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见我尴尬,便让我们几个到会议室去,顺便拔了个电话。刚刚坐定,又进来两个女的。一为大宋小蜜,风姿绰约,一到会议室便很职业地坐下,打开速记机作会议记录状,另一女人衣着华贵,脸庞有些像狒狒,干练而强悍,大宋向我介绍说这是他夫人,同时也是公司的财务总监刘总。刘总和我互换名片,她的名字叫刘兰花。兰花本来是一个很美好的名称,但是由于被用作女人名字多了,如今便有些俗,加之实在无法与她那张狒狒脸相吻合,反差强烈,所以我一遍成记没齿难忘。

  大宋切入正题,先谈那部烂剧收购问题。刘总拿出一个计算器,啪啪啪一阵狂按,抬头说:“这部剧样片我看了,质量实在不行,反复算了,最多只能出三百万。”大宋转头看着小宋,问:“怎么样,这价格你接受吧?”小宋看了看我,又看了看鲁老师,然后看了看天花板,又看了看地板,微哽点头,说:“行,你说多少就多少吧。”

  大宋伸出一根指头一指那小蜜,说:“行,记下,这事儿就定了。下面我们说动漫,苏总,我听说你这动画公司,下月就能盈利?”

  我说:“不出意外的话,是可以。”

  “多少?”

  “毛利二十万左右。”

  “多少人?”

  “一百人。”

  “盈利能力不算高啊,我看中的是动漫这个产业,有前景,关键看怎么做。我刚从香港那边融资了个把亿,想投个项目。你和宋总先好好干,把基础打牢,看看将来能不能合作一下,我的想法是收购。”大宋气度闲雅,很有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的味道,转头看了一眼小宋,“我会出个好价钱,也能帮着你们解决下资金问题。”

  财务总监刘兰花对小宋说:“这部剧要是没问题的话,先去签个合同,我直接开支票给你。”

  “那就这样?我还有客人,等下一起吃个饭?”大宋说。

  小宋说:“吃饭就不用了,我们还有事。”

  烂剧就这样卖掉了。

  只不过它从当初投入的六百万,转眼间变成了三百万。也就是说,小宋当初从大宋那儿带来了五百万,除去还去从别人那里借来的一百万,如今他只有二百万了。二百万对于一个平头百姓来说那是相当可观了,但对一个“要干大事”的老板来说,显然是太微不足道了。

  我和宋总鲁老师到了宋总住的酒店房间,宋总哭了。鲁老师安尉他。

  “看到没有,老鲁?他们俩就是这么欺负我!”宋总抹着眼泪说。

  鲁老师长长叹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了口气,说:“唉,你们兄弟的事情,怎么说呢。问题是这部剧也实在是……”

  我猜鲁老师想说的和我差不多,“人必自辱而后人辱之”――古今中外概莫能外,但这样的话我没法说出口,他刚借给我二十万买房子,又如此赏识我,必须承认他是我的恩人。我只能说正面的话:“宋总,不要紧,这部戏不行,我们总结经验教训,再拍一部好戏,让他们刮目相看。何况,我们动画公司下个月就开始赚钱了,我们不要紧。”

  “对!”宋总一拍大腿,“从哪儿跌倒,就从哪儿爬起,我一定要好好再拍一部,让他们夫妻俩看看,我到底行还是不行?动画公司你好好干,我电视剧这边很需要资金支持!”

  我眼前一黑,意识到自己话说多了。

  我的工资是六千三,只比高飞高出三百,比王超海高出一千三,当初宋总说,你虽然是ceo,但人家高飞王超海是技术骨干,公司目前实际上是靠他们俩,你的收入主要在利润中体现,公司年终利润里面你拿百之十走。我听了自然动心,便不去计较。可假如他把这本来就孱弱无比的动画公司资金都抽走搞电视剧,我的利益怎么算?我暗中盘算已久的、动画公司未来的宏图大计怎么实现?但当下这种氛围中,我不便明说。

  我只能说:“你放心宋总,动画公司我肯定是千方百计要把它搞好的!”

  下午宋总去了趟大宋公司,先签了合同,后从刘兰花那儿领了张三百万大元的支票。可以预见,在不久的将来,此烂剧将会插播了大量劣质广告,出现在各地方电视台甚至县级电视台不那么黄金的时段中,与亲爱的广大观众见面。小宋为此损失了三百万,大宋却将要狠赚一把,此外已经狠赚一把的还有那位制片主任李某,以及只赚不赔的章导演、著名演员w、和那个到处卖弄小风骚的显然被李某潜规则了的小女生主演。

  这就是市场,资本就是这样奇特地转着圈,它们莫名其妙地从一些人的口袋中被掏出来,又莫名其妙地钻入另一些人的口袋。那一刻我明白,只有那些能时刻紧捂自己钱袋,狂掏别人钱袋的人,才是合格的商人。

