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你说什么……”

  “我怀孕了。就是这个原因,我一直没让你再过来。”

  “这……这……这可怎么办呢?”苏南六神无主,全身冒汗。

  “看,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你毕竟还是个小男生,所以,我这二个月的思考决定是没错的。你不用害怕,孩子我已经打掉了!”

  苏南这才如释重负,但余悸未消,问:“高老师,你刚才说二个月的思考决定,是什么意思?”

  “这也就是我今天要向你必须说明的。你想过没有,我们算什么关系?将来我们怎么办?特别是你,你还是名学生,你将来何去何从?你想过没有,回答我!”

  “我……我没想过。”

  “你还算诚实,可我想过无数次了。我比你大,还算是你的老师,我们之间的事我负主要责任。现在我郑重告诉你我的决定,那就是我们以后不要来往了,具体说是不要发生男女这方面的关系了!”

  苏南,我,这时侯的第一反应是脱口而出:“不,不行!”

  “不行,为什么?给我一个理由――你爱我么?”高老师质问。

  “我不清楚什么叫**!总之不见你的时侯,就会想你。”

  “你想我的什么?是我的身体,是想和我**,对不对?”

  “对……也不全是,不全是!”

  我开始迷糊了。当一个大你许多岁的老师忽然问你爱不爱她的时,我才意识到这是我从来没有想过的问题。我想她,每次想到她的时侯,脑海里浮现出的是那尊洁白如玉的大理石雕像。

  “我和你不一样。我想起你的时侯,是你说话的嘴巴,你打篮球的身影,你坏笑的表情。我想的并不是和你做那种事,你懂么?算了,我说多了,其实我知道你根本不懂。总之,你要听我的,为自己的将来着想,也为我着想,我们不要来往了!”

  高老师脖子一扭,斜看着别处,不再与我对视。

  离开了她的注视,我立刻发虚。其实我的一切自信,源自于她眼睛的接纳与鼓励。假如那双眼睛将我拒之门外,我骨子里的自卑就源源不断开始往冒了。现在,我总算明白了这一点,在我的骨子里总是藏着挥之不去的自卑,它伺机而动。

  “我要调走了,而且打算结婚。我要调到我男朋友的那所学校,和他呆在一起。过段时间你就见不着我了,如果你实在想我,这个月底前你还可以来找我,不过一定要戴这个!”高老师指了指避孕套。

  “你有男朋友了?”我问。

  “是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的。其实早就有了,我没告诉过你。”

  “你有男朋友你还和我……”

  “因为我并不爱他,你是不是想骂我是坏女人?想骂就骂,你现在不懂什么叫爱,什么叫喜欢,什么叫婚姻,你还不懂!”

  我想的不是骂高老师,我想的是为什么我喜欢上的女人她们身边都有一个男人,不管是明的或是暗的,不管是早出现或是晚出现的。她们怎么都像汽车一样,后面都挂一个备用轮胎,随时给我一记冷拳,一记闷棍。

  “我现在就要!戴就戴!”

  我把高老师按到了床上。高老师并不反抗,任我用力。可没有高老师的配合,我根本无所适从。高老师把我推开,结束了我的徒劳无功。

  “你看你,这样有什么意思?”她看着我,如同路人。

  苏南同学流泪了,他第一次当着一个女人的面哭鼻子,相当的没出息。苏南说:“你既然要嫁人了,你还背着你男朋友和我在一起?你和我在一起,你还又要去嫁人?”

  “我说了,你不懂,你将来会懂。人长大了就学会了现实,可面对着现实,心中又暗藏着对爱的不死心。我问你,就算我爱你你也爱我,你会娶我么?”

  “我会!”苏南高喝。不过他知道这声高喝是没有底气的,只是一种认死理,一种肉烂嘴不烂。

  “傻孩子,你娶我?你不会!往后的变数多着呢,你会遇上很多很多女人的,那时侯我已经变老了,你可能看都不想多看一眼。听着,学校的女生多的是,去谈一次真正的恋爱吧!别在我身上白费功夫!”

  “我不,我谈过了,没结果!”

