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努丽玛看着木云落温柔的动作,眼神中掠过一抹失落,接着想起千春绿的话,心中鼓起勇气,仰头道:“帝君,你太偏心了,就知道替春绿姐姐弹去身上的积雪,就不知道帮我也弹弹,难道丽玛很讨人嫌吗?”

  木云落一愣,接着摇头而笑,大袖轻甩,扫去她身上的积雪,淡淡道:“公主怎会讨人嫌,只是春绿是木某的女人,所以才会有这般亲密的动作,而公主是要远嫁铁方的人,若是我随意出手,就是对女真和铁方的不敬。我们中原乃是礼仪之邦,我想公主应当明白我的苦心。”

  “多谢帝君的解释,不过丽玛已经心有所属,所以此生决不会再嫁入铁方。等帝君平定御雷之后,我就随帝君返回中原,安心成为黑水帝宫的妃子,未知帝君敢不敢收留丽玛,亦或是看不看得上丽玛的姿色?”

  阿努丽玛脸上扬起淡淡的喜色,接着追问,草原儿女的勇气终是在她的身上体现出来,她明白这绝对是个机会,在金落野逼近占河的这一刻,未来生死未明,她已经做好和木云落同生共死的打算,这足以证明她对木云落的爱意,那没有任何的虚伪,是真正的少女情怀,亦是有了相守一生的准备。

  木云落眼神中掠过赞赏,只是心中却隐有几分的苦笑,若是就此带走阿努丽玛,那么就等若是和铁方结怨,甚至还要费尽心神和女真首领解释这件事,但面对她的这般表白,他却是不得不接收,因为那是一个女孩最滚热的心绪,接着他长叹道:“丽玛能有此心意,我很是感动,如果能够过了这一关,平定整个御雷,那么我就带着丽玛返回中原,就算是女真之王不同意,我也一定要把你带走,这是一个真正的承诺。”

  说完后,木云落急的身形闪过,在茫茫雪势中穿行,连衣角也没有留下半片影子。阿努丽玛的眼角浮出泪痕,那反映了她内心的喜悦,这一刻她才真正泛起一股轻松感,怔怔看着木云落消失的方向,入眼处那里依然是一片的白茫,雪势更大了。

  “金落野,占河现在发生剧变,所以你暂时就留在城外吧,御雷公主御雷天心已经回到占河,承先帝承诏,继任国主,但蒙破军却百般阻挠,欲置天心国主于死地,城内正在发生巨战,你不适合在此时进城。如果金元帅想支持蒙破军或者御雷国主,还请告知。”

  木云落的身形在城墙上闪过,向河洛的士兵交待了一下,便飘向城外,气机锁定在城外一人的身上,传音道。茫茫雪势虽然阻住了他的视线,却阻不住他的心神感触。

  “你是谁?”

  金落野一声狂喝,但却深吸一口气,御雷天心和蒙破军之争,显然是为了御雷正统,这只是御雷内部需要解决的事情,所以他没有任何的理由突入城内。

  木云落轻轻在雪地上踏过,转眼间便来到了所有士兵排成的阵形之前,在这茫茫雪势之中,入眼处漫无边际的大军没有任何的躁动,显示出这是一只真正的铁血之狮。当前一人骑着一匹浑身赤红的宝马,高大神骏,他一身的铁甲,威武至极,身材高大,健壮若山,在他的手中举着一支长枪,通体雪亮,一看即知不是凡品,那头黑色的头发在风雪中飘摇,而头盔却被他放在了马背之上,他的长相亦是透着一股英俊,自有威武不屈之势。

  “我来自中原,黑水帝宫木云落。此时正值天心归国,还请金无帅给我一个答案,我要为占河下一步的计划负责。”

  木云落双手负后,神态洒然,飞雪在他的身前自动让开,形成一个巨大的真空圆球,巍巍壮观。

  金落野一震,手中的长枪一抖,斜插在地,势若无物般破入那被寒冰冻得坚硬的地面,沉声道:“黑水帝君木云落?”

  言语间带着说不尽的惊讶,更有一股沉重感泛入他的内心,远征中原,听到最多的自然是关于木云落的传闻,那是连国师七陀印都不敢招惹的男人。

  “正是木某,没想到金王爷还听到过我的名字,是战是和,请金王爷给我一个交待。”

  木云落无喜无悲,只是看向金落野的眼神中却充满着赞赏之意。

  “木帝君,蒙破军对我有知遇之恩,所以我不能在这个时候落井下石。而天心公主更是先帝的唯一女儿,自然是继承帝位最合适的人选,我也不能破坏这件事,因为这总是御雷的大事。所以我就和木帝君赌一场,用我手中的枪来和木帝君一战,如果我胜了,就请帝君和天心公主远离御雷,终生不得踏入草原一步,当然,我也再不会南征中原。如果帝君胜了,我就置身事外,再不管蒙破军和天心公主之间的恩怨,帝君有没有胆子接受这个赌约?”

  金落野纵身下马,右脚踏在那柄长枪之上,高高在上,淡然而语,护体真气涌动,也将雪势排于其外,竟然也是高手,这种风采有种化入雪势的逍遥。

  “好,难得金王爷如此爽快,不过金王爷的言语间充满了一往无前的惨烈,气机更是有种绝决之气,难道金王爷真的想好了吗?”

