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南被创业**所振奋,精神大多处于严重激亢中。尽管明白这不是他自己在创业,而是宋总在创业,他只是他的先锋官,说难听点就是一个马前卒,但从电视台一介小职员摇身一变,成为青岛高科技园区软件园内星宝数码动画有限公司ceo,他没办法管住自己的神经,假如能变成一个可以在身己身体里自由游走的小人,他将看到自己的每一根神经每一个神经细胞都在唱歌,都在跳舞,都在滋滋啦啦冒着蓝色电火花。

  他还有一种强烈的元老感。一个公司从零开始那一天他就存在了,他亲眼看着它注册,命名,选址,装修,买设备,然后终有一天它会慢慢长大,他不是元老谁是呢?当元老的感觉实在妙不可言呐,难怪从古至今一代代功臣良将都懂得历史,都看过前朝兴衰,都明白鸟尽弓藏兔死狗烹这小儿科一般的道理,为什么还趋之若鹜肝脑涂地跟着他们的老大冲锋陷阵呢?现在苏南明白了,理由太简单了,因为这种感觉很爽。

  把创业感和元老感一结合,宋总说的什么话都是成立的。他说,他是吃过他哥能同苦不能共甘的教训的,那种感觉太痛苦了。他还会让历史重演么?不,他绝对不会。他将在最短时间内跟苏南,跟程总一起分享公司的股权。尽管他们俩没投入一分钱,但不要紧,他会赠送他们俩股份。

  “我不会跟我哥学,”宋总水汪汪的大眼睛燃烧着**,充满着梦想,还带着一丝淡然,“钱算什么?钱狗屁不是!人死后能带走什么?什么也带不走!关键是我们要做大事,要对得起自己这一辈子。所以你们放心,公司股权,不管是影视公司还是动画公司,我一人分你们百分之十,前提是,这两个公司要赚钱,要是不能赚钱,我分给你们的就是债务,就是包袱!”

  他说得合情合理,关键是要赚钱啊。

  苏南不怕宋总将来**鸟尽弓藏的把戏。他想他也没那么弱智,“如果我当了几年ceo,在这几年里我努力学习,掌握人脉,掌握资源,我还怕他么?就算我跳槽,我也是有资本的!”所以,宋总爱怎么想就怎么想去吧,现在苏南只打算做一件事:那就是全方位当好他的ceo。

  宋总把他那辆略旧了点儿的本田雅格送给了苏南,还给他配了一位司机小黄。小黄是名退役武警,瘦而精,因为人长得黑,眼白就显得尤其亮,有几分越南特种兵的锋利感觉。后来一问才知道,原来小黄是宋总小舅子小卫的小舅子。听起来虽然有点裙带,有点复杂,但小黄很会做人。他鞍前马后十分礼貌,对待苏南像一位士兵对待首长那样尊敬和客气。宋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总自己买了辆崭新的尼桑,司机仍然是小许。程总在进入宋总旗下前就有了一辆丰田飞度,虽然那车**抬得高了点儿,脑袋往地面上扎得过分低了点儿,可是它新,三辆车一起出动时并不显得寒伧,最寒伧的倒应该是苏南,那辆黑不黑白不白的银灰色本田在乌黑的尼桑跟白闪闪的丰田之间显得有些呆头呆脑。

  但是程总相当不高兴。苏南听小黄打小报告说,有次他亲耳听见程总嘟囔,苏总坐的是公司的车,而程总坐的是自己私车。苏总配有司机,他却没有配司机还得自己开。这一出一进,每个月至少比他吃亏好几千。可这都是宋总的安排,他苏南又能如何呢?但程总不去找宋总,却似乎把不满都放到了他身上。

  小黄说:“程总这个人,文化不高,要求很高,一身江湖气和小市民气,说实话我真看不惯。我喜欢苏总这样有文化有涵养的人,文化人。”说完垂手而立,眼睛里射出随时愿意效命的光芒,“我是当兵出身的,谁是我领导我就听谁的,下级服从上级,而且是直接上级,苏总,以后你需要我做什么,我保证不说二话!”小黄的话让苏南心头一热,他那副赤胆忠心模样让他觉得马上欠他了,似乎不回报他就对不住他。可随即苏南又觉得味道不对,公司还没开张,怎么就有派系的味道了呢?他决定未雨绸缪,要把任何不和谐音统统扼杀在摇篮里。

