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关的士兵拦下了木云落五人,那双眼睛不停在四女绝美的身影上掠过,显然被这种天下无双的艳色所吸引。这名士兵正要说话,却被身后一声惊呼声打断:“黑水帝君木云落!”

  抬眼处,一名小队长模样的头目自城门内跨出,脸上泛起一股小心的神情,显然认出了木云落。在中原,木云落的名声已是盖过了七大宗师,所以现在几近于神般的存在。

  所有的士兵均后退一步,让开了城门通道,任由木云落一行通过。如果木云落要硬闯,相信没人会拦得住他,所以倒不如保全性命,反正以木云落的地位,还不致于拿他们出气。

  “长安现在如何了?”

  木云落缓步向城门内行去,经过小队长身边时,淡然问道。他想起夏朝公主夏嫣然,更念起了大相国寺,在相国寺内,姚帘望的约定依然在耳。

  小队长向木云落服行礼,沉声道:“帝君,我们是南阳王的军队,南阳王将在七日后在长安登基,改国号为秋。以前大夏的皇室一脉尽被杀绝,但也有逃出去的,不过长江以南的地方,却在黑水一派联合树海世家、天怒世家和九派联盟的打击下,已经大多掌控,仅余下南阳王初始的地盘,但那也不过是区区百里的地方,相信很快就要落入黑水一派的控制之中,更何况南阳王的所有亲信均已搬至长安,南阳除了军队之外,已是一座空城。”

  这番回答丝丝入扣,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显然是被木云落完全折服。

  木云落点头,伸手拍了拍小队长的肩头,轻叹一声,大步进城。长安终是陷落了,未知夏嫣然可好,没想到天怒雷动全力而动,也拦不下夏知秋的步伐,看来龙腾九海必然身在长安。

  四女紧跟木云落的步伐,他的背影透着一股落寞,显然是心急于长安的形势。莫玉真的心中也隐隐灼烈起来,长安可是姹女教的本部,未知天下楼的姑娘是否已经安全转移。

  五人穿过玉门关,开始向南疾行,再过七日,终是再次来到长安城外。木云落这才压下微动的心意,带着四女悄悄潜入城中,以他的身手,绝对没有任何的可阻之物。

  长安城内极是萧条,显示出经过大乱之后的破败之气。这本是繁华之都的夏朝国都,历经数百年的昌盛发展,已然成为中原的名城,却依然挡不住这漫天的逢火。现时恰恰是初灯时分,但街道上却没了平日里的灯火通明,而是换为漆黑一片,偶有灯火自民舍中映出,倒也化为一道温暖的光影,令人忆起曾经的繁荣。

  “天心、真儿、绿儿、丽玛,我们先去大相国寺看看,想必姚帘望还在那里。我知道玉真更挂念天下楼的事情,但到了大相国寺再说吧。在此时,我们实是不宜在这里动手,龙腾九海精英尽出,想必尽在这长安城内。”

  木云落伸手揽过莫玉真的娇躯,大手在她的臀部轻轻的揉动,以情化欲,以安她心念天下楼的灼热,那里毕竟是她的心血所在。

  莫玉真的脸色泛起一股嫣红,身体靠在了木云落的身上,不由自主随着他向大相国寺的方向移动。大相国寺离开皇宫不远,几人借着夜色掩映,一路上没有任何的阻滞,很快便到了大相国寺外。虽然经历过这等的亡国之战,但大相国寺却没有任何的损伤,这座代表佛家至高典范的名寺自然也是夏知秋心中的圣地,安抚民心显然更加重要。刚刚踏足于寺外,木云落便移目右视,心有所感。

  自墙角处行出一道人影,显然也发现了木云落。来人一把扯掉头上的黑布,露出儒雅神采,阴柔道:“我道是谁会有这等功力,气机这么快便锁定在我的身上,原来是门主回来了。圣女已经等候门主多日,听闻帝君自塞外归来,圣女便让在下一直在此等候帝君。”

  这人竟是魔门四大护法之一的刘青扬。

  “有劳刘护法了,未知圣女是谁?我们魔门什么时候又选出新的圣女了,这件事为何我这门主不知?”

  木云落目光灼灼落在刘青扬的身上,他现在已是魔门门主,所以刘青扬也是他的下属,魔门一统,靠的便是他的影响。

  刘青扬一愣,接着摇头苦笑,再向木云落行以魔门至礼,低头道:“这件事还是由圣女来亲自为门主解释吧,我们这便进去,相信门主会遇到许多的熟人。”

  木云落点头,随着刘青扬自墙体右边的一道侧门跨入院中。大相国寺虽然未受过战火的洗礼,但夏知秋也令人严密监视,所以小心才是上策。莫玉真的心中掠过一抹的温暖,姚帘望终是听从了自己的意见,就任魔门圣女了,只不过这件事木云落尚不清楚,这次的见面,将是一个无比的惊喜,同时她的心中隐隐放下心来,有姚帘望在,那么姹女教的势力必然会被保住。

  在走道中穿插,如同是行走在阵法中般,以几人的脚程,依然行了一柱香的时间,终是来到了一处宽敞的院落,刘青扬轻轻在门上击打了五下,带着既定的节奏,显然是某种暗示。

  门开了,开门的人是形如竹杆的松千尺。以魔门四大护法的超卓身份,竟然做起这些事,由此可见这里的重要性。松千尺看到木云落,神情一喜,正要开口说话,木云落伸手制止,眼神示意他到里面详谈。

