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妖婆坦率地告诉了苏南她对他的栽培计划。

  与名编老爱合写剧本十集,然后共同署名,是让他迈入电视剧制作的第一环节:编剧策划。剧本写作的同时,剧组已在筹备之中,下一步苏南将要与本剧总制片人某某、著名导演某某、制片主任某某一起进入制作环节。他将从现场制片做起,然后要帮着干一干场记、副导演,再随导演一直跟完后期配音、配乐、剪辑、合成。

  “以我几十年经验来看,这部剧肯定火!”沈妖婆胸有成竹,“跟完这部戏,你对电视剧制作流程就完全明白了,但这不够,你要再跟一部现代时装戏!”

  沈妖婆说,古装剧、时装剧都经历过之后,苏南将再跟一跟栏目策划、记录片拍摄,等于基本过了制作关。制作关之后,她会再安排他到节目营销中心,节目营销中心经历过之后,他就可以重新回到总编室来了。

  等到了那时侯,苏南就不再是总编室的一名小兵了,他肯定是一位领导,而且已经是在业内有些名气的领导了。为什么呢?凡他参予的节目,都是有名的节目。为什么是有名的节目呢?因为只有不可能不出名的节目才会让他参予――道理其实就是这么简单。

  假若照着沈妖婆的设计路线,苏南是不可能不在电视台里青云直上的。那时他年富力强,好学肯干,有成绩有名望,还有资历学历,谁能不服?他也明白,只要这么按部就班的走,和沈小令结婚,他这辈子什么都有了,根本不用再担心什么。如果不出意外,沈妖婆还会往上提。她提了,他势必也跟着提。

  前程似锦啊!

  苏南一如既往地在晚上和周末去沈小令家吃饭、聊天。每次去,沈小令的奶奶一看到他想抽烟,便会端出那只烟灰缸颤颤微微地在他旁边坐下。她不把烟灰缸放在桌上,而就这么用手端着,等他弹烟来时就递过来,弹完后收回去继续端着;她也不把烟灰缸事先放出来,总是临到现场再拿出来。她这么做让苏南倍感压力,总是赶紧从她老人家手里接过来,自己端在手中。她一脸慈祥,眼神中对他充满着错综复杂的希望,却很少说话。这实在是一种极其伟大而震憾的力量,让苏南觉得,假如自己不成为这大家庭的一员,实在是对不起她!

  他每次在沈小令家只敢抽一支烟。一是他抽烟时这位奶奶总坐在身边望着他,二是沈小令的父亲沈利达总会在他前后左右走动,这会让他想起他说过的话:年轻人抽烟不好,生完孩子再抽!沈小令的母亲谢娟和她那四位姓谢的姐姐们佯装逗那些小丫头片子,却不时拿眼神**他。这些闪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闪烁烁若有若无的举动,总让苏南觉得哪里不对劲。他多次提醒自己不要敏感,不要敏感,可经过冷静分析后他认为自己肯定没有敏感。

  综合这家人的种种怪异神态,苏南归纳出他们对他的如下期望:一,早点跟沈小令结婚;二,早点跟沈小令生孩子,最好是男孩;三,如果没结婚,他于这个家庭而言仍然是外人,无法真正融合;四,他暂时还没想出来,但这第四点却似乎是最为关键的。每当这时,他就叫过来沈小令,让她陪他到她的房间去,和这家人拉开空间上的距离,降低不适感。

  沈小令住在这栋雄伟大楼的二楼,需要换上拖鞋爬上楼梯,再沿走廊走上好一阵,路过大大小小七八个房间,那里面依次住着她的三姐四姐家,再走过她奶奶房间,然后才是沈小令的。他要么跟沈小令在房间里聊天逗嘴,要么就打开她电脑上联众下棋。这家人有早睡早起的好习惯,所以每次他总是在夜深人静时下楼回家,沿途可听见她***咳嗽声和其它房间里的呼噜声。时间久了,这便成为了一种习惯模式,到她家,吃饭,聊天,到沈小令房间里熬到众人都睡着后悄然离去,像个夜行客。

  自从武汉他俩发生过关系以来,关系上当然是近了一层。但沈小令仍然不太喜欢去他的单身狗窝,苏南住的凯旋花园属于单身公寓,墙壁较薄,他又有一张吱吱做响的床,极度影响人的情绪,加之沈小令觉得到他那儿去做那儿事,总有一种应召女郎之感,而他们也没别的地方可做那种事情,自然而然地也就转到了沈小令房间。夜深人静时,沈小令拉灭电灯,二人悄悄上床,悄悄做那种事,声音和动静都需要控制,以免她奶奶听见。老人家虽年事已高,但耳聪目明夜里睡得还浅,时不时来声咳嗽,让他们俩随时赶紧减弱活动强度。尽管如此,在他俩小习翼翼的把握下,并未出现什么尴尬的事。

