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话一出,戴村长惊讶地瞪大了眼睛,“这样啊!方先生,来来来,喝酒。我真是有眼不识泰山。”

方小宇却不以为然地答了一句:“不不不,你们都搞错了,真要论权力和实力,应该是巴东川先生。他可是泰国的俯长,而且他在我们大陆有着好几家公司。他的同学遍布全球各地。黑道白道都有。这样的人才是真的得罪不起。”

方小宇说得虽然有一点点夸张,但事实上巴东川还真是黑道白道都有人。

戴村长听了这话,不由得心中升涌起一阵寒意。有些敬畏地朝巴东川先生道:“巴先生,真是失敬!失敬!”

巴东川先生淡然笑了笑道:“看你们说的,方先生的实力才是令我仰慕不已呢!要不然,我堂堂一个俯长又怎么肯跑到龙县这种小地方来?还不是因为方先生的感染力。”

“那是,那是!”

戴村长是个聪明人。想想也是,要不然,这么多大人物会抬举一个小老板?肯定有其过人之处。

“来,方先生,我先敬你一杯。”戴村长端起酒杯又朝方小宇敬起酒来。

这种巴屁精,方小宇倒也不是特别的讨厌,只是,有时那种小人嘴脸,让他有些看不惯。

他笑了笑,指着酒杯道:“戴村长,真要论实力和权力,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比你强。所以,你要冲着权力和实力去敬酒的话,那就给这里的每一位先喝上一杯再说吧!”

“啊……这……”戴村长张大了嘴巴。

方小宇笑了笑道:“你想不想承包我们的工程啊!”

“想!”

“那就喝了吧!”方小宇笑道。

“好!喝!”戴村长端起酒杯,便痛快地喝了起来。

每人喝了一圈后,方小宇才正儿八经地,和他喝起酒来。

喝着喝着,他便觉得有点儿尿意浓浓了。便去了一趟洗手间。

正当他想要把体内的那一股憋屈释放出来的时候,却听窗户外传来一阵男女的对话声。

“道长,这,这不太好吧!真的要看吗?”

“嘿,嘿!当然要看了。要不然,我怎么帮你治好这病啊!”

“好吧!不过,你快一点好不好。万一我老公回来看到了就麻烦大了。”

“没事,我已经算出你老公不会那么快回来的。”

“可我还是怕了。你,快点吧!”

方小宇越听越觉得像那个道长和美少妇的声音。

一时间好奇,他便翻过窗子,跳进了戴村长隔壁的邻居家里,他朝屋子里看去。

一看,果真是那位看相的道士,穿着一袭道袍,进了美少妇的房间。一进去,这家伙便把门给反锁了,并且将窗帘也拉上了。

不过,方小宇用透视却能看个一清二楚。

“来吧!你先在床上躺下,对,慢点。不急,别不好意思,我这是在帮你治病……”

道士让美少妇在床上躺了下来,然后伸手一点一点地把,美少妇腰间的裙子和老底都给退了下来。

“道长,这样不好吧,你真的是帮我看病吗?”此时的美少妇心里乱哄哄的。

“当然,我是在给你治病了。中医嘛,讲究的是望闻问切。我刚才已经帮你把了脉,现在我要给你治病了。来,我用神咒给你开光吧!”道士一脸猥琐地开始脱起自己的衣服来。

“啊,不要啊……道长,能不能用别的办法……我,我不治病了好吗?”

“那不行,不治的话会越变越严重。来吧,一来帮你治……”

道长向美少妇的身上扑去。

此刻的美妇已经知道上当了,可是事情到了这一步,她喊也不是,不喊也不是。只是用力在挣扎着。

“果真是个骗子!”方小宇从地面上捡了一块小石子,旋即便对着窗户砸了过去。

只听“咣当”一声,玻璃碎了一地。闻声,道士吓得连忙提起裤子,转身便飞快地打开了门,一溜烟便从后门给逃走了。

“靠,好快的身手啊!果真是个当贼的料。”

方小宇冲进了屋子里,却见那道士已经跑远了,不由得骂了一句。

他转头朝房间里一看,只见美少妇从地面上捡了一块玻璃,正往自己的手腕上割去。

方小宇见了,心中一阵紧张,立马喝了一句:“住手!”

说话间,他便冲到了美少妇的面前,拽住了她的手腕,关心地劝了一句:“嫂子,别这样,为了一件不值得的事情,就去死。太不应该了。”

“可是我觉得自己好傻啊!我怎么轻易就被人家给骗了。而且,而且我连孩子也生不出来,这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嘛!呜……你让我去死吧!我真是太傻了。”

美少妇挣扎着拿起玻璃,再次往自己的手腕上割去。

方小宇用力一拿,便把这美女手中的玻璃给打掉了,紧接着便朝她大声骂了起来:“你以为死就可以解决问题吗?你有没有考虑过你老公和你家人的感受?”

美少妇彻底的愣住了,好一会儿,她才张了张嘴道:“谢谢你!我,我不死了。你,你可以松开我吗?我的手被你拿痛了。”

“不好意思!嫂子,我不是故意的。”方小宇笑了笑道:“只要你不要想不开就好了。说不定,我能治好你的病也难说。”

“你会看病?”美少妇一脸惊讶地望着方小宇,目光中充满了希望。

“会一点!呆会儿我给你把把脉看吧!来,先坐下来。”方小宇朝这美少妇轻声道了一句。

美少妇非常警觉地望着方小宇,道:“你不会像那位假道士一样,也要我把老底给脱了吧?”

“嘿嘿!嫂子,我该看的基本上都已经看到了。你放心,我不是那种人,再说,我又不是没见过女人。在我的眼里,没有性别区分,只有好人和病人的区分。”

方小宇张口就来了一句高大上的台词。

他的眼睛却不经意地低头朝这美女的腿上一望,不由得张大了嘴巴,尴尬地笑了笑朝这位美少妇道:“嫂子,你,你还是把裙子和老底给穿上吧,这样让人看到了多不好。”

美少妇低头一看,不由得“哎呀”一声,将老底拾了起来。

喜欢神棍小村医请大家收藏:()神棍小村医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神棍小村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白龙秀才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龙秀才并收藏神棍小村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