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说,池田良子对于人情世故,基本上是一无所知。[超多好看小说]麦冬开口向她借钱,她是不会拒绝的,至于麦冬需要多少,她也不清楚。她只是觉得,一个逃亡回国的人,需要的钱肯定不会少。那时她身上并没有多少钱,她也不会张口向父母要,更不会向川岛康夫借。她唯一想到的办法是卖画。

  她自己还没有名气,知道自己的画不值什么钱。可她手中有一幅肯定值钱的画,那是川岛康夫亲手送给她的。这幅画是川岛康夫的父亲生前最得意的作品,出于对良子的爱慕和尊敬,川岛康夫恭恭敬敬地将它送给了良子,并叮嘱她这幅画是很有名的,堪称价值连城,希望她能珍藏好,并仔细揣摩,可以提高她的画技。

  良子依照川岛康夫的叮嘱,将这幅画珍藏了起来。对于这幅画的真实价值,良子一无所知。如今麦冬急着用钱,她又没别的方法,便决定先将这幅画卖了,等自己有钱的时侯再赎回来。她认识好几个一流画痴,他们都是她的客户。她挑了其中一个,打电话约他,那人对此画早有耳闻,毫不迟疑就在电话里决定买下来了。

  二人相约,看了那幅画,那人激动得手脚发抖。他问了一个让良子自己也拿不准的问题:这幅画需要多少钱?

  良子呆了一呆。说实话这话值多少钱,良子自己也不清楚,她告诉他说,让他自己看着办,她只有一个要求,给钱要快,而且这笔钱要现金,还要带到国外去。那个买主倒是很有经验,看良子对画的价值并不敏感,只是急于变现,便告诉良子,他给钱绝不会少,而且保证这钱能顺顺当当带到国外去,不会让机场安检的人查出来。

  良子没等多久,那人就拿一个纸袋子过来了,结结实实地交给了良子。良子提了提,这里面钱肯定不少,她数也没数,便将那幅画交给了那人。那人兴冲冲拿着那幅画离去,良子便急急忙忙将钱交给了麦冬,然后与川岛康夫一起送麦冬去了机场。

  送走麦冬,良子心乱如麻。她唯恐川岛康夫知道自己卖了那幅画,只想着赶紧多画画赚钱,早点赎回那幅画,以免在川岛康夫面前穿帮。所幸那段时间川岛康夫忙着做田中尚等人的工作,让他们免于追究麦冬的责任,根本没有功夫去追究这幅画的下落。[]她也不想让麦冬回国后再和自己联系,她知道他肯定会提那些钱,而提起那些钱,必然会让自己想起那幅画,从而心里更加不安。她索性关了手机。

  不过,意外还是很快出现了。忙完了田中尚和浩野正二等人的说服工作,为了应付美大赛,川岛康夫只好重新让川岛雄刚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代替麦冬参赛,和池田良子一起准备,为了让他们俩有更好的感觉,川岛康夫带着他们参加各种画展,以拓宽思路,提高感觉。

  在一次画展上,他亲手赠送给池田良子的那幅画赫然出现,三个人同时看到。川岛雄刚也认得那幅画,大叫:“院长,你这幅画怎么会在这里?”川岛康夫也是一愣,回头一看,池田良子已经满脸通红,转身飞一般地跑去了。

  此后,川岛康夫就再也没有看到过池田良子。川岛雄刚找到了画展主办人,得知那幅画是别人的收藏,与川岛康夫毫无关系。川岛雄刚怒不可遏,在川岛康夫面前不断煸风点火。但川岛康夫相信,这其中必有隐情。他四处打听池田良子的下落,后来问到她家里,全家人也是大吃一惊,分头去找,始终也没有池田良子的下落。

  所以,川岛康夫才忽然想起了麦冬,问他是否知道良子的下落。

  麦冬全明白了,原来那三十万美金,是池田良子卖了那幅画换来的。麦冬说:“我不知道良子的下落,但我知道她卖画的原因。”他告诉了川岛康夫这三十万美金的来历,川岛康夫久久不语,感慨:“良子真是善良的人啊,那幅画她卖得没有错。”

