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冬躺在东京医院里,不是输液便是放化疗,过很久才和苏南通一二次短信。(ianuaang)苏南无可奈何,他只能一边绞尽脑汁玩着拆东墙补西墙的把戏,一边儿和良子保持着沟通,假装自己幸福快乐无忧无虑。良子那位名叫光子的女同学,出人意料地一直在东京照顾着麦冬,弄不清是怎么原因,她对麦冬出奇地好,这均在良子和苏南二人的意料之外。

  良子说,她原想带着千鹤马上回青岛来见苏南的,但千鹤实在太小,她不放心,所以还是静待麦冬返回青岛后,由他带着苏南一起到北海道来。同时,还有另外一个很重要的原因,那就是她的那幅《曼殊沙华》获奖后,北海道一家名为丽川造型美术学院的院长,已经数次邀她到学校任教了。

  良子产后身体复元得很快,千鹤现在由她母亲池田芳菊等照顾,良子也的确想到那个学院一试身手,那也是她多年来的夙愿。学院给出的待遇是,折合人民币近七十万元的年薪,外加一辆私人专用车辆,虽然没有所有权,却有充分自由的使用权。良子向苏南征询意见,苏南当然一口答应。后来良子告诉他说,她在学校的试讲很成功,已与丽川画院签订了聘用合同。苏南向良子表示祝贺,心中却苦水连连。

  拆东墙补西墙的招术累人累己,苏南每天脑袋里想的都是借钱还钱。一方面,麦冬也好,良子也好,他们似乎都有足够的金钱让苏南轻松地还清债务,仿佛根本不是问题。另一方面,苏南却又不得不日日承受着度日如年的痛苦,正所谓远水救不了近渴。

  而且,良子还说,她原本并不看重如何赚钱,但现在有了千鹤,同时又借助了父兄的钱财购买了这套别墅后,她打算认真赚钱了。一旦决定赚钱,良子便表现出了她原本具有的惊人天赋,那折合七十万人民币的年薪在良子看来还远远不够,她的理想定得更大,具体有多大,她并没有告诉苏南,不过苏南从她的支言片语中感到,那肯定非同一般。

  良子说,她打算先从“小事情”上入手。她的第一件“小事情”,在苏南看起来很富有创意,却未必能赚多少钱。良子的思路是,根据她在川岛画院和丽川画院的经验来看,以往这些学校学生们的油画作业,交给老师后审阅后,多数成了废纸堆放在学校的仓库里,最终成为废纸变卖出去,从来没被谁注意过,甚至有时侯这些“废纸”还成为学校的一项拖累。

  良子的思路是,这些被视为“废纸”的作业中,不乏有一些富有创意和真情的好作品,只是学生和老师们都认为那些画并非名作且有瑕疵,不足一论,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但是,如果将那些作品作一番选择,再配上点晴话语,重新认真装裱,显然就成了不少中产家庭以及宾馆、酒店、咖啡厅、酒吧等等场所必不可少的装饰物了。良子与川岛画院、丽川画院分别签订了“废纸”收购合同,以极底廉的价格将它们收购过来,在选择装裱后焕然一新。然后,良子在北海道开了第一家画店,取名叫千鹤画店。

  画店的生意出人意料地好。第一个月后,良子说日均营业额便达折合人民币近三万元左右,周六周日时可达七八万人民币。然后,千鹤画店又在东京、横滨、大阪开了分店,良子又以同样的模式,与另几家画院签署了同样的“废纸”收购合同。看起来,若照此下去,良子用不了几年时间,便会成为千万乃至亿万富翁了。

  这在苏南听起来,简直就是天方夜谭。在他看来,甚至是在大多数人看来,赚钱都是比登天还难的事,而在良子手中,居然变得如此容易?他既感到高兴,又感到微微怅然。良子的这番作为,让他心中那点传统中国男人在大丈夫情怀有些受挫。他想的是,依着自己的努力养家糊口,让老婆孩子过上幸福生活,如此他才有满足感。但良子的说法却是,她要凭她的努力,让苏南和千鹤过上没有任何忧虑的生活。

  苏南觉得自己被什么东西掏空了似的,空荡荡的悬浮在空中。只到有一天,从良子口中得知,这些连锁画店的操做,固然是源自良子的创意,但真正的支撑源自赵伯,苏南的心中才好受了些。他自我安慰地想,良子这么厉害,是因为她有一个好父亲,自己比不过她,那是因为自己的老爸不够厉害。这样想虽然有些小男人心态,但他总算是好受了点儿。也许在中国,男人们那点大丈夫情结,往往又沦为小男人心态,原本就是常有现象,只是他们并不自知而已。

