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君令妾身追随左近,妾身自当前来相随。”

  酒拓贵子的声音淡淡响起,她和鬼索斩马分别之后,仅仅回府留下一张纸条,便直接追踪而来,要去京师,必然是沿着这条路行走,以她的功力虽然受伤不浅,但追踪着马车而来,倒也不是件难事,更何况她本就长于轻身之术。

  木云落心中一叹,原来是酒拓贵子,想起她那种动人的风情,稚嫩的体形,惊人的身材,混杂着青涩与成熟两种风情,他的心中一热,在上官红颜花径之中的神龙勃然而动,再次胀开那紧合的花径,怀中的上官红颜呻吟一声,小舌在木云落的胸膛上轻轻的舔过,柔若柳丝。

  “既然来了,就到车里吧,相信你强压下的伤势到现在也差不多要爆发了。”

  木云落扬声道,念起凤血剑的剑气破入她的体内,她并没有就地疗伤,而是追踪数十里而来,那剑气亦是差不多要爆发而出了,那种火热的剑气若是四虐开来,以酒拓贵子的身手绝难抵挡。

  冷风吹过,车帘微微扬起一角,接着酒拓贵子的身形便跨入车厢之内,以她的身高,兼之马车的车厢极是高大,竟能直接站立于车内。她身上依然没有半分的衣物,而是以青丝裹体,纯真的脸容泛起一种淡淡的苍白之意,若花蕾般绽放的嘴唇亦是有种令人怜爱的清纯。

  酒拓贵子单膝脆身下,眼神却看着木云落埋在上官红颜体内的神龙,那裸露而出的一大截已是超出了她的想象,这令她联想到内里会是如何惊人的雄壮。车内的淫靡场景并没有让她退缩,只是那样跪在原地,三女的绝色反到是让她心中微惊,这个男人果然是如传说中的神伟。

  木云落侧脸看着酒拓贵子,淡然道:“坐吧。”

  话音刚落,他的脸色一变,伸手拍向酒拓贵子,以酒拓贵子的功力根本来不及闪躲,这一掌突破常理,没有任何的距离束缚,随势而至。掌中透出的真气散出凛冽的锐气,缠绕在酒拓贵子身上的青丝在真气的压迫中淡淡散开,一垂而下,露出内里傲人的身材,在小腹之处,一道散着赤色的突起,正在游动,如同是停留在她体内的一点光芒,那是木云落破入她体内的炎之剑气。

  “这道剑气若是游到你的上丹田处,必然会爆开,这样你便尸骨无存。就那样站着吧,把头发缩短,让我替你收了这道剑气。”

  木云落沉声道,右手贴在酒拓贵子的小腹上,下方两寸,便是洁白无草的神圣之地,若唇般娇嫩的蚌齿散着诱人的光泽。

  酒拓贵子的长发奇迹般的缩短,片刻之后化为只及肩头处的长短,这时那道剑气散出一道道炎热的热气,令她的身体表面散出滴滴的汗珠,却更增她的媚态,她的硕胸在这样的距离看,更有一种挺拔的怒峙,堪比夜无月的尺寸,但是出现在这样一具娇小的身体上,那种夸张的形态,可以想象,那甚至是比上官红颜的丰满更加的迫人,恐怕也唯有莫玉真才可比拟。

  木云落的掌心生出强大的吸力,紧紧贴在她的小腹上,然后渐渐拉远手掌,层层真气缚在小腹之处,一种无以传言的滋味透入酒拓贵子的体内,竟令她发出一声呻吟,青稚的声音散出这种媚态,更是一种极致的叫床之音。大喝一声,木云落的头发飞舞而起,那道剑气受到牵引,破体而出,化入木云落的体内,接着酒拓贵子的身体也受到牵引,硬生生的扑进木云落的怀中,正是卡在他的上官红颜的身体之间。

  微笑中,上官红颜的娇躯向后仰去,玉背躺在马车内的毛皮之上,但二人的连接处却并没有断开,神龙依然是二人联系的桥梁,那天下最羞人,却也最动人的所在,展现在酒拓贵子的眼底。酒拓贵子再一声呻吟,紧紧偎入木云落的怀中,胸前的双丸压迫在他的胸膛之上,磨动开来,细巧的双腿分开,缠在他的腰间,那双小手更是搂着他的脖子。

  她本是清纯之女,不可能在初见时即行男女之事,但马车内的艳丽场面却打开她心神的一丝空隙,更是在木云落吸收剑气时,触动了她的情火,此时的她已然受到情火所惑,沉迷于男女的性事之间,这里面当然也有上官红颜的原因在内,魔门的媚术,无分男女,那种将性事放大到极至的状态,能令任何人动情。

  木云落的双手托在酒拓贵子的臀丘之处,双手大力的揉捏,没有半分的怜爱,只想鞑伐怀中的佳人。上官红颜的身体再后退,终是吐出了木云落的神龙,那巨大的神龙反弹而回,重重击在了酒拓贵子的臀缝间,这令她再发出一声颤音。