  他主动找到宋总,跟他讲明了这件事,他希望宋总要么给程总补贴汽油费司机费,要么自己宁愿不要这部车了,也不用配司机了,大家一碗水端平,何况“创业”初期没必要这么夸张。宋总听罢,小白脸黑一阵红一阵,摆了摆手,说:“你不用想太多,也不用管太多,我们是要做大事的,难道还为这点小事拧过来扭过去?这样怎么能办大事?程总的事你不用管,我和他有过约定,这部电视剧卖好了,我给他单独奖励!车你还是得要,哪有高科技公司ceo连车都没配,连个专职司机都没有?那还算个ceo么?”既然宋总是打算从这部电视剧收入里面给他奖励,苏南也就不多说了,尽管他认为这部剧亏是亏定了。

  星宝数码动画有限公司装修完毕,办公家具、电脑一应俱全,宋总要求苏南亲自负责,请了一家专门设计公司统一ci的广告公司进行了精心设计,公司logo、名片、稿纸、信封、笔乃至一些小礼品全部统一格调及样式,并最后由宋总亲自一一定稿。苏南发现,对于这种事情,宋总有着特殊的嗜好,他连每一根线条每一种色彩甚至包括每一个标点都细细审核。苏南的ceo办公室宽大明亮,一张豪华的大班桌摆在一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株绿生生的招财树旁边,斜对面放着招待沙发和茶几,正对大班桌摆放着两张小椅子,那显然让手下来当面汇报工作时坐的。办公室过于宽大,以致于人在里面说话都略有回音,空旷感强烈。

  小卫特意把刚印好的名片拿过来让他看。

  他的头衔是:星宝数码动画有限公司ceo。

  宋总的头衔是:星宝数码动画有限公司董事长。

  贾生的头衔是:星宝数码动画有限公司副董事长。

  小卫的头衔是:星宝数码动画有限公司行政总监。

  但是不见程总的名片。

  苏南心里一紧,问:“程总怎么没名片?”

  “程总他不算是星宝的人吧,怎么印呢?他是影视公事那边儿的副总,他跟星宝这边有什么关系呢?”小卫一脸迷茫。

  苏南看出来了,这问题显然不在小卫思考范围之列,小卫可能从来就没想过这回事。但他本能地觉得不给程总印张名片肯定是个问题。“不行,程总在星宝肯定得有个名号,没名号不行。”苏南征询宋总的意见,宋总思考了大半天,说:“那就印个副总经理吧。”于是小卫去给程总加印了一盒名片,头衔是:星宝数码动画有限公司副总经理。苏南觉得别扭,总经理叫ceo,副总经理还得被迫叫副总经理,因为还没听说过副ceo,但也没办法,只好先这么凑合着。

  次日,贾生带着二名技术骨干自广州飞来,苏南和宋程二总外加小卫等人一起为他们接风。贾生郑重介绍了这二位技术骨干。第一位名叫高飞,是星宝未来的导演,负责动画片中期制作的艺术质量;第二位叫王超海,是星宝未来的后期主管,负责一切电脑软硬件问题及动画片的镜头合成。苏南与这二位未来的直接部下认真的握了握手,客套地进行了一番寒暄,并认真观察了一阵子这二位。

  他们都是广东人,普通话说得都比较吃力,嘴巴里面像是粘住了强力胶,每说一句话都需要用口腔肌肉与强力胶的反作用力做痛苦对抗。高飞衣着有些过分朴素,从他身上看不出任何与艺术有关系的气质,甚至也看不出是位文化产业工作者,一脸悲愁,眼窝深陷,像是一位中年丧夫晚年丧子苦大仇深的老太太,可是他很喜欢笑,笑的时侯还露出一口小白牙,反差强烈。王超海倒是一眼看过去像位工程师,还系着雪白的小领带,只是他面部肌肉发达,骨胳强硬,脖子很粗,让苏南想到了泰森。问了年纪,高飞四十有六,王超海三十有八,他们都比苏南大。二位齐口夸奖苏总年轻有为,做自叹弗如状。

