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其实,贾生之所以能如此长袖善舞游刃有余,在于他当初在英国留学时学的便是动画专业,其同学大多数毕业后散落于欧美各国事关动画的要害部门。贾生能从他们手里拿来订单和外币,换作其它人,便未必可以。

  他垄断了信息,垄断了资源,便自然可以将其它人**于股掌之间。这是他得天独厚的优势,他人无可奈何,至少目前和他挂上钩,还有些利润可赚。耿总说的重点并不在这里,而是在于,假若他开始拖款拖薪,继尔又称海外接不来业务,那么,以外来加工订单为业的所谓动画公司,生存的依凭何在?这才是耿总急于想说明给苏南听的。

  耿总现在的决定是,他本人一定要摆脱贾生的这种控制。他打算拉公司里的骨干出去,另立山头。而且,这种处处受老外制约的加工片,他也实在是干烦了,干腻了,和苏南的想法一样,他也想做国产原创动画片,而非一味埋头替老外加工,如此时间久了,处处受老外和诸如贾生这样的二道贩子牵制不说,人还变得越来越呆滞,创造力极其低下。他手下凡做加工片超过六七年的人,大多数两耳不闻窗外事,只顾埋头苦画,手上的功夫倒是很高,但从来不会也不必动用自己的大脑,长久下去,无非都成了一台台绘画机器而已,与真正的动漫创作毫无关系。

  苏南完全认同耿总的这个决定,若贾生的真实作为果真如此,耿总率领手下骨干集体“兵变”一窝端,把贾生一脚踹飞也未尝不可。问题是,苏南很清楚自己投资作国产动画片的高难度,第一难的便是投入产出,像样的动画片,其制作总成本每分钟再怎么样也得一万元上下,但卖到全国各地电视台后,每分钟最多也就只能回收个二千多元,这亏得实在太大了。为什么会这么亏?因为电视台不肯出高价。为什么电视台不肯出高价?因为国人总认为动画片是小孩子看的东西,大人是不看的,而小孩子虽然爱看,却没有多少自主消费能力,电视台播放这些片子的主要收入仍然是广告,而厂家是不愿意在少儿频道多投广告的。如此陈陈相因,国产动画想要有个真正的春天,必然要等待国人观念的集体转变:动画片是人人都可以看的。

  但这又何其难啊。不过耿总却很有信心,他说他现在有二个机会。第一,浙江有一个房地产老板,看中了动漫这个产业的前景,他有办法以做地产的思路来做动漫,具体内幕不可深谈,但他会大力投资给耿总;第二,浙江省市区三级政府都大力扶植国产动画业,若成片能在中央台播出,则每分钟三级政府的奖励合加起来,也有三千元左右了,配合上片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子本身的收入及后衍开发的收入,略有盈余不成问题。在这二个前提保障下,耿总完全有信心踹飞贾生,自立山头。不过,他深知一部动画片说到底,第一重要的仍然是核心创意和剧情,而他又认为苏南很擅长此道,所以务必请苏南届时多多相助。苏南一口答应下来。

  说了这么多,其实耿总请他来杭州就二个意思:一,让他和宋总提防着贾生;二,他要自立山头,请苏南届时出把力。苏南明白了这二层意思,心里开始又不踏实起来,在杭州游玩了二天,便赶紧回到了青岛。

  他找来了宋总,将自己获知的事关贾生的情况作了番沟通,宋总听了也感到有些不安。耿总说得句句在理,星宝数码动画现如今看起来表面繁荣,事实上自身并不具备造血功能,只不过是依凭贾生这个二道贩子的输血才聊以度日,他们的脖子正卡在他的手里,哪天他手上略一用劲儿,他们也就窒息而亡了。宋总又想起了他的那部苦情戏,那部剧的剧本已经在老爱高足陈某的努力下完稿,剧本看起来相当不错,肯定能赚足阿姨大妈保姆级女人们的眼泪,就是宋总手上的资金不太充足,原本,果如苏南所料,宋总是打算抽走星宝数码动画那点可怜的利润,来投入这部剧的,如若星宝自身还卡在贾生手里,那岂不是两方面都很危险了么?宋总白嫩的小脸又急得涨红了,一时间六神无主。

  苏南只好出招了。他盘算好了二招,第一招,还是请宋总向他的哥哥大宋总抛出媚眼儿,保持愿意合作甚至是愿意被他收编的可能性。苏南清楚地记得,当初大宋总到星宝视察后“招安”未隧,留给了他一个想念,说是他愿意全额投资一二部片子,以作对国内动漫市场投石问路之用,依着苏南的判断,若此事能成交,公司自己原创自己制作顶个二三年不成问题;第二招便是麦冬已经答应的那三千万元动画电影的投资,这三千万元如果及时到账,依着当时动画电影的进度,做个四五年又不成问题。若二招同时见效,则星宝数码能在未来六到八年内业务无忧,可在这六到八年内,完全又能觅得其它商机。总而言之,现在必须假设贾生完全不可靠,彼此随时会翻脸闹掰做考虑。

