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麦冬那里得知良子怀孕的消息后,苏南傻了。[]这是他第二次令女人怀孕,第一次是他的大学英语老师高燕,第二次便是良子。第一次得知高燕怀孕,他充满了恐惧和手足无措,所幸高老师颇为老道干脆,避着他自行打掉,免去了他的害怕,为此他对高老师感激不尽,因为他那时还只不过是一名大二学生,根本没有能力没有资格没有可能去担当一个孩子的父亲。

  但这次良子的怀孕,他却完全是另一种感受:高兴与忧虑并存。他曾经和良子憧憬过,他们最好是生下一个女儿。他曾经是个重男轻女的家伙,不过,随着年龄和阅历的丰富,他渐渐失去了对男孩固有的偏爱。看着街头多如牛毛的那种半大小子,他们吊儿郎当嘴叨烟卷的作派令他厌恶。其实还是女儿好啊,女儿可以娇惯,可以宠养,她听话,嘴甜,如果父母有头脑负责任心,帮着她度过危险的青春期后,她就是父母最大的财富啊。

  他也该当父亲了,其实他也很渴望当一名父亲。问题就在于,恰恰在良子怀孕的时侯,他正好让她负气离开了,而这正是她最最需要他的关怀与帮助的时侯。一个女人,未曾明媒正娶,却陡然怀孕,人又在异国他乡,父母男友等亲人均不在身边,那将是一种怎么样的感受呢?苏南难过得心头滴血,不停拔打良子的电话,但手机永远是关机状态。

  而且,这时和她在一起的,正好是那个最令他厌恶的川岛康夫。如果那个马来种的日本鬼子对她大献殷勤,后面究竟会发生什么是很难预料的。从麦冬嘴时苏南得知,日本鬼子如今不比国人,他们脑袋里并没有什么三贞四节的概念,只要是他喜欢的,爱上的女人,什么都能接受,这一点让苏南极其不安。

  所以,无论如何,这时侯一定要与良子联系上。不过,麦冬说了,川岛康夫和良子已经约定,不能透露他们在马来的具体位置,良子此时不想见到他们俩人当中的任何一个。苏南那晚对良子的质问,同时也把麦冬出卖了。只不过良子未曾弄明白,麦冬何以刚刚和苏南相识,怎么会把他们过去的那些往事如数抖给苏南知道呢?

  苏南想破了头,忽然灵机一动,告诉麦冬说,川岛康夫虽然答应良子不告诉他们的具体地址,但川岛雄刚却是麦冬画院的同学,若麦冬以川岛雄刚老同学的身份去参加他的婚礼,恐怕也不为过吧。麦冬一听,拍腿叫好,赶紧联系上了川岛雄刚。川岛雄刚虽然略有犹豫,但于情于理麦冬的要求都不过分,便告知了他婚礼仪式在吉隆坡的具体地址。麦冬大喜,赶紧让苏南准备出国手续,和他一起前往吉隆坡。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可是,苏南尚未办理护照。苏南问了专门办理出国手续的证照中心,办好护照至少得一个月时间。不要说一个月,就是一周也等不了,川岛雄刚的婚礼后天便要举行。婚礼结束后,良子何去何从,这谁也很难说得清楚。无奈之下,麦冬只好先行去了马来,苏南千叮咛万嘱咐,让麦冬无论如何也要代自己向良子道歉,希望她能原谅自己。而且,苏南有一万个相信,这个时侯的良子,会比自己思念她更思念自己。

  次日麦冬便到了吉隆坡,打来电话告诉苏南,他总算见到了良子。良子的妊娠反应很厉害,呕吐,吃不下东西,现在躺在医院里接受护理。而且,良子的父亲赵伯和母亲池田芳菊,她的三个哥哥,以及她的姐姐同时也是她嫂子的岗村美智都去了吉隆坡,他们都在良子的身边儿,苏南这才稍稍放了心。只是麦冬又说,良子现在连看他也不看一眼。显然,在良子看来,麦冬这个忘恩负义的东西,居然会在苏南面前公布了她最羞为启齿的**,这是无论如何也无法原谅的。麦冬想说的话,都只能通过川岛康夫转述给良子听,良子的想法,再由川岛康夫回转给麦冬。

  也就是说,苏南此时获得的事关良子的任何消息,中间隔了二道转述。他们俩人现在根本无法直接沟通了。

  等川岛雄刚举办完了婚礼,麦冬又告知了苏南另一个让他提心吊胆的消息:良子家人几乎达成了一致意见,既然良子和苏南关系已经破裂,而且事先并未成婚,他们希望良子能打掉这个孩子,不管这个孩子是男是女。麦冬说,这当中唯一态度较为松动的只有赵伯一人。赵伯的态度是,要不要这个孩子,不该是家里其他人说了算,一定要尊重良子本人的意见。赵伯很爱自己这个最小的女儿,甚至已经达到了任其所为的程度,因为没有别人更比赵伯了解自己这个女儿的禀性了。

