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木云落远行东瀛的这般时间内,御雷铁骑终是踏入了玉门关内,一路破竹南下,二十万彪悍之师在冷战的带领之下,攻城掠地,逼近了长安,而东瀛水师和黑水帝宫的人也已是行至长安。最后三方联军历时二十五天,经大小百余战,终破长安,不过此时龙腾九海一行早已不在长安城内,否则以他的绝世身手,三方联军不可能如此轻易的逼近长安。秋太宗夏知秋亦是率军迁都雨临,屯兵三十万,更有龙腾九海尽起高手,控制着了雨临城附近的三十几座城池,大有展开反攻之像。

  此时,中原的绝大数土地再次落入了黑水一派的手中,而黑水一派拥夏嫣然为帝,定都长安,名正言顺,复夏朝之师,尽讨夏知秋。三方联军人数巨多,将雨临附近三十几座成池全部包在内里,围成了铁桶状,以强势的姿态收笼战线,但此时龙腾九海亲自出手,击杀三十几名大将,黑水一派的十大统领十去其四,若非天怒雷动、战舞世家和黑水一派的高手同时出手,损失还要惨重,一时之间,两方的势力处于对峙状态,在短期内战局无法打开。

  黑水帝宫,蒸汽袅袅,绿叶葱郁,山顶和山脚的温差极大,在帝宫的三院内,无季节之分,一年四季如一,春意昂然。树海秀兰双手负在身后,洒绝的站在上院的那棵巨大的榕树下,天顶湛蓝,未知远在东瀛的郎君是否还好?想至此,她的眼内竟然流露出几分的湿痕,三天前黑水帝君十大统领战死四人,她就想离开帝宫,北上征伐,只可惜帝宫却是要负责关于战事的所有决策,所以她无论如何是离不开的。

  念想间,牡丹四女同时奔了过来,掩不住满脸的兴奋,遥遥即对着树海秀兰娇喊道:“秀兰姐,帝君回来了,此时已经到了下院,马上就到上来了,我们是不是要出去迎接一下?”

  树海秀兰的眼神界回复清明之色,身形已是消失在原地。四女只觉眼前一花,空气中连一丝的波动都没有,再定神时,不由摇头苦笑,话还未说完,树海秀兰就消失了。不过她们亦是开始向下院掠去,木云落的归来,令她们的心中亦是激动不已。

  整个帝宫之中,仅余下了树海秀兰、牡丹四女和青墨、灵梦、灵凤和应惜四女,其余人尽数北上,龙腾九海的势力极是惊人,若没有黑水帝宫的这许多娘子军,三方联军必然是深受重创,在这种绝对的高手面前,数十万的铁骑并不能组织有效的进攻。更何况龙腾九海已达天道至境,更是隐有超越战舞宗仁的存在,天怒雷动也并不是他的敌手。

  木云落的身形刚刚跨入中院之中,一道雪白的身影便破空而来,一股清淡高雅的香味随之泛入了他的鼻端,他的双臂不由自主的张开,拥住了一具柔软的娇躯。树海秀兰的身形显现出来,欺霜寒雪的双臂缠在木云落的脖子上,献上最烈的热吻。身后的雷猛飞速转身,仅仅以背影对着木云落,现在的场景,他还是不看为妙。

  “帝君,你不在的日子,帝宫冷清了很多。”

  唇分,树海秀兰纯净的眸子中散出海般的深情,中原第一美女,从来还没有这种失态的时候。不过她很享受现在的心绪,那是一种全身投入的感动。接着她看到木云落身后的那些陌生面孔,摇头甜甜一笑:“帝君这次才带回了三位妹妹,好像是收敛了许多,不过雪丽妹妹怎么没一起回来?”

  “姐姐以为我是色魔吗?每次出去,非要带回来几十个女人才合理?”

  木云落苦笑一声,无奈道,接着他将东瀛之行的经过大概述叙了一番,龙渊雪丽的难处他自是理解。这一路的惊险比之御雷之行更胜一筹,当听到十二生肖阵差点让木云落战死当场时,树海秀兰的表情中竟透着几分的恐慌,虽然一闪而过,但也让木云落明白这个绝世的女子对自己的担忧之心。

  “帝君,我们已经攻破长安了,嫣然登基为帝,国号继续为夏,不过黑水帝宫成为超脱于朝庭控制之外的势力,可以拥有自己的军队了。现在夏知秋退入雨临城,我们和御雷之国、东瀛水师组成的联军止步于雨临之前,因为龙腾九海出手了,帝宫十大统领已经死了四人了。”

  树海秀兰轻轻道,言语间透着道不尽的自责之意。

  木云落再次搂紧怀中的佳人,低头吻在了她的发丝之上,叹道:“生死轮回,岂是人力所能控制的?只要有战争,就会有人伤亡,不是敌人,就是我们,所以姐姐也不必自责,待明日,我便北上雨临,会一会龙腾九海,我们之间,是时候展开最后的决斗了。”

  “这一次,我一定要跟在你的身边,帝宫就交给月姐了,陪着你一起去冒险,总比在这里担惊受怕要来得好。”

