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云落眼神中掠过赞赏之意,大袖抖动中,右手轻轻探出,弹指惊雷,分弹在雷猛的左右手上,无分先后,洒然至极。雷猛的身体剧震,仿若受到某种巨力的震动,双脚在地面上拉出长长的拖痕,庞大的身体向后退去,眼神中终是掠过一抹惧意。

  太虚、莫秋寒、唐追云、孙浩然和池天录同时色变,这种轻描淡写中却蕴含着刚烈之力,绝对是宗师级的高手。况且木云落初出道时,身兼大德禅师与邪帝的双重功法,但现在却极少运用,这分明是他的功力已经达至了某种至境,已是化繁为简,再不拘泥于法相之中,创出自己的特色,他的任意动作都带出强大的攻击力。

  雷猛的身体移出数丈,整张脸渐渐红了起来,接着一声大喝,硬生生止住了身形。“盟主果然功力卓绝,雷猛佩服,不过我很高兴能遇到盟主这样的高手,所以我要使出这最后一式,请盟主小心接招。”

  雷猛的声音极是平静,但他的身体却响了起来,清脆的爆裂音层层荡起,他身上的衣服也鼓了起来,肌肉鼓胀,上半身的衣服愈来愈紧,然后被崩碎,露出雄壮若山的强横身体,堪比石块。

  一阵微风吹过,黑水帝宫的风中藏着淡淡的暖意,雷猛高大的身躯如同化入微风之中,飘向木云落,双手再次成拳,破空而出,却没有半丝的声音,势若飘絮,淡然至极。

  木云落的脸上收能起笑容,向前微微迈出一步。只一步,他的身体就迈至雷猛的身前,双手轻轻一拨,撞开雷猛的拳势,高大的身体撞入雷猛的怀中,一触即分。

  雷猛的身体被撞飞出去,然后扑倒在地,一口鲜血喷洒出来,沾染在青石地面之上,扎眼至极。“盟主神威,雷猛认输,不过雷猛请求盟主收我为徒,使我更上层楼,雷动堂的技法已经不能使我有所进境。”

  雷猛勉强自地上坐了起来,单膝跪在木云落的面前。

  看着雷猛那种率真的模样,不由点了点头,这个人对于武道的追求,已达痴狂境地。“万法同归,天道一途,并不重形,而是重意。任何的技法到了最后,都是辅助的,唯有心境才能包容天地,你的心境还是差的太远,重技法而轻修身,这是舍本逐末,如果你想成为我的徒弟,就陪在我身边一段时间再做决定吧。”

  “多谢恩师,我们雷动堂的所有弟子,将在明日起程北上,助师傅扫荡夏知秋的军队。其实我们雷动堂最适合群战,战场才是我们发挥力量的好地方。”

  雷猛一喜,勉力站起身来,摸着头向木云落说道。其实这也是木去落没有下杀手,否则他早已是横尸当场。

  木云落一愣,看着暗自得意的雷猛,摇头不解道:“这是为何?”

  雷猛一挺胸,傲然道:“这是因为雷动堂是火药的制造者,也唯有雷动堂才会制造火药,雷动堂出品的任何一颗弹丸,都足以炸死一批人,这是雷动堂的不传之秘,当世无人可比,虽然对付那些高手是不行,但在战场混战时,对付那些普通的士兵却是绰绰有余。”

  木云落恍然而悟,心中大喜,这的确是攻城破敌的利器。有了雷动堂的火药,北伐一事将会让夏知秋尝到苦果。接着他示意雷猛下去休息,既然收了他为徒弟,就带着他一起去东瀛吧,天道至理,需要他用更直接的方式来体验。

  此时,姚帘望俏生生跨至莫秋寒的身前,泛起一抹嫣然微笑道:“莫大掌门既然认为妾身没有资格排在你的身前,那么帘望就来讨教几招,请莫大掌门赐教。”

  莫秋寒色变,刚才他看了木云落的表现,轻描淡写间就击败雷猛,那种功力绝非他能敌,前面他还顶撞木云落,心中不免惴惴不安,这种时候他怎敢答应姚帘望的挑战,若是惹怒木云落,他绝没有走出黑水帝宫的机会。

  看出了莫秋寒的顾忌,木云落摇头道:“莫掌门不必犹豫,帘望和你之间的比斗,我不会参与的,也不会发表任何的意见,所以选择权在你,因为这并不影响九派联盟的基础,就算是你们私人的恩怨吧。”

  莫秋寒这才再吸一口气,对着姚帘望道:“既然如此,那么我们就过上几招,让我讨教魔门秘法,也正好看看你究竟有何本事。”

  姚帘望一身的白色长裙,换为女装的她,自是有种异样的妩媚。看着莫秋寒向她逼近,她的娇躯挺直,长袖轻轻甩出,内含无上劲气,点向莫秋寒。已是踏入宗师之境的姚帘望,一招一式间俱是蕴藏着巨大的气劲。

  莫秋寒感触到雪白长袖中潜藏的危险,身体滑如泥鳅,在长袖堪堪触到他的身体时,就一闪而过,避开所有的攻势,接着一声剑鸣音响起,他的右手已是拔出身后所负的长剑,剑走轻灵,布成北斗七星式,层层剑气保护着自己,接着长剑才笔直的刺出,直点姚帘望。

