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辛百亿把省长的秘书都要拉拢过来,替方小宇说话了,魏局长心里岂能不慌。

不过,事情已经做了。他也只好硬着头皮扛了。

还不待童秘书开腔,魏局长便抢先朝童秘书打了招呼:“童秘书你好!我这也是秉公执法。丹王说,有人来这里闹事,所以我就过来了……”

“哦!看来你做什么,都得听丹王的了。”童秘书不冷不热地答了一句,脸色很快便沉了下来,朝魏局长道:“我不清楚,之前你们在这里发生了什么。不过,我现在想占用几分钟时间,和这位方先生说几句话。”

“行,行,行!你说,你说!”魏局长连连朝童秘书点头。

童秘书转过脸,微笑着将目光落在了方小宇的脸上,伸出了右手道:“方神医,你好!我是继省长的秘书,你叫我童秘书就好了。没想到,还能够在这里遇见你,实在是太巧了。方神医,您千万别走,我们省长要找你,我这就给继省长打电话。”

与方小宇握过手后,童秘书立马便掏出手机,拨打了继省长的电话。

电话一接通,他便面露惊喜之色地电话那头小声道:“继省长,实在是太巧了,今天我在丹王的寿宴上,无意中遇见了神医方小宇。”

“真的?太好了!有救了,小舒有救了。你先给我稳住,我马上就过来。”

电话那头的继省长,比童秘书还要激动。

一旁的魏局长,隐隐听到了童秘书与继省长的对话。心中不由得暗暗叫苦。

省长大人都有求于这小子。可见这家伙,要比丹王还牛逼啊!恐怕,今天是真不能带这小子走了。

犹豫了数分钟后,魏局长转过脸,无奈地朝丹王叹了口气道:“丹王,您和这位方先生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我看这位方先生,也不太像是要来这里闹事的啊!”

丹王正在为这事而犯愁呢!原本他是想给方小宇来个下马威,然后借这个机会展示一下方家的实力。

可现在看来,方小宇这小子背后的实力,恐怕比他还要牛。

事情到了这一步,也只能退让了。

听了魏局长的话,丹王不仅没有生气。反倒站了起来,微笑着朝魏局长道:“魏局长,这的确是一场误会。”

说罢,他的脸色骤然沉了下来,没好气地朝一旁的方天轮和方天峰喝了一句:“你们搞什么鬼,在外面闹出的一点屁大的小矛盾,也能带到这家里。你们到底还想不想让我过这个七十岁的生日了?别忘记了,在这大厅里站着的,可都是我们方家的客人。还有你,遇事不去查清楚,就先逞起了威风。”

骂了侄子和儿子几句后,丹王的目光,又落在了刘管家的脸上,气得将手中的杯子,往茶几上猛地一放,发出“咣当”一声脆响。

方天峰、方天轮还有刘管家一个个面露苦色,心里却是一片悲苦。

魏局长见丹王的口风变了,脸上露出了欣喜之色,便非常爽快地接了一句:“既然丹王也说,这是一场误会,那我就先走了。”

说完,他便朝几名手下,喊了一句“收队”,便带着手下匆匆离开。

丹王训斥了自己儿子和侄儿一顿后,又亲自朝方小宇的身旁走来。

他先是面带微笑地和方富贵打了招呼:“对了,老哥,你刚才说什么来着,说你们也姓方,而且是来自龙县荷花村的对吧!”

说到这,丹王拍了一下脑门,好似想起了什么重要的事情似的,笑着朝方富贵道:“我想起来了,以前我听我爸说过,说我有一个堂弟,在很小的时候,便四处流浪,往龙县去了。我想一定就是你们了。看来,我们还真是自己人啊!”

丹王将手伸了过去,主动过来,要和方富贵握手。

这态度转变也实在是太快了。

方小宇都有点儿不敢相信,眼前这位竟然会是,名震一方的西南丹王。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热情,方富贵大感惊讶。

想想刚才发生的事情,他心里还是有些生气。便撇了撇嘴道:“你还是叫我富贵吧!别叫我老哥,我比你小。”

“行,富贵就富贵。自己人,也的确用不着那么客气。”方照天赔着笑脸答道:“富贵老弟,你不是来认亲的么?来,咱们上边坐。辛董、童秘书、华神医、既然你们都是小宇的朋友,那也就不必客气了。小宇,走,带大家到前边来坐吧!”

丹王那亲密的表情,俨然是把方小宇当成了自己的家人。

不过,任凭他的演技再好,也无法打动方小宇,那坚定不移的心。

他从知道丹王向方家借了运的那一刻起,便已经决定了复仇到底。他迟早要斩了丹王。

“谁和你是自己人了?”方小宇一脸冰冷地朝丹王扫了一眼,冷冷地喝道:“今天,我是来找你算帐的。”

闻言,丹王的瞳孔急骤收缩,心里却在暗骂:小样儿,要和我斗,分分钟玩死你。不过,看在省长大人的份上,先让你快活几天。

他微微咬了咬唇,犹豫了数秒后,最终还是挤出了一个笑容,热情地朝方小宇道:“小宇,我想你一定是误会我了。”

“有些误会是不可消除的。”方小宇冷笑道。他心里记挂的是被借运的事。其它皆浮云。

“也难怪,先前我儿子和侄子,对你的态度的确太过嚣张了一些。”丹王悠悠地叹了口气朝方小宇道:“我看这样吧!我叫这两个蓄牲过来,当面跪下来向你认错吧!”

丹王说这话的时候,认真地打量着方小宇脸上表情的变化。

他心想,我堂堂一届丹王,都放下尊严和你求情了。你小子,总不至于还不给面子吧!至于下跪,那完全是他的一个计谋罢了。不可能实现。

他算准了,方小宇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肯定不敢让他侄儿和儿子跪下来给他道歉。真要这么做了,那方小宇就失去了民心,甚至引起人们的极度反感。

自己儿子和侄儿也不可能会跪下来。到时方小宇要是敢逼着侄儿和儿子这么做,那丹王也就可以,以此为借口,当场出手击杀方小宇。

到了那时候,就算是省长知道了,也奈何不了他。毕竟是方小宇做得太过份了。身为丹王不可能任人欺负到头上来了,还不还手。

丹王正为自己的计谋得意之时,却听方小宇微笑着答了一句:“行啊!既然丹王开口了,那就让他们俩跪下来给我爸道个歉吧!向我爸认了错,我就可以原谅他们。”

喜欢神棍小村医请大家收藏:()神棍小村医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神棍小村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白龙秀才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龙秀才并收藏神棍小村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