耿总果然说到做到,他未跟贾生打招呼,只是憋足了劲儿的怠工,逼迫贾生还清拖欠他的薪水。贾生见耿总这次动了真格,怕影响了产量和进度得罪他的上线老外,也只好一点一点挤出了拖欠耿总的大部分薪水。

  耿总又用同样的软磨硬泡法,逼着贾生一点点清理了拖欠耿总手下主要骨干的大部分薪水。等这些人的薪资拿到手差不多百分之八十左右,耿总等人不再忍耐,他们开了一个会,说明了公司屡次拖欠薪资的真相。其实只有一点,那就是贾生对大家不放心,害怕众人拧成一股绳对他这个背后真正的大老板进行挑战,以为拖欠着他们的薪资便能将他们的鼻子牢牢牵在手里。但事得其反,耿总说出了自己本人以后的去处,不想响者云集,其本上中层骨干全同意跟耿总走了。

  耿总便向贾生摊了牌。贾生听后大惊失色,赶紧对耿总等进行怀柔,怎奈已晚,耿总的新公司早已注册,连办公地址和新业务都已经准备好了。其实耿总只是率领众人从这个办公室转移到了另一个办公室,贾生引以为豪的杭州子公司便土崩瓦解了。这足以表明,其实董事长有时侯是很脆弱的,特别是这种专业技术性比较强的公司,老板出了真诚之外,实在别无它法。耿总告诉苏南,他的新公司上道很快,虽不能说赚到了大钱,但生存下来是绝对没有问题的了。

  苏南虽然早已得知耿总“兵变”的前因后果,贾生还以为他和宋总不清楚,在星宝数码的一次会议后,贾生骄傲地宣称他把耿总等人开除了,因为这帮人已经很难适应他的经营新方向了,下一步他会重新组建杭州公司,不过,事实证明,他的杭州新公司此后再也没有组建起来过。贾生的嘴脸彻底暴露,苏南已不对他抱任何希望,暗中与宋总商量,最好找到恰当的时机,将贾生挤出公司股东为妙。(mianhuatang好看的小说)二人将这一计划与大宋总作了沟通,大宋对此深表赞同,补充说要伺机而动,目前贾生尚有可用的地方,等他的假动作越玩越大,大到不能容忍时再做摊牌不迟。

  大宋将《香猫》的专项资金部分打入了星宝数码动画的账户,苏南与宋总二人心中一块巨石落了地。苏南自任总编剧,易老师充当总策划,又请了他另一位好朋友担任总导演,《香猫》便开始进入乔筹备了。苏南心态变得相对悠然,与远在北海道札幌的池田良子的沟通,也变得较为顺畅起来。

  不过令他不安的是,麦冬倒是变得闪闪烁烁起来。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他不仅避口不提他已经承诺的那三千万元电影投资,甚至连人影也很难见到了。苏南数次约他相见,他都以在澳门、香港、新加坡等地出差为由推开了。后来苏南让麦冬自己定时间,麦冬仍然推拖说最近客户欠款比较厉害,外出追债是最麻烦的事情,时间上很难定,总之他一有机会便会主动联络苏南。苏南一等再等,麦冬仍然不见踪影。

  苏南变得焦虑。他有许多事情要和麦冬面谈,除了这三千万元的动画电影投资,他还需要向麦冬借点钱。这钱并不是他要花出去的,而是要进入个人银行账户,以利于将来到日本签证用的。个人财产越大,签证便越容易通过,其实他只是想让麦冬替他做个表面文章。苏南最后按捺不住,便直接在电话里向麦冬讲明了这二层意思,麦冬说这二件事本来都不是问题,只是他近期的确是遇上了一些新麻烦,至于这麻烦的具体内容,电话里是说不清楚的,所以还是需要面谈,请苏南再等等。

  苏南只好一方面强令自己静下心来认真撰写《香猫》的剧本,一方面通过短信和池田良子保持着日日沟通与问侯。夜深人静的时侯,他对她倍加思念,他会想像她白净如玉般的身子,她对自己含情脉脉的眼睛,以及她隆起的肚皮,那里面跳动着他与她共同的小生命。良子告诉她说,她在光子陪同下去医院做了彩超检查,这的确是一个女孩儿,正合了她的意愿,并告诉苏南,她已经给他们这个女儿取了名字,叫苏千鹤,看苏南是否同意,苏南听了,表示对这个名字表示喜欢,还对良子做了一番盛赞。

