抵达了昨日进城的所在,相信御雷天心一行一定会从这里出城。

  蒙恒根的身形出现在城墙之上,无数的士兵杀气腾腾,将手中的长箭对准了木云落。木云落垂手而立,碧海萧闪至手中,仰头看着上方的蒙恒根,气势不减,傲然道:“蒙恒根,把城门打开,让我们出城,我可以不杀你。”

  身后传来一阵掠空之音,御雷天心一行终是到了。“帝君,我的命令已经发到了城外,相信五千铁骑马上就要攻城了,不过我始终担心蒙破军会有后着,所以我们愈快出城愈好。”

  慕容追俯在木云落的耳边,低声道。

  木云落向他散出感激的眼神,随着他的离去,整个河洛王府将会被蒙破军查封,他府中的那些仆从也势必会受到影响,为了木云落,他的牺牲可谓是不小。回首间,御雷莫也和御雷光图却没有跟来,不知到了什么地方。

  “帝君,我的两雨位叔叔很快就出城了,我们将在城外会合,因为他们走的是南门。他们在占河也有将四万人的军队,所以有了这些人的配合,相信很快就会冲出占河的。”

  御雷天心传音道,她的眼神中充斥着爱意,木云落现在的状态,令她心痛至极。

  蒙恒根的长笑声自城墙上传来,狂喝道:“木云落,能够从国师和水月宗师联手之下逃出,你已经是强弩之末,又有何能力要求我打开城门。”

  木云落再不言语,碧海萧凑近嘴边,一曲激扬的曲子随势而出,杀伐之音大震。受到这件神兵的感染,莫玉真的身体在城墙上点动,转眼便踏上城楼,纤手如花,身形如蝶,在士兵间穿动,那一大群的士兵纷纷在她的点动间倒下。

  蒙恒根一震,在这种杀伐之音中,士兵们都呆立当场,气势减到最低点,再没有移动的勇气,所以才眼睁睁看着莫玉真的杀着而没有任何动作。一声长啸,蒙恒根的声音暂时压制着木云落的萧声,同时他手中的长刀一振,斩向莫玉真。

  木云落的血迹顺着碧海萧流淌,此时的他,疲弱至极,受到蒙恒根的反震之音,再次受伤,但他的萧音却依然激昂,愈来愈烈,许多的士兵更是七窍流血,纷纷倒地不起。蒙恒根正要再次长喝,莫玉真的双手终是拍到了他的身前,天魔艳气将他困于内里,使他唯有全力应对眼前的压迫,面对这种宗师级的高手,他始终是差上一丝,而所有的士兵中,又没有任何人能帮上忙,全部沉醉于木云落的操控之中。

  城门处传来惊天巨响,攻城终于开始了。无人把守的城门,很快被撞开,慕容追的铁骑终是进入了占河城内。慕容追一声大笑,挥手间豪声道:“河洛的勇士,给我杀尽占河城内的所有的蒙家铁卫,让蒙破军在我们的脚下发抖吧。”

  五千人轰然一震,杀上了城墙。占河城共有大约十二万的军队,现在被御雷莫也和御雷光图带走了四万,还有八万,如果在此时趁机占领整个占河,那绝对是一个绝妙的主意,相信蒙破军也想象不到木云落一行会卷土重来,所以这个机会千载难逢。木云落心中掠过一抹赞叹,慕容追的命令绝不是盲目,相比起攻城的困难,现在已经算是对自己这方极为有力的条件了,所以他果断的放弃了出城,而改为攻城。

  “天心,想办法通知你叔叔,不要再向外逃了,我们就顺便占了这座城池吧,相信蒙破军能够让我们这般的离去,一定是在城外设下了什么陷井,所以我们反其道而行之,不出城了,转为控制这座城池。”

  木云落放下手中的碧海萧,淡淡道,城墙上的蒙家军已经尽数被清空了,而是换上了河洛的军队,其余人也在慕容追的带领下,向城内杀去。

  御雷天心点头,柔美的身形一闪而过,传音道:“帝君,我亲自去告诉叔叔,然后直接杀进占河的王宫。”

  木云落再不言语,合上双眼,体内的木属真气勃然而发,疗治着伤势,这种时候,要杀进王宫,离不开他的助力,七陀印和水月无迹不是其他人可以应付的。所幸七陀印和水月无迹也受伤不浅,只不过七陀印为了安蒙破军的心,并没有说实话。

  城墙之上,莫玉真和蒙恒根已经交手百招,她的双手缠动间遵循着特定的轨迹,愈来愈柔,却偏偏无可捉摸,而蒙恒根身上的铁甲已经落下了无数的裂痕,虽然战意不减,动作却渐渐慢了下来。能够在莫玉真的手上支持百招,那已经是个奇迹了,以莫玉真现在的功力,丝毫不弱于水月无迹,足以列入宗师之列了。

  身形再闪,莫玉真脸上荡起微微一笑,这股天然媚笑令蒙恒根呼吸一滞,接着又觉得胸口一痛。低头处,莫玉真的纤手拍碎他厚重的铁衣,那只手印在了他的胸膛处,一触即分,仿若不着寸力,却震断了他的心脉。

