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小宇早已用余光,看清楚了对方的动作。

他并没有急着制止对方,直到降头师准备将手中的一枚竹钉,往纸片人上钉去。

方小宇才以极快的速度,抓住了宫野吉的肩膀,微笑着喊了一句:“宫野吉先生,小心有人在摄你的魂。”

说话的同时,方小宇早已暗运雷气,轻轻推着宫野吉向一侧移了半米远,两人来了一个大换位。

人影不偏不倚,正好笼罩在降头师摄魂的位置。

由于方小宇出手极快,加上宫野吉被迷魂蛊迷了魂,以至令宫野吉整个人被方小宇微微提起,都毫无知觉。

直到他反应过来的时候,降头师手中的摄魂钉,已经打在了他身后的影子上,接连打下了三枚。

与此同时,方小宇早已从宫野吉的头上,撸下了一根白发。

这一幕,就连一旁的阴阳师都没有反应过来。他只是看到人影晃动了一上,方小宇就与宫野吉换了位置。

方小宇轻轻拍了一下宫野吉的肩膀,退去了他身上的迷魂蛊效应。

旋即,又故意大声朝降头师喊了一句:“我靠,这家伙在做什么?”

听到喊声,降头师双手猛然一擅,手中的一纸符纸,抖落在地。

方小宇快步走过去,将一张符纸捡了起来,一脸正色地喝道:“好哇,这家伙一定是在,暗中施降头术。宫野吉先生,快看,他对着你的影子打下了摄魂钉。这是一种摄魂的降头术。在开工当天,一旦被人在影子上钉上了摄魂钉,此人必会招来血光之灾。这就叫做以血祭地。看,这钉子正好,打在宫野吉先生的身上。说明接下来,宫野吉必会遭遇血光之灾。”

宫野吉早已转过身,快步跟着方小宇来到了降头师的面前。

他看到自己的影子,正好笼罩在一张小纸人上,上边还打了三颗竹钉子,顿时气得脸色发白。

“你……你个蠢货,你这是在做什么?”

“宫野吉先生,这小子胡说八道。”降头师被方小宇的一句话,给气得鼻子都要歪了。

他一脸紧张地朝宫野吉解释道:“我怎么可能会对宫野吉先生施降术呢!这小子是在血口喷人。”

“哦,这么说,你是在对我施降术了?”方小宇冷然一笑,一把拎起了降头师的衣领,目光中掠过一丝浓浓的杀气。

“没,没有的事。我怎么可能对您施降头术呢!”降头师吓得脸色苍白,堆满了笑容,生怕方小宇对他下杀手。

“说来说去,你还是在暗算宫野吉先生。”方小宇冷笑着答了一句。

说完,他弯下了腰,用手指了指地面上的一根摄魂钉道:“宫野吉先生,快看,这是什么?”

说话的时候,方小宇早已暗中将手中的一根白发,丢在摄魂钉上。

这根头发,正是他从宫野吉的身上取来的。

宫野吉脸色凝重地弯下腰,将那一根白发捡了起来,握在手中瑟瑟发抖。

“啊……这……这不是我的头发吗?”宫野吉恶狠狠地朝那名降头师瞪了一眼咆哮道:“说,这是怎么回事,我的头发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见多识广的宫野吉,自然明白,头发在诅咒术中的重要作用。弄不好,可是会死人的。

“宫野吉先生,你听我说……事情,不是你想象中的样子,我绝对没有要对你下降头术的意思……”降头师吓得几乎要哭出声来了。

“够了!”宫野吉气急败坏地朝他喝了一句:“我不管你有没有对我施展降头术。你立马给我破解了,否则,死!”

“是,是,我这就破解。”降头师吓得手都在发抖了,连忙取出先前的那一张符纸,一把火将符纸给烧了,紧接着,又用手将插在泥土中的摄魂钉给拨了出来,将它折成了几断,最后又将纸人给烧了。

将这些处理完毕后,降头师深深地喘了一口气,笑着朝宫野吉道:“宫野吉先生,我已经替你化解了降头术。”

“嗯!这还差不多。好了,没什么事了。你可以到一旁凉快去了。”宫野吉仔细思考后自然清楚,降头师不会对他下手,他之所以这么说,不过是想消除方小宇心中的顾虑罢了。

然而,让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方小宇却没有消停的意思。

“宫野吉先生,你目前的处境非常危险。”方小宇扬起脸,朝降头师瞟了一眼,旋即微笑着解释道:“据我了解,受害者一旦被人摄了魂,必定会招来血光之灾。除非,让施展降头术的人,付出血的代价。依我看,最少要让对方断一条腿才行。否则,此局不可破解,直到被摄魂者出事,甚至死了为止。”

“方小宇你太阴险了。”降头师气得咬牙切齿地朝方小宇破口骂了起来:“我不过是暗算你一次,你小子却要我断腿。你太狠心了吧!”

“是啊!方先生,你这么做是不是有些太过份了。”一名高个子阴阳师也跟着接了一句。

闻言,另外两名阴阳师,也跟着为降头师打抱不平。

“方先生,你这是要把人逼上绝境啊!”

“是啊!方先生,你非要把人逼死才肯罢休吗?”

“我说的只不过是实事罢了。你们爱信不信。”方小宇作出一副很是轻松的样子,朝一旁的宫野吉瞟了一眼,冷然笑道:“先前被摄魂的是宫野吉先生,接下来,要断腿或丧命的自然也是宫野吉先生,又不是你们,你们自然不会心痛。”

“你……”三名阴阳师被气得直翻白眼,连辩解的勇气都没了。

“我什么我,我这完全是为了宫野吉先生着想。”方小宇朝三名阴阳师瞪了一眼,没好气地答道:“如果你们真心希望宫野吉先生好,应该主动替宫野吉先生承提这一份诅咒才是。用你们身上的鲜血来祭祀阴神庙。这样才能够,减轻宫野吉先生的所受的咒力。”

“你……方先生,你这是故意拖我们下水啊!”

“是啊!方先生,你可不能把我们也带下水。”

“方先生,我们可没有做错什么。”

三名阴阳师一个个吓得脸色苍白,心中无比的后悔。他们生怕将自己也连累了。

喜欢神棍小村医请大家收藏:()神棍小村医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神棍小村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白龙秀才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龙秀才并收藏神棍小村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