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南在十字街头徘徊了一阵,拦住了辆的士。[超多好看小说]上车后司机问他去哪儿,他一度失语。车上正在播放一段佛乐,这声音瞬间让他放松,乱嘈嘈的脑袋马上一片碧水蓝天,浑身清凉。他不明白这音乐究竟为何有此神力。

  他问司机,这附近没有没有寺院。司机说有,湛山寺。他说就去那儿。

  下车走入寺院,漫无目的胡走一气,抬头望见了一尊观音像。

  他并不是第一次见到过观音像,但从前他从来没认真看过,只是把它们当成一种宗教符号。他清晰地知道那不过是用石头或泥巴人工制造的一个偶像,以承载心怀愿望者的各种重托。小时侯看《西游记》,观音在他心中是一位慈眉善目的美丽阿姨,大学时在一本书上看到说观音原是男性,只是自印度传入中国后变成了女人相,甚或是不男不女的中间态。

  好像是说,当一个人修行到达最完美的境界时,他就难辨雌雄了。雄,或雌,都是一个极端,都是不够完美的。这曾经让他相当迷惑,他想到了东方不败,想到了同性恋,想到了中庸之道,想到了不偏不倚,想到了像男人的女人或像女人的男人,他无法想像一个人不雄不雌到底是什么道理。

  到现在他仍然不明白。可是,一个不可否认的事实是,当他看到观音像时,他的心顿时出现了久违的宁静。他想不出是为什么。

  那是一张多么优美宁静的脸呢?眉梢眼角之间,透露出无尽的宽容与同情,智慧与悲悯。是谁,经过多久,塑造出了这样一张脸呢?他或他们是怎么知道雕刻出这样的脸,才会产生这样的效果呢?

  这真是不可思议啊。

  他来到大雄宝殿,那里面端坐着一模一样三尊佛祖像。佛祖是另一种感觉,他给他的感觉是慈祥,庄严,宁静,平和,优美,宏大,力量……显然他是偏男性化的,但似乎也透出一种女性才有的美。这三尊佛像,据说分别是法身佛、报身佛、化身佛。这三种佛的定义他先不想管,他只是觉得他被佛祖所吸引。

  他感到了自己的渺小和苍白,无知和愚蠢。不需要分析,直接就感到了。以前,在他自作聪明的时侯,他总认为在佛祖像前烧香磕头的,都是些缺少思考没有头脑的无知之辈,功利之徒。他们认为烧烧香磕磕头,佛祖就会显灵,他们就真的能万事如意身体健康了,问题是他们是不是想得太美了?

  烧十块钱的香,希望佛祖观音为他们办一件十万一百万上千万的事,可能么?假如何能,佛祖岂不是成了为他们办事跑腿代理投资的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两家打官司,如果都来拜佛,那么佛祖让谁赢?总会有输有赢吧,那么输的那一家是否认为佛祖不灵,而胜的那家却认为很灵?

  假如高考只录取一千万人,而有三千万人来烧香磕头,那么势必仍有二千万人考不上。那岂不又是考上的人说灵,考不上的说不灵?

  如果佛祖时而灵,时而不灵,对有的人灵,对有的人不灵,那还算是真的灵么?

  假如你信佛,你来烧香磕头,佛祖就保佑你,对你特别的好;而不信佛,不来烧香不来磕头,佛祖就对你置之不理,那么,佛祖也好,观音也好,岂不是功利之辈,这和那些收红包方办事的贪官污吏有何区别?显然佛祖不会是这样的人,他肯定是一视同仁。(广告)那么,信与不信,又有何区别呢?

  假如佛祖果真对人间万事均插手来管,他又那么悲天悯人,法力通天,那么何以人间的战争、灾祸、病乱从未断绝?他为什么不伸手管一管,把这些难题彻底摆平?让人间充满幸福与爱?