  木云落露出几分尊敬,对于真正的汉子,他向来是保持着应有的姿态。

  金落野一震,眼神中泛起知己的味道,摇头道:“帝君果然是慧眼如矩,我身后的二十万铁骑,在我和帝君决战之后,将尽归我的副手冷战管辖。唉,若不是帝君受伤,我根本就不敢向帝君挑战,能够将帝君伤成这般模样的,怕是国师和水月无迹联手的结果吧?”

  木云落点头,看向金落野的眼光再次透出几分赞赏,有这种眼光看清事情的本原,这个人真不简单。接着金落野对着身后大声说:“我刚才和帝君的约定,你们一定要遵守,如果我输了,你们都要听从冷战的领导,知道了吗?”

  他的声音遥遥传开,在风雪中势无阻挡。他的声音刚落,身后的大军轰然应诺,自然整齐,接着他对身边一位健壮的汉子道:“冷战,你听到了我刚才和木帝君的约定了吧,无论我是生是死,那都是要遵守约定的,置身于天心公主和蒙破军的争斗之外,你明白吗?”

  那位大汉眼神中掠过凝重,草原是个尊敬英雄的地方,唯有真正的英雄,才值得他们真心的付出。“请王爷放心,冷战不会辜负王爷所托。”

  冷战在马上向金落野行礼。

  “好!”

  金落野大声喝道,脚尖在枪杆上轻轻一点,身形自然弹起,接着那杆长枪飞射而起,直指木云落,势如毒龙,破空音大震,这风雪之势也掩不住这一枪的惨烈。

  木云落心中赞叹,这一枪融入天地,更是在飞射中融入风雪之势,绝对是高手的手笔。金落野的这种行为是不得己而为之,御雷天心和蒙破军都是御雷之国的人,一边是皇室中人,一边是对他有恩的人,所以他才选择了这种单纯的决战行为,一来他不想让身后的大军加入这种战斗之中,毕竟那都是御雷之国的主力,无论如何,战死的都是自己人,二来他的心中其实极想支持御雷天心,但背负小人之名,显然也不是他愿意面对的,所以这个时候他才选择和木云落决战,那只不过是一个借口,回答蒙破军的借口。

  枪势中卷着无尽的风雪之势,凛冽至极,破空音压下了自然中的风雪之音,那股血色惨烈泛入木云落的心湖至境。木云落微微一笑,长发飞舞,右手食指抬起,屈指轻弹在枪尖之上,那柄枪受到木云落气劲的撞击,倒飞而回,疾点金落野。他的心中却暗呼一声厉害,枪势中透着的劲气令他的右臂暂时麻痹,虽然一闪而过,但在高手间这种小小的过失亦是致命的。

  当然这只是因为木云落受了伤,而且是重伤,否则金落野的枪也没办法破至木云落的身前两尺。金落野的身体刚刚落在地面上,那柄长枪便破空而至,却是收敛气机,没有半丝的破空音传来。

  金落野大喝一声,伸手接过长枪,正欲借势而动,枪挑木云落,没想到在枪劲中却突然传来一股惊人的力量,劲气顺着他的胳膊破入他的丹田处,令他刚握住枪杆的手弹了起来,但他一声长啸,体内的劲气狂涌,硬撼木云落蕴在长枪中的气劲,身形一直后退了七步,终是握住了枪杆,飞扬的头发在劲气的鼓舞中沾满了雪花。

  “痛快。”

  金落野一声大喝,身形再动,长枪在手中变幻出无限烈势,每一枪都带着杀伐之气,搅动飞雪狂舞,将木云落困在枪势之中,转眼间攻出百枪。

  木云落心神沉醉在心湖至境中,感触着枪势的所有变化,大袖在身前轻轻甩动,借风雪之势阻拦着金落野的攻势,身体并没有任何的后退之势,双脚甚至都没有丝毫的移动,仅靠上身的摆动躲避着枪击。

  金落野一震,收枪而立,他终是发现了木云落的从容。这百余枪在眨眼间狂泄而出,和木云落的长袖碰撞近百下,他体内的真气有种翻腾之势。只不过木云落也不好过,虽然借木属真气恢复了些许真气,但离巅峰状态相去甚远,而且他一心想在这些士兵面前树立起一种无敌形象,所以并没有闪避,而是以硬碰硬的方式来决战,这百余枪让他的胸口处隐隐作痛。

  “帝君果然是英雄,若不是因为这件事,我们一定成为朋友,天下间还有谁是帝君的敌手。”

  长叹声中,金落野淡淡道,眼神中浮起一抹敬重,就连一旁的冷战眼中也尽是尊敬之色,能够力战藏密天师和七大宗师的水月无迹合击,接着再和金落野决战,这种实力的确值得敬重。

  深吸一口气,天上的飞雪在这一刻突然慢了下来,仿若所有的烈势都融到了金落野的身上,他手中的长枪随着右手笔直举起,护体真气在这一刻也尽数收起,和天地融为一体。

  木云落收敛气机,脸上泛起凝重之意,接下来的这一枪势必是突破天地至理的一势,他的心境将所有的心绪埋下。

  占河城头,千春绿和阿努丽玛正在遥遥而视,尽管在风雪中什么也看不到,但她们眼神中那种醉人的情意,却是对木云落的无尽关切。

  烈风之雪,终是掩埋不住这点点春意,道穷而变,金落野古迈的身形终是动了,这一刻,雪停了,但天地间的萧杀却依旧惨烈,有种彻骨的寒意自战场上传来。队容整齐的战马亦是传出一声声的低嘶,受不住这无边的杀意。

章节目录

柔情似水之武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木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士并收藏柔情似水之武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