  蒙恒根难以致信的看着莫玉真,一声厉喝,仰面倒地,砰然声响中身上的铁甲再无一块完整的部分,尽被莫玉真阴柔的掌劲震碎。

  莫玉真转身飘下城楼,站在木云落的身侧,千春绿和阿努丽玛则在紧张的盯着木云落的脸容,不容他的任何表情逃过她们的眼睛,阿努丽玛更是小心的用大衣袖子拭去木云落嘴角的血迹。看着她的动作,莫玉真露出会心一笑,对千春绿叹道:“春绿,帝君受伤不浅,要想完全恢复伤势,可能要一段时间了,我现在先去王宫看看,希望能配合天心占领王宫,有七陀印和水月无迹在,我怕情况有变,帝君就交给你了。”

  “真姐放心吧,有这么多的士兵在,我们没事的。”

  千春绿点头答应,看着莫玉真的身形如雪花般卷过,不留下一丝的痕迹,心中突然对力量充满了渴望。

  天空阴暗了下来,雪花渐渐飘了起来,又一场风雪在这时降临了。阿努丽玛拼命用围巾挡着飞落的雪花,不想让雪花沾到木云落的身上,但在这逐渐转密的雪势中,却是徒劳无功,唯有看着雪花渐渐将木云落盖住,在风雪之中,他仿若变成了一个雪人,甚至连呼吸声都停止了。远方传来阵阵的喊杀声,那是王宫方向,御雷莫也终是在王城中和蒙破军的军队战了起来。

  “春绿姐,我怎么这么没用,连替帝君挡住这点雪势都办不到。”

  阿努丽玛撅起小嘴,赌气道,她怕误了木云落疗伤,所以不敢去碰木云落的身子。

  千春绿拉起阿努丽玛的小手,摇头道:“公主不要这么说,帝君是不会在意这点雪势的,不过观乎公主的心绪,难道是对帝君动了情?”

  阿努丽玛脸色一红,垂头揉着自己的衣角,却没有说话。千春绿妩媚一笑,摇头道:“都说草原儿女俱是敢做敢为,敢爱敢恨的性情中人,没想到公主还有这种娇弱的时候,我都怀疑前几日见的那个率性豪气的公主是不是换了一个人?”

  “姐姐真会作弄人,我听说中原女子,不是都是这般的令人怜爱吗?我是喜欢帝君,只不过听说帝君的身边已经有了好多优秀的女人,所以我怕他不喜欢我这种充满野性的女人,才努力学着姐姐的样子。”

  阿努丽玛一跺脚,喃喃道。

  “帝君身边的女子,都是还归本真的模样,而且并非个个都是中原女子,亦有寒山窟出身的滇南女子,所以公主若是想讨帝君的喜欢,只要回归本真,做真正的草原儿女即可,而且公主可是要勇敢一点,帝君很少对女人主动。”

  千春绿微笑道。

  雪势将眼前的世界变成一片的白茫茫,木云落的眼鼻已经不可见,深深的埋在雪势之中。阿努丽玛的脸色一红,拍了拍千春绿身上的积雪,带出几分初见时的风采,展出脸上的酒窝道:“多谢姐姐教导,不过以后请姐姐不要再叫我公主了,就叫我妹妹吧,以后我们总是闺中姐妹了,这次的事情,说起来还多亏了蒙破军的破坏,否则我就遇不到帝君了。”

  二女相视一笑,情意互通。恰恰在此时,占河城外传来震天的马啼音,由远及近,仿若整个城墙都在这蹄声中震颤起来。二女一喜,阿努丽玛娇声道:“难道是慕容大哥的二十万铁骑到了?”

  城墙上的士兵早已换成了慕容追的人,此时正对着城外大吼道:“外面的是哪里来的军队,请派一人上前搭话。”

  “我乃是征南大无帅金落野,奉御雷王之命从中原返回,你等何人,还不快开城门。”

  一声沉稳的声音遥遥传来,透过这风雪之势,展出一种金戈铁马的铮鸣之音。

  千春绿和阿努丽玛对视一眼,脸上尽被震憾充斥,谁能想到,在这个时候,远征中原的四大亲王之一的金落野竟然回来了,眼前所取得的先机将再没有任何的希望。

  正在此时,状如雪人的木云落一声长啸,醒了过来。他身上的积雪勃然散开,跌落满地,接着他的目光在千春绿和阿努丽玛的身上掠过,护体真气勃然而发,再没有一片雪花能落到他的身上。

  “帝君。”

  二女同时呼出声来,言语间充满了无限的惊喜。

  木云落轻轻弹去千春绿身上的雪花,真气亦将二女包容在内,淡淡道:“征南大将军金落野回来了,我总是要见见。”

  同时他的心中一声暗叹,还好没有在占河城外驻留,那五千人马绝不是班师回来的金落野对手,城外的军队想必不会少于二十万,这一场仗不能打,唯有收复金落野才是正途。

章节目录

柔情似水之武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木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士并收藏柔情似水之武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