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品,保证是正品。”鲍劈头点得像鸡啄米似地,朝玉罗刹答道:“玉姐尽管放心,我鲍劈做事,向来凭借良心。我会用事实证明,我们公司所拍卖的药一定是真的。这事儿是可以马上得到验证。只要是真正的灵药,立马便能够炼出培元液来。”

说完,他咬牙切齿地朝方小宇瞪了一眼,心中暗喜道:小子,接下来,你死定了。玉罗刹如此多疑的一个女人。要是,你炼出的培元液失败了,你小子就死定了。要是炼成功了,你小子就等于在打自己的脸,到时我再倒打你一耙,看你小子脸往哪儿搁。无论如何,你小子都死定了。

“抓紧时间找药。要是没有找到,我马上把你给斩了。”玉罗刹有些不耐烦地朝鲍劈公子瞪了一眼,吓得鲍劈公子缩了一下脖子,一句废话再也不敢多说,老老实实地继续找药。

又过了十多分钟,鲍劈公子的一名手下,激动地叫了起来。

“找到了,老大找到了。你要的药找到了。”

“太好了!”鲍劈从手下的一名异能保镖的手中,接过了那一袋子药,仔细看了又看,很快,脸上的喜色,立马又变成了难过。

一想到,自己幸幸苦苦弄来的培元液药材,转眼间却要送给玉罗刹这个女魔头,他心里就难过。

“拿来!”玉罗刹快步走了过去,一把从鲍劈的手中将那一包药给抢了过来。

“玉将军,您应该还需要药方吧!”鲍劈公子似乎想起了什么,连忙微笑着补充了一句。

他早已准备了一份暗中修改过的药方,打算趁这时候献给玉罗刹。

然而,玉罗刹丝毫没有领他的情,只是表情淡漠地朝他瞟了一眼:“不用了,培元丹的药方我有,用不着你操心。”

说完,她将手伸进了自己的胸怀里,轻轻一抖,从自己胸怀的储物袋内,取出了一张药方。

玉罗刹将药方递给了方小宇:“拿着,这是药方,好好研究一下。明天早上,再把药交给你。”

说完,玉罗刹又将目光,望向了一旁的鲍劈公子,冷冷地叮嘱道:“鲍劈,你给这位先生安排一间上等客房。让他好好的休息一晚,明早吉时炼丹。”

“是!”鲍劈的脸色中掠过一丝狡黠,心想,报仇的机会终于来了。漫漫长夜,就算不能杀了方小宇,也要利用这个时机给他下一场毒啊!

想到这一层,他心中便无比的激动。

然而,接下来一的一幕,却让他大感意外。

鲍劈非常恭敬地朝方小宇做了一个请的动作:“方先生,这边请,我亲自给您安排上等客房。”

“不必了,今晚我要和玉姐同住。”方小宇一脸平静地笑着答道。

“你说什么?”玉罗刹的脸色骤然沉了下来。

“对不起,我应该叫您玉将军。”方小宇微微一笑,再次强调了一遍:“我说,今晚要和您同住。”

他的声音特别大。

此话一出,现场立马便热议起来。

“天哪,这家伙不要命了吗?”

“这是吃了豹子胆啊!”

“要知道,这女人一言不合,连海盗都能拍死。这小子竟然提出要和人家同住。这不是找死么。”

“为了贪个美色,这是要把命都玩丢的节奏啊!”

“完了,完了,这小子彻底的完了。”

“真是应了那一句,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啊!若是能和这等绝色美人睡上一夜,就算死了也值了。可以理解,兄弟,我支持你。”

“佩服此人的勇气。”

周围的人们,无不为方小宇的这一番自杀式的“表白”在心里捏了一把冷汗。

就连躲在门外观望的朱雀公主等人,也都一个个摇头叹惜。

“方小宇这小子是怎么了?难道他真的为了一个玉罗刹就连自己的性命都要搭进去么?”

“是啊!真不明白小宇哥哥,这是怎么了?喜欢谁不好,偏偏要去招惹这个女魔头。”单小雨心里有些酸酸的。

一旁的飞毛腿却得意地笑着接了一句:“哈哈!这就叫做,越难得到的,越有挑战性。像玉罗刹这等强悍的女人,不知道有多少男人梦想着和她好上呢!只不过别人不敢说出口罢了。敢提出来要睡玉罗刹的男人是真男人。佩服,老夫算是彻底的佩服这小子。”

“不明白方大哥为何要这么做。不过,我想玉罗刹,肯定会很生气。”单路扬担心地叹了口气道。

这话一出口,朱雀公主和单小雨两位美人,也不由得替方小宇担忧起来。

她们料想,以玉罗刹这魔女的性格,一定会大发雷霆,当场便会将方小宇给撕碎了。

然而,接下来的一幕,却实在是令人费解。

只见玉罗刹有些狐疑地扬起脸。

她仔细朝方小宇打量了一番,旋即便笑了起来:“行啊,你的胆子真够大。你是我见过的第一个敢当众**我的男人。”

“不是吧!”方小宇笑了笑道:“像你这么漂亮的女人,应该还有男人**过你吧!”

说这话的时候,方小宇实在忍不住想笑。

他不经意地想起了,自己那一次在南疆白马峰的时候,**过眼前这位霸气凛然,动不动就出手杀人的元婴期女强者。

多少男人,连看她一眼的勇气都没,而那时的他,比起玉罗刹弱暴了,却三番四次的**这美人,并成功的从她的手中掳走了一只养兵壶。

玉罗刹微微一怔。

方小宇的话,仿佛像是有人在无比安静的千年静潭里,丢了一块石头进去,一时间击起无数的涟渏。

“是啊!难道真的没有男人敢**自己么?”她在心里一遍遍地问自己。

很可快,脑海中便浮现出方小宇的模样。有,有一个其貌不扬的菜药郎**了他。那是一个她打心底里,看不上眼的男人。

可偏偏就是这么一个男人,让她抓狂心痒。

这是唯一个能够从她眼皮底下夺走她东西的男人。她不服,她恨他。可是她却拿他一点脾气也没有。

想到这,玉罗刹的眼眸中,不由得掠过一丝复杂的恨意。

她生气地朝眼前的方小宇瞪了一眼,冷然喝道:“你就不怕我杀了你吗?”

“嘿嘿!怕!不过,我相信你舍不得。”方小宇一脸轻松地答道。

喜欢神棍小村医请大家收藏:()神棍小村医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神棍小村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白龙秀才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龙秀才并收藏神棍小村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