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庆一郎的船渐渐靠岸,驶进一个避风的水域之中。眼前的三十七艘船中有三十六艘和红莲之鱼撞沉的相差无几,但最后一艘船却泛着金色的光泽,整艘船做工精巧,如同是精雕出来般,而且船体极大,足有大庆一郎这艘船的两个大,更是分为三层,上面的士兵也个个凶相毕露,铁衣着身。

  “帝君,水月冷风就在那艘金甲战船之上,金甲战船代表着东瀛最高的制船技法,穷十年之力,始才制成这一艘船,金甲战船尽是用生铁所制,没有用半片木材,所以再大的风浪也不惧,牢不可破,现在这艘船的名字就为冷风号。不过水月冷风此人心志极坚,在水月世家还算是一个人才。”

  大庆一郎压低声音,在木云落的耳边说道。

  木云落点头,这时大庆一郎的船终是在离开那艘金色船体不远处停了下来。“水师副无帅大庆一郎回来参见冷风大帅,有要事上报。”

  大庆一郎的声音如洪钟般传开。

  一把阴柔的声音响起,声音极像是水月无迹:“大庆副帅辛苦了,请到议事厅来,如若你再不回来,我就要按军法处置了,你已经在路上耽搁了一天。”

  大庆一郎大声道个歉,安排士兵送过梯子来,架在两艘船之间,小心的行了过去。木云落和雷猛也跟上,暂时充当大庆一郎的卫兵,同时木云落传音给夜无月,让她稍稍忍耐,暂时不要出来,以免引来警惕。

  在第二层的一间房间门口,两名瘦小的青年分站两侧,这二人的身体均包在黑布之中,就连头脸也包着黑布,仅仅露出一双眼睛,只是观乎那种体形,当是女子无疑,这种奇特的护卫便是东瀛极富盛名的忍者。

  大庆一郎正要迈步而入,忍者却伸手拦下了木云落和雷猛,阴沉道:“大庆副帅,每次惯例,只能有你一人进去,为何这次却多带了两人?”

  木云落的心神感触着这间房间内的情况,那里面有十道气息,正对着门口而坐的一人体内散着一股阴冷鬼异的真气,当是水月世家的水月真气,这人必是水月冷风,另外十人各自潜伏在角落中,但有一人却几乎和周围的环境融为一体,若不是以木云落的功力,根本发现不了此人的位置,这便是十人中功力最高的一人,其次才是水月冷风,看来这间房间的保护程度是一般高手轻易无法闯入的,就算是木云落要在这种情况下拼杀死水月冷风也有几分困难。

  “这次任务的登陆地点选错了,若不是这位小兄弟,我们的人将会全部落入黑水帝宫的手中,所以我带他过来见见元帅,也好给他安排个一官半职。”

  大庆一郎小心的说道,其实是说给房间内的人听。

  里面的人一阵沉默,似是在考虑这个问题。“那位朋友叫什么名字,怎会助我们东瀛水师?”

  阴柔的声音再次响起,充满着一股磁性之力,确有几分魅惑之力,看来水月真气对人性格的影响,也是相差无几,这人的气息感觉和水月无迹亦是极为相似,只是功力稍弱一丝而已。

  这句话特意是用中原语说的,显然是想让木云落自己回答。木云落故意露出几分悲戚之色,先是看了大庆一郎一眼,接着大声道:“在下苏中元,本属天兵堂之人,但黑水帝君却灭了天兵堂,我和身后的师弟是唯一两名逃出来的人,那天在黑水帝宫附近,只是为了找合适的机会报仇,没想到遇到了大庆元帅,这才领着大庆元帅避开那个危险的登陆点。”

  这番话说来极是流利,是几人事先商讨过的方法之一,面且木云落的态度化为一种不愤,看起来就象是真的有此事般。他的手中依然握着那柄逆龙枪,这也比较像是天兵堂出品的利器。

  “原来是龙腾宗主旗下的天兵堂,这件事我也略有耳闻,那么就请你们一起进来吧。”

  水月冷风的声音波澜无惊,声音中透着几分强大的气势。

  两名忍者这才放行,让三人一同进入。这间房间十分的宽大,里面泛着几分暖意,竟然在房内支着一个铜盆,内里燃着极旺的炭火,一道身影靠在大椅之间,身穿一身的东瀛特有服装,身上还披着一件雪白的皮毛制成的毯子,神态洒意的看着几人。狭长的眼神,瘦削的身体,和水月无迹无论是神形,均是相似至极,他的身旁竖着一把长刀,在炭火中闪着阴冷的光芒。

  “参见大帅,我们一路总算无惊无险,安全进入京杭运河之中,相信先锋很快就可以进入战线之中,大帅也可以起兵了吧。“大庆一郎向水月冷风行礼,神情恭敬。

  点头中,水月冷风的眼神却落在木云落的脸上,虽然木云落收敛了气势,体内的真气更是因为已触天地至理,已是返璞归真,绝难发现,但他仍有一种飘逸的气质,这丝毫掩盖不了,更何况逆龙枪确有神兵之像,不由不让人注意。

  “好人才,我们东瀛也缺少天兵堂这般的制兵高手,我单独给你一艘船,任你为千人长。你手中的那柄枪朴实无华,内藏锋锐,想必是天兵堂出品的利器吧?”

