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田美黛子的脚重重踢了下去,正是踢在了池生太郎的脸上,娇斥道:“先把秘密说出来听听,然后我们再看看那值不值得交换,不管如何,水月世家撑不了多久了。”

  木云落心中这才缓了一下,若是花田美黛子不顾后果,直接将池生太郎交到那五十六位少女手中,那池生太郎就没有任何的利用价值了,还好她念及大局,此时若是水月无渡有什么行动,倒是难以预测。念至此,他抬头看向花田美黛子,她的眼神中回复几分清明,也偷偷看向木云落,里面含着几分得意,似是在说,本小姐没有那么不识大体。

  池生太郎的眼睛转向木云落,谦卑道:“我要这位大人给我一个承诺,答应不把我交给那五十六位姑娘处置,若是不答应这个条件,我从现在起直到死之前,就一直紧闭嘴巴。相信以这位大人的英伟以及地位,不会故意骗我的。”

  木云落哈哈而笑,池生太郎这般说,摆明了是不相信花田美黛子的承诺。果然,花田美黛子的脸上再次浮起寒霜,再一脚踢在了池生太郎的脸上。因为功力被封,所以池生太郎的脸上顿时血流满面,不过他始终没有哼一声,目光仍然锁定在木云落的身上。

  “好吧,我答应极你,如果你说出来的秘密有价值,那么我就给你一个痛快,不把你交到那五十六位受害少女的手中,这样你可满意?”

  木云落叹了声,看向花田美黛子,看着她点头,这才答应下来。这件事总是牵涉到那些少女的脸面,所以唯有花田美黛子同意才好。

  池生太郎点头,如释重负道:“多谢这位大人了。水月无渡自知没有希望敌得过三大世家,所以在京师的王宫地底埋下了千斤火药,只等今夜水月世家的人全部撤出京师,他就会在雪丽公主进入王宫时,让留下来的人引爆火药,到时候整个王宫必然会付之一炬,没有人会幸免。掌握火药的唯一埋葬处只有水月无渡一人知道,不知道这个秘密能让大人满意吗?”

  木云落一震,这个秘密实在是太过震撼,如果池生太郎说的是真的,那的确是一件危险至极的事情,千斤炸药一起爆裂,除了有限的几个人,将无人生存下来,龙渊雪丽必不会身免。“水月世家今夜会撤出京师?”

  木云落淡淡道,心中却焦急起来,要想阻止水月无渡,必须要在水月世家离开前完成这件事。

  “对,计划就是这样的,水月世家这一走,明日京师必会全部落入雪丽公主手中,两日后雪丽公主也一定会入住王宫,那就是计划的实施之时。还有两个时辰,水月世家就要开始行动了,他们现在控制着东门和南门,离开时会从东门离开,若是大人这时候不来,那么我现在就要回去了。”

  池生太郎很配合,知无不言。

  木云落点头,冷声道:“先把池生太郎绑起来,我去一次水月世家,去看看他说的是否属实,如果是真的,今夜就是我们和水月世家的决胜之时,不能让水月世家任何一人离开京师,如果池生太郎骗我,那么回来再算这笔帐也不迟。贵子,想办法联系上鬼索斩马,让他的人杀过来,想办法控制住东门和南门,雷猛,你和神谷夜相去联系一下三大世家,让他们派人守住西门和北门,不能让任何人出城,若是放走一人,三大世家就等着我的惩罚吧。”

  酒拓贵子和雷猛飞身而动,没有半分的停顿,转身而去。池生太郎的脸上却掩不住震惊之意,木云落说的这般轻松,看来武夜田雄的旧部亦是归于他的手下了,而且看他对三大世家的态度,便知他的实力绝非小可,难道此人便是斩杀十二生肖的那人?来自中原的黑水帝君,曾经击败过东瀛武神水月无迹的男人?

  木云落再看一眼花田美黛子,淡淡道:“我和红颜去一趟水月世家,有月儿、飞儿和雪丽在,这里应当没什么人能闯进来,况且还有楼下那数百名士兵在,不过你要看好池生太郎,等我回来再做定论。”

  花田美黛子深深看了木云落一眼,接着慢慢走近他的身前,偎入他的怀中,献上热吻,双臂紧紧的缠在他的脖子上,唇分时,她已是媚眼如丝。“帝君,这一次的吻就当作先付的定金,祝你旗开得胜,灭了水月世家,生擒水月无渡,美黛子在这里等着你回来。”

  花田美黛子柔声道,声音中带出的喘息喷在了木云落的脸上,细闻时有种淡淡的樱花之香。

  “这个祝福极妙,我一定会带回水月无渡的,让他和池生太郎见个面也是一个不错的主意。”

  木云落哈哈大笑,大手在花田美黛子的臀部上掠过,重重一拍,接着身形消失在房内,自三楼一跃而下,再现时,已是没入了黑夜之中。上官红颜亦是身影闪过,紧紧相随。

  水月世家位于花田艺馆不远处,木云落在抓住了水月王朝的几名士兵后,很快就盘问出了水月世家的位置,此时风雪仍然未停,木云落很快就来到了一处高大的庄院前。此时大门紧锁,但那股气势却是京师中极为惹眼的建筑,一条巨蛇腾于门上,门楣处挂着两只灯笼,一切都显得尊贵至极,在门一侧挂着一块牌子,水月宅三个字映入眼内。