  麦冬的心里,只有内疚和自责。他说:“老师,我们一下要找到良子。”

  川岛康夫喃喃:“是啊,一定要找到,一定要找到……”

  麦冬又说:“老师,那幅画的损失,我来赔。现在,我有钱了。”

  川岛康夫说:“麦冬,祝贺你。不过,我们现在失去的并不是钱,而是良子。我在日本继续寻找,你也要留言,看她是否会在青岛,因为听她父亲讲,良子小时侯去过青岛的,因为那里毕竟是她的家,有着她祖父祖母的坟墓。”

  麦冬说:“你放心吧,如果她在青岛的话,我一定能找到她。”

  自那以后,川岛康夫和麦冬分别在自己力所能及的范围里寻找着池田良子,都渴望某天能不期而遇,然后遗憾的是,他们都没有找着良子。

  川岛雄刚获得了东京樱花美术大奖赛新人奖。川岛康夫知道,川岛雄刚的水平远不及池田良子,若不是因为良子忽然失踪,她拿奖就更没有问题了。甚至于,麦冬如果不是因为打人逃离,他也可以拿到这个奖,这不能不说是一个巨大的损失和遗憾。

  他在川岛画院立下了一个新规矩:本国学生,若不能视他国学生为上宾,给予其应有的尊敬,则川岛画院立刻将其除名。他恨透了任何带有民族偏见的观念,每次上课前,都要将此思想在所有同学面前一再强调。川岛康夫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无法否认,在其近二十年的绘画教学生涯中,池田良子和麦冬,是给予其最深印象的二名学生。

  如果麦冬带给他的是同情的话,那么,池田良子带给他的却是发自内心深处的尊敬。于他而言,这个普遍物质和功利的世界里,像良子这样善良、单纯、毫无心计,对金钱名利毫无概念的女子,实在是不多了。在川岛画院,乃至整个东京都,喜欢川岛康夫的女人实在是不胜枚举,可如此能打动他心灵的女人,也就只有池田良子一人了。他于良子恐怕已经不是爱了,而是爱戴与敬重并行。

  麦冬在青岛四处寻觅池田良子的影踪,但这如同大海捞针,以致于后来他可以肯定,良子根本没有在青岛的可能。他通过川岛康夫要到了良子父亲赵伯的电话,询问赵伯在青岛的住址,并问他良子有没有可能在青岛,赵伯虽然告知了地址,却肯定地告诉她,良子根本不可能在青岛,因为她没有家里的钥匙,而且,她只有在小时侯去过那里,长大后就再也没有去过了。

  麦冬心事重重,有种无从着力的感觉。如今唯一能让他全情投入的,也就只有努力赚钱,将这个厂子经营更好一些了。他有一个想法,有朝一日若遇到良子的话,他会将自己在这家工厂的股权拱手转让给良子,因为这本来就该是她的。他近乎于拼命地工作,连老魏都惊诧于他的能量和学习能力。只过了一年多的时间,麦冬就已经具备一个企业家的素质了。他成功地从一个四处漂泊流浪的无助青年,蜕变成为一个沉稳老练的董事长了。

  只不过,麦冬变得更瘦了。他的胃一天不如一天,每次只能吃一些最柔软的东西,如同婴儿。即便是有钱去看名医,麦冬却并无此心境。对于池田良子的负疚,如同一块巨石,时时压在心中,让他喘不过气来,甚至经常从梦中惊醒。他也和郑梅联系过,告诉她自己事业已经很成功了,希望她能从日本回来。可惜的是,郑梅不再相信他,以为他是痴人说梦。她很清楚,他是两手空空逃回中国的。

  郑梅认为,当初她听信了他,为了所谓的爱情与全家人闹掰,自此四处流浪。现在,她不会再冒这种风险了。她嘲讽地告诉麦冬,她现在混得也很不错,倒是希望麦冬能重新去日本。

  麦冬在青岛买了一栋别墅,悄悄潜回了老家。先是找到了姐姐麦英,希望她那老公和麦英离婚。那人起初不同意,麦冬给了他五万块钱现金,那人迅速变脸,立马和麦英办了离婚手续,并将女儿拱手相让给了麦英。麦冬又找到了他母亲杜花珍,杜花珍的第三任老公也死了,现在领着她跟第二任老公生的儿子孬蛋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一起生活。闻知儿子麦冬发了财,杜花珍顿时来了精神,大谈当初怀麦冬的不易。对于这个女人,自己的生身母亲,麦冬毫无好感,只不过她终究算是自己的生身母亲,麦冬并没有二话,他带着母亲、弟弟、姐姐、外甥女一行来到了青岛,住进了他那套装修漂亮的别墅。

