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这事回头再说。现在我们先帮巴先生把这里的风水局给改了。”方小宇朝洪雪道。

洪雪是风水师洪德大师的孙女,自然精通风水,而且实战经验比方小宇还要更丰富。她观望了一阵后,很快便看出,此处葬的是风水学当中的绝户坟“骑龙葬”。

她一脸惊讶地瞪大了眼睛,“小宇,这地方可是一个绝户坟啊!只有迁葬才合适,难道你还想逆天改命不成?”

“迁葬很麻烦,要再次点中龙脉并结穴,可是一件非常难的事情。而且高官的墓,不是每一个风水师都能压得住这股龙气,弄不好可是会出人命的。雪儿妹妹难道没有听说过,点中皇帝祖坟的人是要瞎眼睛的。巴先生虽不是皇帝却是泰国的俯长,相当于我们的省长,这等高官的祖坟,也不是可以乱点的,弄不好会出人命。”方小宇朝洪雪答道。

“这个我倒听说过。看来,这墓不能迁了。可是逆天改命也要承受果报的。”洪雪担心地朝方小宇道:“你就不怕出事?”

“已经出了,刚才挨了几扁担算是对我的惩罚吧!”方小宇笑了笑道:“雪儿妹妹,你站在下边替我护一下法,我到墓地里去看看。别让人闯进来。”

说罢,方小宇又朝池雪丽道:“雪丽,你守护在离我三米远的地方,时刻关注着我的背影,并且意念有一只凤凰从你的体内飞出来,笼罩着我的身子。”

“为什么要意念凤凰啊!”池雪丽有些不解地问道。

方小宇笑了笑道:“因为你是九凤里的头凤,你的身上有一缕凤气。得一缕凤气便增一份福报,有你在,我的运气会立马提升。”

“不知道你说什么呢!”池雪丽撇了撇嘴,跟在了方小宇的后边。

方小宇想了想,又来到了巴太太的身旁,叮嘱了一句:“巴太太,呆会儿你站在墓地的右边,替我护一下法。”

“好吧!”巴太太想了想,又朝方小宇道:“要不我把两名保镖也叫来吧!他们更强壮一点。”

“不行!十个他们也不如一个你。”方小宇答道。

“为什么?我有这么厉害吗?”巴太太十分的不理解。

方小宇笑了笑,小声在巴太太的耳边轻声道了一句:“因为你是白虎,白虎的威力无穷。这里只有你才可以压得住附近的龙气。左要青龙,右要白虎,这里只有你是真白虎,一个可以抵十个。”

“这样啊!”巴太太的脸一下就红了,小声道了一句:“照你这么说,白虎还是一件好事喽?不是说白虎克夫吗?”

“白虎克夫的确不假,但能够压得住,不仅不克,反倒可以旺夫。”方小宇笑了笑,旋即又朝两名保镖招了招手道:“你们站在墓地的右边,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能够让人私自闯入墓地里。”

“是!”两名保镖应了一句,便挺直了腰身,守护在墓地的右边。

方小宇又朝巴东川先生叮嘱了一句:“巴先生,呆会儿我会施法,把真龙引入墓中,你一直跪拜在祖坟的墓碑前吧!不管看到,或听到什么,不要去理会。”

“好!我听你的。”巴东川先在祖坟前跪了下去。

方小宇满意地点了点头,又把猴男鼠女六人分别,布置在墓地的西方和北方。因为猴属金,鼠属水,对应的方位是西方和北方,龙在正中央,正好合成一个合水局。

龙一得水便成真龙,潜入水中,此地的骑龙葬自然而然就破了。

“左有青龙,右有白虎,后有一缕凤气守护,外有懂风水的雪儿相呼应,坟前有坟墓主人的后代跪拜祈福,西、北两方有金水生肖坐阵。应该可以压得住这里的龙气了。”方小宇朝四周打量了一番后,满意地点了点头,缓缓步入了墓地内,池雪丽保持在三米开外。

村民们一个个站立在远处观望,方小宇聚气凝神,从法布袋里取出了一张五行通关符,用石头压在了坟墓的两侧。

他对着巴氏的祖坟鞠了一躬,表示对坟墓主人的尊敬,旋即便开始施起法来。

方小宇先用朱砂笔在符纸上写了一个龙字,旋即在附近找了一块约有两百斤重的大石块压住,取意为泰山压顶,先把伏地龙给镇住,以免在施法的时候,犯了冲撞。

将泰山石压稳后,方小宇又掐起剑指,指引苍天,心中观想着,天地龙脉之气,从地面升涌而起,同时提起体内雷气,聚目朝四野观望。

望着望着,忽见从地表中陡然间,升涌起一股像雾气一样的东西。正是这附近山野的龙脉气息。

旁人看不到,但方小宇用天眼却可以看得一清二楚。

龙脉气息,越聚越浓,不一会儿功夫,便形成了一条龙形,正往巨石的方向聚拢。

正观望着,方小宇忽觉胸口一阵沉闷,紧接着便有一种头昏脑胀的感觉。

他从法布袋里取出一颗补气丹丢进了嘴里,仔细盯着先前那一块巨石望,隐隐可见从巨石的下边,渗出了一股清水。

方小宇悬着的心总算落了下来,微笑道:“真龙化水,隐入墓中,这骑龙葬总算破了。”

说罢,他便弯下腰身,用力把那一块巨石给搬开。

然而,他刚一发力,便觉胸口一阵奇痛,饶是如此,方小宇仍旧忍着痛把那一块巨石搬开。

“啊……好痛!”方小宇刚把石头搬起,便觉喉咙一甜,竟从嘴里吐出一口老血出来。

他只好把石头给放了下来。一时间感觉浑身巨痛难耐,体内气血翻滚,显然是由于用力过猛给憋了气,受了内伤。

“小宇哥,你怎么了?不好,你这是被邪气压身了。”洪雪见方小宇表情痛苦的样子,大声喊了一句:“快,把我爷爷送给你的乾坤金玉盘取出来。”

“好!”方小宇立马从法布袋里将那一只金玉罗盘取了出来,置于小腹处。

只见罗盘的指针飞速地转动着,可见附近有乱力作怪,而且阴气极重。

此时的洪雪也取出了另一只金玉罗盘,置于小腹处,朝方小宇喊道:“小宇哥,快金光念护身咒。”

“我不会啊!”方小宇答道。

“我会!快观想我的样子,这罗盘是一对的,只要我们的心灵相印,我就可以过法给你。”洪雪大声答道,旋即便闭目念起了咒语。

喜欢神棍小村医请大家收藏:()神棍小村医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神棍小村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白龙秀才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龙秀才并收藏神棍小村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