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种感觉是相当痛苦的。假若良子没有怀孕,事情倒也相对好办,如今她大着肚子,却住在自己“情敌”的家里,苏南如何能忍得下来呢?那时他还没学会在这种事情上反过来思考:如果是自己从前的女人,和别的男人大了肚子,如今住在自己家里,还要自己家的母亲、妹妹、保姆一起来倾心照顾她,自己能不能做得到?他肯定也忍不过。不过,他这时侯只懂得想到问题的单方面。

  仅仅是这单方面,已经足够令他痛苦不堪了。

  良子仍然不接电话,他唯一能做的,就是一条接一条短信地发给她。他坚信如果她果然打开了手机,必然会被他的短信内容所震动,继尔会原谅他那晚粗暴无礼的质问。如此一直坚持下来,果然有一天收到了良子的短信: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不过请你不必担心,我不会住在他家太久,我会自己单住的。

  看来,良子对他心里想什么是一清二楚的。她知道,他这时侯吃醋胜于担忧她的健康与安全,想必这也是他让她伤心的一个要点之一。苏南赶紧向良子解释:你住在自己家里,或是返回青岛由我来照顾,这样不是更好?

  良子短信里回:我不会回自己家,他们都看不起我。我也不会去青岛,你也看不起我。我会自己照顾自己,请你保重,看来我不能照顾你了。

  苏南回:对不起,良子,过去的事情已经过去了,我不会计较。

  良子又回:你不计较,可是我会计较。不过,我并不像你们想像的那样不堪,只是我不想再解释了。

  良子果然说到做到,一周之后,川岛康夫打电话告诉麦冬,良子执意搬离了他家,前往北海道的首府札幌市去了。赵伯夫妇自然不放心,紧紧追随良子也去了札幌,一路上苦求良子返回东京的家里居住,不过良子告诉他们,她已经委托在札幌的一位同学为她租好了房子,这位同学名叫光子,是她在川岛画院的同学,现在在札幌教授美术。(mianhuatang好看的小说)她为良子租好了一套二居室,并代她安排好了一切生活用品。事实上,这位光子原属台湾人。

  赵伯和池田芳菊夫妇照顾良子住下,在这里呆了些时间,良子不习惯和他们同住,逼着他们返回了东京。她认为自己完全可以照顾好自己,平时万一有了事情,光子则完全可以帮她。有父母在身边儿,她反而多了份担心。等她安定下来后,心境似乎略略有了好转,回复苏南的短信及时了些,只是二人再也不去谈论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她在川岛画院的事情,只谈关乎这孩子未来的事。只是良子仍然不愿意接听电话,二人只以短信互相沟通。

  好歹有了良子的消息,苏南的心境渐趋稳定。麦冬也似乎很忙,他们俩见面机会较少,基本也是靠着电话或短信联络,他不在香港,便在澳门,在青岛的时间也并不多。至于那三千万块的动画电影投资事宜,麦冬如同忘了一般很少提及了。苏南也不便逼问,只好暂时压在心里,等逮着机会时再向他明说。

  这一阵时间里苏南忙着良子的事,公司的日常运营给扔到了脑后,如今心境稍好,赶紧转回到了工作上,把积压的事务集中起来一并处理,整整忙了十天左右,这才疏理得差不多了,还没喘口气,忽然接到了杭州耿总电话,邀请他到杭州一叙,说是有要事相告。他正好也想放松一下,便订了机票直飞杭州。耿总在西湖楼外楼订好了包厢,还拉了二位助手作陪,吃饱喝足后他让那二位助手离去,神色诡秘地单独拉苏南到了一个茶楼。那茶楼距离西湖不远,隐藏在绿树红花之中,环境幽雅,很适合闲聊。

  耿总要了壶龙井,二人边喝边聊,渐渐切入了正题。耿总首先谈的,主要是他的老板贾生,严格来说,贾生也算是苏南的老板,他虽然是个小股东,但也顶了个副董事长的名头。谈着谈着,耿总动了感情,开始用一些脏话粗话来骂贾生。归结为一点,耿总认为贾生这个人基本上是人面兽心,看上去文质彬彬,实际上满肚子坏水。说实话,苏南对贾生这个人并不了解,但他明白一点,如果不是贾生相助,宋总也就没办法成立星宝数码动画公司,他也就没机会成为所谓的ceo,而且,每次贾生见到他,也总是满面春风一团和气的,他对他的印象挺不错。

