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天后,苏南确信仅凭手机,他是不可能再找到麦冬了,因为他的手机起初拔打得到的提示音是“你所拔打的电话已关机”,到了后来,再拔打时的提票音已变成了“你所拔打的电话已停机”。[超多好看小说]

  至于良子的电话,虽然并未显示停机,却永远没有开机过。

  苏南给他们两个的手机中发了无数条短信,均毫无反应。

  此时,苏南才幡然醒悟,原来人与人之间的联系居然如此脆弱,他又是如此弱智。他原以为的一往情深,只不过是单靠着一个脆弱得不能脆弱的手机号码在维系而已,一旦这个号码终止,他所熟知的人便人间蒸发了。

  他是个笨蛋。原以为麦冬是小时侯一起长大的朋友,远亲,同学,却未曾想到他们已经十几年没见过了,这中间麦冬究竟经历了什么,原来不过是单听他所说的一面之词罢了,这能成为真实依据么?可笑的是,除了麦冬,他居然再也不知道通过其他什么方法能找到他了。

  至于良子,那更是荒唐得不能再荒唐了。他和她相处的所有时间加起来,原来只不过才几个月啊,就连她的中国名字叫赵樱,日本名字叫池田良子,她是中日混血女,他也是从麦冬那里听过来的,事实上,她是不是如此,苏南自己也并不清楚。而且,同样的,除了良子之外,苏南也居然找不到任何其它途径能找得到她。

  那么,他是不是愚蠢得像一头猪?

  他们难道是骗子,联手来骗他?

  不,也不像。苏南确信二点是真的,第一,良子和他相处期间,她是真心爱他的,这一点任凭演技再高超的女人,也演不出那种发自内心深处的真诚;第二,她生下的千鹤,肯定是苏南的种,他看过千鹤的眉眼嘴脸,那张小脸和他童年的样子一模一样。而且,如果真的二人联手来行骗,难道仅仅是为了那区区一百万?那也太少了点儿吧。良子也好,麦冬也好,想必都清楚苏南那点家底,从他身上榨油水,实在不值得付出这么大的代价,才换取那小小的一百万吧。

  以良子的姿色才艺,若真的打算和麦冬联手行骗,至少也得物色一个千万级亿万级的大富翁吧,他苏南根本不值得。

  那么,究竟发生了什么呢?

  苏南确信一点,若想从良子这里发现线索,他目前实在是无能为力了,他所能做到的,就是从麦冬那儿了解点情况,毕竟他还是老魏那家厂子的董事长,他不相信麦冬会舍得这个位置不要。苏南和小黄来到了那家厂子,找到了老魏。

  老魏坐在董事长办公室里。苏南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见了老魏,不再客套,直接打听董事长麦冬的下落。老魏听了他的说法,嘴角挂起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冷笑,说:“麦冬早就不是什么董事长了,现在的董事长是我。”

  苏南惊问:“为什么?”

  老魏说:“他其实早就退股了。”

  苏南惊得头皮发麻,又问:“老魏,麦冬有没有交给你一份投资动画电影的项目报告?”

  老魏挠了挠头,说:“怪事,我们搞棉纺的,干嘛要投资动画电影?这东西我可从来都没见过啊。”

  苏南又问:“那上次你带五百万去澳门救麦冬的时侯,他是不是已经退股了?”

  老魏听了这话叹了口气,说:“小苏,我实话对你说吧,那时侯他早已经退股了。我也搞不清楚他怎么回事,一直在往外面贴钱,本来他还是很有点家底的,可再怎么有底,也经不起他一笔一笔往外掏吧。我垫他那四百万,是他拿他那栋别墅押给我的钱。”

  苏南脸色灰白地点点头,两腿一软,跌到了沙发里,喃喃:“看来,我那一百万,是没法要回来了。”

  老魏点点头,说:“我看也是,我也一直没找着他,手机都停机了,不知道人在哪里。”

  他已经确信,自从刚接触麦冬不久后,他就根本没打算真心对待自己。那么,麦冬告诉自己的那些情况,从他自初中带郑梅逃离了老家到厦门,然后再到东京,再从东京逃回青岛,又如何在青岛发家致富的一切一切,也许根本都是编出来的故事。

  老魏又问:“麦冬没还清你那一百万?”