  次日贾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生飞赴杭州耿总有要事处理,临行前告诉苏南高飞王超海二人以后就交给他了,希望他们能精诚合作,苏南要是对这二人不满,可直接提出,他马上重换技术骨干。送走贾生,苏南伙同高飞、王超海、小卫等人展开了一**规模招聘,前台、文秘、人事、出纳不久招毕,会计宋总则安排他影视公司的小刘先过来兼任,以后若影视公司发展壮大则另觅新人。

  但动画技术人员招聘却不甚理想,也许青岛此类人才尚属稀缺,但高飞说不要紧,这在他意料之中,只需要招美术基础好的就行,三个月之内,他保证他们马上上手出片子。于是调整招聘策略,改为美术功底好者优先,学历完全可以放宽到中专,上不封顶。应聘者到公司,要做的事情只有二件,一是画石膏像,二是找个人体模特画速写,考完后主要由高飞做评定是否录用,再由苏南最后定夺。王超海则忙于调整安装公司电脑软件,于招聘事宜表现冷淡,平时也极少讲话。

  电视剧后期配音配乐均已完成,宋总程总二人信心满满,加之章导演此时放话,此剧肯定好卖,若不好卖,则由她包销。宋总愉快地付清了章导演片酬,并与程总亲自到机场为她送行。苏南对此导演始终难有好感,推说动画公司事务繁忙,只给她打了个电话道别。

  事实上的确繁忙。刚装修完时空荡荡的星宝数码动画有限公司,霎时间每天有近百号人出出进进吃喝拉撒,各项规章制度必须重头建立。由于纯电脑动画于贾生也是尝试,他其它分公司均是传统有纸化作业,管理办法完全无法借鉴,苏南不得不天天跟公司那几个部门头头在一起商量规矩到底该怎么定,最后各项规章制度形成文字后已是厚厚一摞。前三个月培训期员工是没有收入的,此时有二种意见:一,新员工只懂美术不懂动画,是公司在培养他们,所以不应该由公司给他们发工资,而是他们要向公司交培养费,事实上许多动画公司都在这么干;二,新员工既然被公司招进来了,不发点基本工资是根本不行的,他们会一个接一个的渐渐走光,等走光后想重新再招或再请他们回头那就被动了。

  此外还有一个难题,那就是管不管员工住宿。又有二种意见,其一认为,软件园离市中心有点距离,还有一部分员工根本就是外地人,公司如果能弄个集体宿舍,大家可以免去上下班路上奔波之苦,更加集中精力工作;其二认为,路远路近那是员工自己的事,现在已经很少有公司管员工住宿了,给他们宿舍又会滋生出新管理问题,比如说会不会在宿舍里干一些违法乱纪活动,会不会发生火灾,会不会乱用水电不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懂节约。

  二个问题面临四种选择,苏南必须做出判断,给出决定。他想了半天,最后认为这个决定还得让宋总来做。虽然宋总明确表示他完全授权充分信任,他决不像他哥大宋总那样,对自己手下像放同筝,貌似‘将在外君名有所不受’,实际上那根线牢牢牵在手中随时还给一个猛拉,但苏南觉得不是这样,因为会计小刘是从宋总那边派过来的,而且还是宋总的表弟。小刘告诉他说,星宝数码动画有限公司的帐上,目前只有十五万元人民币,一定要小心使用。苏南明白一个基本的道理,他这个ceo,现在花的每一分钱,可都是宋总的血汗钱。在星宝自身还没有赚钱之前,他不打算自作主张。

  他把这几种面临的选择摆到了宋总面前。宋总起初还是坚持让苏南自己拿主意,推让几番后,宋总问:“假设没有我,你自己打算怎么决定?”苏南想了想,说:“我不清楚宋总您目前的资金状况,但我的个人想法是,星宝刚开张,希望还是能有个好口碑。员工培训期间,还是要给点基本工资,此外,一百人左右,我想租宿舍也花不了多少钱,还是满足他们的好。”

  “你和我想得一样,”宋总笑了笑,面露欣慰之色,“资金的事儿你不用考虑,那是我的事,你尽管放手去干。我们是要干大事的,不用拘泥于这点小钱上,要让员工有安全感,有归属感,这是我一贯主张。”