  苏南的第一招由宋总自己去完成,第二招则由他本人去和麦冬沟通来完成。宋总听了,眼前倒是一亮,只是有些心疼那部苦情戏的资金来源被星宝给断了,嘴巴里不住地喃喃。苏南见此情形不妙,立马打断了宋总觊觎星宝资金的邪念,让他自己去银行想办法。他说:“宋总,星宝数码现在相当危险,资金肯定是不能动的,你在银行有那么多关系,弄个一二百万肯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定不成问题,对吧?”

  宋总拿**手托着腮帮子想了想,说:“按说不是问题,只不过跟银行打交道确实累。”

  苏南说:“累点儿也不怕,我们搞企业经营的,本来干的就是累人的活儿。那我们就说定了,我去想办法解决动画电影那三千万,你跟北京大宋总沟通他说过的投资动画片的事。”

  宋总只好点点头,说:“那就这么定吧。”

  星宝数码的日常经营倒是差强人意,人马扩招后貌似兵强马壮,公司门面和网站亦做了重新包装,看上去颇有些时尚前卫的现代化大公司味道,唯有苏南和宋总他们自己明白这公司的脆弱。不幸的是,耿总的警告没多久就应验了,会计小刘说,贾生香港公司的财务说,本月的款子可能要推迟一些时间。苏南吓得浑身汗毛都竖起来了,赶紧跟贾生打电话,问他那款子什么时侯到,贾生说最迟拖二周,快的话一周。苏南千叮咛万嘱咐,请贾生务必在一周之内把款子结清,否则发工资必成问题。贾生在电话里面爽快地答应了,但这种答应听起来有些含混飘忽,苏南想起了贾生曾经说过的“人要有一颗平常心,同时也要会假动作”的处世哲学,更是觉得发毛。一个有着平常心又擅玩假动作的人,你怎么会拿得准他在什么时侯出什么阴招狠招来?

  苏南此后一天一个电话外加一个短信给贾生,以疯狂骚扰的方式暗示贾生:你要是不及时给钱,我就把你这号称副董事长的家伙给彻底折磨疯。没过几天,贾生果然忍无可忍,爽爽快快地结清了那笔钱。不过苏南心中余悸难消,他知道这不过是开始,也许到了下一次,他这种骚扰催款法就不灵了,贾生大不了关机换号便是。

  苏南只好催逼宋总赶紧多向他北京的兄长大宋抛媚眼,以示合作诚意,并对大宋总的“招安”思路表示初步认同,此招果然见效,想必是大宋手中那融来的一亿港币也的确急于用出去,不能老趴在账上发愣,大宋同意了。不过,大宋提出一个完全合理的要求:星宝数码动画必须提交一份让他们满意的创意方案,这是他们愿意掏钱袋的前提。

  苏南闻讯大喜,立马请来了北京的老爱、鲁老师,上海的易老师,外加易老师培养的几名高足伙同宋总等,汇集于星宝的会议室内,一连讨论了整整一周,前后左右分析对比了这些年来国内国外的热播动画片,最终确定了一部名为《香猫》的构思,形成文字,再行探讨,最后几经修改,报呈给了大宋总。

  一周之后,大宋总给出反馈意见,创意不错,但看起来好像不太成熟,请进一步加深,最后附加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前三集剧本。苏南再次召集各路神仙,于青岛市内某酒店内挑灯夜战了十日左右,方才形成了新方案。新方案传到北京大宋总那儿三天后,大宋表示十分满意,完全可以投资此片。双方约定的价格是每分钟投入一万二千元人民币,总时长五百二十分钟,总金额达六百多万元,如果慢慢磨着做的话,二三年内不必害怕了。

  苏南这才长长吐了一口气。下面他要做的,便是气定神闲地和麦冬谈那三千万元的动画电影投资问题了。他很清楚,只做一两部动画电视剧是没什么希望的,至少目前国内是如此,要想在国内的动画电视剧上火爆起来,没有大几千万数千万钟的量,是很难引起那些被美日动画片淹没的祖国少年儿童的眼光的。最直接有效的办法,就是把他们从电视机和漫画书前拉开,拖入电影院。

  ( 从青岛到东京 /4/4521/ m )

章节目录

从青岛到东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王渔樵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王渔樵并收藏从青岛到东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