岛上六名阴阳师,八名巫师共同做法事,在为顾玲的升坛仪式做准备。同时在人群中的各个角落里,还安插了数十名剑道和武道高手。

他们分布在阴寒岛上不同的位置,等待的就是方小宇的到来,然后好一举将他给灭了。

为些,巫法社甚至还派出了一架直升飞机,在暗中监视着阴寒祭坛上的一举一动,以防方小宇的到来,及害怕他来了又跑了。

日本巫法社分堂堂主山左向北,突然接到了由阴寒宫那边打来的电话。

“报告堂主,阴寒宫那边出大事了,地下拳赛遭遇一位华夏年轻人的破坏,已经陷入了瘫痪状态。此时的地下拳场内已是人去楼空,二楼的酒吧也空了。那里发生了枪击案,有四名巫法社弟子死亡,一名柔道高手受伤。我们的顶级金牌拳王,皮特牛先生也被打死了。”

“什么?这到底是谁干的?”山左向北听了手下的话,气急败坏地吼了一句。

电话那头,立马传来一阵颤抖的声音:“初步调查,事故的发生,与方小宇有关。这小子前往阴寒宫的地下拳场挑战现任地下拳王皮特牛先生,一拳将他打死了,不仅如此,他还将我们的一名顶极柔道高手,风断松叶给打成了太监。另外那几名死的巫法社弟子,初步推断,也是这小子给打死的。”

阴寒宫的一名主要负责人,向巫法社的堂主战战兢兢地汇报了事情的经过。

“什么,又是方小宇。这小子竟然主动找到阴寒岛去了。而且还闯入了我们的阴寒宫,把人给打伤了。这太过份了。阴寒宫可是我们巫法社的支柱产业。今天被这小子给毁了,这事和我他没完。”

山左向北气得咬牙切齿,接电话的时候,手都在颤抖了。

他对着电话那头,大声咆哮起来:“传我的命令,要不惜一切代价把方小宇给灭了。另外要加强戒备,千万不能让这小子,再去坏了我们在阴寒岛上安排的纯洁女阴神的升坛仪式。一旦发现了方小宇的行踪,立马汇报。必要的时候,直接将这小子给击毙了。”

山左向北一听巫法社在阴寒宫的产业,遭到了方小宇的破坏,心中无比的气愤。

他当即做出了批示,要求所有的巫法社弟子,全力以赴,必须将方小宇给拿下来。

然而,这还没完。

不一会儿,又有一名巫法社的核心成员打来了电话。

“报告堂主,不好了,我们派出去的眼线,宫田静美小姐,十有八九,已经背叛我们了。”

“啊……还有这样的事情?宫田静美难道被这小子给迷住了?你们到底在做什么?她可是我的小姨子啊!你们这群饭桶,怎么连个女人都守不住,竟然让我的小姨子被这小子给拐跑了?”山左向北难以置信地瞪大了眼睛,不停地用手轻捋着下巴的胡须。

他犹豫片刻后,咬了咬牙道:“传我的命令,立马召集社中所有的核心弟子,召开紧急会议。我们必须今晚就将方小宇给拿下。否则,这小子多在岛上呆一天,就会给我们的阴寒岛带来无穷尽的损失。我可不想再看到这小子呆在日本撒野。”

“嗨!我这就去通知所有的核心成员前来开会。”电话中的那一头,一名巫法社弟子,点头应了一声,立马挂断了电话。

山左向北的脸色中布满了阴云。

他犹豫了数分钟后,立马又打电话通知了一名助理,要求她马上在阴寒岛上的阴祭坛附近的酒店,开好会议室,准备召集所有的巫法社核心成员,在岛上召开紧急会议。

那是一个关于,如何对付方小宇的紧急会议。

会上除了头一天的几名大佬外,还多了一位柔道协会的成员。

由于风断松叶成了太监,此事立马引起了当地柔道协会的注意。所以,也派出了代表,前来商讨如何对付方小宇。

三口会,以极各大集团的老总们,也都来了。

在会上各路精英,争先恐后地,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众人纷纷提出应对方小宇的对策。

当这些核心成员,提到方小宇的时候,一个个咬牙切齿,恨不得扒了他的皮。

“方小宇,又是方小宇。这家伙实在是太可恶了,今天我们必须灭了他,否则,我夜晚会睡不着。”巫法社的一名大护法,将手中的权杖不停地在地上顿着,发出一阵突突突的声音。

三口会的一名核心成员,也生气地拍了一下桌子:“岂有此理,这小子是欺负我们日本没人吗?竟然敢挑衅到我们的阴寒宫去了,还把我们的地下拳场给毁了。今晚这小子必须死。”

“我们必须杀了他。不惜一切代价。”堂主山左向北也脸色阴沉地接了一句,他顿了一下,语气又变得缓和了不少,朝众人提醒道:“不过,你们在执行杀人方案的时候,可千万要小心一些。我的小姨子,宫田静美小姐,也在方小宇的手上。”

“什么宫田静美小姐,已经被这小子肋持了吗?”来自美国的海军陆战队的退役军人,桑克拉斯,一脸焦急地朝山左向北问道。

“不,宫田静美小姐不是被肋持了,而是背叛了我们。”山左向北有些惭愧地低下了头。

“什么?她竟然背叛了我们巫法社?这么说,宫田静美小姐一定与方小宇那个小子有着牵扯不清的关系了?”桑克拉斯脸色阴沉地,将手中一只杯子捏得粉碎。

他有一种被人绿了的感觉。

见到这一幕,身旁的山口会代表,山井一太武郎将手落在了桑克拉斯的肩膀上,微笑着安慰道:“桑克拉斯,你是唯一个以海外雇佣军身份参加我们巫法社核心成员的弟子。你应该好好的珍惜在这里的每一天,别为了一个女人而做出冲动的事情。宫田静美既然已经背叛了巫法社,你更应该将愤怒的仇恨指向方小宇,唯有杀了他,才能平息你心头的怒火。”

“没错,我应该亲自杀了方小宇。他抢走了我的女人宫田静美。在我的心目中,宫田静美是圣洁不可侵犯的。我要亲自宰了那个华夏小子,一定是他用花言巧语,令我的女神变了心,从而背叛了巫法社。”说这话的时候,桑克拉斯脑海中闪过,端枪狙杀方小宇的念头。

喜欢神棍小村医请大家收藏:()神棍小村医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神棍小村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白龙秀才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龙秀才并收藏神棍小村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