  “你是说我那天见的那女生对吧,我知道你们俩不会成,可我那时也不好告诉你。她和你不是同一条路上的人,傻孩子,我一看就知道,就像我们俩也不会是同一条路上的人一样!”

  这是高老师给苏南同学上的最后一课。这个月一结束,高老师调走了。她像一阵烟雾,被风一吹便踪影毕无。

  苏南无数次到学校后山脚下高老师那栋宿舍楼边上转悠,梦想高老师奇迹般重现。可惜不如他愿,高老师那宿舍住进了一位体育老师,他皮肤粗黑身体强健,每天吹着口哨大摇大摆地在那间宿舍出出进进。

  苏南的五脏六腑被抽空,变成了一个空皮袋。他决定再去看看电影,这是他排遣烦恼享受快乐的最佳方式。他独自来到校门口,打算买张投影票看个通霄,他认为一个通霄过后,也许他能把高老师忘掉。如果一个通霄不够,那么他就多去看几个通霄。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校门口的投影厅忽然间冒出了好几家,他一时无从选择。他徘徊半天,胡乱挑了一家买票入场,把自己埋进了或拙劣或动人的电影情节中。看完第一场,第二场刚开始不到十分钟,一块砖头飞上了屏幕。他还没反应过来,又有砖头飞了过来。影厅大乱,有人喊:“打架了,打架了!”

  一批砖头飞向了影厅的前部,屏幕和音箱应声碎裂变形。有些砖块飞向了空着的座位,伴随着女生的夸张尖叫,一群男生女生弯着腰抱头鼠窜,投影厅内一片混乱和嘈杂。

  苏南本想逃窜,但太多逃跑的人堵住了路。他定了定神,看出来这些砖头目的不在砸观众,而在于把他们吓跑。他不再慌乱,干脆重新坐下,伸长了脖子四处张望。

  十余位留长发的年轻人手持木棍、铁条、板砖,已经出现在投影厅里,他们以乎故意裸露着发达的肱二头股和胸肌,有的穿黑背心,有的**上身,身上刺着龙、蛇或难以辨识的兽头。他们开始追逐在这家投影厅工作的二名小伙子,那俩人像郑战胜枪下余生的兔子,惊骇万状地撒腿就跑。(广告)只是这厅里可逃之处实在有限,他们只能惊叫着着观众座位外围飞快地转圈子。那些人分成了三部分,一部分继续砸能砸的一切,一部分在后面追,另一部分在前面堵。

  一名小伙子摔倒,被追上的人围上用棍子围殴,惨叫不绝于耳。另一名小伙子身轻如燕地跳入了座位,在座位行列中跳跃,最后跳到了苏南身边。追他的人从四面八方拥过来,那个小伙子扑通一声摔了下来,跌在座位上,又滚到了地上。

  他刚爬起来,就被飞来的木棍打倒,他的脑袋猛的一扭,一股血沫子飞溅到了苏南的脸上。一个身上刺着蛇的人跑过来把他拎起,甩了他不下五六个耳光,又在他身上狠狠打了一棍,说:“告诉你老板,赶紧从这儿滚蛋,不然连他一起打!”那个小伙子倒在苏南身边,他的胸腔急促起伏,呼吸快而急,脸上淌出一滩又红又粘的液体,这股液体最终全流在了苏南身边的座椅上。

  身上刺蛇的人对苏南说:“你是干嘛的?你怎么还不走?”

  苏南说:“看电影的。还没来得及走!”

  “你***,你还不滚?”那个人把棍子伸到了苏南的脸蛋儿上,“滚!”

