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仔说:“没想到强哥和美玉老板竟有那么一种关系。”

他没敢提小军。怎么可以一脚踏两船,这么乱七八糟呢?当初他文仔就是不想那么做才向小郝记者提出分手,才引起李向东对他不满的。难怪强哥会成为保护伞?难怪娱乐活动那么乌烟瘴气?

文仔说:“好在,李书记你对强哥一直都不信任,不受他的小恩小惠诱惑。”

他还不知道戴水平的问题。到目前为止,戴水平的问题只有少数几个人知道。他说,如果,你不是对他一直存有忌心,跟他只是保持一种工作上的来往,也不知会被他连累成什么样?或许,想起自己对强哥信任,想起他和小军就是因为强哥的介绍才与美玉老板扯上关系的,不由感慨知人知面不知心,感慨李向东眼光敏锐,看人看得准。

文仔说:“其实,我也知道大哥算不得什么好人,但没想到他竟会是贩卖毒品的最罪魁祸首,杀头的事竟也敢干!”

他怎么也不理解,一个人要那么多钱干什么?像大哥这样的人,本事不大,有美玉老板这样的亲妹妹关照,日子过得比普通人不知好多少?怎么就不知满足?干出这种害人害己的事?

然而,他一句也没说大哥的女儿。那个他喜欢的女孩子,在他最不得志的时候更是义无反顾地爱他,因此,在他心目中,她与她的父辈们是截然不同的两类人。不管未来岳父如何罪大恶极,他依然爱她如故。他文仔绝对不能背信弃义,在她最痛苦的时候离她而去。

他想,李向东又会再一次对他失望,便也没奢望他会像对待他以前的秘书那样给予更多的关照。

文仔似乎还没说完,就冲进卫生间哇哇地吐。

李向东站在他身后问:“你没事吧?”

文仔说:“没事。”

李向东说:“洗个热澡会好一些。”

他知道,文仔还没醉彻底,只是心里有许多憋屈把那酒劲顶上来了。年青人吃一堑长一智,必须经历这样的过程。

李向东离开他的房间时说,有事打电话给我。文仔说,没事了。我没事了。吐了就没事了。李向东想起自己年青时也一样,酒喝得再多,再怎么醉,只要吐干净就没事了。不禁想,年青就是好。然而,年青就要经受成长中的磨难!

回到自己的房间,先是打电话给方明或洪常委,了解了这一天东江市的情况,再往家里打电话。那时候,杨晓丽和表妹应该从文娱室回来了。表妹接的电话,说表姐没在家,又有应酬了。

李向东听出她话里有一种不满,笑着说:“这也很正常嘛!”

表妹说:“你怎么就觉得正常?”

李向东反问她:“你觉得会有什么不正常?”

表妹说:“是那个二老板请她吃饭。”

杨晓丽打电话给她,说不回来吃饭时,她就敏感地问她,是不是跟二老板去吃饭?杨晓丽说,有什么不妥吗?表妹说,你自己说有什么不妥?杨晓丽说,你别胡猜乱想好不好?别把事情想复杂好不好?他又不是请我一个人。表妹说,你总给他机会,还怕他没有单独请你一个人的时候。她说,你是巴不得他单独约你吧!杨晓丽说,你以为我是你啊!一个副镇长就叫你心猿意马了,躲起来选择自己该怎么办了。表妹当然不服气,说,我就是因为不想干错事,才躲起来的,谁像你,明知他不怀好意,还偏要往他枪口中撞!杨晓丽说,不跟你废话了,早知不打电话告诉你。说着把电话挂了。

表妹便打电话给李向东。当时,李向东正跟别人谈事情,见是表妹的电话号码,想也不会是什么大事,没接就挂了。现在打回来,表妹就说:“你要管管她。”

李向东笑着说:“你也太紧张了。”

表妹说:“我是没根没据瞎紧张吗?”

