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胡梅刚好在这时候撞进来了,江校长心里彻底的慌了。她连忙大声喊了一句:“村长,你误会了,我们其实没啥。”

“哟!江校长你就别装了。这也不是啥见不得人的事。呆会儿你和林老师说一下,我先回去了。林老师去上厕所去了,还没回呢,你呀!还可以在屋子里先浪漫一会儿。”

村长胡梅在外头“咯咯”地笑了起来。

这可把房间里的江校长愁死了。她是一个十分保守的女人,被人这么一说,感觉要死的心都有了。

她轻咬着唇,一个劲地自责道:“麻烦了,我这一辈子的声誉就这么给毁了。”

方小宇忍不住笑了,朝江校长安慰道:“江校长没事,她不会去说你的坏话的。”

“为什么?”江校长不解地问了一句。

“因为她的私生活,没有你那么检点。自己都不干净,又怎么好意思说你呢!”方小宇一脸平静地朝江校长道。这话显然,是有意说给屋外的胡梅听的。

听了这话,外头的胡梅来气了,立马推门又进来了,生气地朝方小宇吼了一句:“你骂谁生活不捡点呢!”

“大姐,别急!来,坐下来,我正好有事找你呢!”方小宇一脸微笑地朝胡梅点了点头。

胡梅却不依不饶地用手推了方小宇一下,生气道:“你少把话题岔开,今天你不把话说清楚。我和你没完。”

“真要我说?”方小宇其实从这女人,先前推门进来的那一刻,便已经从她的面相中,看出她的眼尾处有一颗极细的偷腥痣。

拥有这种痣的女子,一生总少不了要偷次腥。

这会儿再仔细一看这女人的夫妻宫也好不到哪里去。

方小宇很快便铁口直断道:“大姐,那我就直说了。你人的本性不坏,但浪漫多情。在你十八岁那年,便和男人发生过关系,二十五岁那年第一次偷腥,二十八岁那年又遭遇到了另一个男人,三十二岁那年又偷了一个,今年算起来是你的第四个男人了。而且还不包括你的老公。”

“你……你胡说。”胡梅气急败坏地吼骂起来,扬起手便要往方小宇的脸上招呼过去。

方小宇一把拽住了这女人的手,仔细朝她身上扫了一眼,淡然笑了笑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现在都在用药对不对,应该是得了妇科疾病了。”

“你……”胡梅气得脸色通红,心中却是不由得一颤,立马瘫坐在江校长的床上,一脸惊讶地问道:“江校长,这是个什么人?他,他为什么把我的什么事情都看得一清二楚?”

“我也是今天才认识的。林老师介绍给的。林老师说他可以帮我治好我的腿,要让他先摸一摸骨,于是我就,给他摸了……”江校长满脸通红地朝胡梅苦笑道:“村长,这事你千万别和村子里的人去说啊!要不然,我这一辈子的名声就毁了。长这么大除了被我老公摸过外,我还没被别的男人摸过呢!”

正说着,忽见林老师推门进来了。

“江校长看你说的什么话。”

林芸朝江校长白了一眼,一脸正色道:“在方医生的眼中,患者的身体健康高于一切。他绝不是那种趁机占便宜的男人。再说,江校长我记得你的腿当初摔伤的时候,在市里和县里的主治医生不都是男的。难道他们就没碰过你的腿?”

这话听得江校长一阵面红耳赤。

她一脸尴尬地朝林芸挤出一个微笑道:“林老师,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担心村长会把这事说出去。毕竟,乡下的人受嚼舌根的人多,一点芝麻大的小事能说得满天飞。”

听了这话,胡梅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微笑着朝江校长道:“江校长,我这么多的私事都让你听到了,我还怕你出去乱说呢!”

说到这,她朝江校长瞟了一眼,一脸认真道:“说好了。今天这里的事,咱们谁也不许说出去。”

“好!”林芸和江校长二人同时点了点头应了一句。

很快,胡梅又朝林芸望了一眼,连连摇头道:“不对,林老师没有什么把柄在我们的手里。我就怕她,随时把我和江校长的隐私说出去。”

这时,江校长笑了,一脸自信地答道:“没事,林老师让方医生也看过病,她胸口的那一条疤痕,就是被方医生给看好的。我就不信,方医生不碰她一下,这病能治好?所以,咱们三个女人,谁也别说谁,医生面前人人平等。”

说完,三人互望一眼,又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方小宇清了清嗓子朝三人扫了一眼,一脸正色道:“既然大家都是半斤八两,那就别说了。你们相信我,我就好好帮你们治病。来,江校长,接下来我要帮你行针了。能不能治好你这腿上的病,就看这关键的八针。”

“还要把裤子脱了吗?”江校长一脸紧张地问道。

“不用了!”

方小宇笑了笑道:“看把你紧张得。来,闭上眼睛。”

说完,他便从法布袋里取出了银针,旋即开始提起了体内雷气,大声喝了一句:“鬼门三十针之第八针,通气活血针。银针入,气通四海,冲开诸穴,舒筋活络。一针取涌泉、二针取三足里,三针取气海、四针取膻中、五针取百会、六针取合谷、七针取关元、八针取丹田。扎!”

随着第八针刺入,方小宇明显的感觉到体内雷气,变得极其的强横,一下便从针尾处,同时飘出了两朵雷焰,把众人给吓了一跳。

方小宇也跟着激动地叫了起来:“太好了!我领悟出鬼门十三针里的第八针了。”

他心中一阵狂喜,知道自己能够突破至第八针,与最近得到了大丫和小丫的两缕凤气有极大的关系。

同时他还得到了龙女身上的龙气,还有白灵走时,留下的狐晶也被他炼化了。

多重威力的加持下,累积至今总算一下就突破了。

当方小宇最后一针扎下去时,银针上的雷焰并没有立马熄灭,而是持续了四五秒,把房间里的三位美人给吓了一跳。

一个个花容失色,张大着嘴巴半天说不出话来。

喜欢神棍小村医请大家收藏:()神棍小村医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神棍小村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白龙秀才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龙秀才并收藏神棍小村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