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红美说这话的时候,双目微闭,不敢用眼睛正视方小宇。

“凌姐,那我就真的那个了。”

“嗯!”

喝了劲酒的方小宇本身体内就奇热难耐,这会儿受到凌红美的鼓励,更加的激动了,他借着那一股子酒劲,当真把浴巾褪下,决定“以身试法”,亲自替凌红美把她的石女症给破了。

一阵试探后,凌红美却发出了尖叫声。

“小宇,不行。太痛了。”

方小宇只好停了下来。望着眼前如玉般的美人儿,方小宇真想不管不顾的疼她一场得了。可是看到凌红美泪水都在眼圈里打转。不禁又怜惜起来。

“凌姐,我还是用手指操给你试一试吧!”方小宇朝凌红美安慰道。

凌红美却非常抗拒地摇了摇头道:“算了,小宇。这大概就是一个人的命吧!”

说完,凌红美便侧过脸对着枕头咽咽地哭了起来。

方小宇侧卧在她的身旁安慰了好一阵,才停下来。凌红美拥住了方小宇卧在他的怀里,像只温柔的绵羊一般安祥地睡着了。

此时的方小宇已经被怀中的美人撩拨得心急火燎,根本就睡不着。

他取出从家里带过来的“见红消”用一个大罐子,将白酒和“见红消”连同一些中药,浸泡起来。决定泡一晚,明天就把这些药酒拿去卖,看看市场的反应如何。

忙乎了一阵,他还是睡不着,只好从法布袋里将那一本《通天宝书》取了出来。

书页中跳出了一幅幅女人的图画。正是他曾经见过的“九凤朝龙图”。

方小宇用手指着图画里的一行小文字,轻声念叨起来。

“九凤伺一龙,得一缕凤气,增一份富贵,凤有九种,最难不过雏凤。雏凤者,世俗之相为石女,实为难得之贵凤,凡夫俗子不可得,娶之亦无法行房,空抱美人归……”

读到这里,方小宇心中豁然开朗。这书中说的雏凤分明就是凌红美,现在的凌红美不正好就是石女么?

一般的男人,根本就没有办法过得了石女关。也就无福消受凌姐的贵凤之气。

反过来,能破石女关的男人,必定是非凡之命。

想到此,方小宇心中不免有些激动。他感觉这幅“九凤朝龙图”,就是他的桃运图。他的桃花运都已经清楚地记载在书中了。

方小宇继续往下看,很快,书页上又现出一小段话。

“命格硬者,可得雏凤。反之克身。”

方小宇想了想,自己的八字,正好命硬。说明得雏凤没有问题。接着往下看。

“欲过石女关,需在桃花位,布下桃花符,催动雏凤春心,待其春心开放时,趁势长驱直入,一举可破……”

看到这里,方小宇忍不住叫了起来:“靠,这简直就是一本房中秘术宝典啊!连这等美事也说得如此的清析脱俗。”

方小宇满意地合上了书本。桃花符,他会画,但问题是,没有朱砂笔。所以,这个方法暂时不靠谱。

不过,他可以试着用春雷催动凌姐的春心,现在只要把沙发移到桃花位就成了。没有桃花符,可以用别的办法代替。

比如,在沙发下,将两人的鞋子合在一块,取义为“和谐(和鞋)”之意。

风水学当中,讲究有形与煞,任何形与音都能对人体产生影响。布下好的桃花局,可以令人身心安然,接下来,再给凌姐一些安抚,就能轻松的过石女关了。

方小宇心里正想着。

恰在这时,凌红美也醒来了,她满脸娇羞地凝望着方小宇,小声道了一句:“小宇,要不,我们再试一试吧!”

“行,不过,我们要换一个方向,我要在桃花位给你医石女症。凌姐,我们先看一会儿电影吧!”方小宇道。

“好吧!”

凌红美点头答应了。

方小宇将沙发移到了桃花位,又将两人的鞋子合并放在一块儿。然后搂着凌红美看起了电影,凌红美自然地搂住了他。

方小宇又试着发起一缕春气,很快,凌红美便不自觉地颤抖起来,向方小宇撒起了娇。

“小宇,要不你先用手指操再给我试一试吧!也许这一次就能突破了呢!”凌红美娇羞地小声朝方小宇道。

方小宇点了点头,戴上医用手套,将手指往下探了进去。

很快,凌红美便感觉一阵麻嗖嗖,发出不自主的轻哼声。从凌红美的表情里可以看得出,此刻的她,并没有感觉到痛苦。

为了消除凌红美的紧张情绪,方小宇事先没有告诉凌红美,自己要“以身试法”,而是有意让她闭上了眼睛。

他一边试着用春雷之气,稳住凌红美的情绪,同时配合手指操,替凌红美做扩张。

没多久,凌红美便发出一阵美妙的轻哼声。

“小宇,我不痛了。真的,一点儿也不痛了。好舒服!”

就在凌红美完全进入忘我状态的时候,方小宇挺身而入。

“小宇……啊……”凌红美瞪大了眼睛凝望着方小宇。

方小宇微微一笑将吻落在了她的红唇上。

“凌姐,我们成功了。现在你是一个真正的女人了。”方小宇双手端详着她的脸蛋,满眼含情地凝望着她。

凌红美的脸上露出了笑容,伴着幸福的泪水,狂热地亲吻着他。

一阵缠绵过后,两人相拥着躺下。由于消耗的体力太过,方小宇和凌红美两人都睡着了,待他们起来后,已经是第二天了。

洁白上床单上多了一朵怒放的小红花,两人凝望着上边的痕迹,相视一笑,最终又相拥在床上缠绵了一阵。

“小宇,你终于帮姐把石女症治好了。从此以后,我就是一个真正的女人了。”

“嗯!而且是我的女人。”

方小宇满意地笑了笑,一把搂住了凌红美的细腰。

两人洗漱过后,换上了新的衣服。

方小宇特意打开玻璃瓶罐,看了一下,昨晚泡的那些药酒,一股刺鼻的味道,扑面而来。

仔细瞧了瞧,这大玻璃瓶里头的药酒,一片通红。说明药效已经泡出来了。

“凌姐,今天,我打算去博览会的现场,把这一罐药酒卖了。估计能卖个一两万呢!”方小宇有些激动道。

他在想,只要市场反应良好,下一步可以考虑在东山市开一家药品厂。这事没有经验,可以向云老请教。

喜欢神棍小村医请大家收藏:()神棍小村医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神棍小村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白龙秀才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龙秀才并收藏神棍小村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