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着那锋利的刀锋刺进了小川幸德的手腕里,方小宇心中被惊了一跳,正暗自感叹,谁人刀法如此厉害,竟然可以将硬扛子弹的金丹后期高手刺伤。

然而就在他刚惊讶之际,又见那刀子从小川幸德的肌肉里弹了起来,自觉地掉在了地上,发出“咣”地一声脆响。

方小宇仔细一瞧,这才发现,原来那一把刀子并没有将这家伙刺伤,而是扎了个深深的印子。

小川幸德的手腕上的肌肉,像充了气的气球一般,陷进去,又自觉地弹了起来。

眼前这一幕,让方小宇惊了一跳。金丹后期高手,果真名不虚传,刀都刺不进去。

“谁?给我滚出来。”小川幸德虽未被刀刺伤,但先前的刀法又准又快,足见施刀者的功内非同一般。

此刻的他,很想会一会那位藏身暗处的高手。

顿时,四周静了下来,人们一个个用惊恐的眼神,打量着眼前这位金丹后期高手。

不一会儿,便见从一个角落里,站起一名满脸络腮胡,身材高大的男子。男子摘下了墨镜,缓步来到了伊丽塔娃的身旁。

他一脸冰冷地朝小川幸德望了一眼,“刚才是我出刀了。”

说完,他又微笑着朝伊丽塔娃点了点头,关心地问了一句:“伊丽塔娃小姐你没事吧!”

“没事!哈德里你怎么也来蒙古了?”伊丽塔娃狐疑地问了一句。

“这是你爷爷的意思。他考虑到这边的治安环境不太好,所以特意派我过来暗中保护你。”说话的时候,只见这家伙从口袋里摸出了一支打火机,在手上轻轻转动了一下。

方小宇仔细一瞧,很快便用透视功能,观望出那是一支可以发射飞刀的暗器。

小川幸德见眼前的男子,一脸淡然的样子,心中十分的生气。他咬了咬牙,朝男子喝了一句:“大胡子,找死!”

说话间,便见这家伙扬起手中的拳头,便准备往哈德里的身上招呼过去。

然而,还不待他的拳头发出,便见哈德里一挥手,迎着拳头打了出去。

“砰!”两股力量,在半空中相交,发出一阵巨响,把饭店里的人给吓了一跳。

很快,两人便向后自各退了一步。

“你也是金丹期高手?”小川幸德的脸色中掠过一丝惊讶,顿时嚣张的气焰灭了一半。

哈德里扬起脸冷冷地答了一句:“有我在,谁也不许欺负伊丽塔娃小姐。”

“哼!”小川幸德咬了咬牙,欲发作,可见眼前这位也是金丹期高手,只好强忍住内心里的愤怒,最终将一腔怒气发泄到方小宇的身上,朝他吼了一句:“小子,你等着。总有你落单的时候。”

说完,便带着自己的保镖匆匆离开了。

先前那名制片人,对方小宇是千恩万谢,说了一大堆的好话。最后还说要请方小宇吃中饭。

方小宇微笑着朝一旁的伊丽塔娃和她的保镖哈德里先生,点头笑了笑道:“走吧!我们一起找个地方坐下来好好聊聊。”

哈德里的脸色中掠过一丝不悦,鄙视地朝方小宇瞟了一眼道:“小子,如果一个男人连他身旁的女人都不能保护的话。他根本就没有资格,请美女吃饭。”

伊丽塔娃听了这话,生气地朝自己的保镖吼了一句:“哦!买嘎。哈德里,你这是在说什么?方总可是我最要好的朋友,你这么说他,我会非常的生气知道吗?”

“伊丽塔娃小姐,就算你生气,我也要表明我的态度。我建议你远离这种男人。因为他不能给你提供任何的安全感。”哈德里一脸冰冷地答道。

“没事!”方小宇淡然笑了笑朝伊丽塔娃道:“这位先生说得没错,如果不能保护身边朋友的安全,当然是没资格请他们吃饭的。我很认同这位先生的观点。”

说完,方小宇便有意伸出手,朝哈德里使了个眼色道:“来,认识一下,我叫方小宇。”

身为猛雷境雷法修行者的方小宇,自然也想了解一下金丹后期高手的实力。

他之所以要伸出手,就是想试探一下,哈德里的真实实力。如果自己能够与哈德里较劲的话,那么对付小川幸德的胜算将会很大。

“哼!想试探我的实力。你会后悔的!”哈德里见方小宇伸出手,早就看出了他的真实意图,便一脸冷笑地伸出了手,用力猛地一下捏住了方小宇的合谷穴。

他以为,只要他一发力,一定会痛得方小宇死去活来。

然而,让他意想不到的是,当他的手按压下去后,立马遭遇到一股强劲的反弹,好像有一根弹簧正在向外扩张似的,以致他的手想要使劲捏拿,都捏拿不稳。

“不可能,我可是一名金丹后期高手,这小子怎么可能扛得住我的握力?不,这一定是错觉。”

哈德里心中暗暗嘀咕的同时,猛一发力,决定给方小宇更大的苦头吃。

然而,就在这时,他听到手腕处发出“啪”地一声脆响,紧接着便从手腕处传来一阵钻心般的巨痛。

“啊……”哈德里一声惨叫,手腕支骨便断了,他立马从方小宇的手里甩了出来。

“不好意思。哈德里先生,我不是故意的。”方小宇关心地问了一句:“你的手,怎么了?好像断了?”

说这话的时候,他有点儿想笑。毕竟,对方是一名金丹后期高手,却输给了他连筑基境都没有突破的菜鸟,如何不让人费解。

“别碰我!”哈德里只觉脸上一阵火辣辣。他没有想到,身为金丹后期的高手,却会输给眼前这名不起眼的小子。

在他看来,方小宇最多也就是一名筑基初期的武者。论实力,他完全可以辗压对方才对。然而,事实摆在面前。他的手腕骨断了,方小宇却啥事也没。

这诡异的一幕,不得不令他,对方小宇刮目相看。

“小子,你刚才到底做了什么手脚?我不可能会输给你。”哈德里要死的心都有了,这是他身为武者以来,遭遇的最大的奇耻大辱。

这剧情敢情就像是一名壮汉,被一个六岁的小孩打了一巴掌,然后去揍对方,却被对方干倒在地。

哈德里感觉自己受到莫大的侮辱,顿时暴跳如雷。他咬了咬牙朝方小宇吼了一句:“小子,别装了,拿出你的真实本领,我要与你一决高下。”

喜欢神棍小村医请大家收藏:()神棍小村医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神棍小村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白龙秀才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龙秀才并收藏神棍小村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