  树海秀兰如同一个怜弱的小女子般,仰头道,瑶鼻凤目,额顶处的青丝更是透着一丝的俏皮,令木云落呼吸一滞。

  夜无月含笑跨了上来,牵起树海秀兰的手,在她的耳边轻轻道:“秀兰妹妹,帝君这次一定会带着你的,在东瀛的时候,帝君每天都要念起你数十次,这次说什么他也不舍得让你留在帝宫中。不过以帝君的荒淫,他一定会对妹妹生出那种最不堪的想法。”

  树海秀兰脸色一红,难得的反唇问道:“姐姐看来是又在帝君的身上学到了许多新鲜的姿势,到时还是提前传授给妹妹的好,总是要让妹妹有个准备过程。”

  夜无月在树海秀兰耳边低低而语几句,二女同时露出会心之笑,这让木云落心中掠过几分的好奇之意。接着树海秀兰目光转动,脸上登上几分的喜意,身形轻飘而起,向上院的方向飘去。木云落受到气机的牵引,和几女随后跟上,然后在路上遇到了牡丹四女和青墨四女,自有一番的倾诉。回到上院时,木云落才将酒拓贵子、和仁纯子和花田美黛子介绍给了诸女。

  对这三名充满异国风情的女子,几女也是赞赏不已。和仁纯子带来的那棵樱花树,也种在了上院内最空旷的一处所在。可惜的是,原本热闹的黑水后宫,此时诺大的寝宫,现在竟然隐有人影稀疏的感觉,待从温泉池中沐浴出来后,木云落便直接跨入可容百余人的寝宫中,赤身扑倒在散着香味的被褥间,脑海中一一忆起诸女的脸容。

  树海秀兰的娇躯压倒在他的后背处,身上不着寸缕,胸前的凸起和下腹的细草掠过他的皮肤,驱散他心中的些许失落,令他泛起几分的情动。初出江湖之时,身边没有半个女人,却也是生活的有滋有味,现在这后宫佳丽超过了四十人,他却反而念起人多的好处。所以说一饮一啄之间,自是有得有失,以他踏入天道至境的心神亦是不可避免这种儿女情态,天下又有谁能够真正做到四大皆空?

  木云落转过身来,任由树海秀兰骑在身上,双手却抚过她的娇躯,神龙已是战意高昂。树海秀兰微微一笑,身体前倾,将神龙控制在双腿之间,微动时,二人已是紧密相连在一起。这时牡丹四女也是身披轻纱而来,绝妙的身体自有一种勾人之处。

  久别重逢,只有以身体的相互感触才会使彼此熟悉起来,六人间的性爱游戏持续了很长时间,直至黄昏时,五女才停止了索取,沉沉睡去。五女仿若要把木云落欠她们的日子补回来似的,床弟间的那种热情令他心怀大开,将所有能用的方式尽数用上,才把五女征服。

  看着五女安然睡去的脸容,木云落心中却仍然有几分的火热,黑水一派损兵折将,令他心中泛起几分怒意,不过这次天怒世家联同战舞世家也算帮上了一些忙,看来明日北上,要做好准备,龙腾九海必不会如想象中的那般好对付,这个男人一直深藏不露,虽然名声在外,却是第一次真正的见面,未知这个男人是否如战舞宗仁般强悍。念想间,木云落赤裸着身子跨出了房门,来到了榕树下的小湖边上,坐到了那块大青石之上。

  湖水亦是温泉形成,此时竟有人在里面轻轻的游动,凝神处,大夏皇后青墨以及灵梦、灵凤和应惜正在湖间戏嬉,身上仅仅裹着一件细纱,却因为沾染了湖水,将肌肤尽数裸露在外,那种诱惑,较之一丝不挂还要勾人心神。这四个木云落的贴身丫环,他还是第一次看到她们的玉体,念起她们的身份,一国之母的威严,他的心中不由火热起来,一个猛子跃入水中。

  青墨四女传来一阵的娇喊声,木云落的身形已是出现在她们的身边,大手一揽,青墨丰满的身体倒入他的怀。“帝君。”

  青墨生涩的喊了一声,脸上浮起一片的红霞,垂下头去,一大片白华华的胸脯映入了木云落的眼底,赤色的红豆开始挺起。

  木云落迎了一声,搂过青墨的身子,神龙在水下进入了她的体内,借着水势,那巨大的神龙倒没有给青墨带来太多的裂痛,虽然这是她从未见过的神伟。青墨一声悠长的叹息,表达了心中的渴望,双腿缠在了他的腰间,身体滚烫起来。

  灵梦、灵凤和应惜均围了过来,出身于皇宫之中,自是多了揣摩男人心思的本领,她们对于床第之欢,亦是有深刻的了解,此时看着木云落双手捏住青墨的臀丘,上下耸动,那强烈的击水声让她们明白眼前的男人究竟是如何的神伟。

  母仪天下的大夏之后,终是被木云落鞭伐至昏迷状态,这时灵梦三女再接着依次承欢,自有另一番旖旎滋味。

章节目录

柔情似水之武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木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士并收藏柔情似水之武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