  苏南起身就走,不敢多说半句话。他知道他根本不可能是这些人的对手。

  等他再次出去看投影的时侯,校门口就只有一家投影厅了。投影厅的老板买了一辆新车,和他老婆一起笑呵呵地走出来,叫来为他打工的工作人员,坐在投影厅的门前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快乐地打麻将。由于来看投影的学生络绎不绝,这位老板的脸上总是挂着幸福的微笑。苏南明白了,连开投影厅这样的事,也是需要把动脑和动手相结合的。

  忽然间他开始心潮澎湃,也想做点类似的事情。他想到了自己宿舍的杂货铺。进入大三以来,他们宿舍的生意开始变差了,虽然他们比过去还勤快,但他们赚的钱还是减少了。经过分析,最终确定有如下几方面:一,跟着他们**后模仿的宿舍越来越多;二,系里、校里学生会干部们到处制造负面舆论,说他们违反校纪校规,丑化了校园环境;三,校内商店也开始被迫降低物价。苏南兴奋地发现,事实上他是有办法改变这种局面的。

  辅导员找他谈了好几次,劝他们不要再开这个杂货铺了。他对辅导员说,这是社会实践,是勤工俭学,他们没理由把它停下来,而且他们并没有影响宿舍的卫生评比,他们还拿了卫生奖。辅导员说,你们的东西卖得太便宜,这影响了学校其它商店的生意,人家有意见。你们四处发传单,贴广告,连有的学生都反感,所以你们必须停下来,如果你们不停下来,系领导就会过问这件事情,到那时侯问题就会变得很严重,你要想好。

  苏南对辅导员说,你放心,我们会想好,也就是说我们不会停,而是要做得更好。辅导员气得鼻子都要歪了,告诉苏南,你肯定会后悔的!

  苏南心里说,去你妈的,老子后悔个球。老子后悔的事情多着呢,这事儿算屁,老子肯定要把这生意做得更大更好!

  有一天,让他们宿舍代理胶卷的那位小老板过来了,他说他有柯达、柯尼卡胶卷的美女纸板像,还有它们的彩旗,你们敢不敢放到你们宿舍门口扩大影响?苏南一点都没犹豫,说:“**,这有什么不敢,你马上拿过来!”

  于是九栋一零八宿舍门口就出现了柯达和柯尼卡的美女像,她们穿着短裙,露着结实修长的大腿,挺着性感的胸部,笑容灿烂,牙齿洁白。那些彩旗也被挂起,围绕着这两位西洋美女像,风一吹来,五彩缤纷。九栋一零八正对着学生大食堂,前来打饭的学生来来往往的都会看到。于是来他们宿舍买胶卷的人猛的多了起来,买胶卷的时侯他们也顺便买点其它东西,他们宿舍的生意又好了起来。

  他们进的雨伞积压了,苏南说不要紧,肯定卖得出去,我们等下雨。下雨的时侯,苏南买了几张大红纸,每张纸上用毛笔只写一个巨大的“伞”字,在大红纸的右下角写上“九栋一零八”,让宿舍其它人贴到了大食堂门口。不一会儿,来买伞的人快把宿舍门都挤破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积压的伞一扫而空。宿舍其他人都夸苏南有主意,苏南说这很容易,广告要的是言简易赅,不需要任何多余的信息,我这是照着咱们校门口投影厅的广告学的。

  苏南说得没错,每天都会有一个骑摩托车的人来到学校大食堂门口,贴上一张红纸广告,上面写明今晚放什么电影,明天放什么电影。那位投影厅老板脸上幸福的笑容,根源就在这里。所以,我们脸上要想挂着幸福的笑容,我们也要这么做。

  可是就有人不打算让他们脸上挂起幸福的笑。

  一天,一位戴着眼镜的瘦猴子端着饭盆来找来了,自称是校学生会的学生干部。瘦猴子说,他们宿舍的美女招牌和彩旗,以及他们屡屡到处乱贴的广告,已经引起很多学生反感了。他要以学生干部的身份要求他们宿舍把这些东西撤下来,否则他就要向学校领导反映了,当然,如果态度好,他会酌情考虑处理问题时把原则性和灵活性结合起来,可以考虑不必上报学校领导。

  瘦猴子傻乎乎不知死活的官腔让我――苏南,瞬间丧失了食欲,我眯着眼重新看了看这个猴子般的学生干部。他年纪不大,个子不高,声音不亮,却有一股子毫无必要的领导架势,他的官腔已经打得相当纯熟,他这种语重心长居高临下实让我忍无可忍。

  我指了指大食堂门口贴的电影广告,说:“校门口投影厅天天有人骑着摩托车过来贴广告,他们的广告比我们更难看,更大,更嚣张,你这学生会干部怎么不管一管?”

