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的声音虽然变了,但方小宇还是透过她脸上的口罩,已经认出这女子就是在火车上那个吻他的混血儿。

“这女人到底是什么来路?”方小宇心中十分的不理解。

车子又行走了一阵,忽见女子朝司机道了一句:“停车吧!”

旋即她淡淡地朝方小宇道:“这里拦车非常方便,我想我们应该可以说声再见了。”

“行吧!”方小宇只好朝一旁的姚茜和叶倩使了个眼色,三人便一起下了车。

冷艳女子朝司机喊了一句:“走!”

司机猛踩油门,便开着车子飞快地离开了。望着女子离去的背影,方小宇的心中比先前更加的疑惑了。

这名冷艳女子,显然是有意在跟踪他。

他不明白的是,这女人为何会轻而易举的便能知道他的行踪?而且总在关键时刻出现。

这女人到底是敌还是友呢?

带着种种疑问,方小宇已经被叶倩带着上了另外一辆的士。

在路上一阵狂奔后,众人便来到了叶家。

叶倩本想进去,却被家里的保镖给拦了下来。

“小姐你好!老爷正在接受陈大师的精神疗法。恐怕你现在进入,会冲撞了老爷的元神。小姐,你看要不,先在外头回避一会儿吧!这事,可是陈大师亲自交待过的,而且老爷也再三叮嘱了,不能让任何人进来。”

“什么?我爸又请人来做法事了?又是那个陈大师来了?”叶倩心中一阵狐疑。

她正和保镖说着,忽听家中传来一阵洪亮的声音。

“叶小姐,请匆见怪,我也是为了你父亲的身体健康着想,才迫不得已,布下了五鬼守魂阵,布下此阵后,一个小时之内,任何人都不可以入,被施法者的室内,否则,被施法者,必有性命之忧。再等五分钟吧!阵法马上就解散了。”

抬眼朝前望去,只见一名身着红色僧袍,头上留了寸发的男子,正缓步朝别墅的外头走来。

“陈大师,你不是已经离开华夏大陆了吗?”叶倩一脸狐疑地问道。

陈大师朝叶倩淡然笑了笑道:“叶小姐,我的确离开华夏大陆有两年了。前几日,你父亲托人到南洋找到了我,得知你父亲的身体状况,不太好后,我便急匆匆地赶过来了。今日一见果真如此。是以,我布下了五鬼守魂阵。”

说这话时,陈大师的目光像鹰隼一般,落在方小宇的脸上,移都不移一下。

而方小宇也盯着这家伙的面相,看了好一阵。

“这位先生,我们是不是在什么地方见过?”陈大师笑着朝方小宇答道。

“是吗?”方小宇笑了笑道:“我初到炎城,我想我们应该是没有见过面。”

“哦!”陈大师点了点头,旋即便伸出手朝方小宇道:“交个朋友,我叫陈董扁。”

“你好,我叫方小宇。”方小宇也握住了对方的手。

当他的手与陈大师的手握在一块儿的时候,忽觉手掌处一阵狂热,紧接着体内雷气,一阵紊乱。

“难道这家伙也修炼过雷法?”

正当,方小宇狐疑之际,忽见陈大师冷笑一声道:“小伙子,不错嘛!年纪轻轻,就已经进入旺雷境了。想必过个三五年就能突破此境界,步入强雷境,到那时,就可以凭借一手五雷掌,横行九洲了。哈哈!”

方小宇心中一颤,明显的感觉到对方的雷气比他要厉害许多。

这老家伙的意思非常明显,是在警告自己,说他已经是一位可以横行九洲的强雷境高手。

方小宇勉强挤出一个微笑,反问道:“看来陈大师已经是一名布入强雷境的雷法高手了?”

“嗯!目前正处在强雷境中期。”陈大师的嘴角掠过一丝得意的表情,旋即便有意凑近了方小宇的身旁,小声道了一句:“小子,想必你是叶小姐请来的风水师吧!既然有缘,我好声提醒你一句,有些闲事,莫管的好,以免惹火上身。”

说罢,便见陈大师一拂衣袖,朝叶倩淡淡地道了声:“叶小姐,我们先走了!”

立马有一名黑衣保镖,跟在了他的后边,二人缓缓朝车库方向走去。

叶倩见陈大师和方小宇先前的对话,很怪异,不免有些狐疑。

“小宇,你是不是认识这个老家伙啊!”

“不认识。不过,我想已经和这家伙结下梁子了。”方小宇叹了口气道。

“为什么?”叶倩问。

“这事,回头再和你说。我们先进去看一看,你父亲的情况再说。”方小宇朝叶倩答了一句,便朝屋子里匆匆走去。

在叶倩的带领下,他来到了南华省首富叶文峰的卧室里。

“爸!”

一进屋子,叶倩便大声喊了一句。

“孩子!”此时的叶文峰,正坐在客厅里的一张沙发上,泡着功夫茶,手却微微有些颤抖。

“医生不是说了,你的睡眠不好,夜晚不能喝茶吗?你怎么又喝茶了?”叶倩跑过去,接下了叶文峰手中的茶杯道。

叶文峰苦笑一声道:“爸也是没有办法啊!夜晚我根本就不敢睡觉,因为一入眠,便会做各种各样的恶梦。那些恶鬼都来杀我。”

说到这里,他不由得叹了口气道:“幸亏,我又和陈大师联系上了。要不是他,我恐怕熬不过这个月了。刚才陈大师给我做了一场法事。现在我感觉头也不痛了。”

这一对父女只顾聊着天,一时竟忘记了旁边还有他人。

好一会儿,叶倩才想起了,方小宇和姚茜,便微笑着向父亲介绍起来。

当叶倩的父亲听明方小宇的来意后,立马表现出对他的反感。

“走吧!我身体并没有病,不需要看医生。”叶文峰果断地拒绝道。

“爸,小宇的医术了得。他一定有办法治疗你的怪病。”叶倩朝叶文峰答道。

叶文峰却不屑地摇了摇头:“不用了,我的性命,绝不可能交给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小伙去做实验。孩子,你可别被这小子的花言巧语给蒙骗了。”

“爸……可是……”叶倩还想再说。

这时,叶家的管家,从一个侧屋里头出来了。远远便道了一句:“叶小姐,既然有陈大师帮忙,老爷的病你也就不用操心了。”

说罢,他朝方小宇淡淡地瞟了一眼道:“这小子才二十出头,一看就是个狗屁不懂的黄毛小子。你怎么能够让他来看老爷的病呢?”

喜欢神棍小村医请大家收藏:()神棍小村医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神棍小村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白龙秀才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龙秀才并收藏神棍小村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