  孬蛋进了他的厂子。麦英和杜花珍每天呆在家里无所事事,带着他的那个外甥女享受人生。杜花珍天天叮咛麦冬,希望他能给麦英再找个老公。麦冬心疼这个姐姐,觉得自己对她不住,只是以姐姐的现状,想找个让人放心的好男人实在不易。他想来想去,某天忽然想起了跟郑梅假结婚的那个日本人大泽。最理想的是,郑梅结束和大泽的假结婚,让麦英和大泽真结婚,组建一个新家庭。对于大泽,麦冬有一百二十个放心。

  当这一切安排妥当之后,麦冬继续开始寻找良子。这是一种无望的寻找,但若想良心安宁,这种寻找就不能终止,他寻遍了青岛的大街小巷,明知是徒劳,但一直在坚持。某天忽然接到川岛康夫的电话,心里不由得再次大惊。

  川岛康夫说,他在北海道的朋友遇到过良子。良子在那里为夜总会里的小姐们画指甲、描人体彩绘赚钱,也曾在街头为路上画像赚钱。可是等他赶到北海道时,又根本寻不着她的踪迹了。正在失望之际,他收到了良子寄来的一幅画。原来良子已经赎回了那幅画,并将它原封不动地交还给了川岛康夫。再后来川岛康夫从赵伯那里得知,良子深夜回了一趟家,偷起了他在青岛房子的钥匙,很可能就在青岛。

  麦冬听后大喜,急忙依着川岛康夫说的地址找到了良子,那时良子独自一人在空荡荡的房间里默默地作画。她未曾想到,打开房门时,门口站立的居然是形容削瘦的麦冬。麦冬二话未说,一头跪在了良子的面前。

  麦冬说“良子,我对不起你。”

  良子吃惊地问:“麦冬,你有什么对不起我呢?”

  麦冬说:“这……如果不是我惹事,你已经成为闻名日本的画家了,不是么?”

  良子让麦冬起来,请他进屋,为他泡茶。她的茶道是一流的,她只是默默地请他喝茶,很久未曾说话。

  过了一阵,良子才说:“麦冬,你可否听我的话?照我的话做?”

  麦冬点点头,说:“良子,我当然听你的话。”

  良子说:“那么,请你离开这里,以后不要再找我。我不想提钱的事,并不是因为我为此事伤心,而是因为我喜欢宁静。近来心中很乱,总觉得有什么事情发生一样。此外,我必须声明,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我对于你,从来都只是作为朋友的相助,实在没有半点其它,请你务必不要多想。”

  麦冬明白良子的所指,说:“良子,你说的我都明白。我也从来不敢多想,只是我也要求你一件事,也请你务必答应。”

  良子淡淡地说:“那么,请你说吧。”

  麦冬说:“我想知道你赎回那幅画到底用了多少钱,我一定要还给你。此外,我在一个厂子里有些股权,我想这应该属于你,请你接受我的转让。”

  良子摇摇头,说:“对不起,我不需要这些。当初帮你的钱,也根本不需要你的偿还。请你离开吧。”

  麦冬只好离开。等他再次来寻良子的时侯,良子又不见了。他只知道她在青岛,却无法知道她在青岛的哪里。

  某天他忽然接到了良子的电话,良子告诉他,如果他真的想帮她的话,倒不如帮她一位朋友。麦冬打死也不会想到,良子让他帮的那位朋友,居然是自己初中时的同学苏南。而且,他已经看出,良子和苏南的关系绝非一般。

  ( 从青岛到东京 /4/4521/ m )

章节目录

从青岛到东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王渔樵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王渔樵并收藏从青岛到东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