  良子的态度是不语,任由家人的七嘴八舌。

  麦冬说,她的大嫂二嫂都是咱典型的中国人,已经开始风言风语地说风凉话了,她们所说的,无非就是那传统的老一套:一个黄花闰女,莫名其妙地怀上了一个不知道是哪个男人的种,首先光脸面就丢尽了,而且这个男人至今都不露脸,要这个孩子有什么意义呢?今后还怎么嫁人呢?事实上,她们真正关心的,只不过是赵伯和池田芳菊会不会因为良子怀上了孩子,在将来财产分配上更加偏向良子而已。

  所幸的是,良子在听够了所有人的卫道士表演后,吐出了一句让所有人叹为观止的话:“这个孩子是我的,你们无权干涉。家里的钱财,我一分也不想要。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于是,这家人再也没有人言语了。堵住了这家人的嘴巴,下一步面临的是何去何从的问题,良子的决定是先回东京,然后再作安排。不过,她却不想回父母的家,仍然想自己在外面租房子住。川岛康夫的建议是,在房子尚未租好之前,可以先住在他家。他母亲虽然年龄大了,但身体仍然健朗,而且她十分喜欢良子,可以由他母亲来照料良子。

  不知道川岛康夫和赵伯又沟通了什么,赵伯居然完全同意川岛康夫的建议。大约是良子大着肚子回到东京自己的家里后,邻居的言辞倒不足论,光是自家人的嚼舌头良子就很可能无法忍受,倒不如先住在别人家里的好。

  麦冬安慰苏南说,只要良子住到川岛康夫的家里,就不怕她再失踪了。他会先替苏南盯着良子的动向,苏南这边赶紧办理护照和签证等出国手续,然后再想办法说服良子同苏南会面,等见了面,什么话都好说,何况,既然她决定要这个孩子,那么,她就不可能不要孩子的父亲。所以目前看来,问题并不算严重。不过,麦冬又说,他有件事情需要先到澳门办理一下,然后自澳门去东京。

  于是,良子等人先行回了东京。麦冬自己去了澳门。苏南则马不停蹄地办理事关出国的一切手续。

  麦冬在澳门停了约近一周,这才去了东京。到东京后发来消息,说是良子已经住在了川岛康夫家,他去看了,川岛康夫的母亲对良子照顾得很好,而且,川岛康夫家里还有那位名叫川岛花子的漂亮妹妹,她也很喜欢良子,外加一位越南籍和一位马来籍的少女,她们俩也都是川岛家请来的保姆,日语说得很好,有这么几个女人一起照顾着良子的饮食起居,其实是根本不用担心的。

  那时侯麦冬的母亲杜花珍、姐姐麦英、“儿子”郑小兔等人也都在东京的大泽家,麦冬也顺便去看了看她们。不过,由于一看见郑小兔麦冬便怒从心头起,所以他也只是蜻蜓点水,看罢了他们,麦冬复又去了川岛康夫家,想继续替苏南说服良子原谅他。良子仍然没有原谅他,一见麦冬便躲进屋里不肯出门,如此久了,害得川岛花子对麦冬也很有意见,暗地里向川岛康夫抗议,希望麦冬以后不要再去他们家里,因为他一出现,良子的情绪便极度不稳,这会影响胎儿的发育。

  川岛康夫认为花子说得有道理,便也建议麦冬不要再往他家里去,他再给他安排其它住处。麦冬觉得不妥,也不想再打扰川岛康夫,便编了个理由先行告辞了。他又去东南亚几个国家拜访了一轮客户,便返回了青岛。见到苏南后,将自己所见所闻告诉苏南,希望他不必担心,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良子现在的健康状况和心理状况,看上去都较平稳,与其无谓担忧,不如早点办好出国手续。

  经过一段时间的折腾,护照总算是拿到手了。然而签证却遇到了一些麻烦,他银行存折上的钱不算很多,加之那套房子还属于按揭,财产实力不够雄厚,加之师出无名,到日本去干什么呢?这个理由他一时也编造不清。最方便的办法是办理出国旅游,然而相关的规定却是,必须随旅行团走,不得擅自行动,如果是这样,那去东京也没了什么意义。他想要的是能好好和良子呆在一起些时间,好好把他们之间的恩恩怨怨摆清楚。

  如果向麦冬借上一大笔钱,放在自己账户上,或者编造个其它什么理由,在他们之间达成一项让苏南赚大钱的交易,那也得需要至少半年的时间,方才对签证起到助推作用。于是,苏南近期出国的事情便搁了下来。他只能提心吊胆地等待良子回心转意。

  ( 从青岛到东京 /4/4521/ m )

章节目录

从青岛到东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王渔樵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王渔樵并收藏从青岛到东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