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旁的占康飞听到这声音,不由得吓了一跳,自觉地往方小宇的身后缩去。

而在神医华冕身旁的华青虹,也好不到哪里去,吓得缩在自己爷爷的身后。

“方神医,前边的暗室便是我的孙子。自从中了蜮毒后,他便怕黑,不能见一点光芒。所以,只能关在这一间小黑屋里。唉!我先给你提个醒吧!以免你见到了他,会被吓着。”冷老爷子悠悠地叹了口气道。

“没事!我已经看到你孙子了。”方小宇微笑着答道:“他正在看着你呢!”

“啊!你……你可以看得到他?”冷老爷子一脸惊讶地瞪大了眼睛,颤声道:“这么说,你可以夜视了?”

“嗯!算是吧!”方小宇风轻云淡地答道。

“师父,你真的可以夜视,这也太牛了吧!”占康飞一听方小宇能够夜视,脸色中不由得又多了一份崇拜。

方小宇没有理会,继续朝前走去。冷老爷子则走在最前边。

“啪!”

冷老爷突然伸手将房间里的灯打开了,一道瘦枯如柴的身影,出现在众人的面前。

“嗷嗷!”

被锁在铁床上的冷江虎,满脸惊恐地瞪大了眼睛,望着众人,发出一阵阵怪叫声,挣扎时,将锁住他的铁链,晃荡得铃铃郎郎作响。

“啊!”华青虹本能地向后退了一步。

“妈呀!太可怕了。”占康飞也向后退了一步。

只有华冕、冷老爷子和方小宇、冷建涛四人相对平静。

“这就是我孙子,曾经一米八五的个子,一百六十斤的体重。如今却瘦得像木乃伊似的。”冷将军悠悠地叹了口气,眼泪不经意间便涌了出来。

一旁的冷建涛也是眼中噙满了泪水。

“我先过去替他把把脉看吧!两位也别难过,事情总会有办法的。”方小宇朝两人安慰了一句,便挺起胸膛径直朝前走去。

他刚要靠近冷江虎,却见冷江虎怒吼一声,便张牙舞爪地扑了过来,伸手要掐方小宇的脖子。

“小心!”冷老爷子大声喊了一句:“快,快把灯关了。江虎见不得光,一见光就发狂。”

“好,好!”一旁的冷建涛,伸手去关房间里的灯。

“没事!不必关灯。”方小宇手形一晃,便伸手抓住了冷江虎的手腕。

他这一喊,倒让冷建涛有些不知所措了,站在那里,想去关灯,又不敢关。

“嗷呜!”冷江虎张开嘴巴,吼叫一声,又朝方小宇的手上咬了过来。

吓得一旁的冷老爷子连忙用手去挡。

“混帐!这是方神医,替你看病的。你怎么可以咬他呢!”冷老爷子失望地朝自己的孙子骂了一句,说话间,便用手抵住了对方的额头。

他略表歉意地朝方小宇道:“方神医,我这孙子病了后就是这样。希望你别往心里去。”

“没事!我已经拿住了他的麻穴了。你可以松开他了。”方小宇暗运雷气,开始替冷江虎把起脉来。

“我儿子怎么样了,方神医你可有法子相救?”冷建涛迫不及待地问了一句。

方小宇没有作声,认真地把着脉。突然,他感觉手掌心一阵阴凉。像死人手一般,冰凉冰凉。

“这蜮毒竟是如此的深不可测。”

方小宇感叹了一句,试着将体内的雷气,灌入冷江虎的体内。

冷江虎的身子猛然一颤,叫得比先前更加的厉害了。

“我要你死!”

他咆哮着瞪大了眼睛,想要咬方小宇,却又被方小宇拿住了麻穴,一时动弹不得,只好咬拼命地摇头,愤怒地嘶吼着。

看着冷江虎,那一副强行挣扎的样子,众人无不同情。

一旁的冷将老爷子和冷建涛二人,脸上露出了担忧之色。正欲开口询问,却见方小宇扬起手,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

“夏日炎炎正好眠!”方小宇提起夏炎雷气,将手拍在了冷江虎的命门穴,缓缓将雷气输入了冷江虎的体内。

不一会儿功夫,冷江虎两眼一闭,歪着脑袋,倒在一旁铁架子床上,睡着了。

“怎么了?我儿子怎么了?”

“江虎的病情怎么样了?”

冷老爷子和冷建涛二人,几乎是同时问了一句。

“现在我用雷气,为他催了眠。依我看,最少要两个小时后才会醒来。我趁这段时间,先替他做一下针炙,将体内的阴寒之气排除一些。”方小宇答道。

说话间,他已经取出了银针,开始替冷江虎扎起针来。

望着方小宇行针如飞,一旁的华青虹忍不住,发自内心地称赞了一句:“厉害!这针法可以与我爷爷的针法,一较高低了。”

这话听得一旁的华冕,是一脸的尴尬。

他苦笑着叹了口气道:“只怕,如今的我,在针法上,还未必是这小子的对手呢!”

占康飞自信满满地笑道:“那当然。我师父的水平,就连我这医学博士,都比他差了好几个档次呢!他一掌下去就能让患者睡着。而我用催眠术,各种劝说、暗示,还要十多分钟才有效呢!不能比,实在是不能比啊!”

“哼!就你那水平,也配和我爷爷相提并论。我爷爷可是神医,你不过是一个冒牌博士罢了。”华青虹不服气地白了占康飞一眼。

“神医怎么了?我师父也是神医。而且我是真金白银的博士。”占康飞不服气地怼了一句:“方神医可以小瞧我,你却不能。”

“哼!”

两人彼此不顺眼的瞪了一眼。

方小宇已经替冷江虎扎完了针,只见落针之处,便有黑血渗出。

见状,众人面露惊骇之色。

方小宇望着冷江虎后背上的黑血,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道:“我看冷少校的病情有些复杂。而他体内的蜮毒,更是神秘莫测。我试着用雷气探测他的脉息,除了体内聚有阴寒之气外,并无大碍。现在我把阴寒之气排除出来了。可是冷少校的脉息反倒更弱了。更要命的是,他的命宫,现了死气,这实在不合常理。”

“现了死气?怎么会这样?”冷老爷子一脸不解地问道。他虽不懂相术,但死气还是听得懂。这不是说自己孙子马上就要死了么?

喜欢神棍小村医请大家收藏:()神棍小村医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神棍小村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白龙秀才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龙秀才并收藏神棍小村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