  苏南的脑壳里涌现出无穷难题和悖论。他观察那些烧香磕头的,怎么能认为都是无知的、没头脑的、没文化的呢?那里面有大腹便便的,气宇轩昂的,文质彬彬的,珠光宝气的,颐指气使的,飞扬跋扈的,谨小慎微的……他们都不是等闲之辈,也许随便拉出来一个,都可能比他苏南智慧得多,有实力得多。可他们都那么虔诚地匍匐在地,双目微闭,口中念念有词。不可能,问题不会像他想的那么简单。

  先不管别的,问题是他来这儿后,他的心静下来了,这是事实。至于心中的问号就暂切扔到一边儿去吧。他在湛山寺里拿了些免费提供的经文和佛教资料,在寺附近找了一家宾馆住了下来,是的,他的确需要好好跟自己说说话了。

  苏南开始学会自己和自己说话了。以前他只会和别人说话,而且在嘴巴上很少输,他能在明明没道理的时侯把自己说成有道理,别人还无可奈何。现在他要试一试自己跟自己说话到底是输是赢。

  首先是,我真的老实么?

  我初中的时侯,就会暗恋女生郑梅了。可是,郑梅跟着麦虎逃跑了。

  我高中的时侯,就跟女生陈玉玲谈恋爱了。可是,陈玉玲跟孟东华“好”了。

  我大学的时侯,就跟英语老师高燕**了,让她怀孕堕胎了。可是,高燕调走跟别人结婚了。

  我参加工作没几年的时侯,我就被领导看中了。我被迅速提拔,快速扬名,还马上要娶她的侄女为妻。可是,她侄女沈小令是打过胎的,肚皮上长着妊娠纹的,很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可能不会生育的,死活不愿意告诉我实话的。

  那么,我老实么?我老实啊,我一无所获。我不老实啊,我居然敢和大学老师上床,给她老公扣上一顶巨大无比的婚前绿帽。我让她怀孕,让她人流,还让她自己去处理打胎,我是多么无耻和混蛋啊。

  没有郑梅,也许就没有陈玉玲。没有陈玉玲,也许就没有高老师。没有高老师,也许就没有沈小令……等等,等等,这里面怎么似乎有一个因果链呢?它们怎么是一环扣一环的呢?最明显的是从高老师那里开始,是高老师让胡主任帮助自己认识了沈妖婆,是沈妖婆介绍了沈小令……他让高老师怀孕而人流,然后因高老师的相助,他一步步结识了沈小令,但沈小令被他人弄大了肚子做了人流……

  事情转了一个圈,又转回到了他的头上。巧合?必然?

  他看了一眼自己从寺里带回来的书,上面一句话映入眼帘:三世因果,六道轮回。他又看到了人生八苦:生,老,病,死,求不得,爱别离,怨憎会,五蕴胜。是啊是啊,是这样啊。我以前怎么不懂?我以前怎么从来没意识到呢?人生不苦么?人生处处是苦啊。伟大的佛祖,你怎么说得这么准确这么明白无误呢?

  下面怎么办呢?只有二种选择了,和沈小令继续,或和沈小令终止,没有第三种选择了。从小学到大学他做过无数个选择题,经常是一个题目出四个以上的答案让他选一个,他经常选对。现在,一个问题只有二个答案,他却觉得如此难选。

  先说和沈小令继续。为什么不继续?

  沈小令多好啊,长得几乎跟韩国美女全智贤一模一样,连身材都接近于相等,他和她并肩前行有多人在羡慕?娶了沈小令,他不仅可以在沈妖婆的帮助下在电视台青云直上势如破竹,他还轻松获得她家近二十套房子啊,光是租金,一年能有多少?还有沈妖婆那笔价值难估的个人财产,等她撒手西去,那些东西不就是他和沈小令的了么?他不爱沈小令么?不可能不爱。他们在一起快三年了吧,朝夕相处,肌肤之亲,还差一点去登记,不爱她,为什么知道她那些丑闻之后他还心疼她?还总是在心里面想到她?

