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先,苏南不希望也不相信麦冬真的会死。他只大他四岁,胃的癌变,并不意味着让一个人马上死去。如果他果真死了,苏南岂不算是一个莫大的罪人?

  其次,他不想和麦冬加深任何瓜葛了。那三千万元的所谓电影投资,如今看来并无太大希望,与其如此,不如索性干干脆脆了断了这个节外生枝的念想更好。为他借那一百万元,苏南希望这是最后一次瓜葛。至于麦冬名下的财产,苏南并不希望占他半分便宜。不是自己的,便不能要,这是苏南的金钱观。

  再次,苏南明白,麦冬的母亲杜花珍、姐姐麦英、同母异父的弟弟孬蛋,无不眼巴巴盯着麦冬名下的这些财产。如果他果真写下什么遗嘱,传给他和良子的女儿千鹤,势必跟麦冬的家人结下冤仇,这是毫无必要的麻烦。

  苏南自信和良子完全能养活千鹤,也完全能在这个社会上小康地生活,何必要麦冬的那些财产,徒增不必要的烦恼和麻烦呢?他一口拒绝了麦冬的请求,让他先以养好身体为先,不要想太多。麦冬住进了东京医院,开始静心养病。

  苏南转告了良子麦冬打算将其名下财产转至千鹤的计划,良子和他的想法一样,根本不希罕这些东西。苏南原本认为,假若麦冬因为当初那三十万美金的缘故,心中过意不去的话,倒是可以接受他归还良子这笔钱,不想良子连这笔钱也拒绝了。

  良子告诉苏南一个好消息,她已经画好了那幅名叫《曼殊沙华》的画,自己觉得满意,已托人转交给川岛康夫,参加本次东京樱花美术大赛了。据良子说,川岛康夫对这幅画十分满意,坚信此画必然获奖。

  麦冬在东京医院休养了近二个月,身体好转了不少,于是出院。(ianuaang)赵伯和川岛芳菊商量了一番,最终在北海道的札幌给池田良子买上了一栋别墅,以作为池田良子和千鹤未来的居住之地,据说这别墅价值一千多万日元,折合人民币六百多万,其中一多半是赵伯夫妇出的,另一部分则是良子的哥哥姐姐们合出的钱。麦冬和川岛康夫一起帮忙做好了装修,静等良子分娩后入住。

  八月十五日那天下午,苏南接到了池田良子的短信:可能要分娩了,现在马上去医院。然后,良子关了手机,苏南无法联系得上,只能通过麦冬得知消息。麦冬告诉他说,良子一家,并川岛康夫、麦冬本人,以及她当初在画院的许多老同学,都一并赶到了医院外头,大家一起为她祈福。

  那一夜,苏南都没有睡着。他内疚,担忧,惭愧,恐惧……各种各样复杂的情感交织心头,几乎所有该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去的或能去的人都去了,唯独最需要去的他,却没有办法亲临现场,不知道良子的内心深处究竟是何感受。

  一直熬到天亮,苏南忽然收到了麦冬的短信:一切顺利,千鹤很健康,体重七斤。

  看罢这条短信,苏南这才一头倒到床上,呼呼睡去。醒来后又问麦冬,可否传来千鹤的照片,麦冬说这时千鹤尚在保温箱里,护士不许拍照,恐怕要再过几天才行。好在母女平安,让苏南不必担心。

  但苏南不可能不担心,更无法按捺内心的激动与狂热,但也只好强自忍奈,又过了二天,麦冬用手机发来了千鹤的照片。照得不是很清晰,苏南只看到了她皱巴巴的小脸和湿漉漉的头发,说实话,他觉得她的小脸有些丑,并没有他想像中那么漂亮,他隐隐有些失望。(mianhuatang好看的小说)

  可再过几天,麦冬用手机偷拍的新照片再传过来,苏南才真正高兴了,此时也才明白,他终究是第一次当爸爸,刚生下的小孩还没有展开,几天过后,皮肤才变得饱满,眉眼才变得清晰,苏南在千鹤的小脸儿上清晰地看见了自己。那是一张多么熟悉的小脸蛋儿啊,苏南在她的脸蛋儿上不仅看到了自己的现在,也看到了自己的童年。

  只是这种狂热的喜悦之后,苏南想到了另一个严重的问题,那就是麦冬必须得赶紧回来了,距离他承诺还钱的时间已接近尾声。女儿的出生固然是件高兴的事,但欠他人的钱,事关本人的一切信誉,他不可能不着急。他只好直接向麦冬讲明了情况,要求他马上回青岛,先解决了欠款,再谈论其它,麦冬一口答应,说再等几天,他要和川岛康夫及其他同学看着良子和千鹤自医院平安移住入新别墅后,才能放心地返回。他再次提到了将他个人私产转给千鹤的事儿,苏南也再次拒绝了他,直言告知麦冬,这也是良子的意思,请麦冬以后不必重提,只须要先还清他这一百万的欠款已足矣。

