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个房间的隔音效果算是不错,普通人根本就查觉不到隔壁房间的任何声音,这说明秀柳艺馆在京南的确是不错的地方。木云落到达艺馆一个时辰之后,夜无月、上官红颜和冷雪飞就追踪而来,她们为了不引来别人的注意,直接从自窗户间进入。当然,这也是因为木云落故意散出气机,以夜无月和上官红颜的功力,当可轻易发现,不过雷猛和神谷夜相却没有跟着上来,这里毕竟是属于木云落和他女人的地方。

  木云落正倒在龙渊雪丽的腿上,曲臂支在头部,以一个侧身的姿势看着三女的进入,接着冷雪飞傲人的身体就缠入了他的怀中,这个最早跟随他的女人,亦是最心挂他的女子,他的左手揽在她的胸部,淡淡道:“红颜,去告诉雷猛和神谷夜相,直接住进来吧,这里是艺馆,只要有足够的银子,就可以在姑娘的房里过夜。”

  上官红颜没有任何的停顿,直接穿出窗户,再去通知雷猛二人。神谷夜相身为僧人,要想住进艺馆,需要极大的决心,只可惜这个僧人想必不会守戒,那日的一整只肥羊,谁也没有他吃的多,或许住到这里,更会令他开心。

  木云落起身而坐,三女纷纷坐到他的身侧,自是诉说着一路上的情况。夜无月一直跟在马车之后,以几人的功力,虽然落后马车一段路程,但自有宗师级的高手感悟,所以倒也没走冤枉路,一直来到这秀柳艺馆之中。

  秀柳艺馆中的布个置的确是少有的精致,显示出高雅的一面,经过几日的跋涉,在房间内单独隔出来的一处小房间内,里面竟然专有洗澡用的木桶,虽然容积不算太大,却也可容两人共洗,这个机会木云落自不会错过,抱起冷雪飞便进入木桶,洗澡时,身边有个女人,当是调情的最佳选择,而且这种久违的温润感受,让他泛起一种情动,毕竟在车上的两日都没有机会行男女之事。

  等洗完澡之后,冷雪飞的脸上散着春意盎然的红晕,整个人却看起来精神了许多,全赖着木云落的力量才出得木桶,但这时的情况是木云落的神龙仍然紧锁在她的身体之内,挂持着她进入房间中,这令夜无月和龙渊雪丽轻笑一声,转身也一起行入浴室之中,她们早已见惯木云落的荒淫无道。

  赤裸着身子盘坐在木榻上,怀中的冷雪飞靠入他的怀中,花径内再次收缩起来,感触着神龙的坚硬如铁,悠悠道:“帝君,雪丽妹妹的事已经传遍东瀛,京南是东瀛重城,武夜田雄更是功力深厚,我们在杀了他之后,下一步有什么计划?”

  “杀了他,我们便直接去京师之中,相信最后的战场,一定会有许多支持雪丽的势力。东瀛四大世家的另三大世家和水月世家已是势同水火,这一次的机会他们可不会放过,况且有神谷夜相在,雪丽的身份绝对无人怀疑。”

  木云落双手撑在她的臀部之下,双手发力,带动冷雪飞的身体,上下起伏,神龙再次展动开来。

  冷雪飞媚眼如丝,再没有说话的心情,只是沉醉在这种动人的感触中,浓厚的鼻间响起,那是强压下的欲望之音。至她再一次的达到高潮时,夜无月和龙渊雪丽也恰恰洗完澡,而上官红颜亦是在此时回到房间之中,接着而来的自然是木云落再次展现了他的征伐之力,先后将三女鞭伐至极尽的死态,才在上官红颜的嘴中爆出欲望之火。

  二楼传来神谷夜相儒雅的声音,显然是带着雷猛真的开始了寻花问柳。木云落体内的精气达至了巅峰状态,心神掠过隔壁和仁纯子和花田美黛子的房间,二女散出的呼吸音已是均匀有度,身体的精气亦是显示出二人已然入睡,这一路行来,已二女没有任何修为的身体,自是疲惫之极,而武夜田雄没有在此时来,显然是想在二女心中保持着最后的形象。

  自三楼沿着楼梯行至二楼,视野陡然开阔起来,刚来的时候,自一楼行至三楼,并没有细看,而且时间亦是不对。此时却是人声更盛,桌子旁边都坐满了各种各样的男人,在他们的身边,自是秀柳艺馆的艺妓,卖笑敬酒,好不热闹。

  雷猛和神谷夜相两人单独占了一个桌子,每人怀中都搂着一名女子,以雷猛的气势,没有人会主动找事。在他们身侧的另一桌边,有五名特殊的男人引来木云落的注意,虽然他们也是怀中各抱着一名女子,手中也都端着酒杯,但他们却是一身的铁衣,头上还戴着帽子,最令人感到怪异的是,每人的身前桌上还都放着一柄长剑。只一眼,木云落就看出这五人当是武夜田雄的人,既然已经知道了和仁纯子来到这里,总是要派人过来保护。

  木云落洒然而行,直接来到雷猛的一桌,看着神谷夜相的大腿上坐着一名娇小的女子,他摇头苦笑,传音入密,用仅令神谷夜相能听到的声音道:“看来国师果然具有大智慧,不受俗事拘束,竟然能抱着这样的一名娇娃而面不改色,佩服佩服。”

  神谷夜相面色不变,正在那名女子胸部作怪的手仍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反而更是紧紧握住了丰满的丘部,接着他的眼神扫过木云落的脸容,淡淡道:“诸事法象,心清即可,就连这皮囊都是身外之物,所以无论做什么,都不能撼动我的佛心。况且怀中的佳人想必也在等着我的宠幸,既然双方高兴,我又何乐而不为?”