  他得承认,因为有了这个千鹤这个小生命的存在,他与良子之间真真切切产生了在爱情之外的另一种东西,那便是亲情。她虽然不在他眼前身边,但来来往往的短信常令他觉得她宛若眼前。离开了良子对他生活上的照顾,苏南重新陷入了无序生活,曾被她整理得干干净净的房间,重新恢复至他们初次相识时的乱七八糟。他发现自己变了,变得在生活上、情感上、生理上方方面面都离不开女人了,或者说,他变得比以前更加脆弱和需要女人的关爱了。这是苏南第一次发现了自己的脆弱,以前,他曾经兽性地认为,男人理所应当地以事业为重,至于女人,似乎只是在生理需要的时侯才会让他想起,其余时间呆在身边完全是个累赘和麻烦。

  苏南旁敲侧击地询问良子,麦冬究是否真的有那么多钱,是否真的是那家大厂子的董事长,良子告诉他说,这恐怕是千真万确的,因为当初麦冬找到她后,曾经拿来一大堆股权转让的相关文件请她签字,他想把属于他的股权转让给她,以作为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当初她借给他三十万美金的补尝,被她拒绝了。苏南想了想觉得对,麦冬就算会对自己玩虚的,但也不致于在恩人良子面前玩这个虚的吧。

  正因如此,苏南才觉得麦冬如今的变化不可理解。他究竟在想些什么呢?苏南不得而知。

  二周后,苏南忽然接到了麦冬的电话,说是他已经回了青岛,约苏南出来面谈。二人约在一家咖啡厅相见,而不是麦冬的家里,这让苏南多少感到有些吃惊。麦冬变得更瘦了,一幅病态,麦冬向苏南道了歉,然后正式告诉苏南,那三千万元的动画投资,老魏目前不太同意,他正在努力做工作。其实也不能怪老魏,而是今年的经营形势出现了一些微妙的变化,市场呈现出了些疲软的态势,而且以前很讲信誉的客户,现在也频频出现了欠款难催的现象。老魏觉察到,似乎国际经济形势会出现一些不利的波动,究竟会到什么程度,他们还都没办法预料得到。

  如果现在非要让麦冬拿出三千万元,他也很难办得到,虽然名义上有近二个亿,但那不过是总资产,如果一下子出这么多现金,除非老魏愿意配合,不然他虽为董事长,但面对资历经验都比自己丰富得多的老魏,麦冬其实也是无可奈何的。他的意思,请苏南再等上几个月,等来年春季左右再看看经济形势再定。

  既然如此,苏南也无可奈何。但有了《香猫》垫底,苏南也不致于太紧张。不要说等到明年春季,就算是等到后年春季,只要老魏那里有了信心,这事情还来得及。不过,麦冬主要想说的并不是这个,而是另一个让苏南根本都没想到的问题。

  麦冬忽然问:“苏南,你还记不记得郑疙瘩?”

  苏南点点头,说:“郑疙瘩我当然记得,当年你和郑梅去了厦门,郑疙瘩去了深圳嘛。不过后来就一直没有见到过他,怎么,你见到他了?”

  问完了这句话,苏南心头便猛的一寒,这股寒意直窜骨髓,乃至于五脏六腑,他全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觉得身子周围都在吹刮着阵阵阴风。他想起了自己当年做的亏心事,是他向郑梅的父亲郑战胜告了密,说出了麦冬和郑梅打算深夜幽会的事儿,麦冬才遭到了他们的毒打,庆幸的是麦冬一直误以为是郑疙瘩告的密。如果他们俩见了面,自己在心里面埋藏的那个多年的秘密,会不会暴露出来?

  麦冬说:“是的,我见到他了,在澳门。”

  苏南心头又是猛的一震,差点儿不敢直视麦冬的眼睛。他强自镇定,故意直视麦冬的眼睛,逼迫自己的视线不做任何转移,淡淡地问:“他不是在深圳混么,怎么会到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了澳门?他现在混得怎么样?”

  麦冬说:“他起初是好像去了深圳,不过九七后香港和深圳来往就方便得多了,后来混到了香港,据他自己说他在做什么家具生意,经常往于港澳深圳三地之间。看他的样子,现在发展得还算不错,不过就是……”

  苏南紧跟着问:“怎么?”

  麦冬说:“就是看上去不太正,我有种直觉,郑疙瘩像是走上了歪路,有种在黑社会里面混的味道,其实我也并没有看到什么具体证据,就是有这么一种感觉。”

  苏南又问:“那……你们谈了些什么?”

  麦冬说:“其实就是叙叙旧,我也不想和他这人多谈什么。他问我现在在哪儿发展,我骗他说在济南,还问我要名片,我说名片正好用光了,就用手胡写了一个假地址给他。手机号他是知道了,我没法不告诉他,所以这个手机号我也不打算用了。”

  苏南觉得有些怪,郑疙瘩固然有可能走入邪道,那也不致于这么防着他吧。

  ( 从青岛到东京 /4/4521/ m )

章节目录

从青岛到东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王渔樵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王渔樵并收藏从青岛到东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