  良子带来的喜讯并不止这么多。

  北海道丽川画院的高崎先生原本也是川岛康夫父亲那一辈的朋友,如今已过六十了。他无意间在良子的手机彩屏上看到了千鹤的小照片,一时大为惊诧,以致于后来登门拜访,亲自观看了小千鹤的样子,临行时告诉良子和赵伯,也许他可以请千鹤做点事情。没过几天,高崎带着他儿子又来了一趟,父子俩低头又商量了一阵,告诉良子说,希望可以请千鹤在会爬会站后,能为高崎的儿子所在的那家广告公司拍电视广告。

  原来,高崎院长的儿子,是北海道一家广告公司的执行董事,专门制作婴幼儿产品的广告。高崎院长看了千鹤的照片,认为她很适合作为此类产品的形象代言,请他儿子过来一看,果然如此。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良子向苏南征询意见,苏南当然同意。为了避免良子同意千鹤又为其它同类婴幼儿产品做广告,高崎父子催促着良子同他们签署

  了合同。合同中说明,千鹤的第一条电视广告便是一家很出名的奶粉广告,酬金为一千万日元,折人民币六十多万元。苏南听得呆了,自己的女儿,还在小小的时侯,就能赚得比自己多?实在是汗颜之至啊。

  现在,双方都盼着千鹤快快长大点儿,以学会爬、站,并懂得配合镜头,以利拍摄。

  这中间,良子在绘画创作方面**四射,她告诉苏南说,丽川画院将在法国巴黎举办一次画展,她将会尽可能多地创作几幅画参加。苏南搜肠刮肚,为她构思了十几个选题,最终,良子挑中了几个,开始夜以继日地投入到绘画创作中去了。

  由于听说良子要去巴黎举办画展,苏南也多少关注了些法国的新闻。那个小个子总统萨科齐此时上任没多久,法国在他上任之初被弄得全国上下一团乱哄哄的,巴黎似乎正打算举行大罢工。苏南有些为良子担忧,但良子说这不要紧,不会影响她们的画展。

  而且,这个时侯苏南才知道,原来赵伯在巴黎也有一些事业根基和人脉,所以良子去巴黎参加画展,赵伯也是支持的,他这才稍稍安下心来。

  苏南的身边儿,围绕的全是自己的家人。母亲,弟弟,妹妹,侄子,人一多,家里整天便不得安宁,不过这并非最主要的。母亲眼见弟弟已经结婚生子,侄子一天天长大,而苏南还是孑然一身,心里面很是不安,便天天在他耳边唠叨,逼他早点找女朋友成婚。

  苏南心里面想:你怎么知道我没有女朋友?我连女儿都有了。但苏南犹豫再三,还是没有告诉家人这些情况。他觉得目前还不是时机,首先,他囊中空空,还欠着一**债,实在没有这份心情。其次,他还不知道如何张这个口,母亲是一个极其传统的农村妇女,她怎么能理解儿子还没明媒正娶呢,怎么就生下孩子的事实?又怎么能接受一个日本籍的混血女人当自己的儿媳呢?

  在母亲的思维里,一个女人,还没结婚,就生下了孩子,还不带着孩子到老公身边儿,而是住在日本,这又成何体统?她将来怎么在老家村子里跟邻居、跟亲朋好友解释明白?

  苏南太清楚他们家那些人脑子里的那点思想了,假诺他现在厚厚的大钞在手,心情悠然,理直气壮,美丽能干温柔贤慧的良子活生生在眼前,聪明乖巧还不到一岁就能赚几十万人民币的小千鹤在身边儿,苏南当然会骄傲地向全世界宣称:我是有妻有子的人啦。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如果这些人证物证不在眼前,苏南讲出这些内情,只能是给自己乱上添忙,忙上添乱。

  所以,苏南闭紧了自己的嘴巴,什么情况也没有讲。每当母亲在他耳边唠叨找女朋友结婚生子之类的话,他要么顾左右而言它,要么佯装有急事,马上出门以图耳根清净。

  良子去了巴黎,短信告诉他说,这次画展办得还比交顺利。第一天便有人看中了她们画院的二幅作品,不过,这二幅作品可都是良子的。买主二幅画各出五万美金,是一位法国老太太,她的名字可以简称为翠西。这位翠西老太,其父是法国人,其母是美国人,她往返于纽约和巴黎二地。据良子说,翠西老太不仅喜欢良子的画,还喜欢良子本人,她更喜欢北海道的风光。翠西和良子很快成为了好友,并和良子约定,将随良子他们一行一起到北海岛旅行,继尔拜访丽川画院。

  一时之间,好事仿佛一件接一件地落在了良子的头上。苏南觉得自己如同生活在梦里。

  ( 从青岛到东京 /4/4521/ m )

章节目录

从青岛到东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王渔樵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王渔樵并收藏从青岛到东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