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长安仍然是夏知秋的,而且龙腾九海的势力得到夏知秋之助,正是如日中天,我很好奇的是,为何你会在这时选择黑水帝宫,而非是夏知秋一脉,毕竟从眼前看,我们在长安始终是及不上夏知秋,这般的舍强求弱,显然是不明智的选择。”

  木云落的手指轻轻弹在桌面上,问向战舞云凤,眼神中没有任何喜怒流露。

  战舞云凤轻轻一笑,大有一种百花齐放之感,清稚道:“当年万尺峰头,家父碎裂虚空,只身而去,曾经拜托你照顾战舞世家,他看中的便是帝君的能力。从目前看,龙腾九海自然是如日中天,风头一时无两,但从长远看,龙腾一脉绝及不上黑水一派,毕竟帝君威名日起,身后更有天怒世家和树海秀家两大世家之助,这样一来黑水一派便等若有三位宗师,和龙腾世家的龙腾九海、七陀印以及水月无迹相比丝毫不弱。龙腾世家有数的高手还有毒牙、龙腾天河、赤寒玉和巴赫特,虽然毒牙用毒之术天下无双,但黑水一派更是有魔门之助,玉真宗主,帘望圣女,上官红颜和洛明珠,再加上魔门四大护法,四大长老,更是副门主梦无尘以及屠六丁,所以帝君如果尽数而动,龙腾九海又哪有反抗之力?”

  木云落淡然一笑,魔门总坛位于穿云涧,自从接任门主之位以来,他还没有去过。念想起当年梦无尘追杀时的场景,恍若梦境。只可惜当时完败梦无尘,无念天怜的师弟,使他身负重伤,回到穿云涧养伤,此时也未知是否尽复功力。

  “看来我终是小视了战舞世家,能知晓黑水一派和龙腾世家的根底,那需要相当的势力。不过就算如此,战舞世家成为黑水一派的盟友,我又有何好处,因为我们已经够强大了,相比起战舞世家对黑水一派的需要,我们实在是无利可图。”

  木云落悠然道,神情愈发轻松。

  战舞云凤凝视着总木云落的脸容,但却看不出他心中的悲喜,接着忽然将那双小手放到了木云落的大手上,轻轻道:“帝君,如果我成为帝君的妃子,未知帝君可愿意接受这个条件?”

  “这实在是个令人不得不接受的条件,不过云凤为了战舞世家而付出这种荒唐的条件,是否完全无视了个人的幸福?”

  木云落摇头苦笑,他本想要一个更加确定的联盟关系,但没想到战舞云凤却以自己为砝码,愿意加入这联盟之内。

  “帝君说笑了,树海宗主都愿意成为帝君的妃子,我能够成为帝君的女人,自然是求之不得。况且帝君身边的女子个个都是天下至美的存在,黑水四姬自不必说,冷雪飞、物婷婉更是牡丹榜中的花魁,此届牡丹榜十大美女尽数在黑水帝宫之中,这些女子都争相涌入帝宫之中,这说明帝君本身是男人的典范,我早就对帝君感到好奇,现在借这个机会恰好可以表明心迹。”

  战舞云凤淡淡道,脸容平静,根本分不清她说的是否是心里话。

  “这件事就这么定了吧,我想我要离开了,我已经感触到了水月无迹那阴冷鬼异的真气,想必是龙腾九海有所行动了。任由我在长安城内抛头露面,对他也是一种打击。”

  木云落站起身来,看向战舞云凤。

  “帝君保重,我这便回去和长老会以及新任宗主商量后续之事,然后直接去黑水帝宫,此后将永随帝君身侧。”

  战舞云凤亦是站起身来,向木云落行了标准的夫妻之礼,然后推开窗户,纵身而去。在这种情况之下,她自是不方便见到水月无迹,战舞世家就在长安,若是惹动龙腾九海,这或许可能就让战舞世家走向没落了,现在的一切,只能隐于表面之下,慢慢进行。

  木云落回头看了纤纤一眼,淡淡道:“多谢纤纤姑娘了,这间闺房果然雅致。这一别,下次我再入长安时,希望还能喝到纤纤姑娘泡的茶,不过下次就不会是夏知秋称帝天下了。”

  说完,他大步而去,应惜拉开房门,看着木云落出去,她才在身后跟上。纤纤的眼神中掠过一抹失落,接着一咬牙,跑到木云落的身前,猛然跪倒在地,郑重道:“求帝君收留纤纤,帝君这一别,龙腾九海势必会将所有的怨气发泄到我的身上,这长安茶楼,是时候关掉了。”

  夏嫣然的眼神中掠过一抹复杂的神情,站在木云落身后的她,凝视着纤纤的玉背,不知道心中在想着什么。不管是对是错,她都没有资格要求什么了,这件事只有木云落才能答应下来。

  “起来吧,客人已经到了门口十步之遥了,我不希望你还跪在这里。这件事我就先答应你了,不过具体的事宜,我还要看你的表现,黑水帝宫也不是任何的女人都可以进的。”

  木云落踏步而过,只是这种说法却令纤纤一喜,就算是暂时性的也无所谓,反正希望总是存在的。

  五个女人随着木云落来到二楼的楼梯尽头,恰恰在此时,林中则引着水月无迹来到一楼大厅内,二人正是站在楼梯的两侧,气机互相感触,这令他们对视一眼,终是看到了彼此的存在。

