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我们错了。”见到段天恩哭得泪水连绵的样子,阿力无比的悔恨。

他松开了段天恩的手,转身便在方小宇的面前跪了下去:“方神医,我们错了,从一开始,我们便不应该打你的主意。你放我们父子一马吧!只要你肯放我们一马,我……我和我爸,以后甘愿当你的小弟。”

“对,方神医,只要你放过我们。我段天恩愿意听你的。以后就是你的小北了。”段天恩忍着巨痛,苦苦哀求道。

见阿力和段天恩二人大有悔改之意,方小宇心中的怒气也早就消了。

不过,这事他还得听一听小笔仙的意见。毕竟,这两个家伙当初打的就是小笔仙的主意。

想到此,方小宇便用意念与小笔仙沟通起来。

“妹妹,这两人,你打算怎么处置?”

“都已经是你的小弟了。妹妹我还能怎么样?算了吧!这两人留下来,将来对你大有帮助。白马峰的龙脉已经被毁坏了,让这两个人带你一起去修复龙脉气象吧!要治好冷青天孙子的蜮毒,必先恢复冷家的龙脉气象。”小笔仙笑着答道:“看在哥哥的份上,我已经原谅他们了。”

“好,一切听妹妹的安排。”方小宇会心笑了笑,目光又落在了阿力的身上。

见阿力那一脸诚肯的样子,他点了点头,淡淡地朝他使了个眼色道:“行了,你先起来吧!你爸的伤口还在流血呢!先给他老人家上药吧!”

“嗯!谢谢方神医。我这就给我爸上药。”阿力朝方小宇磕了一个头,转身便拧开了金创药的瓶盖,往段天恩的裆部撒上了药粉。

随着一阵火辣辣的感觉从下边袭来,段天恩痛得嗷嗷直叫,好一会儿才见他喘着粗气地喊道:“神了,这药真是神了。现在竟然不痛了。”

“最迟明天就可以全愈了。”方小宇朝段天恩瞟了一眼,轻声叹了口气道:“不过,以后你那玩意儿,恐怕就废了。金钟罩也没了。”

一听这话,段天恩老脸阴沉,“哇”地一声哭了起来:“唉!命苦啊!可惜了我这几十年的修为。”

见段天恩哭得泪水连绵的样子,方小宇清了一下嗓子,一脸平静道:“行了,你也不必哭泣了。不过是金钟罩八成而已,这玩意估计也比梅山神打强不了多少。只要你肯听我的话,有机会我教你梅山神打。虽谈不上天下无敌,但对付几个混混,还是足够了。而且梅山神打不能天天苦练,只要过法就行。”

“真的?太好了。方神医,只要你肯教我梅山神打,你让我做牛做马我都愿意。”段天恩激动地答道。

“方老大,你也教我两招吧!”阿力也跟着激动哀求道。

“教你们功夫,没问题。不过,要经过我的考验才行。我什么时候高兴了,就什么时候,教你们功夫。”方小宇朝二人扫了一眼道:“行了,现在药也上了,你们两人快起来吧!我们先去冷家祖坟看看。稍后,再来看看整个白马峰的龙脉,是否遭到了破坏。”

听了这话,段天恩父子俩互望一眼,很快便爬了起来,又说了一番拍马屁的话,父子俩这才笑了起来。

“前边的路虽然被堵住了,但我有办法绕过它。走,我们往回走,那边还有一条秘道,通往山顶。”段天恩一脸激动地朝方小宇道,说完便带着方小宇改道前行。

“喂!那个日本人怎么办?”先前那名少女望着,前边的一堆泥石,有些担心道:“那男的死在这里,到时会不会有人找我们的麻烦啊!我感觉他应该不是一个人来的。”

“没事!来一个杀一个,来一百杀一百,胆敢犯我华夏龙脉者,我不杀他,天也会杀他。”方小宇冷冷地答道。

话是这么说,但他的心里,却隐隐有些担心。

因为先前那名日本男子看起来,虽不像是修行者,但那一身抗击打的能力,却是十分的吓人。否则,这家伙第一次从山崖上,坠落下来的时候,早就应该死了。

这抗击打能力,不输于一名金丹初期高手。

这名男子,若不是被巨石砸中,就算被活埋也死不了。可偏偏这人的抗击打能力,不是通过修行得来的。

说明,极有可能是通过某种药物,改变体质,而实现的。如果这种药物,让一些居心叵测的坏人,弄到手,大规模生产,用于军事或者是犯罪的话,那后果不堪设想。

想到这一重,方小宇便朝一旁的冷江龙道:“冷上校,我看先前那名日本男子的来历诡异。不知道你有没有途径查明此人的身份?”

“方神医,你放心。就算你不提,我也会叫人去调查此人。无故破坏我们华夏龙脉,可恶致极。面对这种恶人,我冷江龙绝不会手软。”冷江龙咬牙切齿地骂了一句。

“好!此事,就交给你了。有消息立马通知我。”方小宇微笑着点了点头,旋即又扬起脸朝众人道:“走,我们紧跟段大师,务必抢在辰时结束之前,赶到冷家的祖坟地。”

“走!大家跟上来。”段大师一脸得意地朝众人一挥手,便朝另外一个方向径直走去。

一路上,方小宇加快了脚步,并催促段天恩快些赶路。

由于段天恩,先前被石头切了蛋,走起路来不方便,可偏偏方小宇赶得又紧,这家伙只好忍着隐痛,飞快地小跑起来。

此刻的段天恩走姿,像鸭子一样,十分的搞笑。

看得一旁的阿香小姐,忍不住笑出声来:“方神医,你不能再催了,再催,段大师就真的要变成一只唐老鸭了。”

一听这话,段大师气得直翻白眼。

他生气地朝阿香小姐瞟了一眼道:“哼!别笑话我变成太监了。我咒你嫁不出去,将来没人要。”

“嫁不出,也轮不到你这太监操心。方神医会疼我就够了。”阿香小姐没好气地朝段天恩骂了一句。

“你……气死我了。”段天恩气得胡子都颤抖,可很快又转念笑了起来:“嘿嘿!老子想开了,反正处男几十年了,太不太监都一样。现在无蛋一身轻,老子走起路来,还轻松了。我跑!”

说着,这家伙便憋了一口气,飞快地在山路上跑了起来。

一路上,惹得众人哈哈大笑。

喜欢神棍小村医请大家收藏:()神棍小村医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神棍小村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白龙秀才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龙秀才并收藏神棍小村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