  几人进门,松千尺运功默查后才关上门。七人跨入内厅之内,一道背景正在仰头而望,墙面上挂着一幅丹青,上面赫然是木云落的画像,虽然廖廖几笔,却将他那种神韵勾勒无遗,背负霸天刀与凤血剑,腰悬碧海萧,左手中拿着射日弓,在他的身下骑着的是烈火雷动,一股淡定天下的气势尽洒无遗。

  这道背影一身的白裙素裹,头上的青丝洒于身后,一股怜弱的气质泛入了木云落的心底,那种气质却是无可形容,甚至连树海秀兰的背影也未有过这般动人的时候,只是蜂腰厚臀,潜在白裙之下的身体依然不能容人小视。

  听到几人的脚步音,背影转过身来,清绝出尘处似是禅由沁,骨子里却隐着一种烈烈的媚意,大有比肩莫玉真之处,眉宇间还有一股英气,不弱于女真公主阿努丽玛,这个女子的形容足以于树海秀兰、夜无月和莫玉真一较长短,只是木云落却在她的身上看到了一股熟悉至极的感觉,隐隐中有着几分的相知相识。

  “你回来了。”

  面前的女子看清了木云落的容颜,脸上泛起狂喜之色,仿若整个身体都投入其中,难以形容这种喜色。她上前几步,双手紧紧握起木云落的大手,眼角已然微湿。

  “这位姑娘看着极是熟悉,却偏偏想不起来,我们是怎么认识的?”

  木云落洒然而笑,心中浮起一抹感动,唯有他的女人,才会有这种狂烈的表现,这种爱意是发自内心深处的共鸣。

  白衣女子扑哧一笑,化为百花齐放的艳丽,接着眼角看向莫玉真,扭捏道:“魔门圣女姚帘望参见门主。”

  木云落虎躯一震,双目大睁,难以致信道:“却原来帘望是女儿身!”

  半晌后才轻叹道:“怪不得会有那等帅气的容貌,也唯有这等艳绝世间的女子,才会有那般的模样,看来我又要多一个红颜知己了。”

  说完仰天长笑,双手自然而然的搂过她的娇躯,耳朵俯在她的耳边道:“帘望,我回来了。”

  姚帘望嘤咛一声,不顾在场的所有人,颤抖着献上艳艳红唇,甜美的小舌轻探,搅动木云落的情意无限,相思入骨,缠绵入怀。

  木云落闻着姚帘望身上的香味,胯间的神龙已然挺起,紧压在姚帘望的小腹之上,这让她的娇躯滚烫起来,嘴唇离开了他的嘴唇。

  “云落,我总算等到你了。”

  姚帘望这才缓过神来,羞腆的看了身边的几人一眼,接着安排莫玉真、御雷天心、千春绿和阿努丽玛入座,然后对正以背影对着她的刘青扬和松千尺道:“刘护法和松护法还是回到各自的位置上,小心为上。”

  两人对视一眼,眼角的笑意不减,转身而去。姚帘望亲自为木云落斟上茶水,然后才轻吐朱唇,轻柔道:“真姐放心吧,整个姹女教早在夏知秋攻破长安之前,已然尽数离去,整个天下楼所有的物品,全部带走,现在的天下楼,只剩下一座空楼。天下楼现在已经建在金陵了,甚至比长安的这座还要有气势,那边在明珠妹妹的主持下,已经营业了。”

  莫玉真脸上终是浮起几分喜意,木云落的眼神落在姚帘望的脸上,再叹一声,不由分说,将她抱入怀中,置于双腿之上,紧紧感受着她隆臀的挤压。

  “长安被破,未知皇室一脉现今下落何在?”

  木云落淡然问道,姹女教已经并入魔门,保存实力是魔门之大幸,所以木云落也松了一口气。

  姚帘望的头靠入木云落的怀中,女性的怜弱成了她身上最美的风景。“我知道帝君还是忘不掉嫣然公主。夏朝被灭,夏明帝差点落入夏知秋的手中,我和四大护法以及魔门弟子拼命相护,总是救出了一部分人,不过夏明帝虽然救了出来,却是活不过几日了,他硬受龙腾九海一掌,能活到现在,全赖邱百川以真气相救,这才活到现在,他只为了见帝君一面。其余落入夏知秋手中的皇室一族,却尽被他杀绝。现在长安城内高手如云,龙腾九海、水月无迹、赤寒玉、毒牙、龙腾天河以及七陀印和巴赫特,尽在这长安城内,所以我才小心行事,以龙腾世家的势力加上这诸多宗师级的高手,我们绝非敌手。”

  木云落点头,原来七陀印和水月无迹已然来到长安,怪不得整个塞北都没有他们的消息。“帝君,现在长安城内仅余下我和四大长老了,其余的魔门弟子,都回到了黑水帝宫,帮助平定长江以南的夏知秋势力,相信南阳不日即破。至于嫣然公主,相信帝君一会即可见到。”

  木云落微微一愣,摇头而笑,大手重生拍在姚帘望的臀间,引来她的一声呻吟,腻滑至极。

章节目录

柔情似水之武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木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士并收藏柔情似水之武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