  酒拓贵子将身体下降了三分,娇柔的花瓣触到了神龙的顶点,身体盘动开来,撩拨着木云落的情火。木云落的手前移,捏住了她的双峰,留下了深深的指痕,此时,酒拓贵子的身体后仰,一头青丝再次延展,却是如绳索般缠在了木云落的身体之上,整个身体全赖木云落的神龙在支撑着体重,但她的双腿之间却并非是实物,所以她的身体渐渐下沉,终是将神龙纳于体内。

  木云落轰然一震,这种方式的欢爱更令人动情,兼之她花径的弹性紧窄是平生所见,不由大力耸动开来。一时之间,马车内传来阵阵处子的啼鸣音,再加上肉体间互撞的声音,这对仅仅见过两次面的男女,一见面即达到了这种水乳交融的境地。

  马车之外原本初晴的阳光渐渐没入乌云之中,风势渐渐大了起来,雪花夹杂在风势之中,随势而下,又一场风雪来了。马车之内,酒拓贵子终是达至了欢爱的极限,而木云落亦是在此时再散出生命的种子,滚烫火热的喷涌令酒拓贵子的娇吟声无比的柔媚。

  一身香汗的酒拓贵子如同一只小猫般倦在木云落的怀中,娇小的身躯不由自主的抖动着,显然还沉醉在欢爱的余潮之中。“如此妙女,果然是我平生仅见,贵子,以后你就是我身边的女人了,成为黑水帝宫的女奴吧。”

  木云落拍了拍酒拓贵子娇小但肥嫩的臀部,感叹道。

  酒拓贵子一脸的满足之意,破瓜的裂痛并没有令她不适,身体仍然后仰,全赖着木云落的神龙没在她的体内,支持着体重,青丝缠在了木云落的脖间。“能得帝君宠幸,是贵子的缘份,以后贵子当是永随帝君,生死不弃。”

  木云落洒然而笑,接着扶着酒拓贵子躺下,大手按在她双腿间的花瓣处,木属真气疗治着她的伤势,看着她淡然入睡,这才重又换过一身的衣衫,那件被酒拓贵子青丝刺破的长衫,随手抛出车外,在剑气中化为尘芥。随后他的身形跃入前面的马车之上,龙渊雪丽正是与和仁纯子和花田美黛子在以东瀛语交流着。

  洒然坐于龙渊雪丽的身侧,木云落将带出的古琴递给和仁纯子,微笑道:“纯子,武夜田雄已经死了,相信在东瀛再没人缠着你了。”

  “怎么没有,不是还有你吗?若是真心想帮助纯子姐姐和我,就让我们离开。”

  花田美黛子一声冷哼,显然是对木云落在救她的时候,占了那般的便宜心中不满,这个冰冷的女子,心中对木云落并没有太大的好感。

  木云落的眼神灼灼落在花田美黛子的脸上,没有半分的不满,点头道:“就依美黛子所言,你们想离去就离去吧,东瀛之大,总会有你们的落脚之地,况且水月世家覆灭在即,相信也没有人会再为难你们了。”

  龙渊雪丽甜甜一笑,亦是向花田美黛子点头,暗示她们可以离开了,这东瀛虽然是龙渊世家的,但她却也是唯木云落的命令是从。“纯子,等到了下一个城镇,你就拿着这些钱和美黛子离开吧,行走的匆忙,你们连行李也没带,一路小心。因为我们要尽快进入京师,所以就不能和你们再一起聊天了。”

  龙渊雪丽递过一袋银子,那足以买下整个秀柳艺馆。

  和仁纯子一震,抬眉看向木云落,眼神内掠过复杂的神情,初始时,是她为了脱身,主动要求成为龙渊雪丽的贴身丫环,现在武夜田雄已去,她自是没有了负担,只是这个男人却是她生平仅见,这等的神伟令她想再相处一段时间,就算讨教琴艺,也是一种令人心动的条件。

  花田美黛子伸手接过钱袋,向龙渊雪丽点头微笑道:“多谢雪丽公主了,我和纯子姐姐日后必然会至京师探望你的,只是怕东瀛王宫不会任由我们进入,到时候还要麻烦公主。”

  “美黛子,把银子还给公主,我们暂时不离开,既然公主还没有击败水月世家,更是没有成为东瀛国主,我们就不能这样离开,总是要在自己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帮忙照顾公主。况且我还要向帝君讨教琴艺,那种隐含天地相融的琴曲,纯子极是佩服。”

  和仁纯子轻轻道,声音中却是带着对花田美黛子的不满。

  花田美黛子向龙渊雪丽吐了吐舌头,将手中的钱袋再递还给龙渊雪丽,并对木云落冷哼一声。木云落却不理她,只是向和仁纯子点点头,淡淡道:“大道相通,若想体悟出天地之音,不能只是拘泥于温室之中,要观天地,察人情,更要以身入琴,以情入音,才能与天地产生共鸣。天道之音,必然要有天道之心。”

  和仁纯子脸容归于平静,锁眉沉思,这番话是她从未听过的,其中的道理,更是在琴事之外。若想工于琴,功夫在琴外,这或许便是感悟。

  马车内平静下来,再无人说话,车外的风雪之音却大了起来,马儿的嘶鸣音不断传来,显然这风雪令马儿也极度不适,但不赶到下一个落脚点,这荒郊野外更是不宜于休息。

章节目录

柔情似水之武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木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士并收藏柔情似水之武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