  苏南放心了。宋总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他是个好人。老板只要是个好人,能力稍微弱一点,也许并不是个太大的问题吧。对于这种仁义大度,苏南固然认同,但似又觉得有些柔了些,他自己加了一条:三个月培训期后要严厉考核,不合格者将予辞退。宋总得知后夸奖苏南这么年轻,都会刚柔相济了,他没有看错人。苏南听得心里暖洋洋的。

  由于给员工发了基本工资,还提供了免费住宿,这三个月的培训进展得波澜不惊。每次高飞给新员工讲课,苏南只要有空,也拿个笔记本像个学生一样的坐在下面听。他发现高飞的口才实在太差,吐字不清不说,他还能把一件简单的事情越讲越糊涂,最后急得他自己满头大汗,员工们却一脸茫然,连苏南自己也听得不知所云。他不得不经常打断高飞的讲授,代表学生向他提问,并努力运用自己的理解力领悟后再翻译给新员工听,经过如此痛苦的双重折磨,苏南对于动画的基本制作原理也大约弄懂了。

  他发现了自己的苍白与无知。作为一家动画公司的ceo,他知道自己差得实在是远了,太名不符实了。苏南叫来司机小黄,开了一批书单,那是关于管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理、财务、中外动画史以及事关动画制作的一切相关书籍,他让小黄统统买来。此外他还叮嘱小黄,以后无论在哪儿,只要看到关于动画方面的书、影碟概不放过,全部想办法弄来,他要一一研究。他立志要当一名国内合格的动画ceo,他要不耻下问,敏而好学,他认为自己终于找到了一个人生方向,一项可以为之奋斗终生的事业。

  对于男人而言,还有什么比这更刺激的呢?

  依照我的吩咐,当兵出身的小黄忠实而迅速地执行了命令,他给我买回来事关管理、财务、动画方面的书大近六十本,这批书厚厚地堆在我狗窝的床头。我拿出当初面对高考般的劲头开攻读它们,并坚信自己完全可以将它们消化。

  我又买了台电脑放在家里,请王超海安装上了一切事关动画制作的电脑软件,诸如3d、玛雅、tbs、flash、ps等,打算将这些软件一一摸透,至少也得懂个大概。此外又报了一个美术学校,开始学习素描,若无美术基础,想做好动画那基本上属痴人说梦。我每天约凌晨近三点入睡,早上七点必起。夜里看书看得眼花了,便起身在我那间小小的狗窝里走来走去,边走边高声朗读以强化记忆和理解,清晨一起先到阳台上再进行一番回忆和朗读,或是端着画板画上一个石膏像或是一只苹果。

  这种生活方式渐渐成为一种习惯。每天四五个小时的睡眠并没有让我白天精力不足,相反更加神彩奕奕,这大约是心里充满了希望和**的缘故。

  三个月后,请恕我卖弄,对于动画的前世今生,我已如数家珍。我知道迪斯尼那只名闻天下的老鼠米奇初次在动画片上露脸是在一九二八年,那部片子名叫《威利汽船》,而我们中国的第一部动画片则于一九二六年诞生,片名叫《大闹画室》,我们提前了二年。我还知道一九四一年,当日军正在中国大地上烧杀抢掠之时,日本一位名叫手冢治虫的医生,因看到中国一部名叫《铁扇公主》的动画后崇拜不已,自此放弃了医生,改学动画。后来,他创作了一部家喻户晓的动画,奠定了整个日本的动画基础,这部动画也是包括我在内的许多小孩无法磨灭的童年记忆,它的名字叫《铁臂阿童木》。日本动漫自此大踏步前进,一日千里,直到如今中国的孩子们提动漫必日本,画动漫也必是日本式水汪汪混色玻璃球般的大眼睛、锯齿状的头发,一个半月牙的状的嘴巴。假如问他们,动漫应该是什么样子,他们很可能会回答,动漫就是这个样子――动漫就是日本动漫,二者相等。

  他们已经画不出来属于中国特点的动画漫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了。中国的动漫上哪儿了?他想把它找回来。

  ( 从青岛到东京 /4/4521/ m )

章节目录

从青岛到东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王渔樵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王渔樵并收藏从青岛到东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