  尴尬发生在近来苏南的过度劳累上。由于初次和名编老爱合作写大戏,苏南用足了全身十二分精神,任一场戏都要千改万改,以求不让老爱失望,不让妖婆没面子,所以睡眠严重不足。那天夜里在沈小令房间做完那事后体力透支,实在不想起身洗澡回家,沈小令见他这副可怜模样,便让他睡一会儿再走,结果二人一觉醒来已是天光大亮。这家人又都起得早,已在窗外活动来去了,苏南躲在屋里,出来不是,不出来也不是。正在着急之时,沈小令她妈敲门喊吃早饭,从窗户那儿一眼看到了苏南。

  苏南满脸通红。谢娟倒没多说别的,只说你们赶紧吃饭上班去吧。苏南洗了把脸,灰头土脸地埋头吃饭,一句话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也没敢说,一个人的眼神也没敢接,吃完饭后落荒而逃,钻到办公室里仍然惊魂难定。(ianuaang)此后很长一段时间里,无论沈小令怎么说,他死活不肯去她家了。

  剧本倒是写得很顺利,深受老爱和妖婆赞许。他们不知道为了写好这十集剧本,苏南每天下了多少功夫。每天早上上班之前,夜里睡觉之前,苏南都会站在自己狗窝的小阳台上,将已写剧本一句句读一遍,再详查史料认真核对,反复斟酌,又苦思戏剧冲突和矛盾对抗,外加上诸如误会和巧合之类情节突转的招术。于是他终于赚到了自己毕业后的第一桶金:人民币三十万。

  这期间他接到了弟弟苏北一个颇具震憾力的电话。苏北说在郑州几度跳槽之后终于在一家饮料公司站稳了脚跟,成为销售部门的区域小经理,而且还谈了一个女朋友。不过,在这段时间里他已经让女朋友二次打胎,现如今又三度怀上,不能再打了,他女朋友也坚决反对再打。也就是说,他们要在近期奉子成婚,尽管一穷二白,现如今已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如果苏南近期不能结婚的话,他也没办法再等了。

  苏南只好批准苏北先行一步。为了帮助苏北租住更便宜的房子,他打电话给了陈玉玲,将苏北情况如实相告,看她是否能提供点什么帮助。陈玉玲听后说巧了,她家正好有一套旧房子空着,就让苏北他们俩先住进去。陈玉玲又告诉苏南,她已跟孟东华断然分手,现如今在她爸安排下频频相亲,已成了相亲油子,剩女一族,情感细胞已近麻木,并问苏南近况。苏南告诉她,自己正在痛苦的徘徊之中,若无意外,将于二零零五年六月六日成婚。二人唏嘘一番,陈玉玲又说心灰意冷之际,她将精力转向事业,近期频繁撰写论文,由于文字功夫太差,希望苏南能帮她做些润色。

  此后,围绕着苏南根本不懂的医学论文,他和陈玉玲保持着电子邮件的频繁往来。这件事他一直瞒着沈小令。

  受自己有“隐情”瞒着沈小令的启发,他怀疑沈小令是否也有什么隐情瞒着他。想起陈玉玲当初偷记孟东华q密码冒充他上网聊天这一招术,苏南觉得自己也确有必要以同样方法对沈小令做最后一次侦察。既然各种因素都逼迫着他不得不向沈小令求婚,那么,求婚前的最后一次考核,显然也是必要的。

  在佯装漫不经心之间,他暗中记下了沈小令的q密码,msn密码,以她的身份进入,偷看了她的一切聊天记录,未曾发现任何敌情。又以她的身份口吻与她线上的朋友聊天,也未曾发觉有何异样。他又故意不给手机充电,顺理成章地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让沈小令看到手机没电后借用她的手机,又假装信号不好边打边走,边走边打,一直绕到阳台上或卫生间里,一边假装哼哼哈哈地和对方说着话,一边赶紧看她的短信信箱,看她的已接电话和已拔电话。近过近一个月的明查暗访,证明沈小令并无隐情。

  即便如此,他仍觉下不了决心,沈小令一家包括沈妖婆对他态度中若有若无的那丝闪闪烁烁,还是让他不安,挥之不去。问题倒底出在哪里?他不知道,可他就是觉得有问题。

  见他迟迟未动,沈小令家倒没人说话,沈妖婆却着急发话了。她的理由很简单,三十万块钱你拿到了,你的前程也给规划好了,你们将来的住房也根本不是问题――事实上现在拿三十万就可以按揭买房了,假如苏南不愿住沈家那栋大楼里的话。你们也发生过男女关系了,而且还被沈家全家人目睹了,你又不是不喜欢沈小令,沈小令又不是配不上你,那么你还在等什么?难道你另有新欢?苏南赶紧否认了自己另有新欢这一说,这就让沈妖婆愤怒了:“你到底在想什么,你为什么不赶紧求婚?”

