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月之后,东瀛已然太平,龙渊雪丽发布了一系列的新政,各地的反叛也逐一平复。在这其中,国师神谷夜相出了相当大的力量,三大世家也参与其中,自是事半功倍。鬼索斩马这几日也一直到花田艺馆来,听木云落论武,受益匪浅。水月世家的后墙之中,果然藏着一笔惊人的宝藏,对于刚刚建国的龙渊王朝,那真是来的太及时了,连木云落都心中感叹,这是老天爷在帮忙,钱财亦是立国之根本。

  这一日,木云落再一次的征服了花田美黛子,她的艳舞之技,愈来愈有大成之像,令木云落欲罢不能,心中感叹,这样一个妙人多亏收入房中。从粉臂玉腿中抽身而出,夜无月、冷雪飞、上官红颜、酒拓贵子和花田美黛子尽数躺在木榻上,玉体横陈,火热的炭盆散着股股火热,将房间内的温度升了上去。和仁纯子仍是绝世独立,并没有献身于木云落,他也不愿强人所难,对他而言,他的女人不是太少,而是太多了,所以少一个也无妨。

  穿好衣服自四楼下到三楼,鬼索斩马正坐在一个桌边饮酒,和仁纯子也正在抚琴。看到木云落神情饱满的下来,鬼索斩马站起来行礼,木云落对于他,已有师道之恩。“帝君,不知你打算何时返回中原,这些日子以来,我的武学进境隐有突破之像。”

  “明日吧,已经在东瀛不少日子了,中原的战火,也该结束了,我想尽早起程回去。一会替我去把雷猛找回来,他这些日子一直躲在雪山中苦练,进境也甚是快速,以后你也要努力,武学一途,除了天分之外,便只有苦修一途。”

  木云落拍了拍鬼索斩马的肩头,淡然道。

  鬼索斩马露出深人思的表情,接着点头而去。木云落这才转向一侧的和仁纯子,坐在他的对面,近距离看,她的脸容愈发精致。“纯子,替我进宫告诉雪丽一下,明日我就要返回中原了,帝宫中的事情也需要我去处理,你也随我一起走吧,虽然这里是你的故乡,但我相信黑水帝宫更可能会成为你另一个故乡,走的时候,我们带一棵樱花树,以后每年的秋天,我们都可以看着漫天飞舞的樱花,忆起东瀛的水土,这里毕竟有我们思念的人。”

  木云落轻声道,言语间有种淡淡的落寞。

  “帝君,若是你不想雪丽姐姐留下,就带着她一起走就是了。东瀛有国师和三大家主在,不会出任何的问题,以后你和雪丽姐姐的第一个孩子,可以成为东瀛的国主。”

  和仁纯子幽叹一声,轻声道,眼神中尽是关怀。

  木云落苦笑一声,挥袖间起身而去。和仁纯子收起古琴,转身下楼,自有几名武士主动驱车接她。洒意如木云落,亦会有这种无可奈何的时候,这只是因为他对自己的女人太过在意的原因,否则分别便不是苦楚了。

  傍晚时分,几女悠悠醒来,这些日子来一直受到木云落的征伐,身体的敏感性被调至了至高之境,所以尽是春意昂然的神情,眉宇间的那种满意不可形容,艳若桃花。木云落将回去的消息告知了几女,几女没有任何的不舍,只要能在木云落的身边,无论在哪里,都是一样的,就连酒拓贵子和花田美黛子也没有落寞之意,她已是木云落的女人,自是要一同离去。

  龙渊雪丽陪着和仁纯子一起回来了,四楼温馨的房间内,仅余下木云落和龙渊雪丽两人,这是几女留给他们的相处机会。“帝君,我暂时可能无法和你回中原了,龙渊王朝初定,还需要我来稳定形势,这毕竟是我父亲的希望。只是我也舍不得离开帝君,在你的怀中,我才觉得自己能享受到一个女人的幸福,雪丽永远都想做帝君身边的妃子,只是现在情非得已,雪丽现在求帝君能给我一个孩子,有了他,我总有一天能回到帝君的身边,不管如何,等东瀛事了,我就先返回帝宫,陪帝君一段时间。”

  木云落的大手抚着龙渊雪丽的脸容,微笑中,进入了她的身体。“雪丽,这半月来,你没来看过我一次,我知道你的事情多,但若非我的离去,你一样不会来看我的。唉,如果以后你还想得到我的宠爱,就要学会处理问题的方式。”

  木云落的身体大力动了起来,身下的龙渊雪丽眼内已是孕育着情火,含情若滴。

  龙渊雪丽娇躯一震,身体如八爪鱼般缠紧在木云落的身上,呻吟道:“帝君,是雪丽不对,帝君在身边时,我从来没有想到过离别的苦楚,最多两个月,我一定会回到中原一次,求帝君好好爱我,雪丽永无都是帝君宠爱的妃子,也永远都是在昌涯歌艺会上得到帝君帮助的那个小女孩,帝君的怀抱也是雪丽最想躺入的所在。”

  木云落再没有说话,而是以行动代表了说话,耸动间,将身下的龙渊雪丽送上了一波接着一波的高潮,长长的呻吟声显示着怀中佳人的无比满足,木云落将生命的种子带着希望洒进龙渊雪丽的体内,埋入她体内的至深处,而且这一次是没有以无上真气炼化,更是辅以木属真气的勃然生机,那一定会有一个孩子的。

