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点中文首发,盗转必究)

  卫生间水声停止,她在里面重复上一次洗澡时同样的过程。[]我知道若想进去,此时便是最好时机。可我迈不动脚步,依然装作静静读书。

  她从卫生间中走出,一级一级台阶走下。我仰首一望,可见她白?的腿从浴袍间若隐若现。我心里响起一个声音:“动手吧,你这个笨蛋,你这个傻瓜,还在等待什么?”可我的身体还是没动,我不知道我历年来的那些经验那些胆量都到哪儿去了。

  她已走至我的面前,说:“十分感谢,又给你带来麻烦了,实在是抱歉。”又是微微欠身颔首致意,“不早了,我回家休息,请你安心读书吧。”她淡淡一笑,转身走向门口,呈现给我一个美丽的背影。灯光穿过她的浴袍,可以看到她双腿修长挺直的轮廓。她伸手握住门把手一旋,门把手却是死的。

  她不知道我刚才已将那里悄悄锁住。这种锁于她可能比较陌生。

  我放下书走到她身后,说:“来,我帮你开门。”手一伸去握门把手,放在了她的手上。她的手没有移开。我从背后将她一抱,低头吻她的唇。嘴唇鲜嫩柔软,淡淡清香直入心神,然而我的舌尖触到了她紧闭的牙齿。

  “不不不……请不要这样……不……唔……”一说话便要启齿,我在她启齿瞬间趁机伸入了舌尖。她在呜咽中挣扎,但身体并无力量,反而被我抱得更紧。她继续努力挣扎,最终猛的将我一推,说:“我们不能这样,我……你不了解我……”她以手抚胸喘息。

  “了解你……什么?”我问,再次将身子贴上去,将她拥在怀里。

  “我是不正常的,不正常的……”

  “会有什么不正常呢?”

  “我是鬼……真的……”她低头呢喃,躲避我唇舌的追击。

  “就算你是鬼,我也不怕,我要……”

  “你真不怕么?”

  “不怕……不管你是什么,我都不怕。”我以为那不过是她的托辞,何况此刻,我什么也不顾了。

  我一低头,用唇舌捉住了她的唇舌,深深地探了进去,右臂环住她的颈,将她头固定在我的肩臂之间。她只能仰起头来,紧闭双眼,在嗓的低部发出呜呜的声音,承受我绵绵而上的攻击。我左手已探入她胸前,分开那个薄薄的淡粉色乳罩,手指按住了那粒樱桃,轻轻一拔。她身体猛的一颤。再一拔,又是一颤。

  我已成竹在胸。

  “我问过那家店,他们根本不修热水器。你在骗我,你的热水器没有坏,你在骗我。现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在,请你给我吧。”我抽出舌头,附在她耳边低声说道。

  她的脸变得通红通红,身子陡然松软,不再做抵抗,说:“你太聪明了……只是我害怕……不知道结局,我真的和别人不一样……”

  “没什么不一样,你也是女人。给我吧。”

  “你是真的对我的么?”

  “是,当然是……”

  我又用手一探,悄悄溜入她底裤内部,那里潮湿一片。我不再犹豫,将她一把抱起,一步二个台阶走上二楼,将她轻轻抛放在我的床上。那张床本就很大,如今经过她每天的认真整理,它显得更加宽阔平整,似乎早已在等待此刻的使用。她闭上双眼,身子微蜷半平半侧地躺在床上,脸和脖子都已变得通红。

  “我请你……慢点儿,这是我的第一次……”她娇羞呢喃。

  心头阵阵狂喜。我经历过沈小令,经历过高老师,还有其它难以启齿的经历。多年来一直藏在心中的遗憾,便是未曾经历真正的处子。这个不足为外人道的憾事,我一直窝在心里,难道今日就如此巧合,多年愿望就这样要实现了么?实在是不敢相信。我轻轻伏身上去,将她置于身下,那个地方已经涨如烫红的金属。轻轻剥去浴袍,只余下粉红色的乳罩和下体洁白的内裤。内裤的低部已被她分泌物浸润,现出一块深色的湿痕。[超多好看小说]可以确定,她此时已是囊中之物,只是出于对她的尊重与心中荡漾盘旋的无穷爱意,我才提醒自己不可过分造次。

  等取下粉红色乳罩后,两只宛若玉兔般的**便彻底呈现眼前。它们完全对称,大小均一,高高挺立,光洁圆润得如同白玉雕琢的艺术精品,各顶戴一粒粉红色的樱桃。它们还很小,微微内缩,没有半丝棕褐杂色。我轻轻亲吻,渐渐地那二粒樱桃便涨大挺起了。

  那条白色内裤被我取下。如果没有看错,它便是那天落入我阳台的那条。那朵叶柄后有二片翠绿色叶片的小红花,依然镶嵌在这白色内裤的一侧,令它显得卓而不凡,可见内衣是彰显其主人品位的重要标志之一。这样的内衣,只有穿在她的身上才显得协调完美。

  茂密的黑色丛林。正如林中常有小溪一般,这黑色丛林的底部,如今也现出蛋清般的晶晶水流了。她的身体已无半点遮掩,不见丝毫杂质或斑点,堪称完美无缺。它近乎透明,甚至能看见一些淡青色筋脉隐藏其中。只是这尊纤尘不染的玉体,其主人尚无任何经验,只是静躺在我宽大的床上,不知道是将自己打开接纳,还是将自己蜷缩闭拢。它半遮半掩的犹豫,更令我情如潮涌,一波胜似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一波。