  瘦猴子想了想,说:“他们是社会上的嘛,我们主要是管理我们学生自己的问题……”

  我说:“你***,你算老几?”

  瘦猴子愣了愣:“都是为学生服务嘛……干嘛……还说脏话?”

  我说:“服你妈个务,你不过是一条狗,滚!”

  瘦猴子还想多说,我又喊了声:“再不滚老子就要打人了!”我把我的饭盆摔到了瘦猴子面前,里面的米粒菜叶喷了他一脸。瘦猴子端起他的饭盆,扭着他娇小的**一溜烟消失了。

  不久,校学生会举行了一次漫画比赛。获奖作品展览在学校大大小小的玻璃橱窗里,它吸引了许多看客。一等奖作品画了一面墙,墙上贴着各式各样的烂广告,但最醒目的却是我们宿舍的,上面写着那句广告语:让大家告诉大家,9-108;9-108,实惠!……这漫画让我们宿舍臭名远扬,辅导员再次找我,声色俱厉。他提醒我除了这幅漫画,校学生会也反映了我们宿舍的诸多不良作为和恶劣态度。还有,承包学校商店的小老板中,有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一些是公安处的亲戚,他们已经多有微词,孰轻孰重,让我一定考虑清楚。

  我说,我已经考虑清楚了,我们是在勤工俭学。公安处和学生会如果真顶用的话,就应该先管那些在校内乱贴乱画的校外人,而不是呼欺负我们这些企图自力更生勤工俭学的穷学生,更不该关起门来称王称霸。

  我再次气歪了我们辅导员的鼻子。他气咻咻拂袖而去,他说他要向系领导汇报,并要我好好考虑一下我预备党员的资格。

  我召集了几位擅长打架的老乡,和我们宿舍的男生一起到彭新国家喝酒。当每个人都脸色通红的时侯,我提出了我的方案:愿意出面打人的负责打人,不愿意出面打人的负责约那些将要被打的人,至于怎么约,自己想办法。有三位衰人主动提出愿意约人,其余默认愿意出面打人。

  那三位衰人出色地完成了任务。他们先把那位画漫画的小胖子约到了学校湖边林子里,我们把这个小胖子打得脸都变形了。小胖子保证,以后再也不敢画类似漫画,同时也绝对不向学校任何部门反映我们曾经打过他;三位衰人又把那位瘦猴子学生会干部约到了高老师所在的宿舍楼后,我们又把这位瘦猴子揍得差点变成瘸猴子。我假设高老师还在她的宿舍里,而且能够看见我,我一连扇了猴子七八个耳光,警告他以后说话要注意二点:一,心态端正,一碗水端平,端不平就闭嘴;二,不要有官腔,不要居高临下,尤其特别不允许在我面前玩语重心长。

  猴子领命,扭着小**乖乖离去。我哈哈大笑,说:“你***……”想象中高老师正在她宿舍门口倚门而立,笑呵呵地看着我的英勇作为,眼中充满了赞赏与欢喜。我对大家说,我们不能停,“宜将胜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我们那把那些小鱼小虾的孙子们统统暴找一遍。我的提议得到了诸位同仁的一致认同,我们又去彭新国家喝了个东倒西歪。

  在三位衰人的精心诱惑下,我们继续成功地以同样手段教训了打算同我们竞争的其它宿舍的主谋,把他们打得屁滚尿流,跪地求饶。我们学校类似的杂货铺宿舍纷纷消失或明显龟缩,我们的生意在不动声色中更加地赚钱了。

  我继续保持着去看电影的习惯,每一次都会欣赏那位投影厅老板漂亮的新车,美丽能干的老婆,和围绕着他打麻将的手下。他脸上的笑容依然幸福,依然自信满满。我需要向他好好学习,他是个值得观察和效仿的对象。

  但这感觉很快就被辅导员的一番谈话给彻底粉碎了。

  ( 从青岛到东京 /4/4521/

章节目录

从青岛到东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王渔樵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王渔樵并收藏从青岛到东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