李向东说:“你还真有点担心过头了。”

表妹叫了起来,说:“你是不见棺材不流泪。”

李向东说:“没那么严重。对谁不放心,我也不会对她不放心。”

表妹听了这话很刺耳,说:“你是说我吧?”

李向东忙说:“你怎么又扯到自己身上了?”

他告诉她并没有那个意思。他告诉她,杨晓丽不是那种随随便便的女人。她要出轨,还会等到现在?以前在江边市,她稍放松自己,早干出对不起他李向东的事了。现在,他李向东是什么人?谁敢碰他的女人?他开玩笑地说,如果,那个副镇长知道表妹是他的女人,他非份之想都不敢有。

表妹当然说不过李向东,但她可以打电话叫杨晓丽回来。她说,你总该回来了吧?到现在还没吃完饭吗?一只羊一头牛都吃完了。杨晓丽说,不用你催,我很快就回去。表妹问,很快是什么时候?杨晓丽说,大家散了我就走。表妹问,什么时候散?杨晓丽说,我也不知道。表妹问,不会是大家都散了,只留下你们两个人吧?

杨晓丽说:“你管得也太宽了。”

表妹说:“表姐夫不在,我不管你谁管你?”

杨晓丽说:“你把我看成什么人了?”

表妹说:“你想要证明自己,就必须马上回来。”

杨晓丽心里想,我这么听话回去,还不说明我心里有鬼吗?我这么听话回去,你表妹以后还不知会把我怎么样?你可别忘了,什么时候我都是你表姐,别想没大没小的。于是,她还是没有马上回去。

这天,二老板请的是进驻队全体人员。从明天开始,进驻队就解散了,就只剩工作组驻他那企业了,因此,这顿饭是欢送饭,感谢饭。不仅二老板参加,香港老板也特意赶了回来。

香港老板说了许多感谢进驻队的话,也敬了许多酒,敬冯玉如,更敬杨晓丽。说他不仅要感谢她,还要感谢李书记,李书记不在,就只好由她代劳了。二老板也敬杨晓丽,说我们这么熟,就不说客气话了。喝了什么意思都有了。杨晓丽忙说,二老板这话含意太多了。她举着杯说,我们只是工作上的关系,其他方面并不熟。

二老板也忙说:“是的,是的。只是工作关系。”

杨晓丽这才跟他碰杯,说:“以后,我回原单位了,和你们企业来往也会少了。有什么需要政府帮忙解决的,还是找冯常委,找进驻组。他们是专业的,是正规军,我只是暂时的。”

二老板问:“杨书记是想甩手不管了?”

杨晓丽说:“喝了这杯酒,我就是不进驻队的了,进驻队的事就不是我份内的事了。”

香港老板对冯玉如说:“你杨书记这样的人才,你怎么可以放她走呢?”

冯玉如说:“我也想留她,但我哪有那能耐,哪能留得住?”

二老板有些不爽地说:“以后想要杨书记帮忙,总不会不帮吧?”

杨晓丽笑着说:“你二老板在东江市也算是一个人物,有事还会没人帮你吗?不会真要我帮忙的那一天。”

二老板也笑着说:“杨书记才是非一般人啊!在东江市,能有什么事你解决不了的?”

杨晓丽说:“真要找我帮忙的事,就不是什么公事了?非公事的忙,我是从不帮人的。”

二老板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就不再说话了。毕竟,这顿饭的主人也是他。吃完饭,大家还留下来唱歌跳舞,二老板请杨晓丽跳舞时,悄声问,不知以后没机会请杨书记唱歌跳舞?杨晓丽说,唱歌跳舞对我来说,只是一种工作应酬。离开进驻队,这种应酬在别人眼里就会变味了。我不希望别人对二老板,对我会有另外的看法。二老板明白她的意思,知道她把门关得严严实实了。

喜欢官途请大家收藏:()官途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官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怎么了东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怎么了东东并收藏官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