  (起点中文首发,盗转必究)

  只有她身躯的上半部在我的绵绵进取下开始迎合,即便是下体已潮润成溪,那双腿仍然紧闭,不懂得张开,维持着它们的修长挺直与矜持骄傲。我只好轻轻一分,将自己的下体置于它们之间。但它们并不知道蜷起,即便是被分开,依然长长地伸直。我只好再次暗示她将膝盖放松,两腿才迷惑地蜷起。

  我继续爱抚她柔美的每一寸肌肤与秀发,心中没有半点不敬与粗野。她是值得尊重和爱的。她与我只是初识未久,便对我如此厚爱,令我倍感感激。这些日子来的朝夕相处,她身上表现出的优美品质也确令我沉迷。我将她的悄然出现视为上天厚爱,甚或是对我的深切同情。毕业至今的摸爬滚打跌跌撞撞,已令我学会了珍惜与爱。这次对她的占有,我将视其为终生之约的第一篇章。怀着近乎宗教般的神圣与感激,我轻轻进入了她的躯体。

  我感到了阻碍。即便是她那里潮润成溪,那扇门也并未因此而轻易开启。稍稍再用力,也只是进去了短短一节。她眉头紧皱一脸痛楚,“啊”了一声。我便就此止住,不再强进,继续对她进行深情爱抚。将头伏在她的左胸,可以听见心脏在里面的狂跳。等她在陶醉中放松后,我便让那短短的一节做极轻微的出入,渐渐地它开始显得顺滑通畅了。至此,我才继续向前挺进。伴随她一声略带凄然的吟叫,我的那里冲破那扇门的阻挡,几乎整体没入了。

  强烈的紧握!处子,勿庸置疑的处子。阵阵莫大的感动再次涌上心头,我在心中暗许:你,此后便是我心中最重要的人,我们的生命由此合二为一,我一定用我的行动来证明我的诚意。这绝非是一时的**冲动,而是我多年以来的梦想成真。求爱,并非单指去追哪个女孩,而是一种永恒的寻找,我想我现在找到了。

  我静止了片刻,等待她的适应,此后便开始了徐徐动作。一阵之后,她从浅吟低唱演变为忘情高歌,我那里在被阵阵紧握之后,感到了猛烈的吮吸。那种吮吸势不可挡,我无力敌抗,我爆炸了,一阵强力喷射之后,我从她身上下来,与她平躺一处,将她轻轻拥在怀里,低头吻她的耳垂。她双眼仍然紧闭,眼角挂着泪珠。我将那些泪珠一颗颗吮干。

  床单上并未见到我想象中的一片血红,只是在我们彼此分泌物之间略略夹杂着一些血丝,想必这种事情的表现也是因人而宜。

  我轻轻说了声:“对不起。”

  她却说:“不,我要谢谢你。”

  我未明白她说谢谢的意思,但也不便多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问。如此相拥一阵后,她示意我先去洗澡。等我洗完出来,她已将浴袍穿上,步入卫生间也洗好了走出。步子变得很小,委屈地指指下体,说:“你让我走路很不舒服,痛!”

  我甚感内疚,将她轻拥入怀,说:“对不起,不过……以后我会好好对你,一生一世,不,是生生世世。”

  她抬头问:“是真的么?”

  “当然是真的,你不知道我的过去。你要是知道,你一定相信我说的是真的。”

  “那么,你明天一早要陪我去寺里烧香。因为你也不知道我的过去,你要是知道,你也一定相信刚才在楼下我说的是真的。”

  “刚才,楼下?你说的什么?”

  “难道你忘了?难道你没有认真听?我是鬼。我从来不觉得我是一个正常人。”她很严肃,“很早我就向佛祖许下承诺,此生不会接触任何男人,但我今天违反了承诺。明天我要向佛三千拜,以求他开恩原谅。”

  “你为什么要向佛祖许下这种承诺?”

  “因为我不得不,明天我会告诉你。”她低头看地,“其实,我想告诉你的还有很多很多,有些东西现在不能再瞒你了。”

  此时我才陡然发现,她低眉看地的时侯,眉梢眼角之间偶而会闪现一丝蛇或狐的味道,那是一种冷漠神秘、飘忽幽冷的感觉,一闪而过极难捕捉。当她抬头正视我的眼睛说话时,那感觉便立刻不见,恢复为一个生机盎然的女人。我想这也许是受她刚才那番话暗示的缘故,如果她刚才没有这么讲,我也不会有些观察。何况我认为,假如你真的去认真体会蛇或狐,便会发现它们身上那种神秘灵异的美。那绝不单是邪恶,邪恶之外另有一种超越俗人常见的大美。

  有时侯女人令男人**蚀骨的美,往往是因为这美中夹杂着一些邪气与妖魅。

  “好,明天一早我们就去。其实,我也有许多东西想告诉你,很多很多。”我说。

  (起点中文首发,盗转必究)

  ( 从青岛到东京 /4/4521/ m )

章节目录

从青岛到东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王渔樵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王渔樵并收藏从青岛到东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