  木云落和身边的上官红颜对视一眼,接着身形一闪而过,下一刻就出现在庄园之内。借着夜色,二人的身形如入无人之地,在水月世家的庄院内不停的游走,淡淡的身影借着雪势,无可捉摸,一间间房间在他的感触之中映入了心湖至境。

  在整个庄园中间位置的一座最大房舍之前,木云落停住了脚步,内里一人的气息和水月无迹的气息极为相似,此刻他正在开口说话:“池生太郎到现在还没有消息,我们就不等了,提前一个时辰行动,我总有夜长梦多的感触,这次的事太怪异了,没想到那木云落以一人之力,就完成了这么多无法想象的事。”

  木云落手中的逆龙枪卷动,无尽的雪势尽被揽入这惨烈的枪势之中,那道紧闭的木门迎声而碎,化为无数的粉尘,融入风雪之中。接着他的身形大步踏入房内,黑发飞舞,洒意而来。

  房内燃着极旺的火盆,使得整间房内泛着一股暖意,风雪一入房内,那雪花便化为无形,房间内坐着的三人同时一震,扭头看向木云落。中间一人几乎是水月无迹的翻版,但他却缺少了水月无迹的那种气质,多了几分王者之尊,他的功力也是三人中最高的。

  木云落的枪势如龙,横扫而过,另两人还没来得及反应,枪气就破入了他们的体内,两人生机顿消。原本鲜活的生命瞬间化为死寂的尸体,砰然倒下。“水月无渡!”

  木云落这时才一声狂喝,枪尖平举,对准水月无渡,真气鼓舞,锁定在他的身上。

  水月无渡狭长的眼睛也爆出惊人的神采,回应道:“木云落。”

  接着才是一声低叹,颓败道:“没想到你已经到了京师,能找到这里,看来是池生太郎落入了你的手中。如果你今夜不入京师,不返回花田艺馆,东瀛的局势必然会发生另一番变化,龙渊雪丽一死,东瀛还不是水月世家的?又何来这诸多的内斗?”

  “水月无渡,成败得失,俱是天定,水月世家的荣耀已过,你就不必沉迷过去了,随我走吧,没有了你,水月世家就算是破灭了。把火药的埋藏处告诉我,我给你厚葬,否则我会让整个水月世家化为一堆粉尘。”

  木云落含笑强硬道,这时身后传来无数人的脚步声,有轻有重,不过这都不能让他有片刻的分心,因为上官红颜守在了门口处。

  “听说黑水帝君木云落是中原第一高手了,舍弟水月无迹也败在了你的手下,我今天就试一试,想和你讨教几招,看看天道高手有如何的可怕。此生能够和天道高手过招,这也是一种难得的机遇。大势已去,如果帝君能够胜过我,我就把火药的埋藏地告诉帝君,万一我不小心胜了几式,那么你就放任我离去,这样如何?”

  水月无渡淡淡道,脸上无喜无悲,看不出内心的表情。

  木云落洒然而笑,明知不是自己的对手,却硬要拖上一段时间,难道他还有别的阴谋?否则他怎会如此淡定,难道说火药不是埋在王宫之中,而是埋在了水月世家,亦或是花田艺馆?“这又有何不可?”

  木云落洒然而立,心中却泛起一抹凝重,看来火药埋在花田艺馆的可能性最大,池生太郎也骗了自己,接着他传音给上官红颜,通知她回到花田艺馆,在那里找出火药的埋藏处,那么多的士兵一起相随,总会有水月世家内奸混进来的机会。

  感触着上官红颜的身影消失在心神感触中,木云落手中的逆龙枪再一震,踏前一步,直迫水月无渡,身后水月世家的武士也围了过来,但没人挡得住木云落这一枪散出的杀意,纷纷后退开来。

  水月无渡右手划出,一柄长刀循着不可捉摸的轨迹点向逆龙枪,水月真气腾然而出,阴冷不堪。木云落冷哼一声,长枪撞上了长刀,将长刀弹开,去势却没有半分的偏移,仍是点向水月无渡的左肩,枪气这时才散开,原本凝聚于枪尖的真气仿若在一撞之下尽数散开,真气鼓荡,火盆中的火势竟然随势而灭,房间内化为一片黑暗。

  但木云落的心神却没有片刻的移开,水月无渡的身形向后退去,正是要退入墙壁之中,他的左手还轻轻的一动,他身后的那道墙壁竟然移了开来,原来这里竟然会有机关。一切都借黑而动,静寂无音,但木云落哪能容水月无渡的心思得逞,黑暗对木云落没有半分的阻隔,逆龙枪已是没入水月无渡的左肩之中,枪气破开,水月无渡再无力移动分毫。

章节目录

柔情似水之武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木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士并收藏柔情似水之武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