  她是打过胎,做过人流。那算什么呢?现在社会,有多少女孩子婚前没打过胎,没做过人流,没有过性经历?为什么非得抱着处女情结死不放手?为什么非要追求完美,完美这东西除了写在纸上能看见,在现实生活中真的存在么?为什么非要计较一个人的过去,谁让你不早点出现呢?你觉得吃亏了,谁让当初人家陈玉玲主动上门你却拒绝了呢?没人让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你拒绝啊,连陈玉玲都说了,人家当时没打算让你负什么责任啊。你又能好到哪里去,难到你没让高老师怀过孕打过胎么?为什么同样的事情你不计较自己,你却那么计较沈小令?你们的区别,只不过是因为你没有子宫而已。如果你有,大肚子的就不是高老师,就是你了。

  这一切都怪你。这跟沈小令没关系。你必须要接受沈小令,假装以前什么都没发生过。你不能大男子主义,不能被封建糟粕束缚你的头脑,你是受过现代教育的名牌大学的高材生,你是时代娇子,时代健儿。你要跨出去,打碎一切中国传统中的腐朽不堪的思想枷锁。你要懂得人文关怀,要有人本精神,要以心比心,要尊重女性,尊重人格,胸怀宽广,海内百川,总之一句话,就像高老师说的那样:爱是包容,既然你爱沈小令,你就包容沈小令。你要再斤斤计较,你就是小肚鸡肠的狗屎男人。

  你还有什么可说的呢?你无话可说。你不需要说,只需要回去,找到沈小令,说:过去的事与我无关,我不计较,我只要属于我们俩的未来。然后,携手沈小令,步入神圣的婚姻殿堂。

  再说和沈小令结束。为什么要娶沈小令?

  你不是处女情结,你没那么老掉牙,没那么封建余孽死而不僵,你只是觉得遗憾,不完美,为错过青春期时那该有的冲动与浪漫而后悔。在你固守规则坚守底线之后,这个世界忽然变了,你错过这一村就没了这一店,你以后每一步都迟了。和你同时代的女人纷纷成家嫁作他妇,比你小的女人个个时尚前卫处不处根本不是问题。也就是说,如果你结了婚成了家而又打算将来不胡作非为,你这辈子都没机会懂得什么叫做处女了。你不是在为沈小令不是处女而难过,你是在为你的人生不完满而难过,一个男人,如果活到死都没弄明白处女是怎么回事,他是不是觉得相当的遗憾?假若在大学招待所那晚上他和陈玉玲“好”过,那么现在沈小令是不是处,还会是一个问题么?不会!

  你贪图钱财么?你真打算为了沈小令家那十几套房子,沈妖婆那点未来的遗产而屈膝投降么?你还有没有一点骨气一点尊严?你头脑聪明四肢健全,为什么不自己去创造,而去占女人的便宜?何况,沈小令家沈妖婆的财产,那最终是沈小令而不是你的,假如来个婚前财产公证,那些东西与你何干?假如有一天离婚了,你真以为还能按照过去的规则一人一半?没戏了吧!

  你能忍受欺骗和忽悠么?从沈小令开始,到沈妖婆和沈小令奶奶结束,沈家上上下下大大小小合着伙做好了套子上你往里钻,你果真就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钻了。明明怀八个月身孕才会有妊娠纹,沈小令硬说是三个月;她硬是不说警察的名字,到底是害怕你和警察大动干戈,还是怕警察那里是另一番说辞?如果警察说在他认识沈小令时就发现她已经堕过胎的话,他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才和她分手的,那问题会不会更严重?不,你不能忍受这欺骗!他们说你善良稳重,实际上就是说你老实可欺!

  你能忍受娶了沈小令后天天还关灯**么?如果不关灯,你能忍受每一次都看到沈小令肚皮上那些花纹么?那可是警察在她身上留下的痕迹,他污染了她纯洁的子宫,损毁了她雪白收紧的小腹,践踏了她脆弱的心灵,现在,他每天还要继续折磨你的神经,你真的能够忍受?你不能!