  水月冷风眼神中闪过几分神采,淡淡道,一出口便是安排千人长之位,足以证明他对天兵堂的重视。

  只是可惜,木云落将霸天刀与凤血剑放在了夜无月那里,否则更是要引起水月冷风的注意了。木云落正要开口说话,一抹空气的破动音传入耳鼓之内,一道隐形的身影正在攻向他的后背,潜藏的劲力浩然无边,如果击实,木云落必然是身负重伤。他的心中一凛,这人的功力便是房间内功力最高的忍者,仅是稍弱于水月无迹,难道这人发现了自己的身份?

  斗转之间,木云落的身体轻轻一错,手中的逆龙枪不经意间平举起来,身体同时前倾,向水月冷风行礼,逆龙枪的枪柄点向后方的人形,不着痕迹,却也是内藏劲气。

  身后的身影悄然后退,一抹尖锐的声音在那人的位置响起。水月冷风的眼角一跳,顺手拔出身侧的那柄长刀,指向木云落,散出凛冽的刀气,锁定在木云落的身上,眼神也灼灼盯着木云落的脸容,长喝道:“你究竟是什么人,敢冒充天兵堂的人?”

  “大帅此话差矣,我本就是天兵堂之人,何来冒充?”

  木云落神情洒然,脸上没有半分的不安。他的心中却是掠过一抹戒备,看来那名功力最高的忍者还是发现了异常,只是不知自己什么地方出现了破绽。

  一把阴森的笑意传来,身后那名隐身的忍者用生硬的中原语道:“当初我随在水月宗师身边,远行中原,曾经遇到过你,那时你在水月宗师的追杀之中,落荒而逃,还记得吗,黑水帝君木云落?”

  木云落心有所悟,当初水月无迹追杀自己时,多亏树海秀兰现身相救,不过那时自己的功力虽然已臻宗师之境,但却与七大宗师差得太远,所以没有发现这名忍者的踪迹,原来那时他也在中原,想必那是为了和龙腾九海谈判,水月无迹也要有所保留,所以给了自己留后路的机会,多带了一批高手。只是自己今非昔比,功力已是超越了七大宗师,就算是被发现了,又是如何?

  “原来如此!不错,我便是木云落,既然发现了我的身份,就没必要再隐瞒下去了。水月冷风,我是来取你性命的,东瀛水月世家的人,就是我的敌人。”

  木云落长笑一声,身体涌出强大的气势,手中的逆龙枪一抖,紧锁水月冷风。

  “大言不惭,上次你被水月宗师追杀之时,功力还发现不了我的踪迹,现在就算稍稍增加,也仅仅是能感觉到我的位置,又有何本领杀了元帅,动手。”

  身后的身影一声狂喝,似是发出了命令,同时他的位置开始飘动,捉摸无定,言语间有种道不尽的得意。

  木云落心中好笑,看来水月无迹并没有将自己败于木云落手上的事告诉他们,身为东瀛武神,自是不能让自己在东瀛的地位有所下降。这自然是一个可以利用的机会,自己可以隐藏部分实力,再一举歼灭,否则同时对上连同水月冷风在内的十人,自己绝没有取胜的机会,还要把大庆一郎和雷猛赔进去。

  暗地传音给雷猛,让他保护好大庆一郎,那是控制水师的王牌,然后他自己的身影向后方移动,手中的逆龙枪点向刚才的传音忍者。同时另有三名忍者的破空音落入他的耳内,正在向他进攻,而水月冷风的气势却锁定在大庆一郎的身上,冷笑道:“大庆一郎,为何要叛变?”

  “我没有叛变,只不过是想坐上元帅之位罢了。我在水师近四十年,一直身为水师大将,更是历任元帅,为何这次远征中原,却要让你这样一位黄毛竖子压在我头上,我心有不甘。”

  大庆一郎的脸上泛起微笑,盯着水月冷风道。此时此刻,还不能把龙渊雪丽的事说出来,否则水月冷风必然会引动水师,在这么多士兵的围剿中,几女没有生存的可能。

  木云落手中的枪势回转,拦下了身前三名忍者的攻势,蓄势不发,隐藏实力,逆龙枪在点动间只是和那三名忍者斗的旗鼓相当。身后的忍者气机再次化入环境之中,如同利箭般冲向木云落,以木云落现时表现出的实力,当是不足以应付这最后的一击,那三名忍者亦是水月世家的高手,所以功力最高的忍者才如此托大。

  水月冷风挥手间,再有三名忍者现出身来,冲向大庆一郎,他的口中却传来不屑的轻笑:“这个理由好像不太充分,难道你们这些人还念记着龙渊世家?龙渊雪丽已死,整个东瀛再没有龙渊世家的人存在了。不过你背叛水月世家,现在就杀了你吧。”

  雷猛高大的身影站到大庆一郎的身前,双拳挥动,先发制人,点向那三名忍者。

章节目录

柔情似水之武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木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士并收藏柔情似水之武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