  但是耿总说,贾生根本不是东西。他为贾生打工以来,名义上的薪水是二万五每月,但经常拖着不发。订单是贾生自欧洲接的,转手交给耿总去制作,制作费却由贾生自香港公司转来,如果没有按时转账到位,耿总这里也就断了炊,可直接面对员工的是耿总,所以他不得不经常挨手下的骂,骂他拖欠工资,言而无信。问题在于,贾生虽然经常拖欠薪水,可对工作任务的要求可是从来不马虎的,稍有差错,打回重做不说,克扣工资那也是肯定的。耿总实际上就是贾生代理受气包,防火墙,替罪羊。贾生拖欠工资并不是说不给,而是说迟给,这一招用得很纯熟,他给的都是算是高薪,等所有人将要忍无可忍时,拖欠的薪水忽然就到了,人人一口气领走积压的一大笔,显得很多,于是心头怒火便平了。这怒火刚刚平息,贾生便又开始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拖欠了。

  如今,耿总的薪水又被他拖了半年了。这还倒是小事,问题是全公司的其它员工也被拖着,他们便找耿总闹,耿总找贾生时,贾生便说再顶顶,不是不给,而是晚给,因为资金周转总是有困难的嘛。这还都不算是关键问题,关键在于,贾生在大陆有二三家公司,这二三家公司都在做同样的活儿,但杭州这边儿给的价格是最低的,而这边儿的产量却是最高的?这说明了什么?说明贾生在有意压制耿总,因为耿总的手下历来只听耿总的,很多人根本就不认识贾生是谁。贾生采用拖薪的方式牵住这帮人的鼻子,让他们想走也走不了。

  耿总有一次接待贾生香港总公司前来查账的财务总监,二人酒后多言,不想那位总监对贾生也相当不满,他向耿总透露,贾生手里的公司何止二三个,他在全球有三十几家公司呢,要么是参股,要么是委拖他人出面担任法人代表,总之,他躲在幕后,只管一样事情,从欧美各国接来动画片中期生产订单,然后发放给这几十家公司,让它们去做。老外的钱只认贾生,给的底价也只有贾生自己知道,他其实就是一个二道贩子,甩手掌柜,下家这些公司的死活,事实上和他关系并不算很大。

  耿总说到这里,问苏南:“我的意思,你听明白了么?”

  苏南摇摇头,事实上他的确还没有明白。在他看来,现如今贾生替他拿来订单,他先是不愁了业务,其次自合作以来,贾生并没有出现拖款,何况他还是星宝数码的一个股东,他怎么会自己害自己呢?

  耿总说:“这个道理其实很浅显,可是,你要是不小心,就是不太容易明白。你看啊,首先,每分钟老外给他多少钱,你不清楚吧?他肯定把价钱压得很低了,转给你做的同时,他已经赚了第一道钱。然后,他又是公司的股东,他是不是又赚了第二道钱?”

  苏南说:“没错,是这样,这人倒的确是很精明的。”

  耿总接着说:“赚了二道钱还不算,他和宋总合作,宋总是大股东,他是小股东,你这个公司是死是活,事实上他一点儿也不关心,因为宋总自然而然会担着心呢,对不对?”

  苏南点点头:“没错,是这样。”

  耿总又说:“他其它公司基本上都是用的这种模式,所以看起来有几十家公司,他一点儿也不累,而且他还只赚不赔。真正赚钱的大单子,他交给完全属于自己的二三家公司做,不那么赚钱的,他交给其余参股的公司去做,他游刃有余,进退自如,苦的是具体经营的人和那些公司里的大股东,你听明白了吧?”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苏南说:“我明白了。不过,就算这样,基本上还过得去啊,他目前给我的活儿,还能赚点钱,而且他也没拖过款。”

  耿总说:“重点也正在这里。我告诉你吧,刚开始他都不会欠款,等你公司的人数越来越多,作业量越来越大时,他就开始拖你了,到时侯肯定是他牵着你和宋总的鼻子走,你们俩一点办法都没有,因为员工们等着发工资啊,而你又不能不给他们活儿干,这样拖下去,总有一天你们会被他拖垮,而到了那时侯,他会建议你们停掉这家公司,因为你们没有利用价值了,他自然会寻找新的合伙人。对了,他入股的时侯,是现金入股,还是拿片子折价入股?”

  苏南并不清楚这些,急忙打电话问宋总,宋总却说,贾生的确并没有拿现金入股,而是拿了二部片子折价入股。原来贾生替欧洲一些国家加工的动画片,他们是不要亚洲版权的,其亚洲版权便归了贾生所有。贾生将这些片子的亚洲版权折成钱,不但成了股东,享受利润分配,而且还让他人代他销售了片子。

  苏南不得不承认,贾生这个家伙,实在是他见过的最精明的商人,或者说是最奸诈的商人。

  ( 从青岛到东京 /4/4521/ m )

章节目录

从青岛到东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王渔樵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王渔樵并收藏从青岛到东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