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演?合同写得好好的,咱按合同来。”章导毫不示弱,这头肥嫩的大白旱獭明显愤怒,从监视器后面的椅子上蹦了起来,面红耳赤,指着w的鼻子跳着骂:“你算什么,恩?别以为你有点名气就了不起,我出道搞影视的时侯,你还在上小学呢。”

  w毫不示弱,反过来指着章导演鼻子骂:“我最看不起你们这帮港台的,跑江湖混饭吃,你们当大陆是什么地方?你给我弄明白了,大陆才是最有文化的地方,是正宗、鼻祖,你们都是文盲,文盲就是不识字,不懂道理,听不懂人话!”

  李主任横插到二人中间,硬生生把w拉走。

  剧组其他人反而兴奋了,三三两两聚一起抽烟,说笑,那个演女主角的小女生笑嘻嘻混迹其中,一派事不关己的轻松模样,十分的天真烂漫状,不停地噘起她的小嘴巴冲一些剧务撒娇,要他们马上去买零食给她吃。

  李主任把宋总叫到旁边,低声耳语了一通,宋总的白脸变红,又变成灰白,先看了看程总,又看了看我,最后把目光定在我了身上,迎面迈动小短腿款款而来。

  “苏总,你看这事儿。你是学中文出身的,电视台干五六年了,又写过剧本,你看是不是能帮着顺一顺?”

  “有电子版么?”

  “有。”李主任说,他的目光不再凶狠,变得相当的温顺。

  “那你发给我,我看看能不能改,先说好,只是先试试,能不能改我没把握。”我很清楚,电影剧本还有人敢改,电视剧剧本那几十集的情节,一般没人敢动,你动一个地方,就跟多米诺骨牌一样整体连动,最后非逼着你把剧本重写一遍不可,那是要人命的事儿。

  事实证明这是一场灾难。虽然只是给w加上一个手机,但原剧本过分依赖座机了,w扮演的那个董事长,每天的主要内容就是在他家别墅里上上下下找座机打电话,烂剧里常用的那些阴差阳错误会巧合,大多数靠这位穷得连手机都没有的堂堂大董事长迟接电话而造成。

  经常出现的场面是:嘀呤呤电话响起,正在看报纸或思考状的董事长急匆匆沿着他家别墅的楼梯爬上楼去,上气不接下气,在手拿住电话听筒瞬间电话巧妙地断了最后一口气。董事长追悔莫及地顿足长叹:唉,这下又要误会了!电话那头女主人公咬牙跺脚:该死的,又不接我电话!愤恨无比地夺门而出,满面含泪向海边跑去。董事长这头赶紧驾大奔前去追踪当面解释,二人站在大海边手脚直比划,死活解释不清楚为什么没及时接电话。女主人公最后愤怒地给了董事长一耳光,董事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长继续解释,女主人公又给董事长一耳光,转身又跑了。董事长没追上,这时侯下大雨了,电闪雷鸣,董事长开着他的大奔在大雨里面飞奔,雨刷子刷着大奔挡风玻璃上的水珠子,董事长头发湿漉漉的,一脸沉郁,多情深邃的双眸中泪光若隐若现,无比痛苦……

  自从看了这个剧本,以后无论看什么电影什么电视剧,一见女主角劈头打男主角一耳光后拂袖而去边奔跑边掩面哭泣的场景我立马胃肠痉挛不能自抑。

  我深深地理解了演员w的愤怒,频繁挨莫须有的耳光也就罢了,问题是还得让他演巨大的内心痛苦,这痛苦的根源居然是董事长没有手机……他几乎所有的手下都有手机,难道因为他在剧中演的是喜欢看书喜欢穿布鞋穿唐装的儒商他就不用手机了?就算是刚开始没手机后来都造成那么多次误会吃过那么多耳光了,总该去买个手机吧?

  但是剧本从头至尾没手机,总是接电话没接上。难怪连颇有涵养的w都急了。

  我告诉宋总,剧本不好改,这决不是给他加个手机就加了。手机加上后误会就没了,误会没了这剧情就没法往下推了。章导,我,程总,宋总,李主任我们一起讨论了一整夜,最后决定,为了不失去著名演员w,手机还是要加上,可为了不让剧情严重穿帮,同时改动又不要剧烈,就得让董事长那个手机老出问题――这是唯一的办法了。(ianuaang)

  经过近十天的奋战,我终于运用手机没信号,手机没电,手机正在充电不在董事长手里,手机忘在车上了,手机丢了,手机坏了,手机虽有信号但很差董事长听错了,董事长跟另外一个人拿错手机了等多种手段,总算是满足了w有手机的愿望同时又没大更改剧情,拍摄照样进行。

  w对我哀叹,从今以后,他哪怕断粮,也绝不再干这种没读剧本就签合同的事儿了。他预言这部剧必死无疑,他也希望如此,假若果真有哪家电视台播了出来,让人看到他在剧中这副熊样儿,他将无地自容。我和w的预感一样,不免替宋总更多是为了自己的前景堪忧。但迅即自我安慰地想,反正我是在动画公司,只要它赚钱,那么我跟宋总这家影视公司则并没关系。

