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很久没有和沈小令有过任何联系了。(mianhuatang好看的小说)不过,他记得她亲口说过,如果他果真有什么事情需要她帮着做的,她绝对不会说二话。但吸取和高老师通话后产生的麻烦,苏南决定这回改变策略,只发短信。

  而且他决定,短信里不说多余的话,只谈借钱的数目和还钱的期限,至于借钱的原因、以及什么百分一的回报之类的话,完全不必提了。她如果愿意借,肯定会借的。如果不愿意借,那些多余的附加条件和再怎么咬牙切齿的承诺也不会起什么用。

  苏南干脆利落,在手机上写下:我有急事,借你十八万,三个月内还。

  很久不见动静。苏南心里七上八下,她是不是换手机号了?或者手机不在她身上?那么会不会让她现任的老公看到?会不会产生什么误会,给她带来不必要的麻烦?心里七上八下了好一阵子,手机忽然嘀的一响,她回了。

  短信说:对不起,去医院刚回。钱有多急?

  苏南一厚脸皮,回:十万火急,越快越好。

  沈小令回:对不起,最快也得要三天,可以么?

  苏南回:可以,能借给我就很感谢了。

  沈小令回:别客气,不用说谢。另外,我怀孕了。

  “我怀孕了”这几个字,看得苏南心中陡然一沉,满脸通红。他知道她发这几个字的真正用意,而且他也知道她完全知道他一看就明白这话的所指。当初他看到她肚皮上的妊娠纹后暴跳如雷大失所望,那时侯就算他把整个世界都给毁掉也难解心头之恨。他讽刺她,挖苦她,斥责她,他说就凭她这个样子,以后恐怕是根本不会怀孕的了,他根本不会娶她这样一个连怀孕都成困难的女人当老婆。

  他那时侯并不是计较她会不会怀孕。他计较的是她明明做过人流,却一直瞒着她。他说这些,只不过是想让她更无地自容一点儿,那样他心中的怨气便会消一点儿。(广告)如今看来,她却把那话当成真的了。

  他也不明白为什么他和她在一起都两年了,她的肚皮一点变化也没有。为什么和池田良子在一起只不过是一二个月,她怎么就怀上了?难道这就是所谓的缘份?

  她这短信的意思便是:你说我不会怀孕,但我现在怀上了。

  可见,她还在恨他。也就是说,她还在爱着他。

  苏南回:恭喜你了。

  沈小令回:医生说,还是个男孩呢。你现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在怎样?

  苏南回:老样子。

  沈小令回:不要太执著,赶紧找个女人结婚吧,不要太求完美了。

  苏南回:你说得对。过去的事,对不起。

  沈小令回:无所谓,我现在很幸福。三天后给你钱,给我卡号。

  苏南将自己的银行卡号发给了沈小令,便结束了和她的短信。

  一周之后,苏南向四面八方借来的七十万元如数到账,加上他那三十万个人存款,总算凑够了一百万。他又依着此前的方法,和麦冬又通了次电话,商量下一步的操做细节。麦冬说,他已经和老魏沟通好了,让苏南把这一百万元交给老魏,合上老魏准备好的那四百万,再考虑去澳门和郑疙瘩碰面的事。苏南提醒麦冬,五百万现金加起来是很大的一堆,重且不说,光是飞机安检就别想通过去,就算是存在卡上,到了澳门再提现款,那仍然是太大的一堆,老魏提这五百万元巨款去跟郑疙瘩碰面,那不是随时都会有生命危险?

  麦冬说,这一点他已经和郑疙瘩、老魏都商量好了。先把这五百万况换成美金,存在老魏的个人账户上,然后到澳门后再提出美金。五百万人民币折成美金,也就不足一百万,体积就小多了,危险也小得多。加上老魏社会经验丰富,再带几个靠得住的年轻人一道去,应该不要紧。

  尽管这么说,苏南的心里还是嘭嘭直跳。

  次日他带着自己存好一百万元的银行卡找到了老魏,把那卡给了老魏,密码也告诉了他。老魏向他道了谢,苏南问老魏准备带谁去,要不要自己陪他一起去澳门。老魏说这种事儿只能带自己人,他选好了他的亲弟弟,大儿子,外加侄子三人一起去澳门,他说麦冬交待过了,苏南千万不能去,这事儿太危险,万一三长两短,麦冬对不起他。老魏怕苏南不放心,叫来了他弟弟、儿子、侄子三人到办公室让苏南看,苏南见他们要么身强体壮,要么精明干练,多少放了心。老魏说他们打算后天便飞往澳门,安全起见,这些天他们将全部更换手机和手机号,他回来后会找苏南,这些天他不要和他包括麦冬联系。

  苏南返回家中,静待他们的佳音。

  香港警匪片中,苏南见过这种镜头:某码头或仓库,二个黑社会老大各领一帮强悍的弟兄碰面,双方的打扮类似,都是墨镜外加黑色风衣,一方掏出白粉扔给对方品尝,另一方打开皮箱,里面是码得整整齐齐的成捆钞票,交易开始。只是这交易往往尚未完成,不是双方火拼,便是警方忽然出现,然后是激烈枪战,非死即伤一片狼籍。

  现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在,他就有这种感觉。虽然不是什么黑社会地下交易,但如果郑疙瘩果真如麦冬所说的那样,身上沾着黑社会分子的气息,面对老魏那近百万的美金,会不会忽然变脸,然后痛下杀手夺走那笔钱,承诺的事情完全不兑现呢?