  “木云落,天下初定,现在整个长安尽在秋帝的掌控之下,你这次可是走不掉了,外面围着三千铁骑,只要你一出现,万箭齐飞,你插翅难逃。”

  水月无迹仰头而立,气势很足。

  躺在地上的战舞狂涛已经离开,那是得到木云落的允许,战舞云凤令人带走的,战舞世家的内部之事,自然是需要他们自己来解决。木云落看着水月无迹,轻叹一声,摇头道:“水月无迹,我要离开了,今天就不杀你了,外面的三千铁骑,就当是我献给夏知秋的见面礼吧,下次再见时,相信黑水一派将会率兵北上,尽围长安。”

  话音刚落,木云落的身形轻轻踏下楼梯,和水月无迹错身而过,向大门外行去。水月无迹没有半分阻挡的意思,因为莫玉真的真气锁定在他的身上,提示着他的对手是她,况且他也自知单凭个人之力,绝不是现在的木云落对手。

  长街之上,行人已然尽空,入眼处果然是一片黑色的骑将,手中长弓搭箭,在木云落现身的同时,对准了门口的木云落。

  木云落仰天长啸,将心中的郁气排出,接着身形闪动,向前飘去,那无数的箭雨扑天盖地,森冷之极。木云落却凭着心神感触,在箭势的空隙中行动,护体真气展开,大多数的箭尽数射空,射到他身边的却被护体真气弹落,片刻之后他便闯入第一排骑士的阵营之中,大袖轻抖,斩杀一名骑士,并顺手拔出马背上挂着的一杆长枪,再一声厉啸,身形如龙,长枪发出破空音,强行突破,一时之间枪劲暗涌,每一枪的挥出都是势如闪电,刺入骑士的喉咙之中。

  姚帘望、夏嫣然、应惜和纤纤站在二楼窗户边,看着窗外的情景,木云落的身形已经淹没在无尽的铁骑之中,但原本整齐的队五,却如同爆的花朵般,层层荡开,无数的士兵向外扑倒,马嘶音这时才不停传来。

  夏嫣然、应惜和纤纤是首次看到这种场景,以一人之力,竟能硬撼三千铁骑,这种杀人流血的画面令她们的心中掠过一抹冷意,这个男人果然如传说中的强悍。而姚帘望则是嘴角含笑,眼神中流出万千的爱意,换为一身女装,她的心境也变了,再不是以前那个身负重命的魔门少主,此刻她只是木云落的一个女人,需要他疼惜,需要他爱怜。

  当最后一名射手被长枪挑下马时,长街上已是血流如河,静默至极,马儿也仅余下不足百匹,给敌人留下机会不是木云落的风格。不过此时他的胸中也泛起一股无力感,在这般的强行突围中,真气隐有枯竭之像,手中的长枪已是换了五支。

  此时他拄枪而立,眼神看向二楼的窗户,四女的眼神内同时爆出异彩,应惜的心儿更是一颤,身为木云落的贴身丫环,她经历过此事之后,余生再没有了任何不满的情绪,也没有任何想脱离出黑水一派的念头,自此以后,她以皇室之气质,丫环之身份,安心侍奉木云落。

  手中的长枪轻轻一甩,那杆长枪疾若流星,破入长安茶楼的大门之中。水月无迹同时心生感应,那杆长枪是对着林中则而来,他背后的长刀闪至右手,正要回身一斩,莫玉真也在此时出手,血魂玉指脱指而飞,破向水月无迹。

  水月无迹无奈,回刀而动,点动间和血魂玉指硬斩一下,这时莫玉真的身形恰恰自二楼飞下,纤手若花,轻拍而下,血魂玉指再次飞回右手的尾指间,但她的缠动却将水月无迹的攻势挡下,令他再没有多余的精力去解救林中则。

  那杆长枪没入林中则的背后,带动他的身体前行,钉在一面墙壁之上,枪尾还在抖动,上面滴落几丝的血迹。

  水月无迹一声冷喝,长刀划破空气,硬斩而下,阴冷的真气凝固四周的空间,莫玉真亦是一步三摇,血魂玉指弹在斩下的刀尖处,二人分开,一时之间体内气机翻腾,暂时打成平手。

  “走吧,我们离开这里,相信这三千铁骑足以成为夏知秋登基的大礼。”

  木云落的声音遥遥传来,身上的黑袍没有沾染半丝的血迹,孤绝洒意。

  五女先后踏出长安茶楼,水月无迹没有半分阻拦之意,因为木云落的气机已是锁定在他的身上,这令他心生悔意,早知便多带几名高手,谁知三千铁骑竟阻不住他,而且在一盏茶的时间之内便尽数被灭。

  “水月无迹,今天我不杀你,不过这长安茶楼你就先替我保留着吧,等我再回来时,一定会取会属于黑水帝宫的东西。”

  木云落的声音传入水月无迹的耳内,同时他的身形闪至一匹马背上,大袖一甩,将应惜也抱入马上。

  姚帘望和夏嫣然同乘一骑,莫玉真和纤纤同乘一骑,三匹马在长街上踏过,蹄音渐渐远去。

章节目录

柔情似水之武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木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士并收藏柔情似水之武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