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群中同时也传来了另外一波声音。

“这小子也太猖狂了,竟然敢问鉴宝王是哪根葱哪根蒜。太不知道天高地厚了吧!”

“是啊!鉴宝王认何的东西,他竟然说人家是狗屎。这小子也太没眼界了吧!”

“年轻就是年轻啊!”

一名拜金女听了这话,有些生气地接了一句:“哼,什么鉴宝王不王的,有我们童少厉害吗?”

童少的脸色中掠过一丝尴尬,他聚目朝眼前的鉴宝王,仔细瞧了瞧,好像还真是在电视上看过。难道真是鉴宝王?

顿时,他心中不由得一阵狐疑。

恰在这时,不远处有一名五十多岁的男子过来了。

正是童少玉的父亲,西北玉王童卢峰朝这边走过来。

一名拜金女见了,老远便得意地叫了起来。

“童总,快,快过来。这里有人说咱们少爷不懂鉴宝。快来打他的脸。用你的实力去催毁他。”

拜金女的话一说完,她身旁另外几名女子,也都一个个跟着得意地叫了起来。

“少爷,这回你是真的可以出一口气了。让他们见识一下什么是西北玉王。”

“少爷,今天你可要好好的打这几个土老冒的脸。”

这边正议论着,忽见西北玉王一脸阴沉地来到了众人的面前。

他先是微笑着朝鉴宝王打了招呼:“哟,想不到大名鼎鼎的鉴宝王,舒老板也来这里参加拍卖会了。”

“西北玉王,多年不见了啊!”舒老板一脸微笑地朝西北玉王点了点头。

这时,童少玉的脸色比死灰还难看。

他身旁的那几名拜金女,更是一个个吓得不敢吭声,有的借故去上厕所,有的直接转过脸不敢去看鉴宝王。

童少玉的脸上像火烧云一样,难过了一阵后。很快,他又冷静下来。他心想,自己说的是方小宇,又没有直接和鉴宝王怼,得罪的不过是方小宇而已。

在他看来,方小宇不过是一名二十来岁的毛头小伙子而已。

像他这种自幼便出身在古玩世家的,富家公子,压根就不需要对方小宇这样的小人物,高看一眼。

在童少玉看来,方小宇最多也就是鉴宝王的一名徒弟。没准还是个打杂的呢!对于这样的小人物,他欺负了也就欺负了。没什么好可怕的。

“对了,刚才我听到你们,好像在讨论什么来着,可以说一说吗?”忽见西北玉王一脸好奇地,朝鉴宝王问了一句。

一旁的鉴宝王点头笑了笑道:“也没啥,就是有点儿争议罢了。我的这位朋友,说这一尊玉佛是品阶十分高的宝物,令公子却说,这尊佛像是一件不值钱的残品。不知道西北玉王又是如何看待?我倒想听一听你的看法。”

西北玉王仔细,在那一尊玉佛的面前打量起来,看了好一会儿后,便摇头叹惜道:“我的观点和我儿子的差不多。这尊佛像的确是一件好东西,但可惜在手臂那里多了一抹血痕,而且这一抹血痕是抹不去的。宝物沾血便成凶。只怕这玩意放久了,会成为凶器,所以,谈不上上等宝贝。”

说到这里,西北玉王有意朝方小宇问了一句:“不知道这位公子,为何一口断定这玩意就是一个上等宝贝呢!”

“原因很简单,看着舒服。而且仔细看,这一尊佛像,他总给人一种亲切感。这就叫生起法喜之心,若谁要是有缘,将这一尊佛像请回家,诚心贡奉,必会得到佛力的加持。令家宅平安,生意兴隆。”方小宇如实答道。

很快,西北玉王便得意地笑了起来。

“哈哈!这是哪门子的鉴宝学问。这根本就是一窍不通嘛!难怪我儿子会说这小了胡说八道。我看也没有说错嘛!”

其实,西北玉王早就听到儿子和方小宇的争论了,只不过他一直没有出声罢了。这会儿,见鉴宝王都挺身出来,要打自己儿子的脸。他肯定要为自己的儿子站一下队了。

不过,站队也要抓准了时机。他觉得,自己已经看透事物的根本了。他自认为,摆出自己的观点,就算是鉴宝王也无可反驳。

人群中,一下子又变得热闹了。

鉴宝王清了清嗓子微笑着朝众人道:“这一尊佛像,从表面来看,的确是存在缺陷的。然而,世间的万事万物,并非一尘不变。有时候,缺点却是优点。这一尊佛像的缺陷,恰恰是他最宝贵之处。”

听到这里,人们又是一阵热议。

“鉴宝王就是鉴宝王,说的话就是有水平。”

“看来,这家伙马上又要引出典故了。”

“没错,宝物结合故事,才能让它升值。”

一旁的西北玉王,早就有些不耐烦了。

他扬起脸有些不屑地朝鉴宝王瞟了一眼道:“舒老板麻烦你别绕弯子了,好不好。加快进度,把理说透。我倒想知道,这玩意怎么就成高品阶宝贝了。今晚你要是不给我一个合理的说法,我看你这鉴宝王,也别当了。哈哈!”

这话听起来,像是在开玩笑的,但话中却带着嘲讽的意味儿。

鉴宝王的脸色骤然沉了下来,一脸正色道:“说到这一尊佛像,这的确有一个典故。据说在唐朝的时候,某位高僧,得到皇帝的赏赐,在寺庙中立了一尊玉佛。便是现在这一尊玉佛。

然而,经历数百年的历史变迁后,当年的玉佛也流离转辗,被请到一处偏远的寺庙里供着。而且早就不再是当时的模样……”

正当,众人正听得起劲时,所听从不远处传来了一阵洪亮的念佛声。

“阿弥陀佛!”

很快,便见几名身穿红袍和黄袍的僧人匆匆地来到了这一尊玉佛的面前。

“师父,这一尊玉佛,可是我们寺庙中,当年遗失的那一尊玉佛?”一名年轻的和尚,向一名老和尚问道。

老和尚没有作声,而是满脸阴沉地凝望着玻璃柜中的那一尊玉佛,顿时脸色中掠过一丝悲伤的神情。

众人见了纷纷不解。

就在这时,又来了一波人马。

“快,方丈在那边。董总,走,今天无论如何,我们也要把这尊佛像拍下来。”

喜欢神棍小村医请大家收藏:()神棍小村医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神棍小村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白龙秀才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龙秀才并收藏神棍小村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