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到这一幕,宫野吉瞪大了眼睛,望着那一道道透明的人魂,钻进了前边不远的乱石堆中,他心中无比激动,也跟着情不自禁地喊了起来。

“看到了,我看到了我的爷爷了。没错,那就是我们家的老祖宗。太好了,我悬着的心终于落下来了。”

他的嘴角便掠过一丝阴冷的笑意。

这时,一辆救护车呼啸而至,在工地现场停了下来。

一名医生带着三名护士,急匆匆地抬着担架,提着氧气瓶下了车,来到了宫野吉的面前。

“天哪,您怎么弄成这样了,这到底发生什么了?”男医生看到,被巨石压断了双腿的宫野吉脸上,身上又被火烧得血肉模糊,忍不住瞪大了眼睛,发自内心地感叹了一句。

另外几名护士,也被眼前这一幕给吓呆了,一个个张大了嘴巴,一时间不知所措。

“还愣着干嘛?快扶我上车啊!哎哟,痛死老子了。”宫野吉见医生和护士们,都一个个被眼前的惨景给吓呆了,不由得气急败坏地骂了起来。

“快,快救人。”男医生大声喊了一句,旋即便在宫野吉的面前蹲了下去,开始施救。

“医生,我的腿还有救吗?”宫野吉朝男医生问了一句。

一阵观望后,男医生苦笑着摇了摇头:“恐怕得高位截肢了。你看,都被巨石碾成肉饼了。这……这怕是神仙来了,也没救啊!”

“啊……那我那地方,岂不是也没救了?”宫野吉缓过神来,不经意地往自己的下边瞧了瞧,只见那地方也早已是血肉模糊,不由得担心起来。

男医生皱起眉头,苦笑着再次摇了摇头:“抱歉,先生,你那地方恐怕也不保了。”

“啊……怎么会这样……”宫野吉一听,那地方也保不住了,只觉天旋地转。

他苦笑一声,望着天空落泪道:“老夫还有个三十岁的小娇妻,可现在的我,已经是个太监了,往后这几十年可怎么过啊……”

说完,他两眼一黑便哭得晕了过去。

“宫野吉先生,快醒醒。”

“老会长!”

“宫野吉先生!”

现场又是一片呼喊声。

正当众人一筹莫展时,又见宫野吉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他用手抹了一下嘴角的血丝,带着一丝苦笑道:“罢了,罢了,只要我们的老祖宗回来了就没事了。”

说完,他便往鹰钩鼻的耳边靠了过去,轻声叮嘱了几句。

“明天,就送这小子回国。记住,按照我的原计划行事。这一次不能有任何差错。”

“宫野先生,这不太好吧!别忘了,我们还派出了几名专家一起前往华夏呢!难道他们也一起……”鹰钩鼻的话说一半,便打住了。

宫野吉将手落在鹰钩鼻的肩膀上,咬了咬牙,轻声冷然道:“没错,面对强大的敌人时,就得付出血的代价。这一切,我早就算计好了的。我要让这华夏小子死!”

说完,他便得意地笑了起来,扬起脸望向了不远处的方小宇。

放出众阴魂后,方小宇缓缓将收魂瓶收进了腰间,望向了宫野吉,微笑道:“搞定!宫野先生,你慢慢养伤吧!没想到,一场灾难,就让你变成太监了,余生苦了你家小娇妻啊!”

“这……”

宫野吉被方小宇看似问候的一句话,给气得差点翻白眼。

犹豫数秒后,才见他吐了口气,尴尬地朝方小宇挤出了一个微笑:“谢谢方先生的关心。我有伤在身,就不送你了。明天,你自己乘坐飞机回国吧!到时希泉先生,会前来相送的,另外,我们还特意安排了专家组和古林茜娜小姐随你一同前往华夏。”

“谢谢了!”方小宇点了占头,旋即又扬起脸,朝宫野吉笑道:“不过,我要提醒你,千万别和我耍什么花招,更不要试图算计我。否则,你们的老祖宗,有可能还是保不住。”

“我们的老祖宗?”宫野吉的脸色一下便沉了下来,一脸狐疑望着方小宇:“你不是已经将我们的老祖宗,放出来了,让他们进入了阴神庙吗?”

“没错,的确已经进入了阴神庙。不过,现在魂气还未稳定。万一我出事了,这些阴魂走散了,你们可就没处寻找了。总之,我方小宇没事,你们的老祖宗才会平安。”方小宇笑着答道。

“哈哈哈!方先生,你放心好了,我们是朋友,怎么可能算计你呢!别忘了,我们还有专家组陪你一起坐飞机回家呢!”宫野吉爽快地笑着答道。

这老家伙的话是这么说,心里却冷冷地哼了一声:小子,你在日本闹出这么大的动静,不付出生命的代价,怎么行?这一次,就算老子牺牲整个专家组的人,也要把你小子给弄进海里面。炸死你丫的。

宫野吉的嘴角,隐藏着一抹得意的冷笑。

方小宇虽看出来了,却并没有指出来。

他快步走到,一块立起来的石柱旁,用朱砂玉笔,在石柱上画了一道符文。

旋即一脸悠然地转过脸,表情严肃地望向了,来自东京的各大家族的大佬们。

“看好了,这是一道锁魂符。现在我已经将你们老祖宗的阴魂,锁在眼前的风水宝里。阴神庙一旦建起来,他们自然就会进入阴神庙,享受你们的香火贡奉。不过,有必要提醒一下各位,这一道锁魂符,与我的命魂已建立生命契约,三天之后,自动解除。也就是说,三天之内,我若平安无事,你们的老祖宗也就没事。我若出事,你们的老宗祖也会跟着魂飞魄散。”

此话一出,人群中立马炸开了锅。

“啊!这小子实在是太阴险了。”

“这小子果真是个人精。”

“即使回国了,也还留了一手。”

一听这话,鹰钩鼻忍不住轻声骂了一句:“这小子也太阴了。”

闻言,宫野吉冷然笑着附在鹰钩鼻的耳边道:“没事,让他蹦跶吧!这小子是在吹牛逼。他想借此威胁我们,好安全送他回国罢了。建立生命契约,可是要刺血书符的。他当我吉野对玄学一点也不懂吗?稍后,我们会叫阴阳师,去验证这一道符,是否真的拥有灵力。若无灵力,说明这小子在撒谎,到时我们可以大胆的实施原计划。”

喜欢神棍小村医请大家收藏:()神棍小村医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神棍小村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白龙秀才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龙秀才并收藏神棍小村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