  他的脑袋里有两个苏南。他们都振振有词,像大学时代流行的大专辩论赛的正反辩手一样滔滔不绝。苏南是裁判,他们各执一词,在等待苏南的最终裁决。正反胜,还是反方胜?假如有第三种选择,苏南宁愿两种都不选,问题是,现在只有两种选择,非此即彼。

  他开始背他在湛山寺拿回来的二本小册子。一本叫《摩诃般若波罗蜜多心经》,简称《心经》,另一本叫做《金刚经》。它们都是比较知名的佛教经典,他实在看不懂,索性打算把它们全部背下来,以后慢慢去理解。

  二十天后,他把它们背得滚瓜烂熟。心乱如麻时背一遍,果真能让他的心慢慢静下来,不能说这不是一种奇迹。

  有一天,他正在背诵这两部经典的时侯,高老师忽然打来了电话。这是自他毕业以来,高老师主动打的第一个电话。高老师问他,他和沈小令的事情到底怎么处理了。他告诉她,正在举棋不定。他说出自己脑袋里那两个苏南的正反两种观点和结论,请高老师帮他做个决定。

  高老师毫不犹豫地选择了要他和沈小令在一起。高老师说,你要知道,她自己本身就是一个受害者,你不能再让她受害,她的谎言自然有她的无奈,不得已,她家人的谎言更容易理解,谁愿意主动说出自家女孩的不光彩?和她相比,你一点都不比她高尚,原因自不必讲。关键在于你是不是爱她,如果你爱她,你就能解决一切难题。妊娠纹不是不会消褪的,加强锻炼和美容医生都能帮着把它除掉。做过人流跟能不能生小孩没有多大关系,真不会生就领养一――你有个妹妹不就是领养的么?

  高老师的话就像是天平上的一个砝码,在两边不相上下时,放到哪边,哪边就重了。现在她放在了接受沈小令这边。她这个砝码让苏南心中像是升起了一轮太阳,亮了起来。好,好吧,她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是一个受害者,我不应再让她受伤害,既然我是爱她的话。

  他对高老师说,好的,高老师,我听你的。我接受沈小令,其实这近一个月的时间里我也偏向于接受沈小令,只是我不愿意面对。那么,你和你老公现在怎么样了呢?

  高老师说,没怎么样。但是她在耐心地等,她知道他肯定是要回来的。他的那些女情人,只不过看中了他的钱,他的名,她们只是在利用他,而他误以为自己魅力无敌。

  “当他一无所有的时侯,他会回来的。那时侯他就懂得,爱他的只有我,而那时侯他就明白什么是爱了。现在他不懂!”高老师信心满满,“你们男人其实对于什么是爱,都天生的晚熟,你们很多时侯只是在满足**,你们不知道,或知道但不愿意承认!回去吧,回去找沈小令结婚吧,过去什么都没发生过。”

  苏南退了房,离开湛山寺,回到了他久违的狗窝。在将狗窝做了初步的卫生打扫后,他拔通了沈小令的电话,告诉她,他已经想通了,他希望和她重新开始。他的这番话让沈小令悲喜交加。

  沈小令在电话里说:“对不起,你没经历过处女,你的人生不完整,我无法弥补你了。假如你觉得吃亏,那么你现在可以去寻觅你的处女经历,我不计较,我甚至可以帮你,但是,结婚后,结婚以后我请你不要再做任何出格的事了。”

  苏南说:“我想通了。一通百通,处与非处,本质上并无区别。我不在乎那点**上的好奇与新鲜了,人生本来就是不完美,不圆满,跟那点处女经历毫无关系。沈小令,我不再忍心伤害你了,众生皆苦,我们又何必苦上加苦?如果你今晚有空的话,我想请你看电影,假设我们俩是第一次相识,我们没有秘密,我们都是透明的。”

  “好,好,谢谢你,真的谢谢你!”沈小令在电话那头已经泣不成声。

  苏南心里洋溢着原谅他人后的幸福和愉悦。是的,原谅一个人确实比恨一个人要轻松得多,释然得多。人们为什么不懂得去原谅和包容一个人呢?为什么要与之为敌互相仇恨呢。他很庆幸自己在关键时刻做了一个关键决定。

  他们俩看了一场精彩的电影,正好是一部爱情片,苏南认为自己看懂了。在此之前,他对爱情片多少有些厌恶,他讨厌这种片子里面男人女人不干正事整天唧唧歪歪。现在不同了,他投入进去了。看来高老师说得没错,男人对于爱和爱情,懂得就是迟。

  ( 从青岛到东京 /4/4521/ m )

章节目录

从青岛到东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王渔樵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王渔樵并收藏从青岛到东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