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到我初识陈玉玲是缘自她的例假时,赵缨忽然脸上娇羞一红,身体同时微微一震,说:“真对不起,我要去趟洗手间。”起身拿了包卫生巾,匆匆忙忙进了洗手间,过了约一分钟左右,卫生间响起马桶冲水的声音。她从那里面出来,脸上依然是红红的。

  “真是不好意思,你刚说到例假,我自己的例假也来了。”

  看来,她刚才是去为自己加卫生护垫了。坐到我面前本欲听我继续讲下去,却忽然手一捂小腹,凄梦地皱起了眉毛,满脸疼痛难忍的样子。“你能不能抱抱我,我肚子好痛。”脸上居然渗出了一些细密的汗珠来。

  我急忙拥她入怀,轻轻地吻她的面颊,将那上面的细密汗珠一点点消除。“每次都是这样么?”我问。“是的,很多年了,一直就是这个样子。每次例假来,都痛得要命。不过听我嫂子说,结婚生子后就会慢慢好了,这次就比以前轻了很多,以前每次都痛得想在床上打滚,看样子还要谢谢你。”她脸变得更红了。“谢谢我?为什么要谢谢我呢?”我不解。

  “和你有了男女间那种事情后,当然就变得好多了,以后会更好些吧。”她说这些话的时侯,将头使劲扎入我的怀里,避免直视我的眼睛。“我这样说是不是太直白了?”她继续说。“不会,当然不会。看来我以后需要更加努力才是啊。”我逗她,下面却因为这句话而忽然崛起,又考虑到此时不能和她做那种事,反而刺激得那个部位更加坚硬如铁,它轻轻地低住了她的腿部,她显然是感觉到了。

  “你……”她有些内疚地看着我。

  “真对不起。”我反而因为她的内疚更为内疚。

  “不知道为什么,今天心里有些累,你抱我到床上去吧,想早点休息。关于我画上那几个女人的故事,你明天再一一讲给我听,说实话我恨不得马上知道你在现实当中和她们究竟是怎么样的。可今天心里的确忽然很乱,总觉得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一样,而且和你有关,真的很怪。”

  “是么?也许你是多虑了。在你这儿睡,还是在我那儿睡呢?”我问,看了一眼她的沙发床。那张沙发床如若展开,倒也不比我的床小多少。

  “那就在我这里吧。此时我不想走路,还要麻烦你抱下去,多不好啊。”

  此时天气仍然略感燥热,我脱得只余下一条内裤,她余下三点。我们并肩躺在一起,我轻轻拥她在怀里,她亦温顺柔软得像一只大猫一般,柔软的头发此时完全垂散开来,遮盖住了她的脸和脖子,以及部分后背,在微暗的台灯下,让她的肌肤显得更加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雪白一团,越是如此,我的那里越加不争气地膨胀得更为硕大坚硬。我暗暗自责自己的过分。女人在例假期间,男人无论如何是不能胡来的。我故意忍住不再说话,希望这样可以慢慢入睡,睡着后便不会再有任何过分的念头了。

  可这样反而更加难以入睡,她好像也很烦躁,翻来覆去的难以入睡。两只亮亮的眸子在微弱的灯光下闪着光泽,那当中时不时闪出一种母兽般的光泽和一丝邪魅的味道,而且熠熠生光,仿佛随时会窜出火苗一般。我喜欢女人黑夜躺在床上后,身上散发出这种味道。它反而会激起男人更强的征服欲,只是今晚实在特殊,我只能强自忍耐。

  “真奇怪,这样反而睡不着。”她说,“不如我们还是说说话吧,不用故意强迫自己早睡,也许说着说着就睡着了。其实我只是躺下来,躺下一会儿,就不再那么累了。”

  “我也是,一强迫自己早睡,反而半点睡意都没有了。”我说。

  “我给你说句真话,请你不要笑我。其实,我的嫉妒心挺强的,我的身体像是随着我的心在行动和变化,当你说到你和陈玉玲的初识是缘自看到她裙子上不小心沾染上了经血时,我居然就忽然来例假了,提前了三四天左右,也许我是太爱你了吧。而且……”她有些说不下去了。