  第二天,天色微亮,冬日雪晴,木云落一行便来到京师的海岸边,苦荷海盗团也整编为黑水帝宫的水师,金甲战船既然是以雪丽号命名,便永远都是龙渊雪丽的专用之船。巨大的阿京在离海岸不远处,身躯如同小岛般浮在水面之上。

  龙渊雪丽没有来送行,依然在花田艺馆之中,经过昨晚的不断索取,她现在连动一个手指也办不到了,仍在昏睡之中。岸边,大庆一郎、鬼索斩马、神谷夜相以及三大世家的家主都亲自来相送,夜无月、冷雪飞、上官红颜、和仁纯子和花田美黛子以及雷猛都上了苦荷海盗团最大的一艘船上,只有木云落还站在岸边,正在对几人说道:“好好照顾雪丽,如果有一天我看到她受了委屈,那么我便单枪杀回来,让整个东瀛陷入血雨之中,这不是威胁,而是一个忠告。”

  三大世家的家主一震,木云落说这话的时候,那种威压却是不可否认,这个男人的危险令他们心惊胆颤,鬼索斩马更是一挥斩马刀,笑道:“师傅请放心吧,有谁敢对师娘不敬,我的刀一定会斩下他的头颅,拿回去装酒喝。”

  “好,记住你所说过的话,我走了。”

  木云落的脚尖轻轻一点,身形如羽毛般浮起,飘向那艘大船,他的背后如同长了眼睛般,没有半分的差距,落在了夜无月的身侧。这一手再让几人动容,这种轻描淡写间的实力,已是超脱世俗之力。

  船渐渐远去,此时一位一身红衣的少女追了过来,远远看去,那种波涛汹涌的身材,令人心悸,胸前的高耸竟然有与莫玉真相比的能力,在这种年纪就有这样的势态,未来的发展无可限量,更难得的是她的身高和体重明显还很稚嫩。直至她跨上码头,近距离看,脸容亦是如花般绽放,这个女人果然是只有极品才可以形容。

  “父亲,木帝君走了吗?我想看看中原第一人的神采,听说他在东瀛势若破竹,放眼东瀛,没有人是他的一招之敌,在他的那杆神枪之下,十二生肖阵都被破了,这样的男人会是什么样的呢?”

  红衣女子的脸上泛着一抹崇拜之色,更有一股跃跃欲试的冲动。

  “火舞,不要放四,帝君的过人之处不是你可以想象,快回家去,这里有很多人都是帝君的旧识。”

  不知中仁一声怒喝,对着红衣少女道。原来这个女人便是他引以为傲的不知火舞,东瀛忍者界最令人瞩目的女人,那种绝色亦是许多人追求的目标,只是她的身世和武功,却令更多的人退避三舍,自惭形秽。其实不知中仁不愿让不知火舞来相送,仍是心中还有几分担心,不希望自己的女儿见到木云落鬼索斩马扛着斩马刀正欲离去,听到不知火舞的声音,扭头看来,摇头道:“不知火舞,我师傅的厉害之处不是你可以想象的,可以这么说,我师傅在一招之内就可以把我给解决了。而且他身边的女子,个个都是顶尖的姿色,酒拓贵子你知道吧?和仁纯子和花田美黛子你也应当听说了吧?她们三个和我师傅自中原带来的女人相比,差了很远。”

  不知火舞的眼睛再一亮,娇躯颤抖起来,然后斜看不知中仁一眼,转身离去,那种身形再一次的展出波澜壮阔的景象。

  木云落自是不知有这样一个少女在东瀛对他生出崇拜之心,此刻的他,虽然仍是思念着龙渊雪丽,但更多的却是在想着黑水帝宫的现状,不知远征夏知秋的进程如何了,宫中的各女是否还好,有时思念就是如此,当你在远方的时候,未有所觉,反而当你就要回家的时候,那种感觉却更浓烈了。

  “帝君,这十艘船就是我们帝宫的第一批水师了,这三万名士兵也是我们第一批助力,只是我们是否要在这艘船上也刻上一个名号呢,将来也好成为帝宫水师的新起点。”

  冷雪飞躺在木云落怀中,柔声道。

  苦荷海盗团原本只有六艘大船,而且仅有一万多人,经过这次的远征京师之后,人数反而激增至三万,更是得龙渊雪丽之助,多了四艘船,更有一艘也是和金甲战船差不多的船,亦是全用生铁所制,就是木云落现在乘坐的这艘船,只不过通体弄成了白色而已。

  “好吧,这艘船以后就叫黑水号,黑水水师就此成立。”

  木云落放下怀抱,捏了怀中女子丰满的臀部一把,起身道。同时他的身形闪过,惊神指力散开,在船上刻下黑水号三个大字。

  孟海和舒青山是第一次见到木云落的神伟,竟能凌空而立,而且指劲如风,刻下三个大字,顿时感叹不已。这次回中原,亦让他们欣喜万分,恋乡之情,总是会在他们的脑海中浮现。

  阿京再一次的浮出水面,鸣叫音传来,这只异兽也成为了黑水一派无敌水师的保护神,将来征战四方,立下汗马功劳。

章节目录

柔情似水之武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木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士并收藏柔情似水之武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