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好,有大蟒蛇!快,抱紧我。”一品香朝方小宇大声喊了一句,再次紧紧地用腿夹住了方小宇。

这时,大黑蟒的尾巴已经向两人卷了过来,很快便将方小宇的脖子给缠住了。

“快松开我。”方小宇朝一品香大声喊了一句。

一品香却咬了咬牙道:“不,你挺住。我用刀子杀了这蓄牲。”

方小宇知道,这是镇山之蟒,别说是一把匕首了,就算是大砍刀也杀不了这蓄牲,况且他和这蓄牲有过几次交集。还真不忍心杀它。

他用力在一品香的身上推了一把,谁知刚好推到这美人的胸口上去了。

“啊……你!”一品香本能地用手挡了一下。

方小宇见这美女还不松手,只好又伸手往她的大腿上袭了过去。

“啊!流氓,你竟然摸我……”

一品香像触了电一般,自觉地松开了腿。

方小宇用力一蹬,便抱着那一条大黑蟒往下坠去。

一品香扭头朝身后望了一眼,不由得生气地骂了起来:“你太不争气了。最后关头,还不忘好色。我恨死你了!”

话是这么说,可这美人的眼泪却已经是“吧嗒”“吧嗒”地往下掉。

毕竟,方小宇是为她而摔下去的。

“快,你们快下来。那傻小子坠崖了。”

一品香大声喊了一句,心中仍有不甘,她想去救方小宇。

此时的方小宇已经抱着大黑蟒,一起往山崖底下坠去。

坠了大概十来米的样子,忽见方小宇猛地用手一把,拽住了身旁一根粗壮的青藤。

不想却见那一条大黑蟒,张嘴往他的手腕上一口咬了下去。

看这架势,这蓄牲是要和方小宇同归于尽啊!

“蓄牲,你要我死,我就和你拼了。”

方小宇张开嘴巴,一口往大黑蟒的身上咬去。

大黑蟒急速地扭动着身子,勒得方小宇的脖子喘不过气来,渐渐地他的眼前变得模糊了。

不一会儿,他便松了手,随着大黑蟒,一起往崖底坠下去。

恍惚中,方小宇看到自己怀中所抱的大黑蟒,身上的鳞片,越变越粗,紧接着后背上长出了鳍,和四肢。

这是一条龙,不是蛇。

正当方小宇心中狐疑之际,忽听“轰”地一声,他连同那一条不知是蛇还是龙的家伙,坠入了万丈深崖。

正在悬崖上晃荡的一品香,听到一声巨响,幽幽地叹了口气:“这小子太傻了!为什么要抱着这蛇去死呢!”

“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军刀和夜鹰同时朝一品香问了一句。

“夜鹰,你用你的夜视功能,看能不能看到那个小子?”一品香问了一句。

夜鹰摇了摇头道:“这崖底太深了,就算我们四个人的绳子接起来都不一定能够够得着底。我连谷底都看不到。”

“唉!算了,我们继续执行任务吧!四十分钟内,务必把七叶珠血草弄到手。等我们上了崖之后,再为这小子默哀三分钟吧!”

一品香咬了咬牙道。她知道,自己没有多少时间了。一旦体内的尸毒发作,三人都有可能会死在这里。

她眨巴了一眼睛,从白晰的脸蛋上,滚落下两颗晶莹的泪珠。停顿了几秒,才见这美人扬起脸喊了一句:“走,我们继续往血冠洞挺进。”

“是!”

三人继续往下边放绳,没多久便来到了一个像鸡冠一样的山洞口。

一品香先是在崖口丢了一块石头进去,见没有动静后,便朝身后的两名同伴使了个眼色:“进去!”

“是!”

三人松开绳子,坠入了山洞中,然后猫着腰打起手电筒,展开地图,在山洞中开始寻找起来。

没多久,便见一品香大声喊了起来:“快来看,这些就是七叶珠血草。”

“太好了!我们终于找到七叶珠血草了。明天就可以把这些草,带去献给方神医了。”

“我们把这些草挖了。华神医说了,要留两株传宗接代。剩下的,我们都交给方神医。只求他给我们练一颗御品活血丹就好了。”

说罢,一品香叹了口气道:“经过数月的研究,华神医总算找到了对抗蜮毒的良药,虽不能彻底的解决冷团长的蜮毒,但有了这颗活血丹,至少可以拖延半年,到时好请方神医过去,替我们寻找解决蜮毒的良药。”

“其实,七叶珠血草,在很多地方都有。不明白为什么华神医非得让我们到这里来寻找。”一旁的军刀忍不住好奇地问了一句。

“这你就不懂了。这次华神医要让方神医,所炼的是御品活血丹,而鸡冠崖的七叶珠血草是《万草谱》里的御品草药,从上三品。只有长在风水宝地的御品药材,才可以炼出御品丹药来。不仅如此,而且只有本土的炼丹师,采用本土的御品药材,配合一流的炼丹术,才能炼御品活血丹。”

一品香说罢,微笑着取出铲子将那些药全挖了,收进了袋子里。

三人忙乎了一阵后,喊了一句:“收队!”旋即便又匆匆往山上爬去。

当三人一起爬到了山崖的顶峰处时,一品香从包里取出了一瓶白酒,特意往地上倒了几滴,然后嘴里念念有词地哀悼起来。

“小子,虽然你好色一点。但我不怪你,最后关头,你救了我的命。欠你的这份人情,我任香雪终身难忘,在我以后的生命里,不管多忙,我都会在每年的今日,来为你祭拜。兄弟,干了!”

说完,她一昂长脖把那小半瓶白酒喝了,旋即便将酒瓶丢向了山崖,低下头默默地流起了眼泪。

酒瓶急速往下坠,发出一阵呜啦啦的声音。

不一会儿,最终落入崖底,磕在一块崖石上,发出“咣当”一声,玻璃碎了一地。

这一声脆响,崖顶的人听不到,却把崖底的人惊醒了。

方小宇用手揉了一下眼睛,只见自己躺在一位身穿粉红色长裙,长发及腰,腰间还系了绸缎的年轻女子的怀里。

女子的肩膀被鲜血染红,正渗着殷红的血珠。

方小宇伸手准备往法布袋里去摸止血粉,却觉手上一阵巨痛,低头一看,只见手腕上被咬了两排深深的牙印。

喜欢神棍小村医请大家收藏:()神棍小村医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神棍小村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白龙秀才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龙秀才并收藏神棍小村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