  “而且什么?我们俩真的不用多虑什么,你想到什么就说出来吧。”我鼓励她。

  “而且……很奇怪,来例假的时侯,我反而比平时更想要你得多,很渴望……虽然知道说出来很丢人,可我还是管不住自己。”她的脸更红了,我用手指一触,滚烫滚烫的。这句话说完,我的那个部位已经将内裤顶得很高,顶部的分泌物已将内裤弄得湿成一团。

  她的那个地方因卫生巾的缘故变得更加隆起,反而也更为诱人。空气中似乎洋溢着一丝淡淡的血腥味道,应当是那个地方散发出来的。我暗暗加重呼吸,以确认我不是想象出来的。她也做了一个深呼吸,说:“空气里有血的味道。”看来,我并不是错觉。这种淡淡的血腥味道,倒是能给人一种很强烈的刺激,但我明白我还是需要控制自己。

  “你很难受是么?”她轻声问。

  “是的。”

  “我也很难受。”她忽然展了展身子,又重新将身子蜷起来,变成一个侧卧的弓形,双腿深深的夹得更紧了,身子发出几丝猛烈的战栗。我从背后将她抱得更紧,希望这样可以让她放松一些,同时也更有安全感。

  “也许管不了那么多了,我真的无法忍受……”她忽然伸手抓住我那里,用力缓缓一捏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蓦的将身子一转,向我猛的吻来,舌尖有力地伸入我的口中边探寻边吮吸,散乱的头发将我面部完全覆盖住。她的手指握住我的那里,将它顶部的分泌物一点一点地涂抹开来,然后五指虚握,借助分泌物润滑的作用上下徐徐动了起来。

  “唔……”我开始痉挛。

  她的手也动得越来越剧烈了。她除去了我的内裤,轻轻爬下身子,埋头下来。我的下体即刻感到她发梢的拂动,它们让我阵阵发痒发酥,继尔发麻。

  “我用口吧。”话刚说完,已经张口把它含住,深深将头埋下去,埋下去,一直将它彻底吞没。“唔……”我又发出一声长长低吟,双手不觉伸了出去,解下了她背后乳罩的钩子,它便自然脱落下来。她伸手将它摘下,扔在一旁,那两只雪白的玉兔在我眼前跳动起来。身体开始失控,我居然将手伸向了她的内裤。

  那是一条熟悉的内裤,那晚落在我家阳台上的就是它。也许她最欣赏的便是这种品牌,她绝不下十条那种款式的内裤。手指刚触到它,理智再次清醒,手又伸了回来,心中不免自责而羞愧。男人无论何时,对于自己心爱的女人,总是需要尊敬和爱护的。例假期间不可以做那种事,这是一个基本的常识,那很容易让她们感染,伤害她们的身体。

  但她已经感到了我手的忽伸忽缩。“你想要的,我肯定要给你。不用多虑了。”她伸手除去了自己的内裤,底部的卫生巾上,可见鲜红的一陀。她将它抛至一旁。

  “不,不,赵缨,不行的,不能这样……”

  “不必多虑。我知道你想要,而且我更想要……你不知道我已经有多爱你,即便是为你去死,我也不会犹豫……”她闭上了双眼,开始不顾一切。

  “不行啊……那会伤身体……”

  “我说了,可以为你去死……随时都可以……生生世世……”

  她已翻身坐在我的身上,将我们那二个部位对准,轻轻坐了上去。一阵湿滑,我的那里已被她纳入身体。她开始动作,刚过一会儿,一股温热便传到了我的下体。我仰头一看,鲜红的血流,正在沿着我的腿根往下淌。这绝对不行,它太恐怖了,可我又一时敌抗不住那强烈的诱惑,她再动作一会儿,那股温热便更加强烈了。

  我不敢再犹豫,说:“不行,真的不行,你下来,我在上面。”

  我将她放下身来,轻俯于她的上面,将枕头垫至她的臀部,以令她下体微微高抬,如此徐徐进入,血流似乎明显减弱了。然而每一次出入,都会**一些血迹来。我便停住不动,说:“就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算是不动,我也很舒服了。就这样好么?”

  “不……我要让你释放出来,不出来是会难受的,你曾经告诉过我,对吧?……出来吧……不用担心我……”

  我此刻心情极为复杂,只觉得此生若不好好对她,怎么能够对得起她呢?一个女人是否爱你,此便是最好的明证。我完全相信,她肯定愿为我去死,只要我需要。我只好沉下力气,用力一阵动作,尽快将那股东西喷射了出来,完全进入了她的体内。我们同时一阵战栗,渐渐恢复平静。我赶紧拿过干净的纸巾,将她那里的血迹擦净,又用新的护垫暂时先按在她那个娇嫩的部位,问她:“要不要紧?”