  如果是那样,抛开麦冬不说,被害得最惨的便是苏南。他这东拼西凑来的七十万就没法及时还给人家了,他有何颜面再去面对他们呢?

  苏南苦等了二周。这二周里他没一天睡好觉,也没一天吃好过饭,佯装埋头撰写《香警猫》剧本,实际上写得乱七八糟,完全是摆摆样子自己欺骗自己。第三周,忽然接到了老魏的电话,说这事儿顺利办成了,他们已经胜利自澳门返回了青岛,不过麦冬暂时还没有回来,具体原因麦冬自己会告诉苏南,连老魏也不清楚是怎么回事。不过老魏交待,麦冬说了,如果他不找苏南,苏南还是要再忍耐几天,千万不要找他。

  苏南惊得冒出冷汗来。麦冬到底在玩什么把戏?他如果再有个三长两短,自己岂不是真的完蛋了?试探着找了个公用电话拔打了他的手机,却是关机状态。一连几天反复打,都是关机。苏南觉得自己快完了,难道麦冬是个骗子么?可怎么想都不像啊。再问老魏,老魏还是维持前面的说法,他也不清楚,总之麦冬交待过了,到时侯他自己会找苏南的。

  这天半夜,麦冬忽然打来了电话。告诉苏南说,他还是一时回不了青岛,因为他病了,而且很重,或者说,他甚至觉得他已经活不了多久了。

  他现在住在澳门的镜湖医院。事实上他的身体早就快撑不住了,等郑疙瘩拿了钱,郑梅翻供主动承认是她陷害了麦冬,澳门警方终于归还了他的自由后,麦冬便彻底垮了。镜湖医院的医生告诉麦冬说,可以确定,麦冬已经患上了胃癌,所幸算是中期。其实几年前医生已经告诫过他了,那时还算是胃溃疡,不过医生说,像他这么严重的胃溃疡,如果不提前注意的话,癌变的可能性极大。没想到,这话现在变成了现实。

  现在,他刚刚结束了在镜湖医院的放化疗,人很虚弱,正在输液。他不想让老魏知道太多,尤其不能让老魏知道他已经患了癌。人心难测,特别是他这种还算是有点钱的人,更不能轻易让老魏这样强悍的合伙人知道太多。他很清楚,当初老魏为了救活自己的厂子,什么条件都能答应,但如今厂子变得这么赚钱,老魏早就后悔了,可是当初的白纸黑字如今实在无法更改,老魏心里再不平衡也只好忍着。

  麦冬的决定是,鉴于目前的身体状况,他不打算先回青岛,而是要直接去东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京。镜湖医院的医生说,他目前这种病情,东京医院的治疗水平也许会更高些。但这还并不是真正重要的,他的真正目的,是想在日本等待良子的分娩。孩子生下后,麦冬打算出具一份授权书,或者甚至叫做遗嘱:他在这家工厂的所有权益,将由池田良子的孩子来继承。

  良子的孩子,也就是苏南的孩子。麦冬说,既然自己随时都有可能死去,自己这一切又完全是靠当初良子那三十万美金得了的,那么,当然也就该还给良子。既然良子不要,她也总不能拒绝自己的孩子来要吧。就算是良子不同意,麦冬也希望苏南同意。

  麦冬说,并不是他这人多么无私,多么高尚。他之所以这么做决定,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他没有自己的孩子。那个郑小兔,并不是他的孩子。那个已经伙同郑疙瘩,成功地从他身上刮走五百万人民币的郑梅,如今显然已经成了他的仇人,他更不可能给她半分钱。

  至于他的母亲杜花珍,姐姐麦英,同母异父的弟弟孬蛋,麦冬说他和他们毫无半点感情可言。他已经看得很清楚了,如果不是因为他有一点钱,这些人是根本不会把他当成自己亲人的,他只不过是他们的取款机和遮阳伞而已。

  所以,麦冬说他一定要在自己还活着之前,早一天能把该做的事情做完。他请求苏南再等等,因为他的时间不多了,他不知道他什么时侯会忽然死去。如果苏南向所有人承诺的还款时间是三个月的话,那么麦冬保证,他肯定会在二个月后返回青岛。

  苏南算过,再有一个月时间,良子就要生孩子了。既然如此,苏南告诉麦冬说,那你就先去日本吧,不过,还是要以治病为主。最后,苏南又认真想了想麦冬说的话,说:“麦冬,你的这些财产,我还是觉得留给你自己的家人,我和良子二个人,完全养得起孩子。”

  苏南这么说,是有他的理由的。

  ( 从青岛到东京 /4/4521/ m )

章节目录

从青岛到东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王渔樵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王渔樵并收藏从青岛到东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