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旷的河面上,此时只有牛大山孤独的身影呆坐在一块原形的鹅卵石上。

  暮**越来越浓重了,白茫茫的雾霭也在河床的四面八方升腾起来,四周安静得出奇,就连秋虫的鸣声这时也消失得无影无踪。

  这样的安静对于一直身处在喧嚣世界的里的牛大山来讲是极其陌生的,他突然有种恍若隔世般的感觉。

  幸好高拱桥下的河段有一点落差,水流在桥下传出哗哗的声响,这响声虽然不大,但是对此刻的牛大山来讲,他对这种声音也是倍感情切的。这使得他可以明确的感觉到,他仍旧存在于现实的世界之中。

  高拱桥离兵兵娃农家乐的距离并不是很远,也就三四公里的路程,兵兵娃若是开上他的那辆破面包车,最多也就十来分钟就到了。

  这漫长的十来分钟,牛大山只好咬牙坚持坚持再坚持。只要等到兵兵娃的到来,他就算是脱离险境了。

  这时,高拱桥下的那对铜钟在晚风的吹拂下发出一阵阵嗡嗡嗡的昏闷声响,声音虽然不大,但却显得绵长悠远,在宽阔的河面上发出一阵阵回应之声。

  坐在鹅卵石上的牛大山此刻已经满是倦意,他的上眼皮和下眼皮情不自禁地打起了架,脑子也昏昏沉沉的,一阵睡意袭来,牛大山坐在鹅卵石上打起了盹,单薄的身子在暮色里晃晃悠悠摇摇欲坠。恍惚间,他听见铜钟发出的嗡嗡声,脑子又瞬间清醒了过来,警觉地朝着四下里张望。

  河床上升起的雾霭越来越浓厚了,光线也变得越加暗淡,能见度也越来越低。高拱桥的逐渐隐没在了浅白色的雾霭之中,变得若隐若现,显出了几分神秘飘渺的色彩。

  牛大山摸出手机,看了一下手机上的时间,已经过去了半个钟头了,兵兵娃居然还没有到来。

  牛大山感觉事情有点蹊跷起来,他重新又拨了兵兵娃的电话,兵兵娃的电话居然无法接通,牛大山又拨,还是出于无法接通的状态。牛大山纳了闷,仔细一看自己的手机,才发现自己的手机没有信号。

  手机在节骨眼上没有了信号令牛大山几乎感到绝望!

  他站起来,不想就这么被困在这里,况且河床上的冷风此时一阵阵地袭来,令衣衫单薄的他感到浑身泛起了一阵阵凉意。他开始浑身哆嗦起来。

  兵兵娃迟迟未到令牛大山的心里变得乱糟糟的。他想借着这神秘的雾霭走出这片充满幻觉和恐惧的地方。

  于是他打算不再傻等兵兵娃的救援,他要自己靠自己走出这片险象环生的地方。

  牛大山多出了一个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心眼,他并不打算从原路上河岸,他打算从高拱桥的桥孔下面穿过去,从另一边上岸。

  借着雾霭的掩护,牛大山行动起来。他机敏紧张地朝河岸上望了望,河岸上的芦苇丛里似乎真的潜伏着不明生物。于是牛大山蹑手蹑脚地开始朝着高上游走,他尽量不弄出任何声响,怕惊动了潜伏在芦苇丛里的不明生物。

  高拱桥离牛大山此时的距离也就四五十米,但是腿肚子发软的牛大山感觉这段距离依旧很漫长。他的心咚咚咚地跳动得异常厉害。

  牛大山是借着河床上大大小小的鹅卵石作为掩护一步一步接近高拱桥的,当他终于走到了高拱桥的桥拱下时,一股阴湿的气流瞬间将他裹挟了起来。

  他情不自禁地打了一个冷战。

  镶嵌桥拱的青石条上长满了厚厚的青苔,有绿色的蕨类植物在青石条的缝隙中倔强地生长出来,使石拱桥下显出一种别样的生机。

  如此阴湿的环境令牛大山不敢在桥拱下作任何停留,他暗自庆幸自己有惊无险地终于潜逃到了桥拱之下。(mianhuatang好看的小说)他想快速地通过石拱桥,从桥拱的另一边上岸,然后彻底逃离这个险象环生的邪恶之地。

  然而,当牛大山穿过桥拱时,才发现从这边上河岸只有一条途径,那就是连接河床和河岸边二郎神庙的一道狭长的石阶。

  早已慌不择路的牛大山想也没有多想就朝那条狭长曲折的石阶走了过去。

  虽然河岸上的那座二郎神庙此时在雾霭之中显出几分神秘色彩,甚至在暮霭中露出几分岁月的峥嵘痕迹,但是此时的牛大山已经来不及多想,他顺着石阶就朝着神庙走了上去。

  通向神庙的狭长石阶已经很久没有人走过的痕迹了,两旁长满了齐人高的蒿草和荆棘灌木,整个石阶小道已经被这些荆棘灌木和蒿草淹没了。

  牛大山几乎就是从这些荆棘灌木和蒿草丛中钻过去的,锯齿装的蒿草叶子和灌木上的尖刺将牛大山裸露在外的皮肤划伤了,火辣辣地疼。

  此时的牛大山已经顾不了这些,他只管顺着脚下的石阶朝着上面披荆斩棘地走。

  终于走上了最后一级石阶,牛大山的眼前豁然开朗了许多,一棵巨大的榕树出现在牛大山的眼前。

  榕树就长在陡峭的河岸边,一半的枝叶绵密的罩向河床下,一半的枝叶伸向神庙。

  上了石阶,出现了一个十几米宽的空坝子,神庙就矗立在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空坝子的正前方。神庙不大,只有几座殿堂,分左右侧殿和正殿,但却飞檐斗拱地建造得异常的雄伟。