  “应该不要紧,放心吧。”

  “真的不要紧么?”我还是担心。

  “真的,你不用多虑了。我只想你开心,你在我面前不需要刻意控制自己,真的不需要。现在我觉得好多了,心里开始变得平静,倒又想继续听你和那个陈玉玲的故事了。”

  “我说的话,你会嫉妒么,会让你不快么?”

  “不……对不起,即便是我会嫉妒,我也不允许你欺骗,这个我说过的。我可以忍受嫉妒的折磨,也不愿意忍受欺骗。因为前者的折磨是因为别人,而后者则是因为你。你比谁都重要,你只可以爱我,却不可以折磨我,你明白么?”

  “我明白。”

  “你要知道啊,我们相识并非是这短暂的数月,我们已经认识了好多个轮回了。我一直在苦苦找你,一千多年间都未曾遇到过你,今天总算把你找到,我真害怕你又不见了呢。”她说,“你可能不知道,因为你把前生的许多事都忘记了,而我却还记得一些。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她说的这回事我是知道的,而且随着岁月和阅历的增长,我也渐渐开始深信不疑。有一本佛经,叫做《佛说阿难入胎经》,里面讲的就是这个。佛祖告诉阿难,人的某生肉身去世后,其魂魄并未消散,叫作中阴身。中阴身四处寻觅投胎转世的机会,若此时有一对夫妇正在交合,这个中阴身又恰好遇到,便借机与丈夫的精子、妻子的卵子相结合,变成一个受精卵。所以真正意义上的受精卵应包含三方面,而非是二方面,只有中阴身、精子、卵子三者结合,慢慢发育,才能变成一个新生命。

  这也正是某些子女虽外貌像生身父母,天性禀赋却与他们截然相反,或者明明为父母同胞所生,兄弟姐妹间个性大相径庭的根本原因,他们的无穷世前生原本就是不相干的人,此生带来的积累也自然区别甚大。人与人之间如同无穷棒的接力赛,而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不是只在此生沿同一起跑线起步,千差万别原本也是自然而然的。遗传说或环境改变说,并没有解释到人与人差别的根本,在很多地方是说不通的。

  中阴身与精卵相遇那一刻叫入胎,胚胎在子宫内的发育称为住胎,分娩则便是出胎。大多数中阴身都会三迷,一为入胎即迷,二为入胎不迷住胎迷,三为住胎不迷出胎迷。有一部分中阴身出胎后只记得少量的前尘往事,只有非常少数的人,才具备即便是出胎后仍然不迷,这样的人便会记得前生的许多事情。赵缨想必是属于出胎后半迷半醒的那种,她能隐约记起前生的部分,却又始终都是些残片,无法完整。

  我把这个道理讲给她听,她连连点头,说她的情况肯定就是属于此种。

  “所以,”她说,“我爱上你并非无缘无故,更不是偶然,要不是那个影子男人不让我主动找你,我不会等到现在。如果你再不主动找我,我便会不顾一切的主动找你,那是一种无法自控的力量。”

  她这番话说得我很惭愧。作为一名日渐成熟的男人,此时我已经不会再会因为被女人主动追而自豪,相反,我会因自己不够主动而觉得惭愧。我再次向赵缨说对不起。

  她说:“因为你已经忘了我们前生的爱情与约定。不过不要紧,我们不是又重新开始了么?我也不会太计较你和其它女人的事情,因为这一千多年来,你当然不止结过一次婚,娶过一次妻子,有过一个情人,所以这怪不得你。”

  她这番话令我我颇感释然,明知道是她善意的安尉,还是放松了许多。此时她的手机却忽然响起,她接过一听,脸上立时露出了不快,最后听见她说了一声:“我不需要你的报答,请你以后不要再找我了。”挂了电话。我问她是谁,她说是她以前帮助过的一个人,现在发达了,非要回报她不可,而她根本不需要这些。然后又把话题叉开,让我早早休息。

  ( 从青岛到东京 /4/4521/ m )

章节目录

从青岛到东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王渔樵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王渔樵并收藏从青岛到东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