  姚帘望的长袖自动转向,双袖在空中舞动开来,尤如白色的牡丹般绽出神采,令人惊艳不已,但那雪白的长袖却成为杀人的利器,在莫秋寒的眼中,漫天尽是袖影,那袖体缠在长剑之上,并顺着长剑延展开来,一端点向他的手臂,劲风不减。

  莫秋寒大骇,本来以为凭借多年的苦修,他足以挑战英雄榜高手,列身英雄榜之中,没想到眼前的女子,却在一招之内即令人泛起一股无力感,那是真正的差别。无奈中,他的手松开持剑的右手,身体开始后退,但另一道白影却一闪而过,硬生生撞在他的胸口,将他的身体击飞出去。

  “这一击,是替帝君讨的。凡是敢惹怒帝君的人,我必不轻饶,莫大掌门,希望下次你不要再犯这样的错误。”

  姚帘望巧笑若兮,眼神却散着冰冷的寒意,胆敢激怒木云落,身为他的女人,那是一定要讨回来。

  莫秋寒缓缓自地上爬起来,胸前沾染着无数鲜血,胸骨受创,虽不致命,却也是内外伤同时绽放。他的两个徒弟过来扶着他,眼神带着怒意看向姚帘望,却不敢真正出言顶撞。

  “盟主,我们九派联盟是一个整体,所以请盟主不要再为难莫掌门了,我们明日便会起程回去,安排门中弟子北上,铲除夏知秋的势力。”

  太虚道长向木云落行礼道,黑水帝宫的实力达至了这般的境地,太虚本身亦是接近宗师级的高手,但却自问达不到姚帘望的境地,那是真正超越宗师之境,也唯有七大宗师才可比拟,更何况还有树海秀兰这般的人物存在,黑水帝宫的实力只能以恐怖来形容了。

  木云落点头,看了莫秋寒一眼,淡淡道:“九派联盟的确是一个整体,莫掌门以后要以大局为重,武功一途,若是尽在追求虚无缥缈的虚名,那么永远也体悟不了天道之理,各位掌门可以发出密令,安排一下门中之事,尽早起程。”

  说完,他随手扔了一瓶疗伤药给莫秋寒,微笑道:“莫掌门,这是黑水一派的疗伤圣药,吃一颗就会尽复元气。”

  先树以威信,再辅以甜头,这自是更令莫秋寒不敢毫动。

  接着他令红粉军团的女兵带几人下去休息,雷猛已经暂时离开帝宫,木云落让白云血鹤带他先一步回到雷动堂,安排弟子北上之事,有了火药的助力,黑水一派北上的推进必然更加的迅速,而雷猛亦是没有丝毫保留,门中的精英尽起,只留下一些武功平凡的弟子守门,其余人全部加入北伐之中。

  再和几位掌门客气几句,木云落便离开下院,江月影代表天机谷的势力,随在木云落的身侧,抱起木云落的胳膊,不满道:“帝君,刚才那个莫秋寒敢小视帝君,我真想杀了他,那个老头子真是不知轻重。”

  树海秀兰、姚帘望和鲜于烈不由同时微笑起来,少女心性,自是容不得别人对木云落不敬。“影妹,望妹已经教训了他一次,足以让他记下这件事,况且我们北伐在即,需要崆峒的助力,所以不能杀他。更何况要得天下,也不能不分对象的杀人,有时震慑比杀人更有用。”

  树海秀兰轻柔道,眼神掠过江月影的俏丽的脸容。

  木云落一把抱起江月影的身子,大手重重拍了拍她的臀部,戏笑道:“影儿既然生气了,那么我们就回后宫好好亲热一下,过了明日之后,我就要随着雪丽远行东瀛,估计最快也要一个月后才能回来。”

  江月影的头埋在木云落的胸前,听到这话,双手不老实起来,在木云落的身上摸索开来,喃喃道:“帝君,影儿很想陪在你的身侧,永远受你的宠爱,每天晚上都要让你进入我的身体,和我缠绵。”

  另三女的眼神中亦是浮起一层薄雾,相见时难别亦难,刚刚回来没几日,又要远行东瀛,这让她们的心中掠过几分女子的幽怨,九派之事抛之脑后,拉着木云落向后宫奔去,心中同时泛起要和木云落缠绵至死的念头。

  一路上红粉兵团的俏影一一映入木云落的眼中,这些女兵对木云落射出崇敬之色,这个男人是她们所有人心中的神话,那是一个传奇的存在。

  后宫之中,当五人返回之后,其余几女正要开口询问,江月影和鲜于烈开始脱木云落的衣服,狂野至极,片刻之后就让木云落赤裸着身子站于大床之上。这次连树海秀兰和姚帘望都褪去羞怯,开始解开自己身上的衣服,一时之间,帝宫中的所有女子,都受到感染,就在这张可容百人的大床之上,纷纷宽衣解带,露出一具具绝美的身子。

  自古英雄爱美人,但此刻的却是美人主动邀欢,那种呻吟声充斥在后宫之中。蝶舞彩云归,英雄美人梦。自古帝皇,也没有这等艳福之享。

章节目录

柔情似水之武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木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士并收藏柔情似水之武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