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空中飘起了雪势,晴好的天气终是过去了,入冬以来的再一场雪又来了。海水拍打着,无数的雪花入水即化,这浩翰的海洋,自是不会因此而结冰。东瀛水师现在的名字亦是改为雪丽之师,在大庆一郎手下几名大将的率领之下,尽数北上,助黑水一派扫平夏知秋的势力,而大庆一郎却陪着龙渊雪丽远行东瀛。

  雪丽号上的士兵增为五千人,大庆一郎和雷猛住在第二层,第二层也驻扎了两千人,木云落挥枪斩船之后,雪丽之师中的所有人均被他深深震慑住,再加之龙渊雪丽的出现,辅以大庆一郎的威信,所有远征中原之师,倒不会有任何的背叛意想,那是一支真正的奇兵,倒戈于黑水一派的奇兵。

  红莲之鱼也陪着雪丽之师远征中原,它的身体极是特殊,海水和淡水均可行动自如,所以必会有所作为,更何况它也起到监军之用,这只太古异兽除了木云落之外,没有人可以收服。

  阿京伴在雪丽号的旁边,上下起伏,鲸鸣音不绝于耳。此时,第三层的房间之内,燃烧着极旺的炭火,木云落赤裸的身子在雪白的毛毯上起伏,在他的身下,夜无月绝世无双的娇躯不停的颤抖着,正在承受着他一波接着一波的耸动。龙渊雪丽正是埋在他的胯间,细细的小舌卷动,挑逗着他的情火。在上官红颜的言传身教中,她们终是明白什么才是取悦木云落的方法,龙渊雪丽的后方谷道在这行进的两天行程中,不知被侵入了多少次,那也让她体验了什么才是真正的极至感受。

  夜无月的娇躯再送一阵抖动,身体如八爪鱼般收紧,达至了极至状态,在另一侧,上官红颜和冷雪飞亦是在火光的映照中晕睡而去,这场海上的行程,变成了真正的艳情之旅,几人从来就没有出过房内,一直在这里欢爱不止。木云落爱怜的轻吻夜无月的艳唇,抱起她的娇躯放至一侧的大床之上,只是他的神龙仍然埋于她的体内,随着走动间还在不停的摇动,这令正以一个无比诱惑的姿势伏在地上的龙渊雪丽发出一声娇吟,身体再次滚烫起来。

  不舍的退出夜无月的体内,木云落回身看向龙渊雪丽,她正高高的翘起晶莹若玉的隆臀,娇首伏在地上,清纯的脸容上泛起一股无法传言的荡魂,艳艳红唇间还含着白皙的玉指。他大步跨来,伸手搂过龙渊雪丽的身子,坐在地上,神龙无丝毫前奏,进入她的后庭谷道间。

  龙渊雪丽满足的传出一声呻吟,双手搂在木云落的脖子上,胸部的隆峰挤压着他的胸膛,红豆早已挺立而起,滑过木云落结实的胸肌,有种道不尽的洒意。

  木云落的双手抚在龙渊雪丽令人窒息的腰身处,不堪盈握,柔若柳丝。他的双手含着无上劲气,拉动她的娇躯上下起伏,击起万千重浪。房间内的火热和海面之上的萧瑟冷意恍若是两个世界,在这个世界中,红粉俗世,性欲之火,都是真正的帝皇享受。

  在大海中的航行,随着海浪的起伏,耳内收听着阿京的鲸鸣之音,这使得艳情之旅变得更加的香甜,一如人生美梦,令人欲罢不能,不想就此停下。但愿长醉不复醒,人间路,情以堪,翻云覆雨娇娃泪。凝肌玉脂道风流,却只叹,爱君宠,神龙无敌花径窄。

  龙渊雪丽的皮肤泛起红色的情动之色,木云落双手再用力,神龙脱谷而出,再进入她的赤蚌之间,再战欲火。龙渊雪丽黑色的长发飘动,痴迷至极,她双腿的气力已尽,全赖木云落的力量在支撑着欢爱的时间,软伏的身子更加惹人怜爱。

  阿京的鲸鸣音中传来一丝丝的警告之意,接着木云落的双耳在无尽的风浪声中听到了脚步音,似是要沿着二层的楼梯行到三层,却又不敢急进,在那里徘徊,没有木云落的命令,没有人敢硬上三层,那是他们受不起的责罚。

  木云落长叹一声,将怀中的娇娃送上快乐的顶点,这才褪出她的体内,神龙接着进入龙渊雪丽的秀口之中,欲望篷展中,生命的精华喷洒而出。龙渊雪丽眼含春情,喉咙蠕动间,尽数收进肚内,还怜怜不舍的深吸几口,意犹未尽。

  再一声呻吟,龙渊雪丽也倒在了夜无月三女的身侧,昏昏睡去。四朵睡莲般的美女赤身于他的眼底,木云落洒然穿衣,然后在四女的胸部各抓一把,这才推门而出。

  扑天盖地的海浪使得视线困难起来,只有甲板上的气死风灯散着晕黄的光线,整个甲板上都是水,前方的海浪尤如小山般高高耸起,在这风雪之夜,竟然引动了这般的海啸。木云落刚一踏上甲板,心中不由掠过一抹不舍,房内的温度和现时的阴冷真是天堂和地狱的区别。

  大庆一郎看到木云落的身形出现在楼梯的尽头,脸上掠过一抹喜色,在第二层的甲板上大声道:“帝君,明日一早我们就可以在东瀛登陆了,不过现在的这个风浪太大,这么多年我还没有遇到过这般的风浪,看来我们雪丽号遇到了大麻烦,若是被海浪击碎,在这种情况下将没有人能活下来。”