  或者是因为很久没有了香火的缘故,整座神庙显出了衰败的迹象,青灰色的瓦楞上长满了蒿草,就像乞丐没有修剪的头发,乱糟糟堆在瓦脊上的。坝子的两边用青石条砌了三四米高的围墙,牛大山唯一可以通过的路径就是进入神庙,然后从神庙的后门出去。

  牛大山早就做好了从神庙后门出去的心里准备,于是他想也没有多想地就朝着神庙走了进去。

  拾阶而上,走进二郎神庙,一股浓浓的道教文化气息将牛大山包裹了起来,精美的砖雕影壁,两旁钟鼓楼,左右对峙,高高耸立,土地殿、神马殿建于两翼,清风徐来,一派人间仙境气象,穿过钟鼓下的小门,进入二进院落,对面即是二郎神庙正殿,坐落于高高的月台之上,琉璃殿顶,石刻护栏,精美绝伦。列宿殿、元辰殿拱卫左右,高低有别,错落有致。经过正殿两旁的月洞门是第三进院落,北为元君殿,南为东岳殿,玉皇殿居中而建,两旁建三星、财神两座耳殿,布局合理,殿宇完备,处处显示着庄严肃穆的气势。

  神庙正殿的大门已经不知去向,整个殿堂在昏暗中寂静地敞开着,昏沉的殿堂里,二郎仙君的塑像依稀可见,破朽的经幡在暗光中轻轻地舞动,一股阴森森的气息陡然间袭来……

  虽然整个神庙显出了历经沧桑的萧杀和凄惶,但是周围的气场却是显得极其的庄严肃穆。牛大山也情不自禁地被这样的气场感染了,他变得战战兢兢小心翼翼起来。

  牛大山对神庙的布局并不熟悉,凭直觉朝着神庙的后面走。

  神庙里的光线已经非常暗淡,能见度变得很低,牛大山几乎是摸索着朝着神庙的后面走的。转过二郎神高大的塑像,一道倾斜的后门便出现在了牛大山的眼前。牛大山知道,只要出了这道后门,他就算是跨出了神庙,自己就可以回到来时的那条土路上去了。

  眼看着快要脱离险境的牛大山不由得长吁了一口气。

  他毫不犹豫地上去拉动那扇紧闭着的木板门。这扇木板门虽然看似有点腐朽了,但是却暗透着结实,牛大山低估了木板门的力度,第一次居然没有把木板门拉开。牛大山又暗自较了一把劲,使出了真力,门板门的转轴处才发出一阵绵长的嘎嘎声,就像一道鬼气森森的大门,在牛大山的拉动下缓缓地开启了。

  牛大山的心里冷不丁地闪出了“地狱之门”这四个令人心里犯凉的字眼!

  然而,当牛大山嘎吱吱地一把拉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开乌漆漆的木板后门时,眼前出现的景象却令他的头发一下子直竖了起来……

  出现在牛大山眼前的是一片漫无边际黑沉沉的翠竹林,翠竹林里,一束束阴冷诡异的光束正死死地盯着他。

  牛大山就是不用脑子想也能够知道那一束束诡异的光束是从什么东西的眼睛里透射出来的。

  魂飞魄散的牛大山吓得啪地一声又将木板门关上了。他慌慌张张地在门框上寻找着门闩想把木板门闩死,但是门框上哪儿还有门闩的踪迹。

  惊慌失措的牛大山用后背死命顶住门板,在昏黑的光线里寻找能够抵住木板门的家什。在一处角落里,牛大山发现了两根粗实的木棍。他飞快地跑过去,抢过木棍,死死地顶在木板门上。而与此同时,木板门的外边已经传来一阵尖利的爪子抓在门板上的咔咔声。

  听到如此恐怖的咔咔声,牛大山的脑子一阵阵地发木。兴好木板门显得很厚实,外边的家伙不能突破这道防线。

  牛大山死死地按住抵在木板门上的木棍,一点也不敢松懈,心里紧张得都快要喘不过气了。

  他使劲摇晃了一下脑袋,确定自己是不是真的处在一种幻觉中,当他确定自己不是处在一种幻觉中的时候,他一下子变得懵了!

  他做梦也没有想到,现实中会有这么邪性的东西存在,而且偏偏让他撞上了!

  (突破瓶颈……)

  ( 牛大山的彪悍人生 /4/4527/ m )

章节目录

牛大山的彪悍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辣手不摧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辣手不摧花并收藏牛大山的彪悍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