  我和宋总与鲁老师告别,来到北京机场等侯返青岛的航班。宋总又拔打了程总电话,仍然联系不上。我不免说了句略带讽意的话,宋总却打断并表态了,他说程总这人心眼儿不坏,就是在剧组跑了近二十年,染上了些江湖习气,至今尚未成婚,据说他曾在广州开过公司,并全心全意爱上了一位女名星,付出了巨大代价,可惜人家后来跟一位地产大佬跑了,程总大受刺激,这才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叶落归根倦鸟归林,返回青岛投入到了宋总门下,并急迫地想有些作为以重振雄风。可惜的是这部剧还是砸了。

  宋总是个好人,但好人做出的却未必都是好结果,特别是一个时刻打算“干大事”的人。我想起了宋美龄的一句话:男人没有好坏,只有强弱。我想的是,假如是在大宋手下,程总敢不敢一连几天让他找不着呢?大宋会不会还在此刻帮着程总说好话呢?答案是:一程总绝对不敢,二是大宋肯定不会。

  回到青岛,程总忽然冒了出来。他脸色灰白,肿着二个大大的眼泡,左眼眼白当中还有一块血红的斑点。他说到广州遇上了一大批当初剧组认识的哥儿们,非要拉他喝酒,一连喝了好几天上吐下泻,又想起了一大堆伤心往事,身体都垮了。问他电视剧销售情况,他猛的一愣,这才一拍脑袋,说是他哥儿们帮着问了,那剧根本没人要。广州也好深圳也好,都喜欢看港味儿剧,桥段要紧凑,乱编不要紧关键镜头要密集,转场要快,这剧太拖泥带水,明显属台湾风格……宋总没表露半点不快,反而安慰他,说这剧已经卖了,并打算开拍下一部,望他不要气馁。程总有些振奋,当即活络起来,他说这次由他策划,由他筹建剧组,让他当制片人兼制片主任,肯定赚大钱。

  宋总高兴地说:“行,没问题,关键先要有个好剧本。”

  程总一拍胸脯说:“放心吧,我一周之内至少能给你弄出几十个好剧本来。”

  于是灾难降临,一周之内,我的邮箱几乎爆炸,频频收到各式各样的剧本。一部分是程总到处搜罗的,另一部分则是由于电视节上乱发名片,一些游走四方的自由编剧将他们炮制的剧本使命往我邮箱里塞,而且还加着水印,打着“版权所有侵权必究”之类的特大字号,仿佛这是稀世珍品,别人看了马上流口水就把它们给盗了。我读得头都大了,动画公司的正常事务频频被打断,宋总一天二三个电话催:“快看,快看,看了给个意见。”他还说他给鲁老师也发了,还让我多发几个朋友,让他们也提点参考意见。我把这一大堆剧本分别转发给了老爱和易老师,让他们也帮着看看。

  浮光掠影走马观花地疯狂速读,把这大堆破铜烂铁差不多扫描了一个遍,我一再呕吐。我没有看到眼前一亮的东西,只看到大量似曾相识的桥段组合,它们分明是一些急着用钱的家伙们快速炮制的垃圾以及垃圾中的垃圾,深度怀疑他们每天坐在家里到处看碟片,东摘一点西采一点进行有缝拼接,利用自己打字快的特点粘贴拷贝后批量群发。程总那些剧本还有大量繁体字版的,带着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一些读不懂的香港字体粤语风格,差点没把我大牙崩掉。

  老爱短信:全是垃圾,不忍卒读。方向错误,无需再看。

  老易短信:好剧本早被抢光,到处漂泊流浪的剧本肯定没用。

  我给他们回:深有同感。

  我告诉宋总,这批剧本全是劣质货,我没一个看中的。宋总大惊:“不会吧?”我反问:“你觉得呢?你没看么?”宋总说:“这些天很忙,跑银行忙贷款。”

  我晕!我狂晕!我都差点晕倒地上,弹起来继续晕倒了,那一刻我真想以头撞墙抬头问天:苍天,这宋总像是搞过十几年影视的人么?

  一个影视公司的老板如果没有把精力的大部分放到抓剧本上,那他一定是个大笨蛋。可是伟大仁慈的宋总继续说:“程总说他拿的可都是好剧本啊,你是不是再仔细看看?”

  我说:“关于剧本,宋总,请你反思刚卖完的那部剧,它的剧本正是程总推荐的。”

  我听到宋总在电话那头叭嗒了一下嘴巴,他的小白脸肯定变红了,他说:“苏总,我们三个要团结……”

  我的胃本能地开始痉挛,我把他的话拦腰截断:“不不不,不是这样,关于剧本,我对程总毫无个人成见。严格来说,宋总,影视公司不关我的事。我的本职工作是动画,我只是帮忙……”

  “对,对,你说得对。”宋总马上表现出了知错就改的优点,“我是说我们工作当中尽量少点个人情绪,剧本问题总是要解决的吧。”

  “但我实话实说,这些剧本确实不行。”我无法昧着良心说假话,“宋总,我建议你先把资金的事情放一放,先抓剧本,剧本你自己一定要看,你是搞过十几年发行的,你肯定懂剧本好坏,所以你要自己看,自己判断,我的意见仅供参考。”

  “噢……对,是,有道理。我让程总再找找。”

  几天后我的邮箱再度爆满,里面又是一大堆剧本。我耐着性子又看一遍,实在忍无可忍,我再次告诉宋总说,这些剧本不行――个人意见,仅供参考。宋总冷不丁又冒了一句天人之语:“苏总,你的品味是不是太高了?”

