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小宇笑着答了一句:“好吧!还你一包新的就新的。”

说完,便挂断了电话。

这时,他听到屋子里的另外一张床上,传来了一阵轻咳声。

便将目光朝另外一张床上望去。很快,便看到一个小男孩,侧躺着转过脸,闭着眼睛望着他。看上去,睡得正甜。

这是悠悠姨的儿子,原本半身不遂。方小宇上次为他梳通了经路,扎了银针,但并没有完全康复。

原本,还要替这小孩扎一扎针,再按摩一番的。这会儿,方小宇才想起。

想到此,方小宇便把自己的想法给说了。悠悠姨心里自然开心。

他便趁这空档,为悠悠姨的儿子,扎了几针,旋即用强大的雷气,将他体内不通的经路给打通了。随着一股强大的雷气流经体内,悠悠姨的儿子,“哇”地一声哭了起来。

他见到方小宇,便吓了一跳,一个翻滚便爬了起来,喊了一句“妈妈!”便往悠悠姨的怀里扑了过去。

“孩子!”悠悠姨一把抱住了自己的儿子,见他会跑会走了,完全像正常人一样,不由得一阵惊喜。

男孩的步子还不太稳健,但已经具备了正常人的功能,只需要练一阵子,就可以彻底的康复了。

“方老板,你真是我的恩人啊!”悠悠姨,抱着自己的儿子一脸激动道:“儿子,给恩人磕头。是方叔叔救了咱们一家,他让你可以走路了。”

说着,悠悠姨便拽着自己的儿子,对方小宇磕起了头。

小男孩毕竟年纪还小,磕了一下,便不愿意,自个儿爬到床上去睡觉了。悠悠姨却仍旧磕个不停。

方小宇立马将她扶了起来,“嫂子,别这样!”

“唉!我欠你这么多,也没啥好还的。”悠悠姨硬是要跪,方小宇则用手托住了她,一时慌乱,手不经意地伸到了悠悠姨的胸怀里去了。

“嫂子,这……”方小宇十分的尴尬。

悠悠姨也是一阵脸红,她不好意思地朝方小宇望了一眼,站了起来,小声道:“你看我……”

一时间,她的心里十分的凌乱。望着方小宇结实的身子,倒有几份喜欢了。心想,如果可以,她倒愿意,用自己的身体来作一些补偿。

想着想着,悠悠姨的额头处,便荡起了一抹春色。方小宇无意中凝聚天眼,观望出她命宫处的桃色浮云,很快便明白这女人对他有些许的想法,心里也是各种凌乱。

“方老板,你如果真的,对我有那方面想法的话,我就给你。你放心,我不会缠着你的,这是我自愿的……”悠悠姨轻咬着唇,小声道了一句。

“这……悠悠姨,我只是不小心碰到了……”方小宇快速把手缩了回来。

“没事!”悠悠姨红着脸,低下了头。

两人站在屋子里,一句话也没说,反倒显得比先前尴尬了。

好在这时,宾梅凤赶到了。

听到汽车关门的声音后,两人立马扭转头,纷纷朝外走去。

宾梅凤把一包没有拆封的姨妈巾,递给了悠悠姨,并关心地和悠悠姨聊了一会儿,安慰了她许久。

宾梅凤和方小宇二人又在悠悠姨家中,坐了一会儿,这才离开。

方小宇开着车子,行走了一会儿,觉得有些头昏脑胀,便在车上眯眼靠了一会儿。

宾梅凤在后头,见方小宇停靠路边,便停了下来,关心地问了一句:“喂!怎么了?”

“实在是太困了,我想先眯一会儿再回去。”

宾梅凤看了下时间,已是凌晨两点,想想这时候,回去也不方便,便朝方小宇道:“要不,去我家睡吧!”

“去你家?”方小宇用手揉了一下眼睛,笑道:“你就不怕,我把你给那啥了?”

“你要是对我真有那方面的想法,我想就算我不请你去我家。你照样,会对我那啥。再说,像你这样的牛人,真心要拿下我,只怕我是没有任何的反抗余地,随便弄点什么药,或者是扎个针啥的,我还不得乖乖的就范?”宾梅凤浅浅地笑了笑,便启动了车子。

她说的也是实话,如果方小宇真要对她动邪念,只怕自己被这小子,不知道推倒多少次了。所以,这方面的担忧,她感觉是多余的。再说,真要和方小宇好上了,她也不吃亏。

方小宇笑了笑道:“好吧!既然你不怕,我也没有什么好怕的。”

他开着车子跟了上去。

方小宇实在是太困了,一进宾梅凤家,便倒在沙发上睡着了。

宾梅凤去洗了澡,原本她是想让方小宇给她按摩一下,可是等她洗完澡出来,却发现方小宇已经倒在沙发上,呼呼大睡了,只好从房间里抱出一床毯子,给他盖上后,自己则回到房间里去睡了。

第二天早上,方小宇被一阵哗啦啦的水流声给吵醒了。

只见宾梅凤系着围裙,正在厨房里,煮着早餐。

“靠,想不到这美女县官,还会做早餐呢!”方小宇笑了笑,趁这空档,去了一趟洗手间,简单的洗了个澡。

等他出来时,宾梅凤已经做好了早餐,摆在了餐桌上,静静地等候她吃早饭。

“你醒来了?”宾梅凤微笑着朝方小宇道:“来,吃早餐吧!”

“哟!皮蛋瘦肉粥,还有烤牡蛎呢!”方小宇坐了下来,笑着朝宾梅凤道:“宾书记,你对我这么好,到底是啥意思?牡蛎可是壮阳的,你对我这么好,到底想干嘛?”

宾梅凤朝方小宇白了一眼,打趣道:“难道,我就不能对你好点了?就算对你有想法,也是正常的对吧?”

“这个倒是。不过,这县委书记的床太高,我怕爬不上……”方小宇还想再调戏一下。

宾梅凤的脸色却立马沉了下来,“打住!”

她淡然笑了笑道:“其实,我还真有点事情,想让你帮一帮我。”

“哦?什么事?”

“我想请你帮我算一算命,看我最大的官能做到多大?”宾梅凤一脸正色道:“我说的是真的。”

宾梅凤说着,便把一张纸条,写在了上边,上面有她的出生年月日。

方小宇扫了一眼,心里便开始推算起来。

算着算着,他的脸色便沉了下来,他发现这女人的八字官星很旺,命带双将星,且五行相克相生得当,如果能够去北方发展,将来必定能当大官,少说也能做到省一级。

看来,这女人值得深交啊!

喜欢神棍小村医请大家收藏:()神棍小村医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神棍小村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白龙秀才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龙秀才并收藏神棍小村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