  这部剧照样往下拍,按两天一集的量――这是章导演李主任共同拍胸脯保证的,那么一个月后这部戏将会杀青,剧组也将迅速鸟兽散。宋总所谓的影视公司,事实上也就只有程总、一位小秘、会计小刘、司机小许四个人了。他从大宋那儿带五百万元rmb离开后,目前也就这么几个人。此前他所宣称发行过的那些大名远扬的电视剧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十几年的发行经验,事实上全部属于大宋,跟他本人毫无关系。他实际上就是一个空而又空的壳,这让我更加期盼星宝数码动画有限公司的早日开张。据贾生的设计和要求,新动画公司至少需要八十至一百名员工。无论实力如何,一个公司至少得有人数有人气,不然给人的皮包感实在太强了,我始终这样认为。

  我和宋程二人数次到软件园一栋颇具现代感的大楼里巡视装修进度,每次宋总小舅子小卫总是头戴安全帽,浑身冒汗,张牙舞爪地跟跟装修工人争吵不休,嗓子都快喊破了,这跟他两只黑眼睛里面露出的温顺大相径庭。宋总总是得意地向我征询:“小卫办事不错吧?”我点点头。他接着说:“小卫这人办事很卖力,也踏实,就是读书少了点,但咱们自家公司,他当行政主管最合适!”装修进展神速,宋总特意让小卫给我设计了间宽阔气派的总经理,不,是ceo办公室,让我提前预览,在心动神摇之余,我这个未来的ceo仍然由于对动画制作一无所知而忧虑,我向宋总提出,若目前我无事可做的话,不妨先到杭州,到贾生介绍的那位耿总那里学习学习,宋总一口应允,并说小卫过段时间也会到杭州。

  我到杭州见到了耿总,他寸板头,身材高大,却满口柔软细腔,跟我说话时总让我错觉是电影里的蒋介石站到了我面前。寒暄过后,耿总表示疑问,原以为是程总来管理这家动画公司,没想到是我。我这才知道此前宋总带程总曾经来过他这儿,并有暗许让程总来主抓的意思。

  贾生杭州这家动画公司有近三百人,算是规模巨大,基本上是传统作业,除了上色部门用电脑外,其它部门到处都是纸张铅笔和橡皮。耿总先领着我一个部门一个部门看,然后又到会议室给我详细讲解了一通,我听得云里雾里,他急得满脑袋冒汗。我让他不用急,我在这里将会停留近一个月时间,会慢慢消化动画制作这套东西。

  三周后,我总算明白了些东西。这时小卫从青岛赶过来,和我一起学习。他告诉我公司装修大局已定,办公家具和电脑也都订好,让我尽管放心。跟小卫又在杭州逗留十天后,对于动画制作这套流程我从粗线条上已经明白,余下的只能靠具体实践了。明白后发觉问题并不复杂,相反相当机械,所有环节老外均有严格要求标准,不需要也不允许有任何创造性工作,公司里各流程工作人员,基本上是生产工人,熟练技工,他们跟艺术跟创作关系不大,他们大多具有一张听话的脸和麻木无神的眼睛,但他们的双手很灵活,很快,能飞速地画出一张又一张铅笔画,然后输进扫描仪,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交给上色部门上色,再合成检查后交给老外,换来报酬。

  也就是说,这种做加工片的工作人员不需要动脑,只需要动手即可。他们的报酬属计件工资制,画多少张赚多少钱,所以手快比什么都重要。

  跟耿总道别的时侯,他忽然说了一句:“要当心贾生这个人。”我有些不解,追问是什么意。他说:“他喜欢拖欠报酬,不说不给但不承诺何时给,然后牵着你的鼻子走。这是他惯用套路,我已经被他拖欠半年工资了,你要当心,宋总更要当心。别的我就不方便多说了。”从他的神态中看出了一句潜台词,说出来就是:其实你还比较嫩。

  宋总像唐太宗李世民欢迎唐僧取经回来一样欢迎了我和小卫,他说这是双喜临门,因为那部剧也总算磕磕碰碰吵吵闹闹中拍完了。我转告了他贾生喜欢欠款的传言,宋总听了不以为然,第一贾生这人看上去风度儒雅,又经常跟欧美人打交道,不会干这种不讲信誉的丑事;第二合同上写得清楚,他总不能跟法律较劲。耿总的话,很可能只是一种打工者对老板发的牢骚话。我看得出来,程总那晚上相当落寞和不爽,但我故作视而不见。

  我告诉苏北我将要变成一家数码动画公司的ceo了,苏北很高兴,他也说这是双喜临门,因为他老婆张红艳的肚皮也越来越大了,想到将要当父亲,他实在是激动万分,并叮嘱我加快进程,不敢再拖下去了。

  苏北的话提醒了我,我已经很久没有想过女人了。就像一个吃素吃习惯的人不再考虑肉的问题一样,我的确也不怎么想女人了。既然得不到爱情,那么就先从事业下手吧。也许老话说得对,男人有了事业肯定会有爱情,反之,没有事业去谈爱情,爱情最终也是幻影空花。我决定从根本入手。\\

  ( 从青岛到东京 /4/4521/ m )

章节目录

从青岛到东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王渔樵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王渔樵并收藏从青岛到东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