  我胸口猛然一堵,说:“宋总,我说了,仅供参考,你自己拿主意吧。”我挂了电话。宋总马上又打过来,说:“你的意见肯定有你的道理,你说,现在该怎么办?”

  我心里想的是,你是老板,你又是影视公司的头儿,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吧。但我想起了他借给我的二十万,想起了他如此信任地让我摇身一变,从一个动画白痴硬生生变成了星宝数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码动画有限公司的ceo,于是我的嘴巴便脱离了我的脑袋,它说:“有二种思路,一是抓精品,提前联系名家高手手中的未成品;二是硬操做,我们根据电视剧市场情况,自己抓个选题,定调子,请编剧来执行意图。如果不是很急,前者比较稳妥,如果很急,后者比较可行。”

  “好,好,第二种方法好。你能不能请些人过来,咱们一起探讨个题材出来?”宋总紧贴而上。

  我说:“好吧,我请二个朋友,此外你最好让鲁老师来。”

  三天后,老爱、老易、鲁老师依次来到了青岛,我们在影视公司会议室碰了面。寒喧之后切入正题,老爱毫不客气率先发言,痛批了那批垃圾剧本,他并不知道那剧本当中有一半是程总的“心血”。程总斜坐在会议桌一解,脸上肌肉不停震颤。我知道,我又把程总得罪了,可我又无法解释,亦无需解释,更实在是不想解释。

  批斗结束,老爱还来了段结案陈词:“我写电视剧几十年了,经验是,二三年才有一两部万人空巷的精品,其它都比较平常。电视剧想卖钱,那就要走极端,要么像伺侯皇帝一样要弄成山珍海味式的高精尖,要么要像喂猪一样做成饲料,听起来像骂人,实际情况就是这样。有时侯拍电视剧的人就是喂猪的,但饲料也要做成高级精饲料,也不能胡来,那也是相当不容易。”

  易老师嘿嘿地笑了,表扬他老同学比喻得精辟,他自己是很少看电视剧的,但他太太常年干的就是电视剧购销,他对此也相当熟悉,补充说:“老爱说得没错,来前请教过我太太,她说要看我们投资力度来定。钱多就干老爱说的山珍海味,钱少就干猪饲料级的,就看怎么定位了,总之乱抓那些混迹于江湖的剧本肯定没戏。”

  宋总想了想,说:“目前资金不是很充足。”

  老爱说:“那就做个中低档的。我出个点子,拍家庭妇女们爱看的那一路戏。家庭妇女,保姆,一些打工妹,她们最爱看什么?看家庭苦情,看婆媳妇战争,看麻雀变凤凰,看灰姑娘历尽艰难总算嫁给了白马王子――,不,现在得改成嫁千万亿万富翁,就干这个。这题材四季常青,收视不高但也保证不低。”

  易老师竖大拇指:“好,到位到位,和我太太建议的一模一样。宋总,就这么干。时代背景放到民国,避开审查风险,想怎么编就怎么编没人跟你较真。民国初年,江南某镇,一个大宅子,财主老爷外加上几个姨太几个公子,丫环仆人……对了,适当借鉴占《雷雨》的套子……大少爷爱上三姨太之类的……”

  老鲁激动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好,就这路数,往下走,往下走。”

  老爱接上:“把人物往极端推,弄一个品貌德才具佳的女人,比如是儿媳妇或者三姨太吧,让她善良到极致,再让她倒霉到极致,婆婆坏到极毒到极致,但顺利到极致,逼观众发疯,观众忍无可忍时再来个峰回路转,总算好人好报恶人恶报……观众长出一口气的时侯,结束!”

  鲁老师猛一拍掌,说:“好,跟琼瑶路数有点像,但不走她那一路,掺合点苏童的,老爱说得对,关键是要极致,要逼观众,逼情逼势,逼着他们跟着剧情走……电视剧就得这样干,要俗就俗到底,大俗即大雅,辩证关系!”

  宋总的小白脸上绽开了笑容,“不错不错,听起来有戏嘛,怎么样,程总?”

  程总托着腮帮子一脸不高兴,说:“你们讨论,你们讨论,你们都是高手名家,我没文化……”

  ……

  没人照顾他这番醋意熏天的屁话,大家继续讨论,氛明显变得活跃,除了程总脸色灰暗。讨论累了,老爱讲了一串黄段子,大家哈哈笑,又开始纷纷抽烟,宋总不抽烟,呛得咳嗽,拿小白手频赶眼前烟雾,说:“心里有谱了有谱了,吃饭吃饭,明天接着讨论。”\\

  ( 从青岛到东京 /4/4521/ m )

章节目录

从青岛到东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王渔樵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王渔樵并收藏从青岛到东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