  苏南点点头。

  老魏叹了口气,说:“你要是真觉得吃亏,不行就报警吧。”

  苏南摇了摇头,说:“我不报警,再等等,要真没了也就算了。麦冬是我的好朋友。”

  老魏说:“你这么做倒是够朋友,可他这么做,可实在是不够朋友。”

  不是苏南不愿意报警,是他心存希望和疑虑。也许一报警,就势必牵涉到良子,而他仍然相信,就算是麦冬在骗他,良子是不会骗他的。甚至他还想,就算是良子骗了他,他也不愿意看到警察将她缉拿归案的镜头。

  苏南强作镇静,又问了老魏和麦冬的认识过程,所幸老魏说的经历,和麦冬的倒是大同小异。又问了老魏到澳门后见到的那个郑疙瘩的外形描述,也较为吻合,他这才稍稍心安。

  他不是心安别的,而是因为这些事情的真实,让他觉得麦冬讲述的他和良子如何相识的经历,也许也是真实的。

  他可以忍受麦冬骗他,却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不可以忍受良子也在骗他。

  麦冬骗他,那是因为他以前害过麦冬,权当是报应。良子骗他,那又算作什么呢?良子不能骗他,因为他对她是付出真心了的。

  也许他此前经历的女人都并未付出过百分百的真心,然而对于良子,他自信自己内心深处未曾做假。

  可是,这难道不也算是一种报应?他想起了高老师,想起了沈小令,想起了陈玉玲,她们对他难道不也是一片真心么?他又是如何对待她们的呢?

  “出来混总是要还的”,难道这话果然是真理?

  苏南于心不甘,他先来到了麦冬当初带他去的那套租来的房子里问了问,果然这房子麦冬早就不租了,换成了别人。然后,他又和司机小黄去了翠微山庄,到麦冬当初带他去的那栋别墅里看了看,果然在车窗里看见了老魏一家人的身影。

  离开翠微山庄的时侯,苏南不经意间又看到了那个身材修长的女人,这次她手中牵着那个小男孩的手在小区洁静的路上散步。他和她似心有感应,车子路过她的时侯,她正好往车窗处一望,与苏南四目相视。

  苏南躲开了她的眼神,二人擦肩而过。

  他此时心中满是惊悸与愤恨,根本没有闲情再去关注女人,哪怕她是良子那七幅画中之一。在车中看到一个女人的影子,这让他想起了当初和良子初识的感觉,那本应是美好的记忆,此时却成了一种不祥之兆,他已避之唯恐不及。

  这年的冬季,就在苏南弹尽粮绝心力交瘁之际,běi精的大宋总爽快地将五十二集动画片《香猫》的制作余款全部打到了星宝数码动画的账上。苏南厚着脸皮与宋总商量,欠他那十万元暂缓归还,目前个人实在是有些无法言表的困难,五十二集《香猫》的剧本稿酬,依他和宋总事先达成的协议,总计是人民币二十六万元整,扣去个人所得税,再合上年终宋总送给他的大红包,苏南从公司一共领取了三十万元人民币。

  这于苏南而言实在是雪中送炭,他留下了二万元作为春节过年费用,其余三十三万元有技巧有计划地一一归还给了别人,挽救了自己一大部分已然腐烂变臭的名声。令他倍受感动的是,陈玉玲、高老师、沈小令三人依然坚守着她们表述不同意思接近的态度:如果确有困难,还可以再迟点归还。

  苏南咬了咬牙,先归还了陈玉玲三万,高老师和沈小令各一万。这虽然寒碜,但总算表明了态度。其余他所欠钱的人,也均在大年三十前一天,数目不等地有所归还。不管结果如何,在苏南自己看来,他总算是尽了自己的力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他问心无愧。

  他之所以这么不遗余力地绞尽脑汁还别人的钱,是因为麦冬借他钱后遁为无形后,给他造成的那种精神性伤害实在太深了。他体会到了这种感觉,便也能体会到他人的感觉。要知道,在你关键时刻向别人伸出手借钱的时侯,他能借给你就已经是件很值得感激的事了。而你若在拿到钱后忽然人间蒸发,别人心中是何等滋味?就算你一时还不起,也至少要打个招呼,做个解释吧?

  正因如此,苏南坚决不能学麦冬。欠别人的钱,他一定要还清,而且还要还给每个人多一些,只有那样才能表示出自己对他人的感激与歉意。

  这年的春节,苏南的父亲老苏也从他那个小城市赶到了青岛,张红艳也从河南安阳赶来了,这一家人团聚在了青岛。表面上看去,这是一种其乐融融的感觉,实际上苏南却觉得别扭无比。

  他和苏北、小丫已不是童年时代的他们了。他们都已长大chéngrén,特别是苏北一家三口,俨然一幅家中之家的感觉。这显得怪异异常,最为怪异的是,小丫尚小,父母自然是夫妻一对,苏北为三口之家,唯独他这个当大儿子的,既充当着地主,又形影相吊地孤身一人,这种怪异滋味他实在难以忍受。

  苏南又拔打了良子的电话。这一回,良子的手机已经成为空号了。

  ( 从青岛到东京 /4/4521/ m )

章节目录

从青岛到东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王渔樵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王渔樵并收藏从青岛到东京最新章节