  良子和苏南联系上了。她告诉苏南,新别墅很漂亮,赵伯和池田芳菊、她的好同学光子、川岛康夫的妹妹川岛花子、她的姐姐同时也是她的嫂子岗村美智都在这里陪着她。别墅一共五层,有十几个房间,完全住得下。同学们在祝福之后一一散去,只余下川岛康夫和麦冬二人,也暂时住在一楼的房间里。良子说她发现麦冬的脸色很差,身体似乎较之以前更加虚弱了,问苏南知不知道他究竟怎么了,苏南不想让良子知道麦冬患上了胃癌,便谎称不知,私下里又催麦冬赶紧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返回。

  麦冬说他已经订了票,马上就回来,苏南这才放了心。

  可是等到了那天,麦冬却又忽然说,他的机票不见了,只好重新订,于是拖了好几天才重新订好。等又到了那天,麦冬忽然又说:真对不起,护照又丢了。

  苏南气得肺都差点炸了,问麦冬补办护照需要多久,麦冬说他要赶到东京,到大使馆里去问个明白。麦冬和川岛康夫一并返回到了东京,暂住在川岛康夫家里,一边补办护照,一边儿继续到东京医院治疗他的胃病。后来传回消息,补办好护照,大约需要近一个月的时间。

  也就是说,无论麦冬怎么加快速度,苏南都来不及如期归还那些信任他、借钱给他的人了。言而无信,对苏南而言无论如何都是无法容忍的,他最怕的事情如今变成了现实,如何面对他们,苏南一时没了主意。他只好再次追问麦冬,一个月的时间,他到底能不能办好护照,到底能不能如期返回青岛,麦冬告诉他,最快一个月,最慢也就是一个半月,他肯定能如期回到青岛。

  苏南思前想后,最终决定勇敢面对。哪怕让那些借钱给他的人失望,他也决不能撒谎,决不能逃避。苏南或是打电话,或是发短信,一一告诉了他的债主们,由于事发突然,此前承诺的三个月要被迫改变为五个月,请他们务必再给他二个月的时间,并向他们一一道了歉。

  所幸的是,大家基本上都原谅了他的食言,除了程副总说了几句半讥讽半挖苦的话之外,其余人不仅表示理解,甚至还对他进行了安慰。不过,苏南还算是聪明人,从他们那些谅解、安慰的温暖言辞中,他还是听出了一丝的不满和失望。

  毕竟,他借的数目都不算小。在如今这个社会里,能借钱给他,本来就是冒着极大的信任风险的。不知道有多少人因为借钱,最后均从知交故友反目成仇,苏南相信,稍有阅历的人都明白,借钱给朋友甚或是亲人,大多数都是件吃力不讨好的事。无数智者早就揭示过,不要借钱给他人,不管他是谁,除非他在借这笔钱的时侯,已然下定了能否索回都不重要的决心。

  等待。无比痛苦的等待,转眼一个月过了,苏南赶紧追问麦冬护照是否已经补办,麦冬告知,新的护照已然补办成功,原本他可以马上回青岛的,只是东京医院的医生说,如今是他治疗的关键期,要想保证效果,还需要停留二周时间。二周之后,他一定按时回国,一回来马上就归还苏南那一百万元,肯定不会担搁他的。

  此话若是以前从麦冬口中说出,苏南是毫不怀疑的。现如今麦冬嘴巴里说出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的话,苏南已经觉得完全不可靠了。如果到了那个时侯,麦冬忽然又冒出个新的什么理由,他又该怎么面对那些借钱给他的人呢?

  一周之后,麦冬忽然转告给苏南一个好消息:良子的那幅《曼殊沙华》,已经荣获了东京樱花美术大赛一等奖的第一名。很快,苏南亦从良子口中得到了佐证。良子欣喜万分,声称此事一多半的功劳应归于苏南的启发,苏南向良子表示了祝贺,二人都认为,也许这个奖项,是对女儿千鹤的最大最好的礼物了。

  不过,这个喜讯固然好,但它终究是长远的好,却不是解救眼下当眉之急的好。苏南此时最需要的,仍然是麦冬的如期回归青岛。二周之后,麦冬结束了在东京医院的治疗,原以为他要马上回来了,不想他却忽然到了北海道。

  麦冬说,在回来之前,他要多给小千鹤照些相片,带给苏南看个清楚。苏南认为他这话说得有理,便耐着性子又等了几天。

  ( 从青岛到东京 /4/4521/ m )

章节目录

从青岛到东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王渔樵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王渔樵并收藏从青岛到东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