  雷猛嘿嘿一笑,大手在怀中那名柔若无骨的女子屁股上捏了两把,翘起大拇指道:“高,果然是非常人,连跑个妓院都有这么多的理由,实在是佩服。”

  身后那桌上的五人竖起耳朵,将三人的对话收至耳内,当然木云落的传音他们是听不到的。木云落注意五人的神情,再次传音给二人道:“在这段时间内,雷猛就叫我少爷,国师也改法名为神相,我的名字就叫夜怜花了,武夜田雄的眼线已经到这里了。”

  雷猛和神谷夜相对视一眼,低头对怀中的女人展开挑情手段,眼神却向木云落传递出一种明白的神色。正在此时,大厅中突然传来砰然一声震响,接着一人用粗壮的东瀛语道:“今天听说东瀛的琴艺大家和仁纯子小姐和舞艺大家花田美黛子小姐来到了京南,现在就住在这秀柳艺馆之中,所以我才特意赶过来,可是她们为什么拒绝见客,叫津子老板出来,否则我就要直接冲上三楼了。”

  那五人的眼神一冷,显然是动了怒气,武夜田雄指定的女人,谁敢染指。“这位大人请息怒,两位小姐旅途劳顿,身体早已是疲惫不堪,所以早早休息了。而且这两位小姐可是武夜大人请来的客人,如果这位大人想见两位小姐,不妨先和武夜大人打个招呼,否则奴家可不敢放行。”

  津子的身影终是出现在三楼的楼梯口,脸上堆着笑意,但说出来的话却充满了一股冷意。

  那人一震,嘟囔了一句,随即坐下。武夜田雄的女人,在京南谁也没有那种胆子敢染指。况且武夜田雄此人不止是好色,而且独占欲还极强,若是有人敢他女人的主意,必是死无丧身之地。整个秀柳艺馆里的绝大多数人,都是冲着和仁纯子和花田美黛子的名声来的,这也是津子故意散出去的消息,原本的秀柳艺馆生意略显清淡,何曾出现过这等的火爆场面,看到这种场景早已让津子的心中浮起几分的兴奋,今夜必然是赚了一笔不小的财富。

  “神相大师,夜了,不影响你和你的女人休息了,我也要上去休息了,雷猛你也自行去吧。”

  木云落站起身来,向二人淡淡道,明日武夜田难必来这里,所以要养精蕴锐,安排好后退之路,斩杀他之后,就要再向京师进发。

  “少爷走好,我也要休息了,今晚我就住在这位美人的房内了。”

  雷猛也搂着怀中的女人站起身,向木云落行礼道。

  此时二楼的人群一时之间索然无味,一批批的人都开始离开了,既然见不到和仁纯子和花田美黛子,他们的初来时兴奋的心情也降至了低谷,再呆在这里也没有任何的希望,倒不如就此离开。木云落也飘然向三楼行去,这让那五名窥视者露出好奇的神情,怎会有人能直接进入三楼,他们的身体在此时一闪而动,抱起桌上的长剑,拦在了木云落的身前。

  “阁下请回吧,三楼被武夜大人单独包了下来,那是专门为纯子小姐和美黛子小姐准备的居住地,外人不可上去。”

  领头的一人用东瀛语说道,眼睛中散出冷冷的寒意,盯着木云落。

  神谷夜相淡然过来,在木云落耳边轻语几句,使木云落明白了他们的意思。“秀柳艺馆已经收了我的银子,自然就算是接下了我这宗生意,所以没有人可以把我赶走,除非你能付得起足够的钱让我满意。”

  木云落通过神谷夜相说道,他的身体散出淡淡的杀气,紧锁在五人的身上,他已然隐藏了绝大多数的实力,但现在的气势仍令那五人感到一股压力。

  “好,你付了多少钱,我赔给你就是了。”

  为首一人显然是察觉出木云落的不好惹,所以才想赔钱来解决问题。

  木云落摇摇头,淡淡道:“你弄错了我的意思,要我走可以,不过要把整个秀柳艺馆赔给我,这样我就不上到三楼之上了,身为老板,总是要尊从客人的要求,否则就免谈。”

  包括津子在内的几人均是一震,谁也没有想到木云落会提出这般的要求,就连雷猛和神谷夜相都弄不懂木云落为何要这秀柳艺馆。

章节目录

柔情似水之武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木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士并收藏柔情似水之武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