  雷猛此刻正闭着眼睛,正站在二层的甲板上,随势而势。自从他见过木云落的几次出手,便天天站在那里,以身入道,追寻天道至理,不过观其神情,这两日内,他的修为大为长进,已有超越英雄榜高手之势。如同他这般的武痴,醉心武学,自然进境比别人也要迅速。

  木云落的心神掠过海面,眉宇间也充满着无奈,人力终有限。阿京再一声鸣叫,庞大的身影硬生生将船头的一个海浪压下,沉入海面之下,帮助雪丽号安然渡过去。这时木云落眼神一亮,对大庆一郎大声道:“跟着阿京,由它来引路,以它在海洋中生活万年的经验,相信应当能把我们带到安全的地方。”

  同时,木云落对着阿京一声大喝,声音穿透风雪之势,命令它在前面引路。大庆一郎脸上浮起几分的兴奋,这便是一种真正的机遇,收服这种异兽,便是上天的恩赐,也唯有木云落才能办到。在这种情况下,也唯有那种通灵的异兽,才会感知危险。大庆一郎大笑几声,快速离开,命令舵手跟紧阿京。

  船上的大帆不停的扭转着方向,跟上阿鲸的行动,向着远处行进。木云落行至第二层,站到了雷猛的身前,这时雷猛睁开眼睛,脸上泛起几分的尊重,感动道:“师傅,我终于明白什么是天道了,这两天来的感触,比我过去十数年的苦修更加的有用,我现在已经可以胜过前几天的那三名忍者了。”

  “有一个好徒弟,才能体现出一个好师傅,你去帮帮大庆一郎,在这种时候,相信需要你的助力,也唯有你的力量才能更好的扭动帆的方向。”

  木云落拍了拍雷猛的肩头,淡淡道。

  雷猛应了声是,大步而去,木云落的身形闪过原处,穿越海浪,直接站到了阿京的头部,随着它一起迎接挑战,无尽的海浪在阿京的冲击下四处飞散,雪丽号一路行来,再没有遇到挫折,如此一直行驶了一夜。

  天空渐渐亮了起来,海浪停了下来,大海再次恢复成平静的模样,但雪势却更大了。木云落坐在阿京的头部,身上的黑衣已是湿透,这只是他刻意为之,否则没有雨势能穿透他的护体真气,他的身影仿若和环境融为一体,自然洒意。雷猛站在船头,看向他的身影中更是透着几分的狂野崇拜。

  前方的视线中出现了一个小镇,岸边终是到了。东瀛的建筑和中原的建筑显然是不同的,这里更有几分的安静之气。大庆一郎的声音这时遥遥传来:“帝君,我们终于到了东瀛,虽然已经远离京师,但我们安全了。”

  水兵们的呼喊声不停传来,能够在这么大的海浪中安全出来,那种劫后余生的感觉,才是真正值得兴奋的事。阿京停止不前了,前方的浅水不适合它的体型。伸手拍了拍阿京,示意它在这附近等候,木云落的身体再次返回二层的甲板。

  “我们登陆吧,不过这艘船还是要绕路返回京师。就我们七人从陆地走,其余人从海上走,这样就算水月无渡有所查觉,也摸不到我们的方向。而且有阿京陪着,雪丽号也不会遇到任何的危险。”

  木云落仰头看着雪势密集的天空,淡淡吩咐。

  大庆一郎应了声,传达了木云落的命令,雪丽号这才将几人送至岸边,接着又驶进海水中,沿着海岸向京师方向驶去,阿京的身形沉于海底,渐渐随行而去。经过这一次的冒险,所有的水兵看向木云落的眼神,均是带着一种狂热,这个如同天神般的男子,在他们的心中有如神明。

  这是一个小镇,踏足于陆地上,木云落身上的衣服已然干透,地面上的积雪已是很厚了。夜无月、冷雪飞和龙渊雪丽已经蒙上了白色的面纱,上官红颜再次换为一身的男装,伴在木云落的身侧,雷猛和大庆一郎走在最前方,向小镇内行去,所有的行礼均被雷猛扛在身上。

  东瀛的建筑虽然源自中原,却加入了细巧的味道,四周一片的静寂,几人亦是默然无声,一直行到了小镇的内里,但入眼处却泛着一股血腥。好多人的身体倒在血泊之中,更有无数杂乱无章的货物四处堆散,活着的人,正在悲伤的救着死去的人,这座小镇的内里竟然遇到了某种祸事。远处,几个僧侣正在救人,一身的白色僧衣,在这血气中隐有几分的安抚之意。

  看到木云落一行,部分的村民露出戒备之色,木云落示意中,大庆一郎上前去问话,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经过这几日的相处,木云落跟着龙渊雪丽也学到了一点东瀛语,只不过虽然差得很远,但以他的天份,却能明白很多的东西。

  大庆一郎正在和一个健壮的青年说着话,龙渊雪丽在身边轻声翻译。原来这个小镇名叫苦荷镇,属于京南的管辖之地,这里有一股海盗经常出没,数量多达万人。水月世家刚刚开始治理国家,没有多余的精力去管这些海盗,更加上这些海盗异常凶悍,神出鬼没,东瀛水师在损兵折将之后,也不愿再进行清剿。

  看着这些受苦的百姓,木云落的心中微动,这也是树立龙渊雪丽形象的绝好机会,传音中,龙渊雪丽明白了木云落的意思,上前安抚着百姓,并轻语道:“我是龙渊王朝的公主龙渊雪丽,我愿意帮助你们解决海盗的事情,请问海盗还会再回来吗?”

  听到龙渊雪丽的话,村民们一愣,看着蒙着白纱的龙渊雪丽,脸上泛起一股怒意。

章节目录

柔情似水之武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木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士并收藏柔情似水之武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