  “我没想什么。我就是觉得哪里不对劲!”苏南如实相告。

  “哪里也没有不对劲,是你心理有问题,你必须马上端正态度,立即行动。我说过了,二零零五年六月六日,你们必须举行结婚典礼,在此之前,你必须完成求婚、结婚登记二项程序,否则,我就要怀疑你的人品了,而且我会采取相应的很不客气的手段!”沈妖婆言辞厉色,女强人风格立马显现,剑气暴射。

  “好,领导,我马上行动!”苏南不得不答应。

  苏南挑了一个温情脉脉的夜晚,约沈小令到海边。那晚月色与他们初次会面时雷同,明月在天,海风习习,银白海浪**翻涌。他们俩沿海滩往返来去。苏南和沈小令说了一大堆不咸不淡的话后,终于张开了嘴巴:“沈小令,我想和你说件正事!”

  “你说吧,我听着呢。”

  “我想向你求婚!”

  “行啊,你要再不向我求婚,我就要向你求婚了。自从你那天从我们家逃跑后,我在家度日如年,再不向我求婚,我就得离家出走了,知道我要顶多大压力么?”

  “真对不起,今天我正式先向你求婚,改天我到你家面对你全家人向你求婚!”

  “真的?”

  “当然!”

  沈小令未能免俗地一个跳跃,飞奔入怀,冲他狠狠一吻,在沙滩上奔跑欢呼,他追上去,俩人一起扑倒在沙滩上。

  沈小令扶正他的脸,凝视着他的双眼,说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但是,我们家说好了,得跟你提一个条件,你可要答应!”

  “说吧,什么条件?我估计我都能答应,没什么问题!”苏南摆出一副相当大度的大男人姿态。

  “将来我们的孩子,要姓沈!”

  “什么?你说什么?沈小令,这个要求太过分了吧?”苏南立刻扑打扑打身上的沙子,站了起来。

  “别的要求都行,这个我坚决不同意。这还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这还要我爸我妈说了算。就算我一个人说了算,我也不同意!”

  “你先别急,你听我说。我爸我妈说了,把我们家家产分一半给我的前提就是,我的孩子将来要姓沈。如果做不到这一点,我只能和我上面四个姐姐们平分!”

  “平分就平分!就算你们家家产全归你一个人,我也照样不同意孩子姓沈!”苏南斩钉截铁。

  “你先别冲动,再好好考虑考虑。我给你说实话吧,这也不光是我爸妈的意思,这其实也是我姑的意思。”

  “你姑?沈妖婆?你少拿她压我。我大不了辞职,告别电视台,我不受你们家这个要胁,决不!”

  苏南怒不可遏,拂袖而去。沈小令追上去拉住他,被他一把甩开。沈小令哭了,哭着继续追上去,苏南仍然余怒未熄灭,继续硬着脖子往前走。

  沈小令哭着高喊:“你别走,你别走啊!我听你的,我们生孩子不姓沈了,姓苏,行不行啊?你别走,你不是还要向我求婚么?”

  苏南站住,回身望着沈小令,说:“那沈小令我问你,你自己到底是什么意思?我想听你的想法,别人的想法我不管,我只听你现在怎么想。”

  “我什么想法也没有。我只想和你在一起开开心心过日子,我什么都不想,也不想再想了。我觉得很累很累了,你懂不懂?孩子姓什么,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只想要一份感情,一份爱,我这要求算不算多?算不算多,你说啊!”沈小令忽然变得有些竭斯底里。

  苏南回身拉住沈小令的手,那手已经变得冰凉。“走吧,我先送你回家,对不起,我太冲动了,实在对不起!”沈小令伏在他肩上呜呜哭了一阵,和他一起返回。他送她到她家门口,拒绝进去。沈小令只好红着眼睛和他说了声再见。

  次日一上班,沈妖婆就叫苏南到她办公室。进去一看,吓了一跳,办公室里另坐着三个人,分别是沈利达、谢娟和沈小令的大姐谢小萍,加上沈妖婆一共四个。他们环绕成一个圆弧,苏南位居圆心,一起构成一个扇面。

  苏南知道,一场较量在所观免。口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水战他不怕,他怕的是口水战的结果,这毕竟不像大学时代的大专辩论赛,双方选手绝对平等,他现在面对的是自己的领导,女朋友的家长,而且是四对一。

  不过,他决不认输。

  ( 从青岛到东京 /4/4521/ m )

章节目录

从青岛到东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王渔樵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王渔樵并收藏从青岛到东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