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众大佬们,又都一个个喜笑颜开,宫野吉得意地笑着朝众人道:“大家尽管放心,我们的老祖宗是不会有问题的。方小宇这小子故意留下一道符文在这骗我们,说明这小子心里是虚的。我宫野吉一定会找机会,让这小子为他大闹巫法社之事,付出血的代价。”

“太好了!我们支持宫野吉先生。”

“灭了这小子。”

“方小宇迟早要完蛋的。”

“方小宇你活不久了。”

听着众大佬们的拥呼声,宫野吉的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他朝那名男医生挥了挥手道:“走吧!带我去医院做手术吧!”

“已经来不及了。这腿不能再留了,我必须现在就替你截肢,否则,熬不到医院,您就要挂了。”男医生说完,便亮出了一把手术刀。

一看那明晃晃的刀子,宫野吉吓得脸色苍白,颤声喊道:“你怎么可以在这里替我做截肢手术。麻药,麻药呢?”

“抱歉,宫野吉先生,我们没有带麻醉师,也没有麻药。委屈你了,再不截肢,您的性命都难保了。”男医生说完,雪亮的手术刀,猛地晃动了一下,往他被压扁的大腿上切了下去。

“啊……”宫野吉发出一声惨叫,当场又晕了过去。

可很快,他又被割肉的巨痛,给刺激醒了。

此时的男医生,正一刀一刀的将他的断腿,从巨石上切下,痛得宫野吉死去活来,发出一阵阵撕心裂肺的惨叫声。

痛得半死的宫野吉,嘴里说起来了糊话,不停地咒骂着方小宇。

“方小宇你个王八蛋,害我好苦啊!我要你死!”

尽管,宫野吉骂得狠,事实上,此时的方小宇,却过得十分的滋润。

在古林茜娜的陪伴下,他尽情地享受着东京各处的美食,悠闲地逛着街。

两人在街上转悠了一阵后,方小宇成功的甩掉了跟踪他的人。

他与超级女助理古林茜娜,在东京玩到很晚。

直到午夜时分,方小宇这才回到了建阴神庙的工地附近。

工地上的工人,正在连夜赶工建阴神庙,鹰钩鼻和他的助理亲自督阵。

方小宇在离工地一里路的地方,设了一个法坛,然后摆上收魂坛和引魂符。

随着一阵念咒做法后,他成功地,将阴神庙里所有的阴魂,又都引了过来。

不到十分钟的时间,法坛四周已是黑压压的一片,拥挤了一大堆的阴魂。

这些人魂正是从巫法社抓来的,那些大佬家族们的老祖宗。

“进!”

方小宇取出铐魂棒,大声喊了一句。

众阴魂便乖乖地化作一阵阵青烟,钻进了法桌上的收魂坛内。

“搞定!我会把你们的魂,安放在飞机上。如果宫野吉这条老狗,把飞机炸机了,你们也会跟着魄飞魄散。这事,只能怪你们的子孙不孝了。”

方小宇冷冷地对着收魂坛嘀咕了几句,旋即便将一张五雷符纸,贴在了收魂坛上,封住了坛口。

一切搞定后,他将做法事的道具收了起来,将那一只收魂坛挂在了腰间,大摇大摆地回到了酒店内。

第二天,鹰钩鼻带着各大家族的大佬们,亲自送方小宇,登上了飞机。

就在上飞机的时候,方小宇取出了腰间的收魂坛,微笑着朝各大家族的大佬们,挥了挥手,微笑着喊道:“大家回去吧!不必送了。对了,有一个消息,差点忘了告诉你们。”

一听这话,鹰钩鼻和众大佬们的脸色,微微有些难看了。

方小宇微笑着,从腰间摸出了一只收魂坛,在众人面前晃了晃道:“对了,我昨晚又特意回阴神庙工地,将你们的老祖宗请回来了。你们放心,只要我回国了,立马会将这一只收魂坛,随机带回来。”

此话一出,众大佬们立马又乱成了一团,纷纷议论起来。

“啊……这……这怎么行。”

“这小子,怎么又把我们的老祖宗抓走了。”

“太可恶了。”

“希泉先生,这是怎么回事?”

各家族大佬们的目光,落在了鹰钩鼻的脸上。

鹰钩鼻的脸色也沉了下来,一脸狐疑地朝方小宇问道:“方先生,你不是已经将我们老祖宗的人魂,放进了阴神庙吗?怎么还在你的手上。”

“因为,我担心你们炸机。所以,留了一手。”方小宇似笑非笑地答了一句。

他想看一看对方的反应。

“方先生,这怎么可能。我们不可能会炸了飞机。要知道,我们的专家还和您在一块儿呢!况且,我还安排了一名超级助理给您。”鹰钩鼻用手抹了一下额头的汗珠,微笑着朝方小宇道:“方先生,您就别和我开玩笑了。”

他笃定方小宇是在骗他。

因为他昨晚亲自在阴神庙工地监督,并没有看到方小宇到来。

事实上,方小宇早已在放出阴魂的时候,就已经在工地做了手脚。他昨晚在一里开外的地方的鬼门线上,设下法坛,将阴神庙里的所有阴魂已经给收了。

不过,鹰钩鼻不相信他的话。

“行吧!就当我是和你开玩笑的!”

方小宇叹了口气,旋即又扬起脸,朝各大家族的大佬们,喊了一句:“你们的老祖宗出了问题,尽管找宫野吉和希泉先生。我相信,他们俩会对这事负责的。”

“方先生,你……”鹰钩鼻气得鼻子都要歪了。

方小宇十分从容地笑着答了一句:“先走了,我还要登机呢!”

说完,转身便朝机舱里走去。

望着方小宇,转身时那自信满满的表情,以及他那一份淡定从容的样子。

鹰钩鼻心中,又开始有些怀疑了。

他怀疑方小宇是不是真的,已经把阴神庙里的阴魂全给收走了。

这淡定的眼神告诉他,方小宇绝不是这么好算计的。隐隐间,鹰钩鼻心中多了一份悸怕。

不一会儿,飞机起飞了,还不等鹰钩鼻想明白,方小宇已经带着古林茜娜,还有五名专家,踏上了飞往华夏的专机。

送走方小宇后,鹰钩鼻又安慰了一番,各大家族的大佬们。他告诉他们,各家族的老祖宗不会有事。

事实上,他心里自己都没底。也开始有些怀疑,方小宇是不是真的将阴神庙里的阴魂给收走了。

等各家族的负责人散去后,鹰钩鼻立马掏出手机,拨打了宫野吉的电话。

电话拨通,鹰钩鼻把方小宇先前对他所说的那一番话,和宫野吉说了。

“宫野吉先生,方小宇那小子,又把我们老祖宗的阴魂给收了。你看要不要通知飞机返航?”鹰钩鼻脸色凝重地问道。

“什么?这小子又把阴魂收走了。这不可能!”宫野吉咬了咬牙道:“这小子一定是在编谎言。不必返航。”

“可是……”鹰钩鼻微微有些担心道:“万一我们老祖宗的阴魂,真的在这小子的手上,怎么办?”

“我只知道,方小宇必须死。这是上头的意思,也是我的意思。我们要不惜一切代价,让这小子消失。”宫野吉冷冷地答了一句,说完,便一下软瘫在病床上。

喜欢神棍小村医请大家收藏:()神棍小村医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神棍小村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白龙秀才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龙秀才并收藏神棍小村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